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濛主驾到》王濛揭秘中韩“宿怨” 韩国队员整容遭吐槽

凤凰网    02-14 17:00
《濛主驾到》王濛揭秘中韩“宿怨” 韩国队员整容遭吐槽

《濛主驾到》王濛揭秘中韩“宿怨”

王濛:有时逢敌手,对局到深更,赛场也好,人生也罢,有时遇到一个强劲的对手,比赛才更刺激。体坛就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像羽毛球林丹李宗伟,游泳界的孙杨和朴泰桓,我们中国短道速滑队也有这么一个宿敌,那就是跟我们相爱相杀多年的韩国队。

星宇:500米先。

王濛:我没有对手。

星宇:没有对手,行,你赢了。

王濛:不是,不是,我就说你骂谁呢?跟谁俩呢,真是。

星宇:晒脸是不是?

王濛:就比比划划的。

张会:他们要是滑不动了,滑得少了,教练在外面拿着棒子呀,什么棍子啊,真打。

星宇:今日濛主驾到,英雄所见不同。欢迎各位来到我们凤凰网体育频道为您制作播出的平昌冬奥会特别节目《濛主驾到》。我是星宇,有请王濛,欢迎张会。

王濛:欢迎所有的网友朋友们来观看《濛主驾到》,今天来到我的地盘,你们两个说了算。

星宇:每次都是来到你的地盘我们俩说了算。

张会:对对对。

星宇:上一期的这个节目当中,我们更多的聊的是开幕式,聊了一些格局,聊出的13金。

王濛:事实。

星宇:我觉得从这一刻开始,我们要把注意力转到赛场上了。那肯定咱们短道速滑是夺金大户,对吧。到目前为止,咱们在冬奥会上,中国短道队是夺得金牌这个最多的一个项目,是吧?

王濛:对。也是历史零的突破。

星宇:在王濛的印象当中,如果说让你挑出一个最大的对手,你觉得会是谁呢?

王濛:分在哪个项目。

星宇:那500米先。

王濛:没有对手。

星宇:没有对手,行,你赢了。

王濛:不是,不是。

星宇:1000米。

王濛:1000米,韩国。

星宇:500米,你肯定能赢,1000米是韩国,1500(米)。

王濛:韩国。

星宇:不应该都是没有对手吗?不,应该是500米没有对手,1000米没有对手,1500有对手,周洋,应该是这么一个打法是对的。

王濛:一直都没有对手,1500滑不下来也。

星宇:1500最大的对手是自己,因为滑不下来,对吗。

王濛:经常要战胜我自己。

星宇:对,所以说其实张会是不是也觉得如果说要让咱们挑出一个最大的竞争对手,是不是感觉可能韩国队是第一个。

张会:第一个蹦出来的就是韩国。

星宇:第一个。

张会:对。

星宇:蹦出来的就是韩国。那主要是因为韩国队跟咱们成绩较劲的太多,还是因为这个韩国队跟咱们在赛场上的这种对抗太多,还是因为跟韩国队之间的恩怨和故事太多了?

张会:太复杂了,都有。

星宇:我们先去看一段小片,也去从一个侧面从一个更细微的角度去了解一下关于中韩的一些恩怨或者对抗。

解说:这一幕发生在2012-2013赛季短道世界杯德国站,1500米决赛之后,韩国选手崔姬玄因为不敌特中国选手李坚柔未能获得奖牌,赛后竟然对李坚柔的腹部进行击打发泄不满。

王濛:我感觉当时吧,我倒没看到她们打,在现场的时候,但是我知道,后来她一直在骂,然后我也过去了。

星宇:骂什么?

王濛:韩国骂那玩意就这两句,什么爬布了之类的。

星宇:就是傻瓜是吧。

王濛:大家肯定能听懂吗,我就说你骂谁呢,跟谁俩呢,真是。

星宇:晒脸是不是。

王濛:就比比划划的。

星宇:是不是。

王濛:第一、第二你们都拿了,李坚柔拿个第三,你怼人家干啥呀,咋你要包揽前三名啊,没包揽了,就是不高兴了,是这意思吗,是这个意思吗。

星宇:所以你说,这是不是就是一个细节,就真的是反映了中韩之间的对抗,平时就是这种状态。

王濛:应该是在九几年的一场比赛当中。

星宇:太久远了。

王濛:那个李佳军和金东圣他们两个在1500米,一个在第五,一个在第六位置上,两个人谁也不上前边,就是我在第六,我就把你过了,第五。你在第六,完了你就把我过了,俩人就是,就这么我俩在后面干,第一我也不要了。

星宇: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李佳军跟金东圣那个时候的对抗,就是我甚至于说名次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要赢你。

张会:都想拿金牌,肯定有互相冲突,他们拿的多了,我们拿的多了,都同时我们不是中国拿,就是韩国拿,那中间肯定会一直持续一种状态。

星宇:但你看这个加拿大也强过呀,俄罗斯也强过呀,咱从来没有说见着俄罗斯分外眼红,咱也没说见着加拿大就彼此之间就有那么多的这种固执。

王濛:怎么说呢,加拿大明一些就是说。

张会:我能滑过你,我就真的是。

王濛:干净。

张会:对对对。

星宇:就是干净一些。

王濛:干净一些。

星宇:这个词其实在这儿是一个关键词。因为我解说短道,也有差不多十年的时间,冰迷经常就会说到,这个韩国队的一些动作就是不干净的,或者甚至于说滑得太脏的选手,这是经常会提到的,那在你的印象当中,有没有这样的选手是让你们比较深恶痛绝的呢?大胆地说。

王濛:帕克算一个吧。

张会:对对对。

王濛:帕克算一个手上东西多的人。

张会:对对对。

王濛:是不是。

星宇:帕克现在已经改大道了。

王濛:对,但是帕克虽然当年手上动作比较多的。

星宇:不是很规矩的。

王濛:如果她要是不伸手,好像滑不了冰。

张会:因为她是,我们圈是圆的嘛,中间有三个裁判。

王濛:椭圆。

张会:对,椭圆形。

星宇:椭圆,对。

张会:中间有三位三个裁判长,他有每个,就是机位有不同的机位,有的运动员可能有的时候他有一些这个小嗜好,小动作,他如果心眼多的话,会,如果想去做的话,他会挑一些裁判找不着的。

星宇:找盲点和死角是吗?

张会:对对对。

星宇:这么聪明,那么高速的运行过程当中,他居然还能想到我要在盲点的地方。

王濛:那他就是他的习惯动作吧,过弯的时候,超越别人的时候,正常你是在摸冰的,他不是,他得摸着你鞋过去。

张会:对,或者摁你膝盖啊,裁判是看不见的。因为人身体是重叠的,它有角度问题。

星宇:当年这个朴升智就有对周洋的这个严重的犯规。

王濛:然后周洋吧,应该这么怎么说呢,她叫孤胆英雄吧,经济是啊,一个人在1500,要突围三个韩国的,然后呢,这几个人,当然觉得能稍微差点,我又不能,不能给你让啊,然后确实太,她特别强行,有几次特别强行,有一次好像是在意大利的时候,我记得就把周洋撞出去,撞得挺,当时挺严重当时周洋就有点。

星宇:脑震荡,轻微脑震荡。

王濛:抬下去的。还有一次是在温哥华奥运会结束以后,世界锦标赛,世界锦标赛的话,周洋那脚脖子当时就崴了,抬下去了的。导致的我们接力没滑上,团体赛滑不了。

星宇:那如果抛开了这些杂音,公平来说,韩国队是不是也是非常强悍的。

王濛:单从女队来说吧,女队来说是这样的,就是说她们在90年代的时候很厉害,直到2002年中国才突破,但是突破以后呢,你接力依然输给人家韩国了。

星宇:对。

王濛:是不是,因为韩国运用了打了个两圈战术,记不记得?

星宇:对。

王濛:然后呢,打得中国措手不及。

张会:好像是从2007年,2007年开始。

王濛:其实就是2006年奥运会结束以后吧。

张会:对。

王濛:一直以来,完了就变成,其实就变成我们这边。

星宇:就是中国女子短道队的这个时代,统治的一个时期了。女子,说白了咱们除了加拿大之外,我觉得能看的也就是中国跟韩国了。韩国队,它为什么就会有这样的一些,这种我们说在短道速滑上那些强势的延续呢?它是训练得好,选材的好,还是有什么秘诀?

张会:它是一套体系的,它既然练了这个项目呢,它有一些加分,,它就是持续跟着这个文化课和训练,它是不脱轨的,所以他们这个一套体系下来,就等于说他们的基层人特别多。

王濛:就是在国家层面这个梯队上,你没有任何人都可以,他们的战术吧,执行,他们坚决执行教练的战术,这个是怎么说呢,无论是谁来了,教练给你的战术什么样,你就完全按照教练的战术去滑,你问他自己会不会滑,不太会。

星宇:你觉得他这个能力是怎么练出来的呢?

张会:我觉得是逼出来的。

星宇:逼出来的?

张会:对,因为我们在韩国训练的时候,那时候有郑恩珠,还有其他的当时在国家队的运动员,就是她们有的时候,她甚至是上冰的时间比我们还长,还比我们还早,早上五六点中就去上冰,她们要是滑不动,滑得少,教练在外面拿着棒子呀,什么棍子呀,真打,真是这样的。

王濛:就打出来对吧,有一年我们比亚冬会,大学生,我忘了亚冬会吧,比完了他们男子拿完金牌以后,这几个小男孩咕咚一下跪冰场上了,就给那个外边,上面那个韩国滑冰协会主席那个老头啥的。

张会:全明奎。

王濛:不是全明奎。

星宇:现在是全明奎。

王濛:几个男孩跪在那儿给他磕头啊,这咋的呢,他一问不用服兵役了。

星宇:还有啊,就是我。

王濛:工资。

星宇:工资待遇真的是,就是你要知道在韩国,国家队的主教练和基层的教练相比。

王濛:他没有基层教练多。

星宇:基层教练比国家队要挣多好几倍。

王濛:那当然了。

星宇:你说这个就是一个差距了,对不对。

王濛:退役以后吧,他们拿完奥运冠军,每个月可能就是不管你干啥了,可能他们给发的钱可能合,一个月合人民币一万块钱左右,就我永远给你开一辈子。

星宇:那还是有很好的一些激励的制度。

王濛:对。

星宇:那咱翻回头来说一下,中国队和韩国队之间,我们说技术风格,战术执行层面上,在对抗的时候,有一些什么明显的差异。

王濛:这么多年吧,历来,我认为韩国队的战术,永远都是这个世界,全世界短道要一直在学习,和一直在跟随的脚步。就是说他们总有不停各种各样变换出新的战术思想,那你说中国有没有自己的特点?有,有自己特点,韩国呢,在也许在一直这么多年在说,说为什么中国的运动员在短距离上,不是指我自己,就是说你这个爆发力相对于要比韩国的好,中国运动员这个在短距离这一块,在这个起跑爆发力这一块,要高于很多国家。

星宇:为什么呢?

王濛:这是韩国的弊端。

星宇:对,这个一说到韩国队和咱们之间的对抗,就是历史非常地久远了,对吧,这么多年下来,在这个对抗过程当中,王濛有没有什么有印象的,就是觉得算是具有代表性的中韩的对抗我的这种事例?

王濛:我觉得既有对抗,还更有什么呢?还有一些惋惜吧。就是当时我也是在电视机前,因为我学短道速滑的嘛,我也,然后看这个比赛,就是1998年长野冬奥会,中国代表团短道速滑队五银一铜的,叫什么呀。

星宇:遗憾吧。

王濛:你说遗不遗憾,五银一铜。

星宇:就是没拿到金牌。

王濛:就是没拿到金牌。而且这个五银当中吧,有,应该是这么说吧,应该是三金必夺,男子1000米,李佳军和金东圣,当时一个出弯道,1000米一个出弯道,佳军呢,已经起来庆祝了,佳军是站起来。

星宇:准备过终点是吗?

王濛:站起来准备过终点,真的是能拿冠军的瞬间,侧面来了个人金东圣,冲刺,这用我们行话叫冲刺给穿了。

星宇:就是正常一般弯道。

王濛:他都蒙了,他以为能拿冠军呢,因为正常来讲,出弯道嘛,站起来了就到了,外边上来一个人。1998年1000米女子世冰,大杨姐和全力卿,她俩同时冲过终点线,然后呢,同时都是危险冲刺,过的终点线,最后大杨扬被判了危险冲刺犯规,全力卿没有事。她俩同时,也是,我说的就是危险冲刺摔倒过的终点线,大杨扬一直在领先,大杨姐,她俩就在最后一个弯道,最后出弯道冲刺的时候,她在出弯道没收住圈,全力卿从内道上来了,明白这意思吗?就冲刺这块,两人在挣扎着。

星宇:大杨扬这是属于没收着吧。

王濛:大杨姐这个,李佳军这个,佳军哥这个,是不是,都被韩国拿走了,这金牌,到手了吧,都被拿走了,我跟你讲个可笑的是什么事呢?一个叫女子500米,四个人决赛,没有韩国,韩国是B final (B组决赛),final B(B组决赛),已经滑完了第五,是不是,第五,第五呢,就是女子500米,这家伙跑出去了,跑出去没滑两圈,俩人干倒了,因为王春露就是奔冠军去的嘛,那肯定就是我冠军了,结果让那个加拿大给弄出去了,加拿大被判犯规,王春露一生气,不滑了,直接下去了。

星宇:成绩取消了。

王濛:不好意思,第五韩国那个站领奖台拿个铜牌,你明白吗?

星宇:递补上来的吗。

王濛:对啊,你说这个搞笑吗。女子3000米接力,最后两圈,领先了25圈,应该是领先26圈,明白了吧。

张会:一共27圈。

星宇:一直在领先,最后一圈,最后一个弯道,全力卿从外道把大杨扬给过了,从内道,从内道,好像还是那儿,就是怎么说,反正还是那儿,圈又没收住,过去了。不是那儿,不是外道就是内道,我有点记不清了啊,领先了26圈,26圈多吧应该是。你觉得这个金牌,就是你说中韩的恩怨怎么来的。

解说:在中韩短道速滑的多年恩怨中,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实力相当的两国短道速滑队相爱相杀,这其中有良性竞争,也有过更激烈的对抗。

星宇:这个张会跟我们说一说啊,就是你所经历过的体会过的和韩国队之间的这种对抗,甚至于有一些比较过激的。

张会:我记得的是2010年我们全包揽了之后嘛,世锦赛在保加利亚,但是在1500的比赛过程中呢,帕克就是,在和周洋比赛的过程中,帕克就又有了很多小动作。

星宇:把周洋给推倒了。

张会:对,所以周洋那次受伤呢,算是就是特别,挺严重的。

解说:王濛和张会提到的帕克,其实正是中国短道速滑队的老对手,韩国选手朴升智2010年世界短道速滑锦标赛女子1000米半决赛中,周洋和朴升智再次狭路相逢,前几圈周洋一直排在队尾保存体力,然后在开始发力超越时,遭到朴升智恶意犯规,摔出赛道受伤,当场被担架抬出赛场,未能晋级决赛。

张会:所以当时呢,是担架把周洋抬出去的,就她那一次犯规,把我们接下来之后的所有比赛我们都取消了,而且也遗憾地错过了最后一届世界团体锦标赛。

星宇:所以你看这个,和韩国队的梁子越结越深。

张会:对对对。

星宇:是吧?新仇旧恨,是不是,就全都积攒在了一起。

王濛:张会和孙琳琳,她俩只负责跟住,守住,超越的事情交给我和周洋。现在吧,现在你这样的,你腿不能劈开太大,对不对,因为你影响别人滑,这么推你就过来了,那以前,出来了,出了弯道,来,弯弯,蹲道,蹲,蹲,一出弯道就这样,咔碴一下子。

星宇:那针对韩国队对抗的过程当中,咱们自己有一些什么样的战术?或者研习出来的办法吗?

王濛:你肯定是有战术的,而且这种,这里边布置的特别细腻了,比如说韩国队吧,它有一个当时接力的时候有一个最小的,身材比较小的那个,叫李银星,然后她本身速滑就是贴着弯道进,贴着个弯道出,圈比较小,人长得也小,在交接的时候,推她还方便,肯定是从她那做超越的,那她碰的是谁呢?她碰的就是张会。

张会:对。

王濛:为什么呢?她不可能让李银星滑我这棒。

星宇:那对。

王濛:因为她不会去超越我的,对不对,她不可能拿她的弱点拼我的速度,对不对。那她也不会去超越周洋的,在温哥华的时候,就我们两个的状态,肯定是最好的,她一定会冲某个点呢,就是张会那个点和孙琳琳那个点,那怎么办?你们两个,张会和周洋的,张会和孙琳琳的,她俩只负责跟住,守住,超越的事情交给我和周洋,我们不去做这样的,就是叫非战斗性的减员,我们不做这样的事,所以我们就是说,这两个点是我们的弱点,好,那既然我们时间不够,做不到,那我们就把这个点变成了明知道点让你去打,懂了吧,所以说你说这个战术我们其实在3000米接力,温哥华那届3000米接力啊,我们说。

张会:该想到的都想到了。

王濛:几乎天天全想到了,把她每一个人,每一棒。

星宇:刚才王濛数次提到了这个关于危险冲刺,那当年就是判定不允许危险冲刺之后,所以韩国队有了新的技术是吧?

王濛:对,就是这个冲刺,就是从金东圣那出来的,韩国,就是说他们吧有的时候很钻这些事,引领了可能这个一个一个新的吧,新的一个技术,所以当时叫危险冲刺的是什么,后跟抬起来嘛,前脚尖抬起来,以前的人滑冰的时候呢,都喜欢跳很远,冲刺的时候就跳过去。

星宇:最后一出来,是吧?

王濛:一出弯道的时候,你感觉他都蹦过去的,然后呢,接力的时候推人,交接,交接推人,你看现在推人都是这样的,腿还不能劈太大了,那以前那都是什么呀,都是单腿出来的,这个腿出来以后,来,我给你演示一下。

星宇:来来,你们俩演示一下子以前是什么样。

王濛:以前,不是,我给你演示演示,现在你这样的,你腿不能劈开太大,对不对,因为你影响别人滑,你只能这么推就过来了,那以前,出来了,出了弯道,来,弯弯,蹲道,蹲,蹲,这样,一出弯道就这样,咔碴一下子。

星宇:现在是出了弯道以后,只允许就是已有的速度,或者惯性去完成交接,以前是可以一边加速一边推的。

王濛:对,你看它不一样,你看,你蹲着就行了,你不用夹刀了,还夹刀干啥呀,你看啊,我这么推她,就是说这个意思啊,和这样,不一样。

星宇:肯定力量是不一样的,对对对。

王濛:对,就是这个意思。原来冲刺,冲刺就是这样嘛,就是出来,弯道一出来以后,第一件事,咔,一个垫步,冲刺了,这不快吗。

张会:所以它容易抬刀尖。

王濛:伤人嘛。

星宇:对,容易造成伤害,同时也确实有一些不公平的这种。

王濛:对。

星宇:对吧。

王濛:后来就改了。

星宇:后来改了。

王濛:对,就是说,然后在1998年的时候改,不允许,这叫危险冲刺。

星宇:对,但是韩国队就研发出来了这种。

王濛:每个国家都没有。

星宇:平着刀尖,往前探的这种冲刺办法,对吧?

王濛:对对对,然后这个时候呢,金东圣就这一个动作,赢了。

星宇:就赢一个刀尖,其实这个让我想起来挺多。

王濛:赢得挺大。

星宇:那比赛,其实肯定要牵扯到一个话题,就是主场优势,以你们两个人的这种感受,比了这么多觉得这个场地或者现场观众,主场的这种氛围,对比赛的影响大吗?

张会:会有影响,庆祝或者这种赛场上的氛围,气氛,会有一点影响,会比如说就是我们的教练,可能跟我们沟通啊,就是语言方式,可能我们一些。

星宇:冰面的条件,状况呢?

张会:我觉得那比赛场上是对所有各个国家运动员都是平等的,都是一样的。

星宇:那没有说有的人他会喜欢滑的这个冰的冰质,或者冰感会怎么样一点。

张会:我对这个冰感没有太大的要求。

王濛:冰场会有,我跟她肯定不一样,我对冰场的要求是什么呢?就是当然什么样的冰我都能滑。是,但是我肯定更喜欢滑偏硬的冰。

星宇:偏硬一点的。

王濛:对,所以理解奥运会的冰场我都不是特别喜欢,因为都偏软,因为室内的温度也高,观众也多,跟花样共用一块冰场。

星宇:也冰面会粘一点。

王濛:对,冰面粘一点,然后呢,但是我更喜欢,为什么?因为硬的冰场吧,更容易出速度,对,速度可能更快,然后呢,更软呢,越软的冰场呢,它越慢,对。

星宇:可能越软的冰场对抗性要强一点。

王濛:对抗性强一点,但是在怎么说呢,反正滑中距离的时候,相对来说累。

星宇:在平昌比,会不会就是韩国队他的主场优势就会很大,对咱们会不会不利呢?

王濛:怎么说呢,这个东西咱也不能提前去给它下判断嘛,曾经哪一届来着,亚冬会,哪一届来着,我想想啊,在韩国比的,也是在大杨姐他们那一批,佳军他们一批,当时是500米中国第一、第二,两个人半决赛,第一、第二进下一轮,你知道当时被判了一个什么样的犯规吗?被判了一个串通,给中国第一,第二判下去。

星宇:什么?

王濛:串通。但是我觉得是这样吧,你首先要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就是说我们就是以不变去应对,当然我们,我们相信现在的,已经到这个年代了,我们相信这些国际裁判都是非常公平的,但是呢,不希望那种事情发生,对不对,做好你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地对待你的比赛。

星宇:我觉得这个经验的传授是非常重要的。同时呢,其实也有很多的因素,是要必须要考虑到,我所知道的是,韩国队是12月9号,开始国家队进驻到江陵的这个滑冰中心当中,到奥运会的比赛场地提前进行训练,但是同时呢,就是比如说他最喜欢什么温度,它现在可能就会按照韩国运动员最喜欢的这个温度来调节冰面,赛场的温度。

王濛:韩国的,不用,不用想,离解在韩国所有的比赛的冰面,都非常糟,非常软,非常糟。 星宇:而且还有现场比如说空调系统。

王濛:他喜欢,因为他们的滑冰方法他们喜欢,他们的滑冰方式他们喜欢,从来没好过,所以很正常,不用考虑它有多好就是了它无非就是给你一个什么样的特殊性呢,怎么说呢,无非就给你排冰点,赛前训练的冰点,不会给你排好冰点而已,就以前我们都老经历过,今天给你安排最后一场冰,最后一场冰是晚上八点的冰,明天安排早上第一场冰,六点。

张会:完了一天结束了。

王濛:完了一天啥事没有,回去睡觉去吧,为啥,太困了。

星宇:克服就好。

王濛:对对对,都有过,没关系,其实都不重要,这些你越想这些事,它越影响你的比赛,你不想这些事,比赛就是叫什么,13金的几块,已经一点点地完成了。

王濛:你说朴升智整完有啥用啊。

张会:但是也整了。

星宇:朴升智是整的,是吧?

王濛:对对对,反正我感觉帕克吧,反正她长得不太好看,一直这么多年我没觉得她好看过。我就跟她说,嗨,拜,肯定没事,听懂了吗?

星宇:没有。

王濛:嗨。

星宇:哦,嗨。

王濛:拜。

星宇:哦。

王濛:就没了。

星宇:就一般就这两句是吗?

王濛:学到了一些技术上的,战术上的,这个跟韩国队学到的,但是从怎么说呢,反正这么,长相一直没学到。

星宇:对,是,你不太好学。但是这个冬奥会开完之后,还是有机会可以去尝试,跟更多一些的交流,到韩国这边体验写别样的不同寻常的,这个学习长相的方法也是有可能的。

王濛:我跟你讲,他们能喝酒。

星宇:他们能喝酒。就是韩国队的这些队员里头,整容的比例高吗?

王濛:整容的比例。

张会:小孩不高吧可能。

王濛:你说朴升智整完有啥用啊。

张会:但是也整了啊。

星宇:朴升智是整的是吧。

张会:对对对。

星宇:我一直觉得还可以。

王濛:那你觉得她整了有啥用啊?

星宇:实话实说在那一批里还可以。

王濛:还,谁呀。朴升智啊?

星宇:就还行吧。

张会:那当时有李银别和郑恩珠嘛。

王濛:反正也是,这么比的话。

张会:对。

星宇:你总得挑出一个。

王濛:好看的赵海利还好一点,反正我感觉帕克吧,反正她长的不太好看吧,一直这么多年,我都没觉得她好看过。我觉得赵海利始终是她们女孩当中长得算可以的。

星宇:你对帕克是有多大的成见。

王濛:没有没有没有,真不是,她总出现我们的视线中,所以她那个整容也没有用,我觉得。 星宇:盘子太大了是吧?底盘太大。

王濛:但是她们应该是后期打针打得多吧,前期她们也好像也没人打,为什么呢?因为你新赛季一出来你发现。

星宇:变样了。

王濛:突然感觉好看点了,尤其是她们教练都能看出来,打眼皮那个,你记不记得,那眼皮这样的有一个,那个赛季出来的时候,双眼皮了,好了。

星宇:提起来了。

王濛:真的,所以就是应该很普遍吧,我感觉在韩国的话。

星宇:咱们和韩国队聊了半天,都是恩怨,都是怨,没有恩的状态,但是我知道其实教练啊,队员之间也是有一些交流的吧。咱们和韩国队有没有说可能和有一些这个相对还能走得近的,或者有沟通的选手呢?

王濛:我原来就一直和边千莎,其实就一直和边千莎走得比较近,当年我们比赛的时候,我们两个就愿意在一起聊天,然后虽然是她说韩语,我说中文。

星宇:那你们俩怎么沟通的?你们俩聊什么?

王濛:就是韩语和中文之间加上肢体语言,我们就在一块沟通,你看要宴会的时候吧,中国队韩国队不管你怎么摆,你看永远的时候,那个到宴会了,我们两个凳子都是我转过来,她转过来,宴会,我俩能聊一晚上,中间可能。

星宇:宴会可以聊,我觉得很正常,对对对,宴会上只需要一个词嘛,干杯,是不是。

王濛:没有没有,中间可能会加两句那个英语,但是基本都不太会说,那会,都不太会说,嗨,拜,肯定没事。听懂了吗?

星宇:没有。

王濛:嗨,拜。

星宇:哦。

王濛:就没了。

星宇:就一般这两句。

王濛:但是,真的是可以一直在聊,然后反正我们两个一直,到现在为止,她还是平昌冬奥会的那个短道,还是竞训部的部长,然后她邀请,这个反正不能说,反正她邀请我上平昌去,邀请我们全家去平昌,去看冬奥会去。然后其实一直都,我们两个一直都有联系吧。

星宇:那针对这次我们比赛啊,和韩国队之间的这种阵容的对比,还是想请二位跟我们去好好地说一下,这个比赛过程当中的一些看点。

王濛:肯定是要接力当中和韩国之间,因为什么?因为接力这个项目,其实在女子上,真的就是只有中韩之争,对于我们来讲,就是不要盲目地去改变自己一直以来的战术,然后还有就是什么,彼此相信队友,叫我们,看我们的,你要把看我们现在的能力水平,要把重点放在谁的身上。

星宇:那重点放谁的身上?

王濛:就是看这个队伍的能力水平,你要把重点放在谁身上,然后你是要在之前把战术大完,运用完,还是就把宝押在最后两圈,你比如说,前期我要做出超越,然后呢,为大家最够的领滑的空间,最后掌控局面的话,如果说你想把整个的节奏压在最后两圈。

星宇:那就是要压范可新。

王濛:那因为范可新的绝对速度是最快的,但是你想把宝压在她的两圈的时候,你势必有队友要帮助她去提前做分担,要队友提前帮助她多争取多休息,几秒钟,10秒钟,15秒钟,多少,为什么?为了最后她的两圈做准备。

星宇:分析得非常非常透彻,那这个张会跟我们说一说,在你现在看来的这个,男子这一方面,比如说武大靖,韩天宇对吧,他们俩。

张会:那又说回来,当然我们希望男孩全拿。

星宇:是,我们都希望13金,对。

张会:其实相对比接力的技战术来说,可能男孩相对比女孩要少一点,因为他们的男孩的速度啦得快一点,其实对中国来说可能就是更稳,心态更稳,不要被韩国的主场优势干扰。

星宇:那这一期的节目,到这儿时间也差不多了,那还是要感谢张会,感谢王濛,给我们分享了这么多非常有意思的故事,同时也要感谢你们跟我们的运动员们分享了很多,说如果在平昌遇到一些困难,我们以我为主,不要去想其他的事情,排除其他的所有的杂念,让我们去好好的集中精力,打好比赛,一步一步实现我们13金的目标。再来一遍,13金,对吧,再一次感谢我们的各位网友朋友们,这里是由凤凰网体育频道为您制作播出的平昌冬奥会特别节目《濛主驾到》。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我们下期见。

王濛:平常亦如人生,与其孤独求败,不如有一个好对手,一次酣暢淋漓的对决,好过悄无声息的胜利。感谢我曾经遇到过的所有对手,是你们让我成为最好的自己。

冰上运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