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戴帽子大揭秘,“戴”来的不仅是帽子

乐网网球    03-09 18:27
反戴帽子大揭秘,“戴”来的不仅是帽子

导语:北美阳光双赛来袭,网坛终于回归了热闹景象。而回顾这个稍显枯燥的二月,一群反戴帽子的男球员引起了人们注意——三位冠军普伊、施瓦茨曼和卡恰诺夫,以及闯进决赛的沃达斯科和贾里,形成了一道独特风景。

反戴帽子大揭秘,“戴”来的不仅是帽子
反戴帽子大揭秘,“戴”来的不仅是帽子
反戴帽子大揭秘,“戴”来的不仅是帽子

从休伊特开始,反戴帽子渐渐形成一股风潮,但实际上这种戴法甚至连最基本的遮挡光线功能都无法保障,那为何还有越来越多的新生代球员也追随这一习惯?让我们跟随《纽约时报》一起走进本期的网坛“走近科学”——帽子反戴下的秘密。

正文:前大满贯亚军、瑞典名将潘福斯或许是第一位将反戴帽子变成一种标志的网球运动员,澳大利亚传奇巨星休伊特则将这一习惯发扬光大。在当今男子网坛,有许多新生代球员延续了这一习惯,其中就有索克、普伊、卡恰诺夫等耳熟能详的球员,以及最近半年飞速蹿红的加拿大新秀沙波瓦洛夫。

反戴帽子大揭秘,“戴”来的不仅是帽子

但是反戴帽子其实并不是一个完全符合逻辑的选择。

网球帽在网球运动中的首要作用就是帮助网球运动员遮挡阳光,避免其直射眼睛。而唯一能遮挡阳光的戴法就是让帽舌前端朝向你视线的方向,也就是“正戴”帽子。著名网球教头吉尔伯特就说道:“反戴帽子其实一点意义也没有。”

但是休伊特的职业生涯却相当辉煌,当这位澳大利亚传奇在两年前挥手告别网坛时,反戴帽子这种现象似乎也要像木制球拍告别历史舞台那样从网坛消失。

但休伊特还没有完全离开赛场,今年澳网男双1/4决赛是格罗斯的职业生涯告别战,当时同胞休伊特就陪在他身边,一如童年拾起球拍时,“澳洲野兔”依然反戴着帽子。

达伦·卡希尔和休伊特的师徒缘分始于后者的孩童时期,两人都来自澳大利亚的阿德莱德。卡希尔回忆起初次和休伊特见面时的情景,在接到休伊特父母的电话咨询,问他能否执教休伊特后不久,12岁反戴帽子的休伊特就扣响了卡希尔家的门铃。

反戴帽子大揭秘,“戴”来的不仅是帽子

“在和他的第一次对话中,我就问道:‘为什么你要反戴帽子?’休伊特回答道:‘我就是喜欢反戴帽子。’我又说道:‘难道不是应该正戴帽子来保护鼻子和眼睛,同时避免阳光直射吗?’他还是回答道:‘我就是喜欢反戴。’”卡希尔回忆道,“‘那好吧。’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反戴帽子,有关这个话题的谈话差不多只持续了10秒,此后我也再没有问过他这个问题,接下来三年他也就一直反戴着那同一顶帽子。”

反戴着帽子的休伊特在2001美网决赛击败桑普拉斯,赢得个人首座大满贯冠军。尽管休伊特在全英草地俱乐部加冕时没有戴帽子,但反戴帽子还是逐渐成为一个一度仅属于休伊特的独特标志。

年轻球员也慢慢注意到了这一点。休伊特同胞、现澳大利亚头号男单克耶高斯就说道:“说实话,我刚开始尝试反戴帽子就是觉得这很酷,反戴帽子象征着拼搏,是休伊特给其中灌注了个人意义。”

不止在网球界,反戴帽子在其他领域也有很长的历史,嘻哈歌手和棒球球星都爱反戴帽子。在著名影视剧《单身公寓》中,奥斯卡·麦迪逊一角也喜欢反戴帽子,而这位麦迪逊正是一位体育记者。

近年来,这种现象甚至更普遍了,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度假时反戴着帽子,美国共和党众议员议长保罗·瑞恩在健身房也反戴着帽子。但这却遭到了来自《华盛顿邮报》的攻击:“保罗·瑞恩反戴帽子的模样,如同那些倡导身体健康的视频中,30岁的演员扮成青少年的样子一般可笑。”

但是至少在网球界,我们很少听到批评反戴帽子的声音。

在如今的网球赛场上,反戴帽子确实有点“在比赛中会拼命打球”的寓意,它成了一种大家都明白的能够得分的象征。在网球比赛中运动员们愿意做任何能够赢取分数的事,反戴帽子或许不能帮助球员遮挡阳光,但是也可以防止汗水流入球员的眼睛。而且一旦你习惯了反戴着帽子,它也给予了你一种安全感,无论这种习惯是好的还是坏的,这都很难去打破。

今年澳网从资格赛突围的22岁德国球员马特勒也习惯反戴帽子,他解释道:“我反戴帽子已经5、6年了,一开始是因为我头发较长,我想用帽子包住头发,但在剪短头发后,我实际上已经不需要帽子了。但因为它是自信心的象征,所以我保留了这个习惯。”在网球赛场上,或许纳达尔对习惯和自信的关系最有发言权,这位网球名将对摆好水瓶的习惯保持的一丝不苟。

马特勒反戴帽子的坚持最终在今年的墨尔本公园收获成效,此前他在巡回赛正赛中14场比赛还未尝胜绩,今年澳网却从资格赛打起连胜五场闯入第三轮。

两位法国名将马纳里诺和加斯奎特也同样在职业生涯中长期保持反戴帽子的习惯,加斯奎特的这一习惯甚至还遭到过一位法国网球作家的批评,后者认为这是一种不能成长的标志:“谁会害怕这种反戴着帽子的举动,这只能反映出一身的孩子气。”休伊特可以立即对这一评论做出回应,他标志性的“Come on”几乎和他的反戴帽子一样出名。

反戴帽子大揭秘,“戴”来的不仅是帽子

但是也有人改变了反戴帽子的习惯。

可能很多人早已忘记当17岁的费德勒出战1999年法网时,他也反戴着帽子,当时他首轮就输给了另一位澳洲名将拉夫特。费德勒很快就将戴帽子改成了系发带,但在训练中他有时还会反戴帽子,而他的宿敌纳达尔甚至也有这一习惯。

克耶高斯对休伊特的尊重一如始终,尽管他现在在大多数比赛中已经不戴帽子。而他最近一次反戴帽子打比赛的经历却颇具几分讽刺意味,在2016上海大师赛第二轮对阵大兹维列夫的比赛中,他的消极态度令现场球迷大为不满,随后还收到了ATP的巨额罚单和短期禁赛处罚。

穆雷在青少年期间也尝试过反戴帽子,但是这个举动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出色的成绩。现在的拉奥尼奇很喜欢在头发做好造型后上场比赛,他甚至还给自己的头发开了个推特账号,事实上拉奥尼奇也有过反戴帽子的时候,只不过现在他已经告别了那段时光。他解释道:“反戴帽子那段时候我就没怎么赢过球。”

但是反戴帽子绝不意味着输球,除了休伊特的两个大满贯外我们还有年代更久远的证明。伦德尔和梅策尔在1989澳网会师决赛时都反戴着帽子,最终伦德尔以三个6-2在这场“反戴帽子德比”中胜出,不过此后他逐渐改为正戴帽子。

潘福斯在闯入1986年法网决赛时是平头造型,也没有戴帽子,但在1990澳网打入八强时,他反戴着一顶黄色网球帽,而且为了不影响发球时的弓背动作,他还特意调整了帽舌部分。

和潘福斯一个时代的安纳孔说道:“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一直反戴着帽子,那个时候我还有头发需要帽子包住。这其实看上去并不像我想的那么酷,反戴帽子只是因为我不喜欢系发带,以及帽舌会遮挡我的视线,当然在阳光强烈时我会正戴帽子。但是潘福斯一直在比赛中反戴帽子。”

有很多球员追随了潘福斯这一习惯,这其中就有德国球手戈尔纳和哈斯,来自南美洲的梅里格尼、里奥斯和科里亚,还有法国的格罗斯让和马修。

反戴帽子大揭秘,“戴”来的不仅是帽子

但很少有女子球员尝试反戴帽子。来自希腊的达尼丽都和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阿曼穆拉多娃偶尔会在比赛中尝试这种造型,美国传奇巨星纳芙拉蒂洛娃在她新世纪的短暂复出时期也尝试过反戴帽子。但是很少有女子球员能在巡回赛中始终保持反戴帽子的习惯。在今年澳网,女球员们依然选择了正戴帽子来面对澳洲灼热的阳光。

俄罗斯新星卡萨金娜用发型问题给出了解释,如果反戴帽子,那么女孩子的马尾辫得梳得非常低。萨法洛娃则认为“女球员们正戴帽子或许是为了看起来更女性化一些,而反戴帽子看上去更男性化。”

网坛的审美一直在变化,在休伊特还未完全退役,索克和沙波瓦洛夫延续这一习惯时,谁知道下一个被激励去尝试反戴帽子的球员会是谁呢?

网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