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我这么努力,就是不想被你们定义”

凤凰网    03-09 03:18

在忙碌着一整天办理签证等事宜后,Pororo要马上从上海返回到合肥,“我还有孩子要看着。”

这是一个兼顾家庭与电竞的故事,作为一名女子电竞选手,Pororo不仅要刻苦训练来保持竞技水平,还要对抗着电竞圈里的各种歧视与对女性的“物化”。

尽管多年的磨砺已经让Pororo看淡了这些歧视,但一些“物化”女性的观念依旧存在,似乎这个圈子并不需要女性选手的存在。

她说:“我这么努力,就是不想被你们定义”

游戏面前,男女平等

尽管在游戏上是没有性别之分,现在有大量的女玩家涌入,但是由于先天上的一些劣势、再加上很多男玩家炫耀人性需求,“带妹上分”现象非常普遍。慢慢的女玩家开始被打上了操作差、只会摆花瓶、抱大腿等等标签。

但总有一些女性玩家,在坚持着自己的电竞梦想,并不想被任何人物化或者定义。为了提升自己的竞技水平,Pororo在直播的时候反复地练习扔道具。据说,只有真正想提升《CS:GO》水平的玩家才会反反复复地来练习。

根据《2017女性、职业与幸福感:数字时代女性职场影响力报告》显示,61.82%的女性受访者和57.46%的男性受访者认为家庭和事业同等重要。略多男性受访者(33.95%)较女性受访者(30.67%)认为家庭比事业更重要。

所以说,原本就是《CS》职业选手的Pororo在兼顾家庭与电竞,完全是在顺应一种历史潮流。

甚至,她和几名志同道合的女玩家组建了Etab这支女子《CS:GO》战队。与大多数的女子电竞战队不同,这支女子《CS:GO》战队的年龄在25-35岁之间,是一支明显“超龄”的战队。

所以说,去迎合部分男性玩家那种炫耀人性、物化女性的需求,在Etab战队上是不可能出现,“我们这个年龄,可能很多男选手都已经过了巅峰期,是依靠着实力拿到现在的成绩。” Pororo说道。

由于战队中的成员各自都有自己的生活,有的队员要工作,也有像Pororo这样要照顾家庭的,所以她们都是在晚上的时间来进行训练,希望能够拿出一些像样的成绩。

她说:“我这么努力,就是不想被你们定义”

不过对于女子电竞选手来说,很多人都被直接与作秀画上等号。尽管一些女性职业选手在技战水平和训练时长方面都不输男性选手,但相较于男性选手而言女选手的机会和收入都相对较少。“女子比赛本身就很少,所以我们都异常珍惜训练和比赛的时间。” Pororo坦言,Etab战队是自发组织的线上队,没有赞助和工资,都是一边直播一边训练,“严格意义上说,我们并不属于职业战队。”

终于在今年的WESG的女子《CS:GO》决赛上,Etab在第二张地图上半场大比分落后的情况下,最终顶住压力拿下她们梦寐以求的冠军奖杯。

“我是在做游戏教学。”

相比于在赛场上拼杀的女选手,游戏陪玩的“被物化”状况更加明显,一搜索女性游戏陪玩,往往都是各种相对“大尺度”的标题与图片,甚至还存在某些“性暗示”。

她说:“我这么努力,就是不想被你们定义”

也有一些陪玩的妹子表示,“陪玩”们的素质不一样,“老板”们的素质也不一样,有曾经被要求提供“特殊服务”,这个行业也对女性存在一些偏见。

对于《绝地求生》这款游戏来说,游戏中陪玩女玩家的定位一般是仓库、侦察、活跃气氛减压者,而选择这种陪玩女玩家的,往往是想找个能苟、医疗兵、听指挥、不冷场的萌音女队友,对于技术要求并没有严苛的要求。所以,“美女陪玩”的比例是要高于“大神陪玩”。

不过在这种环境下,依旧存在着“大神陪玩”的女玩家。

Yam1直言自己在游戏中是“既当爹,又当妈”,要保证客户赢下比赛的同时,还要在游戏进程中潜移默化地把一些基本的游戏理解灌输给他们,走位、找点打人这些基本操作都要一点一点教给客户。“客户想要练什么样的位置,练什么样的枪,我们就要想办法给他制造输出环境,从而达到基本的训练目的。”

在Yam1看来,专业的游戏陪玩的前身应该是游戏教学,那个时候就是玩家自己看攻略来研究套路,到了后来就是看直播来提升游戏技能。在以上都无法满足玩家提升游戏技能的渴望后,便催生了“游戏陪玩”这项“让大神一对一实战教学”的业务。

“当那些在我这里练上一段时间后,可以和朋友开黑的时候来carry了,那个时候我是特别有成就感。” Yam1说,陪玩有点类似于健身房里的私教,不请私教同样可以自己练,但如果请了私教可能整个健身的过程会更科学有效。

女子力何在?

Yam1和几个吃鸡大神组建了一个团队来组团接单,“我们的团队在技术上是比较一致的,其次三观也差不多一样,可以说是志同道和的朋友。”

这是因为Yam1敏锐地发现到,自己一个人难以成事,而客户对于陪玩的需求过高,经常让她顾此失彼,“找到技术水平相当的人组成团队,这样可以尽量照顾到每个客户。”

“当然,这个团队里有很多男性。” Yam1表示,大家都是以竞技水平和各自的技能来论高下,并不会女性的标签而受到歧视。“早年打《CS》的时候,就是自己拿着一把手枪在网吧里各种carry,一些不服气的男性玩家还以为我开了外挂,直到正面对决一番才彻底认输。”

类似的这种经历,Pororo也曾遇到,尽管早年在网吧里大杀四方,但总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出现,那就只能用实力在证明自己。“现在倒不是很在意这些,反正专心打好自己就行了。”

因此,Yam1认为自己在职业陪玩上可以取得目前的成绩,并不是因为自己的性别优势,而是自己的竞技水平和此前的一些阅历经历所致。在成为全职陪玩之前,Yam1是学校里的老师,常年做学生工作的她积攒了较强的沟通能力,“我会负责他们的论文答辩,以及他们毕业后回访。”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