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境破局,孕育希望——中国体育代表团平昌冬奥会盘点

辽宁日报    02-27 17:16

2月25日,燃烧了16天的平昌冬奥会圣火慢慢熄灭。在本届冬奥会,中国体育代表团共获得1金、6银、2铜,9枚奖牌。和索契冬奥会相比,中国队金牌数少了两枚,奖牌数持平。考虑到本届冬奥会的一些客观因素,中国体育代表团的这个成绩,完全可以接受。

困境破局,孕育希望——中国体育代表团平昌冬奥会盘点

优势项目面临激烈竞争

毫无疑问,在冬奥会上,短道速滑是中国体育代表团传统优势项目。从2002年的盐湖城到2014年的索契,4届冬奥会,短道速滑队为中国军团贡献了9枚金牌,占到中国体育代表团所有金牌数的3/4。在平昌,虽然中国体育代表团唯一金牌仍然来自短道速滑,但和上届冬奥会相比,本届冬奥会短道速滑队1金2银的成绩逊色不少,尤其是金牌数更是近五届冬奥会最少的一次。

抛开一些场外因素,应该看到,中国短道速滑队在强敌环伺的局面下,面临着巨大的压力。相对来说,女队的问题更突出一些。因为自从王?退役之后,女队始终没能出现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领军人物。平昌冬奥会本来是范可新证明自己的机会,可惜她在女子500米和接力先后出现犯规,导致中国女队最有希望争夺金牌的两个项目连成绩都没有取得,中国队连夺四届冬奥会女子500米金牌的纪录也戛然而止。而在中长距离上,韩国女队风头极盛,频频“外道超车”的画面让人印象深刻。和男队相比,在北京冬奥会周期,中国女队确实得加把劲了。

虽然中国冬季项目呈现出明显的“冰强雪弱”格局,但中国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队始终在世界上有着极强的竞争力。本届冬奥会,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获得2银1铜,虽然成绩不错,但没能收获金牌是最大的遗憾。

事实上,中国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一直拥有集团优势,每次都能拿满参赛名额,至少3人进入决赛。但多年来的问题就是无法把突破口从“面”带到“点”上,往往无法站到最高的领奖台上。空中技巧是一个打分项目,离不开人为因素,正如队员刘忠庆所说:“如果动作完成不相伯仲,那金牌肯定会给外国选手。中国选手只有在难度上高出一块,才有可能拿到金牌。”但现实情况是,虽然张鑫和贾宗洋有被压分的嫌疑,但对手的动作难度确实很高,甚至已经超过了我们。而从世界范围来看,无论男子比赛还是女子比赛,高难度动作层出不穷,意味着空中技巧的难度已经开始进入“2.0时代”,这就给中国队提出了新的命题。

出现新的奖牌增长点

平昌冬奥会,中国体育代表团获得的奖牌中,有3枚最让人惊喜:短道速滑男子500米的金牌、女子单板滑雪U型槽的银牌和男子速度滑冰500米的铜牌。武大靖的金牌不仅是中国体育代表团本届冬奥会唯一金牌,也是中国短道速滑队在冬奥会男子项目拿到的第一枚金牌,这意味着中国短道速滑“阴盛阳衰”的格局发生了改变,中国男队未来或许承担更多的冲金任务。单板U型槽,考虑到美国韩裔天才少女金·克洛伊出众的个人能力,刘佳宇的银牌已经是能取得的最好成绩。她的这枚银牌,必然会带动国内新一轮“单板热”,而高亭宇则实现了中国速滑队的夙愿——冬奥会上男子奖牌零的突破。在业内人士看来,20岁的高亭宇各方面条件都非常出色,前途不可限量。

本届冬奥会中国体育代表团还出现了第一位获得奖牌的“00后”,那就是女子1500米银牌得主李靳宇,这也标志着“00后”正式登上冬奥会舞台,4年后的北京奥运会注定会有更多的“00后”冒尖。没有拿到奖牌的选手,也给观众留下了很多值得铭记的瞬间。花样滑冰男子单人滑,金博洋虽然与奖牌擦肩而过,但第四名已经创造了中国队在该项目的最佳成绩。自由式滑雪U型槽的张可欣冬奥会第一次亮相就顺利杀入决赛,并获得第九名,而且,只有15岁的她已经是世界杯分站赛冠军了。男子钢架雪车,耿文强的冬奥会首秀以第13名结束,北京冬奥会周期,他将携手前短跑名将张培萌,向冬奥会奖牌发起冲击。这些项目,未来都有望成为中国军团在冬奥会上新的奖牌点。

辽宁选手在平昌,惊喜与遗憾并存

平昌冬奥会,共有6名辽宁选手参加,他们是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的徐梦桃、张鑫、贾宗洋、王心迪,以及速度滑冰的谢嘉轩、杨涛。其中,张鑫、贾宗洋分别获得一枚银牌,徐梦桃名列第九、王心迪名列第14。在速滑赛场,杨涛在男子500米和男子1000米分别获得第27名、第26名,谢嘉轩只参加了男子500米,获得第31名。在整个中国体育代表团,辽宁选手这个成绩仅次于吉林和黑龙江。而且6人出战就能斩获两枚奖牌,这个得牌效率不可谓不高。

如果说黑龙江选手占据了中国体育代表团半壁江山的话,在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这个项目唱主角的就是辽宁人。自从徐囡囡在长野冬奥会拿到银牌开始,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就是辽宁的拳头项目,韩晓鹏更是在都灵冬奥会上为中国体育代表团获得了第一枚,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雪上项目金牌。本次参加平昌冬奥会的8名参赛选手中,辽宁选手共有4人,并且在男子和女子项目都获得银牌。女子项目中,老将张鑫在最后一跳几近完美,但是因为难度系数不如白俄罗斯选手,以0.42分之差屈居亚军。同样的情况出现在贾宗洋身上,在巨大的压力下,他在最后一跳的表现几乎无可挑剔,但还是以0.46分的微小差距与金牌失之交臂。如果运气足够好,或许中国体育代表团的首金就不用等到冬奥会接近尾声才到来了。

不过,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这个项目本就充满了偶然性,当选手的表现不相上下的时候,“生杀大权”就掌握在裁判手里。尤其是赛制改革之后,选手想要进入最后的决赛轮,前两跳就一定不能出现失误,这对所有人都会带来很大的心理压力。在女子和男子项目中,中国队最具实力的徐梦桃和齐广璞都是栽在了第二轮上,未能进入最后的决战。在此情况下,张鑫和贾宗洋的表现已经足够出色。而且,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这个项目,运动员在空中做出各种动作,给观众带来美感享受的背后,是长期训练带来的严重伤病。就像在冬奥会女子比赛结束后,徐梦桃在自己的微博里说的那样:“大家不用担心我,我很好,回国先手术把腿里的钉子取出来。”无论成绩如何,他们都配得上掌声。

而对于杨涛和谢嘉轩来说,他们的平昌冬奥会之旅,更多的还是以积累经验为主。从成绩上来看,他们与世界顶级水平还有不小的差距。不过,他们在平昌冬奥会的表现也可圈可点,像杨涛就在男子1000米决赛中滑出了1分10秒10的个人最好成绩。杨涛出生于1997年,谢嘉轩出生于1994年,4年后的北京冬奥会,他们将全力争取突破。

新媒体编辑:张卓

冰上运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