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圣懿:张培萌要参加的俯式冰橇 到底有多残酷?

邵圣懿    02-27 14:47

本届冬奥会,俯式冰橇进入了中国观众的视野——一来是因为百米飞人张培萌即将在这个项目完成跨奥挑战,二来是这个向来被欧美人垄断的项目,韩国人在平昌赢得了金牌。

邵圣懿:张培萌要参加的俯式冰橇 到底有多残酷?
邵圣懿:张培萌要参加的俯式冰橇 到底有多残酷?

俯式冰橇,是速度与机甲的结合,是一项极具挑战性和刺激性的项目。因为冰橇形似人体的骨架,所以英文名skeleton直译为“骨架雪车”。俯式冰橇所用的比赛滑道,与雪橇相同,但前者要求选手俯卧在冰橇上,头朝前脚在后。出发时选手须靠人力将冰橇助推向前,完成加速。

冬奥会历史上,欧美选手,尤其是美国通常是这一项目的霸主,而中国运动员则少有涉猎。一来是因为这个项目需要极高的冰橇制造技术,二来这确实是一个对身心挑战极大的项目。

邵圣懿:张培萌要参加的俯式冰橇 到底有多残酷?

这是一项相对较新的奥林匹克运动,自1928年和1948年,在经历了近60年的沉寂之后,俯式冰橇在2002年奥运会重新出现在大众视野中,引起了一场肾上腺素的地震。 “我们的引擎是我们一开始推雪车产生的速度,”加拿大顶尖的雪车运动员戴夫·格里什赛恩(Dave Greszczyszyn)说。这是一种非常别扭的跑步方式,有着“咆哮灰熊”绰号的他补充道,身高6英尺3英寸,必须尽可能快的跑完全程,一只手推着雪车,学车的重量是70磅。为了避免打滑,他穿的鞋子有几百个精致的小钉用于抓地。他说:“说起来挺奇怪的,不过你大腿的上下两端都要用劲。”

在空气动力学上,极快的速度意味着你必须尽可能地将你的身体压缩到冰橇上。因为头盔和肩膀产生大部分的空气阻力,运动员们把头低下来,直到几乎碰到冰,同时将他们的眼睛向上拱起,这样他们就能看到他们要去哪里。“这真的很不舒服,”坦嫩鲍姆说,“试着做超过几秒钟我就坚持不下去了。”与此同时,她也得把肩膀压扁在冰橇上。

与雪车不同,冰橇没有转向装置,它只是一个覆盖着碳纤维的金属框架。要改变方向,运动员就得用膝盖和肩膀移动身体,改变重心,稍微弯曲身体。像蝴蝶效应,在雪车上最小的扰动可以产生显著的影响。

邵圣懿:张培萌要参加的俯式冰橇 到底有多残酷?

有时候我甚至只是用眼睛就可以转向,”如此微小的动作可以微微改变她的姿势,让她转向。“你看向哪里,就会转向到那个方向,”她说。如果她需要转一个大一点的弯,她会用脚趾接触冰面,但通常只在转大弯的时候,因为在直道上你必须尽可能少的转向,因为无论任何轻微的转向都将会减慢冰橇的速度,毕竟你只有一开始有加速度。

驾驶雪车看起来流畅悦目,但这是一场令人不安的考验,你离冰太近了,以至于任何小肿块都能感觉到。

转弯会使雪车变成一只野兽,一个急转弯施加在运动员身上的重力加速度可以达到5个G(宇航员在飞船上承受的重力加速度是3个G)。美国运动员马特·安托万(Matt Antoine)说这个项目对运动员的挑战在于这种G力变化来得极快:在几毫秒内,你的头突然感觉像保龄球一样重,但你得保持它的昂起,远离冰是一种挣扎。但如果你不小心低下了头,脑震荡的风险就大大增加了。同样的,肩伤也是另一个雪车运动员常见的伤病。

在转弯时,雪橇会在离心力的影响下抬头,但是车头抬高会降速,所以运动员会努力保持他的雪橇的低平,以便利用赛道的曲度,走出最完美的线路,等待进入下一个转弯。每条跑道都有一个理论上的完美路线,每一个转弯都有最佳的进出角度,运动员所要做的就是无限接近这个最佳线路。

邵圣懿:张培萌要参加的俯式冰橇 到底有多残酷?

这是一项残酷的运动,冰橇会狠狠折磨你。与重力加速度的战斗会劳损运动员的颈部肌肉,而震动和颠簸会使身体其他部位疼痛。在高速度下做出持续的、瞬间的决定的需要,也会让运动员的心力消耗殆尽。

马特-安托万说:“你每天最多只能跑三次,再多是完全应付不来的。”

2022,中国飞人的俯式冰橇梦想

“选择俯式冰橇不是为了炒作,我就是想把这件事做好。”张培萌说。作为曾经全国纪录的保持者,去年十秒飞人选择结束自己的田径生涯,并从此执起教鞭进入清华大学成为一名教练。但事实上,这个曾经为中国田径创造过无数辉煌的短跑巨星并不甘心就此告别,他换了一条跑道,把对速度的热爱、追求和梦想延续到了冬季项目上。在中国冬奥代表团即将出征平昌冬奥会之际,张培萌也选择了走进冰场,把俯式冰橇带进了自己的生命,走上了一条全新的起跑线。

张培萌最初的选择是雪车,为了压得住雪车,运动员的体重体重必须长到100到110公斤,而张培萌现在体重还不到80公斤。最后教练建议,真正适合他的是俯式冰橇。冰橇很轻,就像滑板在地上推,完全可以发挥出张培萌的速度优势,前边30米起跑阶段就可以利用他的速度优势偷出个零点几秒。

邵圣懿:张培萌要参加的俯式冰橇 到底有多残酷?

可以说,田径运动员在这个项目中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由于比赛开始时的助跑速度非常关键,田径运动员的柔韧性和爆发力比较适合这项运动。据统计,截止到本届冬奥会前,总共有136位运动员完成过夏季和冬季奥运会的跨奥比赛,其中有50人是从夏季项目转练雪车项目的,而且绝大部分人的老本行都是田径。

邵圣懿:张培萌要参加的俯式冰橇 到底有多残酷?

上图的小伙是被称为中国服饰冰橇第一人的耿文强,他原来就是一个立定跳远运动员,“特别喜欢雪橇速度加快时的感觉,能够辨别出风划过耳旁的凄厉,刃接触到冰声音也是这样美妙。”耿文强在谈到自己在赛道上的感觉时如此说道。对于他来说,看到张培萌这样的知名运动员加入雪车项目是非常激动人心的,原来中国雪车运动员的选拔都是从省市体工队二线队伍、青少年体校、大学生运动之中选拔来的。而随着项目影响力的扩大和公众的认知程度提高,雪车设施、教练水平和运动员培训也会更加科学完善。

尽管没有公布2022年的具体目标,但无疑,韩国选手主场夺冠的这一幕对于中国雪橇雪车人是极大的激励。

“韩国队能赢得俯式冰橇金牌,他们能够做到的我们为什么不可以?

田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