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阆中古城24岁辣妈 春晚《亮花鞋》圆舞蹈梦

封面新闻    02-16 02:16
四川阆中古城24岁辣妈 春晚《亮花鞋》圆舞蹈梦

阆中妹儿谢天源在春晚现场

24岁的谢天源,是地地道道的阆中人。从小在阆中古城长大,毕业参加工作后,留在阆中教书,是一名舞蹈老师。农历狗年央视春晚,舞蹈《亮花鞋》,展示四川阆中春节文化的同时,也圆了谢天源的舞蹈梦。

四川阆中古城24岁辣妈 春晚《亮花鞋》圆舞蹈梦

阆中妹儿谢天源和《亮花鞋》演员

痴迷舞蹈18年

阆中妹儿从古城跳到春晚

“终于等来了这一天,那些辛苦与疼痛都不及我对苞米的思恋。72天母子分离、72天不吃米饭和晚餐,无数次的动作练习,带病咬牙坚持排练,才让我能够站在央视春晚的舞台上!因为有《亮花鞋》,有《亮花鞋》各位导演和我的家人,才使我梦想成真!”

15日下午3时,正准备化妆的谢天源,终于抽空发了一条朋友圈。这个年轻妹子,以往是朋友圈屏霸,这三个月,她“销声匿迹”,只因在参加一个需要保密的任务——上春晚。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联系到谢天源时,她刚发完这条朋友圈,沉浸在圆梦的感动中,又因春晚倒计时紧张忐忑。

谢天源出生在阆中古城,6岁起就开始学习跳舞,古城里的石板路,是她最早的“舞台”。7年前,谢天源舞蹈专业毕业,回到阆中,成为阆中师范学校的一名舞蹈老师。喜欢跳舞的她,对舞蹈教学充满热情。

去年11月24日,谢天源接到一个任务,在学校选拔36名学生,排一个群舞。当时,她只知道这个舞蹈要演绎阆中老观镇的民俗亮花鞋,并不知道,这一跳,就跳向了春晚。

四川阆中古城24岁辣妈 春晚《亮花鞋》圆舞蹈梦

舞蹈《亮花鞋》幕后训练照片

辞别9个月儿子 集训三个月

“在学校只是试排,直到12月6日接到通知,要求第二天前往广州参加集训。”谢天源告诉记者,通知要求次日前往广州,参加舞蹈《亮花鞋》二轮排练,并且隐约获悉,如果顺利,这个舞蹈将可能登上央视狗年春晚舞台。

接到消息的谢天源激动不已,但家里9个多月的儿子小苞米,却让她踌躇。“儿子还在哺乳期,刚学会喊妈妈,那几天又感冒,如果我要去广州参加排练,就必须给孩子断奶。”可是医生却说,孩子感冒严重,并不适合断奶。

要想上春晚,就要第二天去广州,就必须给儿子断奶。这让这个年轻的妈妈,心如刀绞。但家里两位母亲,和丈夫石皓月此刻却站了出来:“孩子我们会照顾好,你要把握这个机会,让全世界都看到阆中的风采。”丈夫石皓月是苗族人,从小载歌载舞熏陶下,非常理解谢天源对舞蹈的梦。

于是,谢天源辞别家人,赶赴广州,参加集训。集训很辛苦,平均一天训练14个小时,经常练到凌晨一两点,谢天源只能抽空通过视频和家人联系。

12月18日,谢天源和《亮花鞋》全组,来到北京,参加联排。哪怕到了北京,站在春晚联排现场,谢天源都不敢松懈。直到2月14日晚,春晚节目单公布,才相信自己真的要上春晚了。谢天源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和家人分享。谢天源说,她要做一个让儿子苞米骄傲的妈妈。

年夜饭是一小碗白米饭

表演后激动、开心,又失落

2月15日是年三十,谢天源参加的春晚,将陪伴千家万户共度“年夜饭”。而谢天源的年夜饭,是一小碗白米饭。

“12月参加《亮花鞋》时,我还在哺乳期,有120多斤。导演说,要控制身形。”不吃米饭和晚餐,72天时间,谢天源瘦了15斤。年三十中午,感受到春晚现场浓浓的节日氛围,谢天源没忍住,要了一小碗白米饭,当做自己的年夜饭。

四川阆中古城24岁辣妈 春晚《亮花鞋》圆舞蹈梦

高强度训练,谢天源的双腿满是淤青

“参加春晚的整个过程确实很辛苦,但整场晚会所有的演员都是如此,大家都希望呈现最好的状态。而我,更希望能展现春节文化之乡阆中的风采。”谢天源说,《亮花鞋》登上春晚舞台,是阆中作为中国春节之乡,向全世界的一次响亮发声。而她作为阆中古城土生土长的人,更要全力以赴。

谢天源告诉记者,春晚结束后,她将直接到机场,16日(正月初一)上午从北京飞往南充高坪机场。丈夫石皓月会从阆中到高坪机场接她回家。

16日凌点57分,回到后台的谢天源告诉记者,真正表演结束后“激动、开心,但还有一丝失落。”她说训练三个多月就是为了最后这一刻,但真的表演后,也成为最后一跳,跳完后大家就要离开,很不舍。

家人:指着电视让儿子认妈妈

15日晚,在四川阆中谢天源家里。丈夫石皓月带着儿子小苞米,正看春晚。不少亲友也赶来,等待谢天源的惊艳亮相。虽然节目单已经公布《亮花鞋》要等到凌晨才表演,但家里人一整天都守着电视机。“关于春晚后台的报道,我们都看了,希望在里面找到她的身影。”

四川阆中古城24岁辣妈 春晚《亮花鞋》圆舞蹈梦

谢天源家人守候春晚看《亮花鞋》

丈夫石皓月告诉记者,妻子参加春晚,对这个小家庭而言也是一种荣耀,全家人都为她骄傲。但视频里看到谢天源满腿淤青,旧伤未好又添新伤时,“还是很心疼”。

16日零点28分,舞蹈《亮花鞋》在春晚主会场亮相。演员很多,妆容扮相都几乎一模一样,石皓月和家人却敏锐捕捉到谢天源的身影。时间太晚,儿子小苞米在奶奶怀里有些犯困。但奶奶一直告诉小苞米“这是妈妈,跳舞的是妈妈。”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谢杰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舞蹈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