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主NBA管理层!近1/4球队副总为女性 她们非花瓶

体育界    03-09 12:12

  三八妇女节到来,妇女节是各国妇女争取和平、平等、发展的节日,也是庆祝各国妇女在经济、政治和社会等领域作出的贡献和取得的成就的节日。随着时代的发展,女性的社会地位已经有了明显的提升,在过去的2016-17赛季中,女性任职球队专业管理岗位的比例进一步攀升,增至40.1%。虽然以男性为主导的NBA中,女性想要有所成就,仍需要突破层层难关,奋斗的过程难免充满艰辛,但她们每迈出一小步,都是NBA向前迈出的一大步。

  ▌不是花瓶:篮球女孩变主播

  美国《时代周刊》报道,随着时代的进步以及相关法规的完善,公开歧视女性的行为在减少,但隐蔽的歧视依旧在职场大范围的存在。《世界企业家》指出美丽的职场女性,职业能力常常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当她们事业有成时,人们总是将成功归功于她们的美貌,她们的工作业绩在人们眼中会因为漂亮的外表而大打折扣。因此,职场美女想要获得成功,会因为美丽付出更多的代价。

  蕾切尔-德米塔,NBA2K TV的主持人,还是一位NBA记者,曾对库里杜兰特奥尼尔安东尼哈登等联盟巨星进行过专访。不过网络上,很少有人真正关心德米塔的节目内容或者她与球星对话都说了什么,而是更关注她靓丽的外貌以及绯闻。

  美国著名八卦媒体TerezOwens爆料称德米塔搭上了杜兰特,两人多次约会被发现,德米塔还在杜兰特的生日派对上为KD送上飞吻。一时间,美国媒体提到德米塔的时候,会加上“杜兰特新女友”这样的称谓,这令德米塔不得不亲自澄清。“杜兰特不是我的男朋友,”德米塔在Instagram上回答网友提问。

  德米塔能够成为一名与NBA相关的著名主持人和记者,容貌确实有加分的作用,但她真的并非只靠颜值。德米塔学生时代打过八年篮球联赛,曾获得全美麦当劳精英赛提名,获得了NCAA一级联盟全额篮球奖学金。“我是打球长大的,我一直是一名球员,”德米塔说,“我热爱比赛。”

  德米塔是篮球女孩,而她在大学主修新闻学和表演艺术并获得学位,内外兼修又懂球,这是德米塔能够成为每周吸引百万观众热门篮球节目主持人的根本原因,美貌只是条件之一而不是全部。

入主NBA管理层!近1/4球队副总为女性 她们非花瓶

  专业和严谨,这是德米塔一直追求的。在2014年的时候,媒体曝出尼克斯的安东尼与小哈达威在更衣室冲突的消息,当时一些记者将这件事描绘成两名球员互殴,是一场彻底撕破脸的战斗,而采访过安东尼,对于尼克斯很了解,并且性格耿直的德米塔在推特对于这种报道进行了批评,称其完全是小题大做。

  “有些时候,队友之间发生一些争吵,有一些分歧,是能够帮助球队返回正轨的,”德米塔写道,“媒体对于这件事的报道无疑是太夸张了,背离了事实。我曾经和队友打过架,但两周之后我们在一起拿到了AAU(美国业余体育联合会)的比赛冠军,那位队友现在还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那次冲突让我们交换了意见,更加团结一心了。这种事在球队内部是可以妥善解决的,但媒体却添油加醋地曝光了出来。”

  在德米塔看来,女性想要在与职业体育相关的行业取得成功,最重要的是坚持自我。“在你成长过程中,大多数老师会告诉你,你要去适应生活,”德米塔说,“但我的看法是,你要坚持自己心中的想法并努力到底。只有你够真诚,球迷们才会真正喜欢你的节目。我的建议就是尊重自我,做你最有热情的工作,不要让别人告诉你应该做什么。”

  ▌打破天花板:女篮巨头执教NBA

  美国劳工统计局曾进行过调查,在几百种工作中,女性只在两个行业比男性工资高。平均计算,全职女性的工资水平,是男性同事的77%。当然,这个数字与以前相比已经有了大幅度提升。1979年的时候,女性的平均工资只是同等职位的男性的62%。

  进步是显而易见的,但针对女性根深蒂固的能力歧视仍是存在的,在某些行业中,男女同工不同酬的现象依旧严重。在美国,个人理财顾问,女性的薪酬只有男性的61.3%。医生领域,女医生的薪资是男医生的62%。在证券和金融类方面,女性员工的工资是男性员工的65%。

  具体到体育行业,美国四大体育联盟一直致力于反性别歧视的工作中,也确实取得了成果,但有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摆在那里,这四大联盟至今没有出现一名女性主教练,NBA也未能免俗。女性当不了NBA的主教练,这如同一块高悬在女教练头上的天花板,只有打破那层天花板才有海阔天空,贝基-哈蒙能做到吗?

入主NBA管理层!近1/4球队副总为女性 她们非花瓶

  “我经常被击倒,这是我篮球生涯的一部分,我要坚持爬起来,不能退缩。如果你坚持下去,成功最终会降临到你的身上,”哈蒙在接受采访时谈到自己的篮球经历时这样讲。高中时期的哈蒙是南达科塔州最佳球员,但由于身高只有1.68米,她在高中毕业时被大多数大学无视,但哈蒙却没有对自己丧失信心,她加盟科罗拉多州大,在那里成为了全美最佳阵容成员。

  然而,在1999年的WNBA选秀大会上,哈蒙因为身高不足落选。从不言弃的哈蒙去了纽约自由人的训练营,通过出色的表现为自己争取到了留队名额。训练营中的球员这样描述哈蒙:“那个白人小个子女生,每次我们把她撞倒,她总能立即站起来重新投入战斗。”

  选秀落榜的哈蒙,在WNBA6次进入全明星,转战圣安东尼奥银星后带队在8个赛季内7次进入季后赛,仅有的一次无缘季后赛是因为哈蒙受伤。在WNBA评选的历史二十大巨星中,哈蒙榜上有名。那份榜单里有7名是WNBA的选秀状元,19人是首轮秀,只有哈蒙是落选秀。

入主NBA管理层!近1/4球队副总为女性 她们非花瓶

  当哈蒙退役时,有报道称科罗拉多州大已经与她约定好,哈蒙将进入校体育部。回到母校工作,这对于很多女子运动员来说是很好的选择,但哈蒙却让篮球世界大吃一惊,她获得了马刺邀请,成为马刺的助理教练。这是美国体育史的一个里程碑,哈蒙成为四大联盟首位全职女教练。快船曾给娜塔莉执教夏季联赛的机会,但那份合同只是10天短约,而哈蒙在马刺不是临时工,而是全职助教。

  哈蒙接受这份工作邀请时,怀疑就随之而来,哈蒙自曝曾有许多人告诉她重新考虑自己的选择,最好不要来NBA,那里不适合女性。“他们对我说,在NBA执教这条路对于女人来说是走不通的,”哈蒙说。

  现在哈蒙已经为马刺教练组工作了3个赛季,带队在夏季联赛拿过冠军,她的战术素养和沟通能力获得了专业人士的一致认可,但赞扬虽然不少,质疑依旧存在,哈蒙有能力成为一支NBA球队的主帅吗?“没有打过男子联赛的女教练,如果以主帅的身份率领一支NBA球队,如何让球员们信服?”一位NBA的球探坦言,“比如你告诉球员应该怎么防詹姆斯,球员可能就会想‘你根本就没和詹姆斯这种级别的男运动员交过手,你怎么知道如何防他?’”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马刺的团队文化成就了哈蒙,如果她去其他球队执教恐怕就会遇到麻烦。“她有机会,但现在时机还不是很成熟,”一位知名的NBA经纪人坦言,“大家要知道,从助教到主教练,是需要比较长的时间的,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马刺的环境很特别,其他球队可没有马刺那样的团队文化,如果她执教国王的话,工作内容就会大变样,可不会像在马刺当教练那样轻松了。”

入主NBA管理层!近1/4球队副总为女性 她们非花瓶

  女教练不能执教国王?这不免小瞧了南希-利伯曼,利伯曼是NBA历史第二位全职女助教,而她效力的球队恰巧就是国王。与70后的哈蒙不一样,利伯曼出生在1958年,在利伯曼小时候,女性受到的束缚更多,而且种族歧视的问题更严重。

  利伯曼小时候就喜欢运动,篮板、棒球和橄榄球都玩,经常和黑人邻居家的小孩一起打球,而家人不喜欢她这样。“他们总是告诉我,女孩子不应该这么爱运动,问我为什么要和那些黑人小孩玩,说我这样做会让他们难堪,”利伯曼回忆道,“我的妈妈生活的年代,女人就是家庭主妇,很少有从事运动的,但我不管那些,我走进厨房,双手插着腰告诉妈妈‘我会创造历史的,我要成为世界最好的女篮选手。’”

  妈妈对利伯曼热爱篮球很反感,利伯曼有一次由于户外很冷,只好在家里面练运球,妈妈觉得吵让她停下来,但利伯曼没有照做,结果她的妈妈拿一把螺丝刀将篮球刺破了。倔脾气的利伯曼又找出一个球继续练,她的妈妈则继续把球弄坏。直到第五个球被毁了,利伯曼不得不冒着寒冷出去练球。

  在被妈妈扎破篮球的环境中,利伯曼倔强地成长为美国女子篮球历史中最伟大球员之一,拥有“女魔术师”的称号。那时候利伯曼打球很“爷们”,还曾参加USBL(美国篮球联盟)的比赛,而USBL是一个男子篮球联赛。利伯曼经常找机会参加NBA球队的训练,当时莱利还是湖人助教,带湖人的夏季联赛队,利伯曼就在莱利指挥的球队训练。“我每次都参加,连续三个小时,经常被男球员打爆,但我从不害怕,更不会被他们打下场,”利伯曼说,“每次莱利教练找人跑战术,我都会冲上去参加。”

  2009年的时候,已经退役的利伯曼接到了小牛总经理尼尔森的邀请,担任小牛在发展联盟球队得克萨斯传奇的主教练,利伯曼成为美国首位执教职业男子篮球队的女教练。在谈到为什么聘请利伯曼执教时,尼尔森这样解释:“她是优秀的女篮球员,打过男子联赛,之前也当过教练。最重要的,也是我们最欣赏她的品质,就是她无所畏惧。”

  小牛为利伯曼打开了NBA的大门,在2015年的时候,利伯曼成为了国王的助教。那一年的国王,正如记者说的那样,有很多个性鲜明不好相处的球员,比如朗多和考辛斯,但在利伯曼看来,他们都是好孩子。“我第一天作为国王助教去球馆,朗多给了我一个拥抱,”利伯曼说,“我第一次见到考辛斯,他也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他对我说:‘我们很高兴你能来’,他是我见过的最棒的小伙子。”

入主NBA管理层!近1/4球队副总为女性 她们非花瓶

  NBA主席萧华曾表示,NBA有朝一日必将出现一位女性主教练。哈蒙和利伯曼都已经在助教的岗位上经历了考验,她们有机会再向前迈进一步吗?“以前的观念是,主教练最好是退役球员,在助教岗位积累了丰富经验,”某位球队高管说,“现在球队的管理者有更强的创新意识,无论老板还是总经理,都不会墨守成规。现在的球员也更加开放,他们中有一些来自单亲家庭,妈妈、阿姨和姐姐在他们的人生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他们与女性沟通甚至要比和男性更轻松。”

  然而,这条路注定不会平坦,怀疑的声音尽管不大却从未消散,最大的担忧还是来自女教练能否充分获得球员的尊重,能否与球员培养出化学反应。在一些球队高管看来,如果女教练成为NBA球队主帅,对于球队的人员配置是有一定要求的,并非任何球队都适合女教练执掌教鞭。

  “我认为女教练不适合那些老将比较多的球队,”一位来自西部球队的主管说,“一支成熟的季后赛球队也不太合适,女教练们都很懂球,非常聪明,富有人格魅力并且沟通能力强,她们如果执教那种充满朝气潜力很大的年轻球队,也许更好一些。”

入主NBA管理层!近1/4球队副总为女性 她们非花瓶

挑战传统:花花公子女郎成霸道总裁

  美国体育多样化以及道德标准协会曾发布NBA工作岗位性别报告,数据显示NBA办公室女性员工的比重达到40.9%,其中42名女性在NBA办公室担任副总裁或以上的职务,但在球队方面,女性高管尤其是总裁级别的依旧很少,只有玛蒂娜-克欧克特林斯(国王首席运营官)和珍妮-巴斯两位女性总裁。

  已故湖人老板老巴斯有四位婚生子女,论经营球队的才能大女儿珍妮最佳。在1999年,38岁的珍妮成为了湖人商业运营副总裁,同时她还是湖人参加NBA理事会的代表,这时候的珍妮已经褪去了为《花花公子》拍照时的豪放与不羁,变得沉稳干练,俨然有了接班人的架势。老巴斯在谈到珍妮时也坦言:“在我的孩子中,她最像我。”

入主NBA管理层!近1/4球队副总为女性 她们非花瓶

  可是,真正到选择接班人的时候,老巴斯还是倾向于自己的儿子,这也是NBA的传统,毕竟联盟30支球队之前还没有出现过女性掌门人。老巴斯的大儿子约翰尼只爱音乐,对于家族的体育生意毫无兴趣,主动向老巴斯要求退出球队管理。老巴斯退而求其次,将二儿子吉姆扶上位。吉姆也不喜欢篮球,他的最大爱好是棒球和赛马,巴斯家族的成员大多认为吉姆不合适掌控湖人,但老巴斯坚持这样做。

  “哥哥们没有能够接班父亲的经营能力,只有珍妮才具备那样的商业头脑和决心,”珍妮的妹妹詹妮说,“珍妮是最出色的谈判专家,她知道怎么说‘不’。”

  家族成员的建议,老巴斯根本听不进去,他将湖人的篮球事务运营权交给吉姆,让珍妮继续负责商业开发。老巴斯向珍妮明确表示,不要插手篮球事务,那是属于吉姆的工作范畴,这令珍妮相当郁闷。“我也是球队总裁,我代表湖人参加NBA理事会,”珍妮说,“按理说,我应该对湖人的每一步负责,但我却不能在做决策时拥有发言权,这对于我来说是很困难的。”

  从吉姆2005年担任湖人篮球运营副总裁开始,即便他在选帅和引援方面接连犯错,尤其是在2011年之后的一系列运作简直就是一塌糊涂,而珍妮在此期间为湖人谈妥了20年30亿美元的转播合同,湖人还有续约权,合同最大额可以达到50亿美元,珍妮被《体育新闻》评选为体育界最有影响力的二十位女性之一,《福布斯》将她称为体育经理人中少有的女强人,但珍妮还是无法动摇吉姆的“太子”地位,因为他是老巴斯钦定的继位人。

  2013年,老巴斯去世,这是湖人崩溃的开始,球队连续刷新队史最烂战绩。按照老巴斯的遗嘱,他拥有的66%湖人股份,分给了四位婚生子女以及两位私生子,湖人的最高权力由巴斯家族基金掌握,老巴斯的六位子女都有投票权,与吉姆在队内两权分立了许久的珍妮,这才等来了机会。

入主NBA管理层!近1/4球队副总为女性 她们非花瓶

  在2014年的时候,湖人召开了一个内部会议,当时珍妮问了吉姆一个问题。“我问吉姆,我们究竟需要多久才能重新成为强队?我所指的强队是进入季后赛第二轮,西部决赛或者总决赛,”珍妮回忆道,“他当时告诉我,大概需要三年的时间。”

  2017年2月,吉姆承诺的三年期限已到,而湖人没有什么明显起色。珍妮获得家族基金的授权,解除了吉姆的职务,并解雇了以总经理库普切克为代表的多位湖人高管,邀请“魔术师”和著名经纪人佩林卡加入管理层,以极快的速度完成高层大换血,湖人终于进入珍妮时代,而此时的珍妮已经56岁了,她争取到现在的位置,付出的不仅仅是青春岁月,还有自己的爱情。

  珍妮有过一段婚姻,她在1990年与排球运动员史蒂夫-蒂蒙斯结婚,但三年后就宣告离婚。菲尔-杰克逊在1999年来到湖人执教,珍妮与杰克逊开始约会,两人一度订婚,但这段爱情牵扯到太多的利益。有传闻称,老巴斯之所以不愿意将珍妮作为接班人首选,一个主要原因感觉杰克逊野心太大,掌管球队的欲望太强,一旦珍妮成为接班人,而她又与杰克逊结婚,老巴斯担心湖人恐怕变成杰克逊的产业。吉姆在2011年之后,宁可冒着被媒体和球迷骂的风险,也拒绝杰克逊重返湖人执教,与老巴斯的授意有很大的关系。

  2016年12月,珍妮与杰克逊分手。在这个消息公开后,立即就有传闻称珍妮将掌权湖人,因为她主动放弃了这段17年的爱情长跑,让巴斯家族消除疑虑。与拥有两个漂亮女儿的吉姆相比,珍妮孑然一身,同样是成为湖人的掌门人,珍妮付出的成本显然更大。“我从未将自己的婚姻放在第一位,商业运营总是对我有吸引力,”珍妮说。

  做出了很大牺牲的珍妮,在湖人董事局主席的位置上并不安稳。吉姆尚未甘心就这样丢掉位置,他与哥哥约翰尼联手利用股东的身份要求召开董事局会议,却将珍妮排除在出席会议的名单之外,意在通过这个会议解除珍妮的权力。珍妮得知消息后和弟弟乔伊(老巴斯的私生子)向法庭申请了临时限制令并获成功,会议被取消,但此事并未了解,珍妮将在5月15日与哥哥们对薄公堂,珍妮面对的考验还在后面。

入主NBA管理层!近1/4球队副总为女性 她们非花瓶

从被骂到被赞:女裁判的奋斗

  “在男子职业体育领域中,NBA是反歧视的领导者,”美国体育多样化以及道德标准协会主席理查德-拉普奇克说,“他们在公平对待女性员工方面表现得非常好,尤其是联盟办公室。虽然在球队方面,反性别歧视还需要进一步加强,但总体而言,还没有其他的男子职业体育联盟能够在反歧视方面达到NBA的水平。”

  NBA在冲破性别障碍方面不断努力,但这条路任重道远。就球队方面而言,担任管理职务的女性员工,比重是35%左右,而进入高管层的女性比率只有20%。在NBA的裁判领域,总计只出现过三位全职女裁判,现役NBA裁判中只有一位女性,比NBA的女助教都少。

  坎特娜与帕尔默同在1997年与NBA签约,开创了女裁判执法NBA的历史,但坎特娜在吹罚了5个赛季后被解雇,原因是执法水平未能提高,在裁判的评分中排名倒数。帕尔默是NBA首位黑人女裁判,她也是北美体育圈成就最高的女裁判,同时还是第一位执法季后赛的女裁判。正是因为帕尔默在NBA的成功,NBA球队才纷纷开设女性更衣室,供女裁判单独使用。

  帕尔默初入联盟的时候,曾遭到歧视。巴克利公开表示,不欢迎女人进入男人的圈子,1981年总决赛MVP麦克斯维尔更是讽刺帕尔默应该回厨房做饭去。对于这些蔑视,帕尔默很淡定:“我不在乎,我关心的是按照规则做出正确的判罚。”

  说不紧张那是假的,帕尔默执法首场NBA比赛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在颤抖。“我太紧张了,差点尿裤子,”帕尔默笑着回忆当年的情景,“我会永远记住那个场景,我穿上裁判服踏上赛场,我知道自己要每晚都吹罚NBA的比赛了。”

  帕尔默凭借努力在联盟裁判界站稳脚跟,彻底打消了质疑。曾经瞧不起帕尔默的巴克利,主动找到帕尔默表达了歉意。“是我错了,我向你道歉,你比男裁判都要出色,”巴克利说。

  在帕尔默2016年退役后,霍尔特坎普成为NBA现役裁判中唯一的女性。霍尔特坎普从中学联赛开始执法,经历了WNBA和发展联盟比赛的打磨,得到了站上NBA赛场的机会。虽然帕尔默已经用成功的裁判生涯,证明了女性同样可以在NBA执法,但偏见依旧存在。《今日美国》对NBA球员进行了调查,普遍认为女裁判反应偏慢,掌控比赛能力不足,这是女性的天生劣势。这种观点,给霍尔特坎普的执法造成了影响。

  在一场快船不敌骑士的比赛中,霍尔特坎普吹了1个恶意犯规和5个技术犯规。赛后,快船球星保罗怒批霍尔特坎普。“我得到的那个技术犯规是荒谬的,那不可能是技术犯规,”保罗说,“我们当时希望能够快速发出底线球,当我们这样做时,她说‘嗯哼’。我问她‘为什么要嗯哼?’然后我就吃到技术犯规,如果她这样吹罚比赛的话,我觉得她可能不适合当NBA的裁判。”

  保罗的言论引发轩然大波,NBA裁判协会做出回应,表示对保罗的说法表示遗憾,称霍尔特坎普的判罚没有问题,她完全可以胜任NBA裁判的工作。联盟对保罗做出了处罚,保罗被罚款2.5万美元。

入主NBA管理层!近1/4球队副总为女性 她们非花瓶

  消除性别歧视,NBA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联盟也曾栽过跟头。2012年的时候,一位名叫布琳-科恩的女子将NBA告上法庭,索赔300万美元。科恩曾在NBA担任高级业务经理,她指控NBA改变了工作时间,从之前的早九晚五,改成了中午至晚八点,这令她没有时间照顾孩子,却又无力支付请保姆的费用,只好辞职另找工作。

  “这次诉讼揭开了那些敌意,那些敌意是针对NBA员工中有孩子的部分女性,”科恩的律师说,“NBA是在变相歧视那些身为母亲的员工,他们还制定了专门的措施驱逐那些女性。”

  那次诉讼对于NBA来说是反性别歧视过程中的一个挫折,与这个社会问题的对抗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要面对很多挑战,联盟要努力,而渴望在NBA取得成功的女性同样要奋斗,这条路没有捷径可走,实力是唯一的通行证。

  “千万不要认为自己在NBA是弱势群体,如果你这样想,其他人就会利用你信心的薄弱打击你,”珍妮说,“在NBA工作与性别无关,与信心有关,你应该相信自己在联盟有一席之地。这个国家拥有很多天赋出众的女性,她们理应得到一个展示自己才华的平台。”

入主NBA管理层!近1/4球队副总为女性 她们非花瓶

  附:如今NBA女性工作情况一览

  凯茜-贝伦斯,NBA社会责任和球员计划执行副总裁,是男子职业体育联盟中级别最高的女性。

  在2015年,鹈鹕任命盖尔-本森为球队行政主管,她是鹈鹕老板汤姆-本森的妻子。在2016年,马刺任命朱利安娜-霍恩-霍尔特为球队主席兼CEO,她是马刺老板彼得-霍尔特的妻子。

  在NBA联盟办公室,有38.8%的工作岗位是由女性任职,2015-16赛季则有39.6%的工作岗位是由女性任职

  在NBA所有球队中,有24.2%的球队副总裁职务是由女性担任,相比2015-16赛季增加了2.7个百分点。尽管如此,更多的球队副总裁职务依然是由男性担任。

  从2016-17赛季开始,马蒂娜-科罗科特洛尼斯(国王)、珍妮-巴斯(湖人)、吉莉安-祖克尔(快船)、莫林-汉隆(篮网)、盖尔-本森(鹈鹕)、朱利安娜-霍恩-霍尔特(马刺)分别担任了各自球队的总裁角色,在过去两年里,这比其他任何男子职业体育联盟都多。

  在NBA所有球队中,女性任职球队高级管理岗位的比例在增加,2015-16赛季为23.6%,2016-17赛季提升到29.3%。

  在NBA所有球队中,女性任职球队专业管理岗位的比例也在增加,2015-16赛季为36.1%,2016-17赛季为40.1%。

  在NBA裁判队伍当中,2015-16赛季曾有两名女性,如今只有一人——劳伦-霍尔特坎普。

詹姆斯 库里 马刺 快船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