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向逆天大风中可怜的冬奥会志愿者们致敬

凤凰网    02-14 20:09
记者手记:向逆天大风中可怜的冬奥会志愿者们致敬

志愿者挨冻工作

凤凰体育讯(特派记者龙培培韩国报道):就在国内的小伙伴们心情雀跃的结束农历鸡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满心欢喜的迎接大年三十和农历狗年的第一天时,远在韩国江陵的我们却在和逆天的大风做斗争。从中午开始,短短几个小时里,手机已经4次突然蹦出来江陵市政府发布的大风防火警报。昨天还人潮涌动的奥林匹克公园里,除了观众餐厅外,全部区域场所都关了门。听我的媒体小伙伴们说,因为临时搭建的媒体工作间有被大风吹倒的风险,也已经关门请所有记者出去避难了。

在冬奥会准备阶段,经常有媒体报道称本届冬奥会将是史上最冷的一届冬奥会,就在开幕式前几天平昌还曾达到过零下30度以下的低温。北京冬奥组委去年曾派出过工作人员前往平昌当地考察学习办赛经验,当时他们被安排入住的宿舍就因为平昌的极端低温而睡醒一觉发现门被冻上了,需要先给大门除冰才能打开。开幕式前的彩排现场,甚至有韩国观众在零下20几度的寒风中,被冻到除了冷什么都记不住的地步。

而作为大部分冰上项目比赛场馆所在地的江陵,靠近海边四季分明,是典型的海洋性气候,冬季气温基本在零度上下。只是奥运会开始后,江陵大风不断,人的体感温度偏低,长时间在户外活动的话还是会感觉非常寒冷,这其中就包括那些每天凭着一腔服务热情,站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冬奥会志愿者们。

前天下午,我们来到媒体村外的摆渡车停靠站,去找一位名叫郭祎然的北京女孩做采访,她来自中国,现在美国攻读体育管理专业的硕士学位,她这次来平昌是跟随身为国际奥委会成员的教授到冬奥会一线做数据采集工作的。每天8小时,她都要和冬奥会的志愿者们协同工作,对这些志愿者的情况既了解也同情。

据她介绍,本次来平昌做志愿者服务的中国人有一百多人,他们很多都属于同一个国内的志愿者组织,参与这项工作也都是凭借着服务精神与对体育的热爱。然而,在抵达平昌后,很多人的热情都被组委会的怠慢给浇灭。“我觉得志愿者最缺的就是关爱,我们需要爱啊,在这里没人爱我们,真的是吃不饱、穿不暖。”郭祎然说。

很多志愿者被安排在距离工作地点几百公里外的地方集中住宿,每天凌晨5点就要出门,坐两个小时的班车前往工作地点,大部分志愿者在工作时间内都是站在室外的,就算是在零下20度的雪场,志愿者也不被允许在工作服外加一件羽绒服,而工作服就是一身冲锋衣和里面的抓绒衫,御寒工具就是组委会提供的暖宝宝,只能保证志愿者暴露在外的手不被冻僵。

虽然志愿者来自天南海北,饮食差异很大,但是组委会为志愿者提供的餐饮只包括韩餐和以面包、沙拉为主的“西餐”,韩餐基本上就是米饭搭配各种个样的泡菜,按照郭祎然的话说,大部分志愿者对饮食只有一个基本到不能再基本的诉求,那就是“我想吃肉”。

“我有一个本科时的师哥在这里做志愿者,之前媒体报道过有几千名不堪忍受组委会怠慢的志愿者要罢工,我师哥就是其中一个,你知道吗,组委会竟然跟他说,你要走可以,把我们发给你的东西全部还回来再走。”郭祎然有些愤怒的说道,“志愿者们也缺乏基本的医疗保障,我的一个师姐现在嘴上起了一圈的疱疹,没有得到治疗和休息,还在坚持工作,组委会真的太不爱护志愿者们了!”

在被问到志愿者们能够拿到多少辛苦费时,郭祎然告诉我:“折合人民币200块钱。”我惊讶的问道:“全部?”她说:“对,也就是合一天10块钱。”不过,就是这低到让人惊讶的报酬在另一名韩国志愿者那里再次被颠覆。一位名叫崔智润的韩国志愿者告诉我们,她们住在一百多公里外12人一间的宿舍里,在寒风中一天八小时的工作20天后的报酬是零!是零!

在写这篇文章时,窗外狂风呼啸,可我的心情比这天气还冷。经历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见到过全世界服务最好的赛会志愿者,再对比眼前这些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冬奥会志愿者,除了呼吁四年后的北京,请再一次拿出满满诚意去爱护所有的工作人员外,也只能发自内心的对这些坚强的志愿者们致敬了。

冰上运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