糜昊伦天坑却不是最该背锅之人,权健6球惨案最大黑手居然是他!

阿健球评    03-09 11:49

客场被全北现代打了个6:3,权健品尝了亚冠赛场苦涩的失败滋味……

能在客场进3个球,权健的进攻还是可以的,问题出在防守端。全北现代几乎用同样的招数,源源不断的边路传中,活活打爆权健的防线。边路被爆,究竟是谁的锅?是左路天坑糜昊伦?是王永珀的协防?是刘奕鸣的第一点控制?

糜昊伦天坑却不是最该背锅之人,权健6球惨案最大黑手居然是他!

进攻时361,防守时451,保罗索萨依然在坚持着自己的战术变革。在联赛中,天津权健在弱旅河南建业身上,尝到了这种三后卫切换的甜头。然而就是在上一篇的打河南的阿健球评中,笔者就曾经预言:三后卫切换的权健,打弱队进球更多,打强队失球会更多,刘奕鸣会更多的背锅!并且对客战全北的态势,做出了预测:

全北现代这样的日韩强队,不会是河南建业那样低级的防守强度。尤其是韩国这种习惯打352的流派,对边路攻防的利用和理解,是习惯了四后卫的中国球员所望尘莫及的。权健的361,有极大的可能在高强对抗中被压扁成541,糜昊伦和郑达伦都会被压回本方防线。尤其是糜昊伦一侧,将面临比对日本球队更大的身体对抗强度。——可惜,笔者对边路攻防的预警和忧虑,在这场比赛中成为了无情的现实。

糜昊伦天坑却不是最该背锅之人,权健6球惨案最大黑手居然是他!

疑问手1——王永珀为何打从未打过的左前卫?

保罗索萨应该是有所警觉的,他安排防守更强的赵旭日和维特塞尔搭档双后腰。然而最大的疑问手是让王永珀打左前卫,孙可打右前卫,帕托居中。王永珀到权健以来,大部分时候是打中路的组织后腰,少部分时候打过右前卫,从来没有打过左前卫。擅长右脚传球的王永珀,在左前卫上如何发挥他的右脚传球特长?更何况攻强守弱王永珀,如何去协助左路天坑糜昊伦的防守弱点呢?

疑问手2——为何不让防守更强的孙可打左边,协助糜昊伦?

这个疑问手是上一个问题的解决之道。孙可在权健以来,主打的位置就是左前卫。防守更强的孙可,比王永珀更熟悉左路,也更熟悉糜昊伦。权健所失的第一球,就是王永珀的失位,在韩国人45度传中的时候,王永珀习惯性地去到了中路。王永珀和孙可的错位,是导致权健边路被爆的最大疑问手!

糜昊伦天坑却不是最该背锅之人,权健6球惨案最大黑手居然是他!

疑问手3——保罗索萨为何用不好帕托?

全北本场的433打法,侵略性极强,他们往往后场只留两名中卫,两个边后卫频频高位压上助攻。本来这种态势,是极为适合帕托这种反击型边锋发挥特长的,因为韩国人的阵型为反击留下了广阔的空间。然而本场的帕托,却频频陷入韩国人的包围绞杀,其犀利的拿球摆脱无从发挥。笔者在打柏太阳神的文章中,就曾经质疑将帕托放在中前卫的部署。帕托这样的边锋,其体能都要用在刀刃上,而中路宽广空间的防守责任,将帕托的体能大量消耗在覆盖和防守上。如果帕托像上赛季一样,固定在左边路,那么他的回防任务将大大减轻。而且帕托在边路的存在,全北的右后卫绝对不敢像本场一样肆无忌惮地压上。在反击中,也不容易陷入中路的多人包夹。

疑问手4——明知左路天坑,为何还让糜昊伦频频压上?

开赛10分钟,糜昊伦就频频出现在对方半场。很显然,这是主教练的战术布置,是保罗索萨三后卫思想的执行。我的天啊,本来就最薄弱的软肋,还要用左手去出拳,这不让人把左路打爆才怪了!更何况左路协防的还是攻强守弱的王永珀!

笔者在上一篇打柏太阳神的球评中,起的题目是《保罗索萨自杀未遂,1分是奖章也是警钟》,本场比赛,保罗索萨终于自杀成功了。明知自己边路薄弱,还不收缩防守空间,掩盖自己的软肋;明知韩国球队擅长边路攻防,尤其是边路传中质量极高,还不强调防御对方的传中线路。明知自己在亚冠实力偏弱,客场作战还主打对攻。上一次客战柏太阳神的狼狈,却依然不吸取教训,主教练的好高骛远难辞其咎!

糜昊伦天坑却不是最该背锅之人,权健6球惨案最大黑手居然是他!

有人说权健是亚冠新生,就只有这个实力,有人说国产球员和韩国球员有档次上的差距。然而上赛季中超第三,失球最少的天津权健,是如何在4外援首发的亚冠赛场,酿出了一场丢6个球的惨案?这绝不是天津权健真实战力的体现。

进攻是葡萄牙人的足球哲学和生命,这也是为什么在斯科拉里掌印之前,葡萄牙队虽然天赋异禀,却始终走不远的根本原因,因为葡萄牙人解决不了他们的防守问题。

韩国人的边路传中很难防守吗?如果你仔细琢磨意大利人的防守原则,面对韩国人这种以边路传中为主要发起的打法,意大利主教练一定会强调边后卫站位原则,是防底线,防传中,将对方的边路球员往中路赶。因为全北的边锋内切射门能力并不强,更何况那里还有维特塞尔和赵旭日等着他们。权健的优势是中轴线,那么就该扬长避短,将防守主战场设在中路,将对方的边路球员赶到中路后腰陷阱。宁可双方密集中路肉搏,也不能让对方轻易杀到底线,轻易在45度无压迫传中。上赛季的天津权健,不就是这样解决边路防守问题的吗?两个边后卫能力有限,便龟缩后场,轻易不压上。虽然自己传中很少,但对方的传中也不多。

当你让对方轻易传中,中路无论站多少人,都是防不住的,更何况对方还有一个196的高中锋!防守是一门扬长避短的艺术,是一种权衡利弊的取舍,是一种强调细节的蝴蝶效应。当你的能力处于弱势,那么你首先要控制对方威胁最大的手段。与大量传中相比,边后卫站外线,放内线,将韩国边路赶向中路,是权健绝对可以承受的防守策略。

很遗憾,在解决天津权健的防守问题上,保罗索萨被他的前任卡纳瓦罗所完败!

那么,在亚冠赛场,天津权健该如何解决自己的攻守平衡问题?统一思想,实施坚定的防反战术,保障防守是生存的前提。在此基础之上,中场中路是维特塞尔、赵旭日、王永珀三人,两名纯正后腰在场,才能保障足够的覆盖和协防,王永珀根据场上形势压上或拖后调度。同时,效仿上港于海的调整,撤下迷糊伦,将孙可改造为左后卫,让帕托打左边锋。

孙可在边路的攻防全面性,不亚于于海,改打边后卫,防守肯定比糜昊伦稳定。帕托的特点,其实不适合打前腰,他的体能要用在刀刃上。中路宽广的覆盖,实际上消耗了帕托大量的体能,而帕托并不以体能和覆盖见长。回到左路边锋位置后,对手忌惮于帕托的威力,边后卫自然是不敢压上的,这就化解了权健左边路的防守压力。

这是上一场打柏太阳神之后,笔者给出的解决药方。现在看来,不单单是某个人某个位置的问题,首要的问题是,在亚冠赛场,权健要不要专心打防反的问题。很显然,这个问题,权健俱乐部和保罗索萨不去统一思想,后续对日韩球队的比赛,还会面临着惨案的危机!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