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虹:和时间赛跑与伟大竞速 坚持到自己滑不动为止

游泳大本营    02-14 22:22
张虹:和时间赛跑与伟大竞速 坚持到自己滑不动为止

张虹平静地走向混合采访区,不忘理了理自己的头秀发,笑容在脸上绽放。她的这一表现,让惯于安慰失败者甚至准备借肩膀让对方抱一抱的央视专项记者有些短暂的不适。

“我不哭,是因为我能站在冰场上已经很棒了,”带着“卫冕冠军”的头衔来到平昌,29岁的张虹没能延续4年前在索契的辉煌。她在北京时间2月14日平昌冬奥会速度滑冰女子1000米决赛中第11组出发,最终以1分15秒67仅排名第11位,无缘卫冕,“感谢你们没有批评和埋怨,但还是让大家有些失望。真的有些对不起关心我的人。”

如今的她,不愿意提及任何可能导致结果的意外因素:如果不是赛道上那致命的足以失误1秒左右的趔趄,如果不是那个携带着500CC积水摔倒的左腿(上个赛季开始,张虹就一直受到右膝内侧半月板损伤和膝盖软骨劳损的困扰,而她的左膝同样有旧伤。)如果不是新赛季发生在自己的一系列变化(她换了教练,加拿大教练皮特取代配合多年的恩师冯庆波出现在她身边)……

在她看来,罗列这些客观理由,其实是为自己失败找借口。竞技体育有其自身规律性,唯有刻苦训练,方是决定一切的万能法宝,“速度滑冰就是一个和时间赛跑的项目,时间才是我最大的对手。我们的比赛还是更多的与时间在较量,也许你赢了对手,但是其他组也会有比你快的选手,所以一定要毫不犹豫地一直冲向重点。”

在上一个奥运周期,信奉这一法宝的她最终以黑马的姿态傲立于赛场;而在平昌冬奥会的备战周期里,她也是一直在和时间赛跑。她摒弃了很多个人的选项、爱好甚至可能的名利场,像苦行僧一样兢兢业业,将几乎自己所有的时间都装在训练上面。甚至可以说,因为她独特的影响力和冬奥会的符号意义,她需要付出比队友高出数倍的努力:

为了更好的训练,她几乎压缩了个人所有的空闲时间,从恢复、备战再到转场异地,她专注勤勉敬业的态度几乎赢得了从领导,教练到队友的上下的交口称赞。

而出于宣传项目本身的考虑,智慧与美貌并存的张虹又需要兼顾大部分的速度滑冰甚至冬奥会的宣传使命。她态度谦和地接受车轮式宣传攻势,配套进行冬奥会书籍出版,她参加了很多政府及企业的跨界活动,也兼任了不少社会职位。这次在平昌,她还有非常重要的任务,那就是竞选国际奥委会运动委员会的位置,就像她的前辈杨扬一样。

而不管多难调解的任务,多么纠结的指令,她都用她迷人的笑容和谦恭的态度予以消解。行政性的冰冷,竞技的残酷,在她热爱生活的热情中融合起来,找到难得的调和点。正因为如此,她没有觉得纠结、尴尬甚至痛苦,相反,她很享受这样的过程。在她看来,如果能利用自己的成绩和影响力,吸引更多人加入到冰上项目中来,这本身是一个非常酷的事情。当然,这同样是一场和时间竞速的比赛。在一次体坛风云人物的颁奖活动中,她曾跟我感慨,“我觉得,大家遗忘冬奥会的速度,也跟我的速度差不多。”

单纯从观赏度来说,中国人向来迷恋速度感、戏剧性乃至人与人之间的冲突及智力较量,而这在速滑比赛中经常能够出现。这也是速滑比赛现场人比较多的重要原因,更何况这个项目的女孩子,大部分都具有模特般的身材和天使般的笑容。但速度滑冰在民间的低的普及度和参与度,在俱乐部、装备甚至阿斯是体系开发的原始状态,却是任何冰雪人面临的巨大挑战。

要破解这种尴尬的局面,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整个社会大环境、产业布局,总局到运动队决策思路的转变,以及地方俱乐部乃至传播机构,都需要积极有效的采取配套措施。继上世纪80年代的“北冰南展”计划之后,2022年冬季奥运会进入北京时间,被认为是所有冬季项目的发展契机,但最根本的,是要根植于人们心目中的观念。

“直到如今,很多人还会认为冰雪运动是贵族运动,因为冰场、雪场的费用很高,其实远比网球要便宜得多。”张虹表示。

1000米比赛结束之后,张虹很快投入到自己最后一场比赛——500米比赛中,但未来她的个人选项,以及这个项目未来的发展,就如同滑行的大道一样,充满着弯道的意外、超越、不可预知以及跌宕起伏。

很欣赏张虹给出的答案:尽管这个项目给了自己太多的苦,累,但已经成为自己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她说,我会一直坚持到自己滑不动为止。

冰上运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