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学峰:隋文静/韩聪摘银 双重偶然中的“五丁点儿必然”

房学峰    02-15 23:23

隋文静和韩聪是因为双重偶然因素而无缘金牌的,他们的3T+1T+2T和3S两个动作,成功任意一个都能得到这块金牌。

房学峰:隋文静/韩聪摘银 双重偶然中的“五丁点儿必然”

银牌不算输,任何一块奥运会奖牌都可喜可贺,运动员、教练员、项目管理者的努力都值得加倍钦佩。我想发表的是一个老观点:假如让他们参加了团体赛会怎样?

此处需要声明:不能说不让隋韩组合参加团体赛的决策不对:我们在任何时候都应该尊重专业人士做出的专业评判,尤其应该尊重运动员和教练员。

房学峰:隋文静/韩聪摘银 双重偶然中的“五丁点儿必然”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双重偶然”里还有“五丁点儿必然”——中国队不派最强的双人滑和男单选手参加团体赛,有这样五家会有意见(当然是藏在心里嘴上不说的意见)。

第一家是这届冬奥会的组委会。中国队不出最强阵容,会对团体赛自由滑比赛的上座率有影响,而韩国人办奥运会,肯定会遇到票房问题,这一是因为它和我们国家一样,大众对奥林匹克竞赛项目的了解比较片面,二是因为它本国人口少、同时外国人对来韩国看比赛的兴趣一般。这里可以讲一个来自萨马兰奇日记的故事:1988年奥运会时,因为上座率不高,萨老师跟当时的韩国总统卢老师语重心长地说,“没人看比赛的话,这奥运会可不能算成功啊!”,结果就像我们在中国体育比赛时毫不陌生的情况那样——第二天所有赛场的观众席就都坐满人了。

第二家是国际滑联。团体赛进入奥运会之后,上届俄罗斯必然夺冠(实力+东道主因素)、这届的加拿大夺冠也有必然性,比赛的悬念主要在于俄罗斯和美国的银牌之争,尤其是美国和中国的铜牌之争。如果国际滑联所属的各协会不捧场的话,那不是不给老大面子嘛?何况有个关联因素不能不说:国际滑联虽然管着花样滑冰、长道速滑、短道速滑和同步滑冰(不应该称之为“队列滑“)四个竞赛分项,但几乎只有花样滑冰是赚钱的,其它则是赔钱的或者有可能赔钱的(这里请朋友们查一下ISU花滑大奖赛的奖金和长道、短道世界杯奖金的数额),假如我是国际滑联官员(当然我这种思想觉悟不高的人是不会当什么体育组织官员的)而且又小肚鸡肠的话,我就会想——你们不给花样滑冰捧场,凭什么天天想拿速滑的金牌、还动不动就说我们派的裁判黑你们?

第三家是持权转播商。中国虽然也有CCTV这样的持权转播商,出的钱也在增加,但最大的金主还是NBC,它和国际奥委会签订的最新合同是76.5亿美元。NHL球星不来参赛,NBC的损失很大,指望着序盘阶段的花滑团体赛能拉动收视率,结果比赛还差好几场没结束的时候,观众们用脚都能算出结果了,这样的比赛还能有什么收视率?对于NBC来说还能有什么竞争力?这里需要端正的一个认识是:是电视改变了奥林匹克,没有了对奥运会竞赛的传播,国际奥委会在八十年代就会破产,就不会有2008年和2022年的北京盛会了。

第四家是赞助商。奥林匹克的商业原则很高明,简单一句话形容就是:以非商业为原则达到最大的商业目的,要照我这种没觉悟的人说,中国体育(就市场意义而言)现在最缺的就是一个麦克佩恩那样的人物。无论是国际奥委会合作伙伴类型的赞助商、奥运会组委会的本土赞助商,还是国际单项体育组织、国家奥委会、国家单项体育协会的赞助商,都会在每届奥运会上评估赛事价值,我不认为他们会对没有悬念的本届冬奥会花滑团体赛有太好的评价。说到赞助商,这里还要提醒一下各位:要特别关注花样滑冰比赛中的日本赞助商,这个因素说不定会对男子单人滑的比赛结果产生影响。

第五家是国际奥委会。好不容易把花滑团体赛整进奥运会,实指望通过做大花样滑冰让各方受益,结果是票房不怎么样、赞助商不满意、持权转播商不满意,那还整这景干什么。其中少数缺少政治素养的人还会说:你们中国队这次既然不全力以赴,下届你们想拿这块金牌的时候别怪我们不全力以赴帮你忙!

以上这些,就算都是我瞎猜的、推理的,但我想至少还有这样一种惋惜可以说——

如果让隋文静和韩聪在团体赛短节目比赛中亮相一下的话,就当是训练不就行了,如果真是没有了争夺奖牌的机会,自由滑的时候再让他们歇着,何况金博洋老师总没什么大病大伤吧?

于是,今天在双人滑赛场上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德国的金牌,是奥利匹克在向萨维琴科表达敬意、是一项新世界纪录的诞生、是德国-法国-乌克兰赢了;

房学峰:隋文静/韩聪摘银 双重偶然中的“五丁点儿必然”

中国的银牌,是因为两个小失误,不但是给了对手战胜你的机会,在非常隐晦的层面,还稍微有一丁一丁一丁一丁一丁点儿是给了人家“惩罚“你的机会;

就像加拿大这对选手铜牌的意外之喜,既然俄罗斯选手失误了,那么就不仅是因为NBC和北美市场的原因、以及文化影响力和世界话语权的原因,在隐晦层面还有一点儿“惩罚“俄罗斯的原因呢……

冰上运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