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马元安:那支中国女足已经不可复制!

首席足球文化官    03-09 00:03
专访马元安:那支中国女足已经不可复制!

又是一年的妇女节,也叫女王节,也叫女生节,也叫丽人节……然而放在足球界,我更愿意叫它“玫瑰节”。

铿锵玫瑰,那是一代人关于中国足球的美好回忆。前不久,本官有幸专访了前国家女足主教练马元安。提起当年的那支中国女足,老爷子开口第一句话就是:那段历史已经翻篇了,时代不同了。

专访马元安:那支中国女足已经不可复制!

从未被正式任命为中国女足主教练

我本来不是当教练的材料,当时纯属形势逼人。当时不干不行。为了生存,我接了这个活,结果馅饼从天上掉下来砸我脑袋上了。

93年冬天,各地方的女足一线队都在昆明训练。当时足协领导找我,说国家队一年没有集中了,现在想搞一个集训队。“集训队,不是国家队,你可听明白了。”这是当时领导的原话。“成立一个教练组,你是教练组组长。不是主教练啊!”领导还特别强调,然后就让我回去准备准备。

当时队员们都集中在海埂,但都是跟着自己的球队训练,只有周六周日抽调一批人集中到一起,分一块场地给我们训练。队员来了之后,北京的穿着北京的队服,上海的穿着上海的队服,河南的穿着河南的队服,上午训练完,她们中午回到各自的队里吃饭,下午约好时间再来。

我们一个礼拜就集中练两天,一共练了四个礼拜,然后打了一个邀请赛。参赛的有日本、韩国、朝鲜,我们集训的36个队员分成了各个队。当时比赛打完也就完了,之后这支队伍就没有任何消息了。

结果突然有一天,足协副主席孙宝荣打电话给我:“老马,过来一趟。”我就去了中国足协。“老马,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有女足了啊,你写一个计划,在哪儿集中,多少天,经费预算,”我想领导让我写我就写吧。写完交上去,很快足协就根据名单给各队下了通知,然后我们在上海集中训练。

后来大运会在加拿大汉密尔顿举行,当时我们赢了美国国家队。比赛一打完代表团都来探望,领导们也都来了。后来报纸上也都登了我们获胜的消息,说中国女足怎么怎么样,主教练马元安怎么怎么样。就这样,女足集训队就变成女足国家队了。从来没有领导跟我说过,也没有正式任命过。因为媒体这么一叫,大家都默认了,我就这样自动转正成国家女足主教练了。

专访马元安:那支中国女足已经不可复制!

感谢有贵人相助

我能有当年那点成绩,有贵人相助,有运气,又赶上一批好队员,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当然也有我个人的努力。

说到贵人,最重要的一个贵人就是陈成达,当时他是亚足联第一副主席,国际足联技术委员会委员。他跟我们讲了世界足球的发展趋势是什么样的。这些不是他总结的,而是国际足联经过多年研究得出来的。世界足球的发展趋势我1995年就知道,后来我根据这些规律去执教,确实取得了成绩。

当年国际足联出过一本很厚的册子,就是讲世界足球的发展规律和趋势。上面讲足球比赛应该是三条线,后卫、前卫、前锋,但评价中国队的阵型是五条线,看完我自己都乐了,确实是五条线。我根据人家讲的这些,对阵型做了改进,后来在比赛中取得的效果确实很好。

专访马元安:那支中国女足已经不可复制!

艰苦环境下成就了铿锵玫瑰

当然,最幸运的还是我有一批好队员。这批队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而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吃苦,那一代女足真的已经不可复制了。

说了你可能都不相信。94年,我们去美国打一个比赛,当时队伍没有套服。广东七星医药厂赞助中国女足有20多年了。结果跟人家厂领导一说,人家从广东买了20几套,用大旅行包装着,坐着卧铺送到了北京。穿着七星药厂给我们的套服,我们上了飞机。

95年参加世界杯,我们连比赛服都没有。当时球队的守门员教练还管后勤,我让他去广东去找几套比赛服来。到了那边跟人家一说,我们要打世界杯,希望能给我们一点帮助。人家还是很热情,说没问题。从手提包、套服、比赛服,全给我们赞助。但是尺码上都有些不太合身,尤其是小个队员,穿着都大。不管怎么说,总算是都有了。

95年世界杯前我们在秦皇岛集训,我们连矿泉水都没有。当时对所谓的科学训练也掌握的不好,我们训练都不带水。队医每天早上起来熬两大锅绿豆汤,一斤白糖往两个锅里一放,又甜又去火。不拿到足球场,就放在宿舍里。训练结束之后,不管多累,队员都冲刺往回跑,就为了抢一口绿豆汤喝。

现在科学的了理念是,运动员不能感觉到渴了以后才补水,一边训练一边就得补水。当人体的含水量下降某个百分比之后,你的运动技能明显就会下降一大块。我们当年没水也照样训练。那时候在这方面知识匮乏,没水怎么办?没水比毅力啊!看谁能坚持。

专访马元安:那支中国女足已经不可复制!

大赛之前队员都是奶奶,我是孙子

我跟那批队员的关系一直都很好,该鼓励的时候就要鼓励,有时候尤其是女孩,你拉他一把,那个坎儿可能就过去了。当然,该批评的得批评。女孩尤其喜欢攀比,她休息,那我也休息。所以管好老队员是非常重要的,一定要推着她们往前走。

我跟队员也有矛盾,也会发火,当初也有极个别不服管的队员,我的态度是:别觉得你怎么样,不想踢就滚蛋。但是到了比赛之前,队员们都是奶奶,我就是孙子。赛前教练不照顾好球员的情绪,对比赛的影响会非常大,所以一定要把对内的关系搞好。

专访马元安:那支中国女足已经不可复制!

那支中国女足已经不可复制

中国女足是一个战斗集体,那时候没想过拿多少奖金,就一心想着为国争光,真的!当年打亚洲杯拿了冠军,一分钱奖金都没有。当年七星药厂要给10万。我说别给我们钱,给完了我们还得上交足协,队员们这么辛苦,真心疼她们,每人给一个信封吧。当然,这都是当年的故事了。后来足协好像还是给了80万奖金,当然,跟现在已经没法比了。

那时候队里的伙食条件也很有限。我们队医和上海运动学校的一个厨子——30来岁没对象——一块出去买菜,买回来一块做,真的很辛苦啊。但是这么买来做比在饭店吃可就便宜多了。队员想吃什么提前跟队医说,然后晚上就给做。吃完饭擦桌子、扫地、洗完全都是队员的活儿。那时候队里没有洗衣机,脏队服都是大家轮班洗,今天你洗,明天她洗。那时候虽然又苦又累,但是大家干得都挺高兴的。尤其是比赛打出成绩的时候,很有成就感。

现在的队员跟当年没法比了。现在的队员20出头大多都不想干了,一心想着嫁个好老公。当初队里谈恋爱的也有,但没有像现在的孩子这么积极。当年的队员踢球是最大的乐趣,一到训练场上就高兴。现在的孩子一到训练场上就没精打采的。那时候队里连电视都没有,不像现在又手机又电脑,诱惑太多,像我这个岁数都会玩iPad了——这是女儿给买的,不管是孩子还是大人都沉不下心来了。所以说当年的中国女足也算是时代的产物,已经不可能复制了。

专访马元安:那支中国女足已经不可复制!

刚进入成熟期就下课了

大运会之后我们又打亚洲杯,94年打亚运会,95年打世界杯,就这样,我们一路过来还算顺利。作为教练员来讲,我知道自己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96年奥运会之前,我觉得自己才刚刚入门。

96年我51岁,真的是觉得自己刚刚入门,那时候才刚刚能从训练和比赛中看出一点东西来。比如我们要跟美国打,美国每个球员的特点都在我脑子里,她们的不足之处,我心里也明白。对于我自己的队伍我就更清楚了。我们的优势在哪儿,劣势在哪儿,劣势要通过什么方法解决,这些我都能掌握,训练的时候有的放矢。不像当时有些教练,本来集中的时间就有限,今天练这个,明天练那个,一年之后队伍还是原来的水平。

其实关键在于你要发现队伍的短板是什么,短板一解决,队伍的水平一下子就能上来一大块。就算把世界上所有最先进的训练方法都拿来,练一年你队伍的水平可能还是那样。什么是最好的训练方法?就是最适合你的!巴萨的训练方法好,你要拿来练?那跟你都没关系。有些教练整天学世界最先进的,却忘了自己的队伍是什么样子。练一年之后又发现所谓的好方法,然后又去练别的。好多东西不坚持,一天到晚玩新鲜。很多教练都很浮躁,没有踏踏实实把最基本的东西做好。

通过那几年的实践,到了2000之后,我觉得自己作为一个主教练,开始慢慢趋于成熟了。结果刚刚有点成熟,在2002年底我就下课了。当时下课的时候我很坦然,因为早下晚下都得下。一下课反而解脱了,没那么多压力和烦恼,我就自己过自己的日子。

专访马元安:那支中国女足已经不可复制!

采访的最后,马老还是感叹了一句:时代不同了,再有一批像那样的队员,不太可能了。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