天南海北的申花球迷齐聚日本有何心愿?百米狂奔只为与队员“零距离”接触

申花新闻    02-14 14:01

“当时我们都在成田机场到达大厅那里,等着申花队的航班过来,大家也没说什么,好像一个眼神就对上了,然后问了一句‘来接申花的?’他们回答说‘是’,然后就这么认识了,就这么简单。”

2月12日晚上,当网民楼佳冬心满意足地拿着申花球员的签名,翻看着手机里与一个个球员的合影时,成田皇冠广场酒店大门外接近零摄氏度的低温,一点都没让他感觉到冷:“我是从大阪赶过来的,刚认识的两个朋友,是从悉尼飞香港,然后再从香港转机过来的,大家共同的心愿,就是14日站到球场的看台上,一起呐喊,一起为我们最爱的申花加油助威!”

楼佳冬·在大阪的申花球迷 “要把申花的精气神打出来”

刚刚过去的这几天时间里,楼佳冬一直在忙活两件事情,一个是到机场为申花队接机,另外一个,就是把他身边喜欢申花的人组织起来,今天(14日)下午一起从东京市内出发,到鹿岛足球场去为申花队加油:“现在确定一起过去的是54个人,再加上从上海还有其他地方过来的,应该也有不少,虽然现场跟主队球迷在人数上会有差距,但是我们会用自己的方式让场上的申花球员知道,自始至终,我们都会跟他们并肩战斗到底!”

出生于1986年的楼佳冬,是个地地道道的“老申花”,第一次看申花队的比赛,是在他9岁、也就是申花拿到第一个联赛冠军的那一年。“你知道吗?我跟毛毅军毛指导是高中校友,还有原来申花队的队长刘军,跟我也是同一个学校的,所以一直到现在,只要一说到申花,就好像有一种特别亲近的感觉。”虽然还没有让现任申花领队的毛毅军知道他有自己这么个校友,但是在楼佳冬看来,既然缘分一直都在那里,说不说出来其实也并不重要:“只要我们都喜欢申花就对了,是吧?”

天南海北的申花球迷齐聚日本有何心愿?百米狂奔只为与队员“零距离”接触

虽然在日本大阪生活了多年,但是楼佳冬对申花的关注却从来没有降低过,即便因为比赛版权的问题,他在日本不大能看到申花比赛的现场直播,但他总会想办法在第一时间了解到申花队的各种信息,同时也与上海的申花球迷一直保持着非常密切的联系,“申花球迷是一家”的感觉始终让他觉得很暖。“每次我回上海,那里的朋友都很照顾我,要是他们到日本来,我也会招待他们,真的就是一家人的那种感觉。”去年的足协杯决赛第二回合比赛,楼佳冬因为有事回不了上海,但他还是利用自己的关系,帮朋友弄到了客场比赛的球票:“当时我也跟他说,现在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必须把我的支持也喊出来,把客场变成我们的主场,后来大家也确实做到了。”

整个2017赛季,楼佳冬一共在现场看了申花队的三场比赛,结果是一胜一平一负,赢的是联赛第一轮的对手江苏苏宁,平的那场是跟天津权健,输的则是吴金贵接手之后带队参加的第一场比赛。“所以后来足协杯两场决赛,心里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小想法,因为后面两场去了现场之后,申花队的表现都不太好,我们平时相互之间开玩笑时也会说谁谁是‘毒瘤’什么的,虽然知道比赛打得好不好跟球迷关系不大,但总想着只要为了球队好,不到现场就不到现场吧,反正赢了就好。”

从上海到日本,从弱冠少年到已过而立之年,但是对楼佳冬来讲,对申花的那份关注和热爱,却始终没有改变过。“有时候我在这边也会跟日本的朋友和同事一起踢球,说实话,虽然小时候我也算是踢过球的,但是不管身体还是技术,跟他们还是比不了,足球在日本确实非常普及,很多业余球员的水平都很高,所以他们的国家队,包括一些俱乐部球队都能排在亚洲顶尖行列,确实不会让人意外,因为他们的足球基础太雄厚了。”

天南海北的申花球迷齐聚日本有何心愿?百米狂奔只为与队员“零距离”接触

也正因为如此,楼佳冬对于申花今晚与鹿岛鹿角队的比赛结果也看得没有那么重:“这是申花时隔七年之后重回亚冠正赛参加的第一场比赛,经验方面肯定不如鹿岛鹿角,再加上受中超新政的影响,球队在人员补充方面受到了限制,而且这次又是客场作战,比赛肯定很难打,只要打出属于申花的精气神来,不管什么样的结果,我想球迷应该都能接受的。”

陈翱翔·从澳大利亚飞到日本 “希望打悉尼时聊淘汰赛”

陈翱翔一直觉得,当初爸妈给自己的名字起得太有先见之明了,所以他才会成了今天这样的“空中飞人”,一直在天上“翱翔”。

陈翱翔最新的飞行记录,是从澳大利亚的悉尼飞到香港,然后又从香港飞到日本,在成田机场与申花队来了一次计划之中的“偶遇”。“去年算是与申花擦肩而过了两次,一次是年初他们本来要到澳大利亚集训,后来改成去西班牙了;还有就是申花没能打进亚冠正赛,否则说不定我就有机会在澳大利亚碰到他们了。”

事实上,最让陈翱翔印象深刻的,恐怕还是12日晚上在成田机场的这一次“贴地飞行”。“申花队从到达大厅出来的时候,我们都等在出口那里,因为成田机场那块区域比较小,从出口到大门那里只有很短的距离,球员和教练又差不多是一起出来的,所以我也只能追着他们,签一个是一个,拍一个是一个,而且好在这次是我太太跟我一起过来的,她拿着个相机帮我在那里拍,否则一个人就更顾不过来了。”即便如此,陈翱翔在机场的“任务”,也只完成了一小部分,当然这也在他的预料之中:“所以当球队出来了差不多的时候,我们马上开始第二步的行动了。”

天南海北的申花球迷齐聚日本有何心愿?百米狂奔只为与队员“零距离”接触

陈翱翔制定的“B计划”,就是搭乘出租车赶在申花队乘坐的大巴前面先到酒店,这样他就可以在酒店大堂与更多的申花球员“零距离”接触了。“我的印象当中,好像除了上学那会儿体育课考试,我从来没像这次这样,一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出租车搭乘点,而且我太太也跟着我一路狂奔,这种场面自己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在澳大利亚的时候,陈翱翔就跟一帮喜欢申花的朋友经常聚在一起,虽然现场看申花比赛的机会不多,但是对他这样在上海看着申花长大的“蓝血人”来讲,显然不会成为他们了解和关注申花队的借口。

“那年亚洲杯在澳大利亚踢的时候,也有一些申花球迷过去看球,大家在一起确实觉得特别亲切,一句‘阿拉申花’可以瞬间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在申花客场打悉尼FC队的时候,咱们在一起谈的是淘汰赛要踢谁,而不是出不出线的问题……”

江苏苏宁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