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5年,育碧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个品牌叫《细胞分裂》

游研社    03-09 01:31

大噶好!其实我是一个穿越者。在我所生活的2030年,已经根本没有所谓“潜入谍报动作”这种游戏类型了,所以我决定来这里试试运气!

当我们面对这样的穿越者的时候,可以直接了当的告诉他“上时光机出门左转不送”。

随着Konami基本放弃3A游戏开发,小岛秀夫告别《潜龙谍影》系列,另一位潜入大师——山姆·菲舍尔也早已淡出了我们的视线。

过了5年,育碧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个品牌叫《细胞分裂》

《细胞分裂》的上一部作品要追溯到五年前的《黑名单》

然而,前段时间,瑞典Xbox Live大使Markus Sjland在社交媒体上爆出猛料——《细胞分裂7》已经在开发中。

过了5年,育碧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个品牌叫《细胞分裂》

Kept you wating,huh?——这话怎么听起来有几分耳熟呀?

这则传闻,也很快得到了Ubisoft首席执行官Yves Guillemot的确认:

是的,我们没有忘记菲舍尔!

这意味着在今年的E3大展上,我们我们有可能看到《细胞分裂》的新作。

然而,潜入游戏的地位毕竟已经边缘化。《细胞分裂》系列的风格又偏向写实,没有太多的演出效果。因此菲舍尔的形象对于很多人来讲,也仅限于一个戴着三眼夜视镜,用八字步在黑暗中摸索前进的小老头了……

过了5年,育碧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个品牌叫《细胞分裂》

所以,我们就很有回忆一番的必要了。

无法无天菲舍尔

在特工题材影视作品中,情报机关在开展活动的时候,也要经过一系列的授权,遵守程序正义的法则,并且承担相应的政治风险。

同样身为秘密特工的菲舍尔,似乎根本不受任何来自体制的制约。为了达成目标,他可以采用拷打、绑架、暗杀等等选项,其目标可以是包括本国公民在内的任何人,可以在美国本土实施行动,甚至可以针对国内机构进行秘密调查……

过了5年,育碧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个品牌叫《细胞分裂》

在游戏初代中,大叔就逛了趟CIA

菲舍尔之所以可以这样“无法无天”,缘于他被赋予的超级权限——“第五自由”。

1941年,罗斯福总统发表了著名的“四大自由”演讲,即“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贫困及免于恐惧的自由”,它被视为美国精神的核心价值。而《细胞分裂》系列杜撰出来的所谓的“第五自由”,则是“为了保证四大自由而采取一切必要手段的自由”。

用大白话讲,就是“为了美国的长治久安而任意耍流氓”的特权。

过了5年,育碧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个品牌叫《细胞分裂》

利用国家安全局“梯队”电讯监听项目作为掩护的“第三梯队”,其性质就跟清代御用杀手组织“血滴子”差不多

正是因为“第五自由”已经违反了一切的法律,所以“第三梯队”这个非法组织的存在自然被官方否认。至于菲舍尔这样的特工,也是没有身份的人。

过了5年,育碧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个品牌叫《细胞分裂》

所以当“第三梯队”被新任女总统下令关闭之后,没有身份的菲舍尔只能被迫逃亡了——图为《断罪》的早期人设

职业喷子菲舍尔

早在冷战时代,菲舍尔就在东德以外交官身份从事情报工作。之后他当过“海豹”,参加过1990年的海湾战争,具备顶尖的情报和军事素质。

过了5年,育碧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个品牌叫《细胞分裂》

CIA军事级别的黑色行动都是由特战司令部负责,不会动用自己间谍学校训练出来的特工来作死,像菲舍尔这种007和兰博的结合体,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

不过在行动中和敌人作“面对面”交流时候,菲舍尔极少使用强硬的口吻,反而先用简短的话语奚落一番。其职业喷神的属性,有时比贴在敌人颈部大动脉旁的匕首更加致命:

锁喉挟持状态

过了5年,育碧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个品牌叫《细胞分裂》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你错误的遇到了我。”

“一个人不觉得无聊吗?”

“让我来看看你到底有什么用处。”

“别动,也不要呼吸……算了,后面那句当我没说过吧。”

“在电影里面,你的同伴一般都会把瞄准我脑袋的子弹射向你,现在让我们来验证一下。”

肉搏偷袭

过了5年,育碧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个品牌叫《细胞分裂》

“很抱歉让你毁容了。”

“希望你有牙医。”

“我似乎听到了你在牙科诊所的惨叫。”

“你以后泡妞再也不能靠脸吃饭了。”

“现在就连你妈吗也认不出来了。”

“带我向那块墙问声好。”

……

不仅仅是那些可怜的敌人,就连“第三梯队”的内勤人员,也不得不在菲舍尔干活的时候忍受他的毒舌。

在游戏初代的开头,也许是菲舍尔来的时候还不长,他对同事们还算保持了应有的尊重。然而大叔很快就对那些自千里之外的的唠叨感到不快。比如在收到行动建议之后,他常常用“多谢了”来表示“烦死你老子我了”的意思。

在大家心都悬到嗓子眼的关头,菲舍尔也不忘给同事们增加紧张情绪。三代在巴拿马银行中拿到了任务磁碟,他突然以把东西弄坏作为要挟,要求领导给自己加薪。

有时,菲舍尔甚至会打破“第四面墙”,跟屏幕外的玩家吐槽起自己的遭遇:

过了5年,育碧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个品牌叫《细胞分裂》

“这些家伙似乎从来不向上看。”(发动高空偷袭)

“我有时会觉得他们只是装作看不见我?”(隐藏在黑暗中)

此时的我们,真想进入虚拟世界将大叔暴打一通,虽然知道打肯定是打不过的。

过了5年,育碧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个品牌叫《细胞分裂》

“老大吩咐我把你干掉!嘘,跟你开个玩笑”,大叔的奚落对象有时甚至包括了可怜的人质——前提是对方还活着

胆相照菲舍尔

虽然菲舍尔对待敌人完全可以用“心狠手辣”来形容,“第五自由”又赋予了他无所不用其极的特权,但这并不代表大叔是一个没有道德底线的人。他经常冒着生命危险,践行自己所认同的核心价值观。

在系列第三作《混沌理论》开头的悬崖岩洞中,菲舍尔发现人质早已丧命于严刑拷打。兰博特要求菲舍尔立刻离开这个已经丧失情报价值的电子工程师,而大叔则执意将其解开绳索——“他死了并不表示他应该向一块冻肉一样挂在那里,只要30秒时间就可以让这个人保留最后一点的尊严”。

同样在该作的中期流程,菲舍尔受命摧毁落入一架美军电子战飞机的残骸,免于技术机密落入敌手。在到达现场之后,他先拉出了残骸中的飞行员遗体,然后再实施爆破。看到这种附加动作,兰伯特直接发飙道“这样做不会给你带来荣誉勋章!”,对此大叔的回答却是“一块破铁片儿既不能让牺牲的飞行员复活,也不会让我晚上睡得更加安稳。”

或许,菲舍尔经常吐槽组员,只是因为自己没有把他们当外人。在第四作《双重间谍》中,为了获取恐怖分子的信任,身为卧底的菲舍尔不得不执行针对老东家的破坏任务,包括伤害那些熟悉的同事。在离开他们的视野之后,大叔表现出了少有的愤怒和身不由己的悲怆。

过了5年,育碧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个品牌叫《细胞分裂》

在《细胞分裂:双重间谍》大结局中,良师益友兰伯特被恐怖分子绑架到了巢穴中,作为行刑者的菲舍尔不得不做出一个两难的选择

“对同志如春天般温暖,对敌人如冬天般寒冷”,大叔也是这样一个简单而纯粹的好人。

低调大师菲舍尔

和MGS相比,《细胞分裂》既没有跌宕起伏的宏大叙事,也没有舞台剧式的演出效果。然而,大叔依然可以靠“低调”二字吸粉无数。

菲舍尔的低调,很大程度上是由自己的身体状态决定的。出生于1957年的他,在《细胞分裂》的故事线中早已进入了知名之年。虽然他的爆发力依然出色,但耐力已经大不如前,所以当大叔在爬梯子、搬尸体的过程中会不自觉的“哼吱哼吱”起来。

关于自己年事已高的事实,他并不否认,也时常拿这个来自黑。

大叔的低调,也是由任务性质决定的。他不仅要完成目标,而且还要避免留下可能导致“第三梯队”曝光的蛛丝马迹。

过了5年,育碧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个品牌叫《细胞分裂》

在很多任务中,就连被平民目击也会直接判定为任务失败

黑暗和寂静,构成了菲舍尔的两大杀手锏。为了更好的隐藏自己,他更喜欢穿特制的黑色紧身衣,而不是战术背心或者特勤夹克来执行任务。在《双重间谍》的卧底生涯中,无法使用过去那套行头的大叔,也不止一次的吐槽过纤维质地的衣服在摩擦时发出的声音会让自己丧命。

菲舍尔打的那套王八拳,其实是以色列特种部队发明的搏斗术Krav Maga。虽然招式算不上华丽,但却可以在最短时间内让敌人丧失战斗能力。

过了5年,育碧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个品牌叫《细胞分裂》

在系列第四作《断罪》中,走上反叛之路的大叔终于不再低调,用起了狂拽酷炫的C.A.R.枪斗术

和特种作战强调的团队配合截然不同的是,菲舍尔更喜欢独来独往。这并不是因为大叔喜欢贪功,而是他相信第三梯队的任务性质,决定了参与者越多,出岔子的可能性就会越大。

在《双重间谍》的第一个任务中,组织上强塞了一个名叫“约翰”的特工给他打下手,结果却验证了菲舍尔的判断——约翰很快领到了便当,引起的警报差一点让大叔也死于非命。

菲舍尔的低调,让我们相信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真实可信的特工。真实到即便在好莱坞动作大片的剧情套路中,他也当不了以一己之力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

过了5年,育碧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个品牌叫《细胞分裂》

在二代《明日潘多拉》的结尾,发现炭疽炸弹,但却不知道怎么拆除的菲舍尔选择了——报警

结语

菲舍尔的回归,已成既定事实。然而,面对早已物是人非的游戏业,我们对大叔的重装上阵也感到了一丝担忧。今天的育碧已经基本放弃了单线的3A游戏,《细胞分裂》新作可能也会变成一个育碧沙盒式的游戏?

但愿这样的担忧是多余的,只要此番从大明湖畔回归的菲舍尔依然是我们熟悉的模样,那么这样的游戏就值得期待。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