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坛最红新人免试读上海交大,乔丹却只能参加"高考",中美球员读大学有何玄机

网易体育    03-15 07:12

网易体育3月15日报道:

自公元587年隋文帝杨坚废除九品中正制,创科举制雏形,“惟有读书高”逐渐成为世间金科玉律。如今千年已逝,科考为官不再是阶层上升的唯一途径,可时代的变迁、价值观的迭代,却并未影响学历在中国人心中的位置。

今年3月5日,国家体育总局科教司公布了《2018年优秀运动员免试入学初核通过名单》,胡金秋等一批CBA球星入围其中,如不出意外,他们将在今年九月成为2018级大学生行列的一员。

篮坛最红新人免试读上海交大,乔丹却只能参加

名单截图

浙江广厦队的胡金秋,将跟随姚明王哲林周琦、丁彦雨航等篮坛明星一道,入学上海交通大学。他的队友赵岩昊、孙铭徽,将进入国内体坛的最高学府北京体育大学。深圳新世纪队的新星沈梓捷,则将就近进入深圳大学,

消息一出,很多人表示不解:“凭什么他们可以免试读大学?我们却要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地参加高考?这不公平!”那么,这种优秀运动员无需考试就能进入名校的特殊现象,真的是一种“走后门”吗?

篮坛最红新人免试读上海交大,乔丹却只能参加

网友对此事的质疑

合理性:特殊历史背景下,运动员二次择业困难

熟悉中国体育发展史的人应该很清楚,自新中国成立以来,为了在国际体育赛事中上彰显社会主义大国地位,国家对体育运动十分重视,但由于种种客观因素的限制,运动队的建立过程并未采取大范围培养、选拔的自然淘汰道路。

篮坛最红新人免试读上海交大,乔丹却只能参加

苏联的体育宣传画

紧跟社会主义阵营老大哥苏联的我们、从一开始就选择了发展各级体校和由各级运动队培养选拔的“精英培养”道路,换句话说,就是挑出天赋最好的孩子,集中进行专业训练,体育系统与教育系统被迫割裂。

这种办法在一定时期取得了值得颂扬的成绩,使中国在各项世界、亚洲大赛上的成绩名列世界前茅,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这些运动员在努力为国争光的同时,文化知识的学习受到了严重影响。

篮坛最红新人免试读上海交大,乔丹却只能参加

练举重的儿童

这种影响不仅限制了绝大多数运动员的专项成绩提高,而且影响到他们退役后的就业问题。曾为国、为省争光的退役运动员因缺乏再就业的知识、技能,最终穷困潦倒堕入社会底层的故事,国内媒体曾多次报道:

来自吉林的邹春兰,曾是全国举重冠军,打破过全国纪录和世界纪录,但在因伤病退役之后,她的生活一直没有保障,在举重队食堂打杂的工作都失去之后,她一度来到长春市一家公共浴池打工,靠给顾客搓背赚取微薄的收入,生活拮据。

篮坛最红新人免试读上海交大,乔丹却只能参加

张尚武在地铁通道内卖艺乞讨

来自河北的张尚武,曾是国家体操队一员,在2001年世界大运会上,他为国摘得两枚沉甸甸的金牌,可就在短短几年后,他因跟腱断裂的重伤被迫结束运动生涯。退役后,张尚武曾因盗窃被捕,也曾因街头卖艺被关注,昔日站在领奖台上的荣耀,只能成为文章中烘托他凄惨晚景的注脚。

退役后生活艰难的不只有他们几个典型,除了热门项目的顶尖运动员,可能在运动生涯结束后获得走向仕途、投身商海的机会,更多的普通运动员,都会面对这种二次择业的迷惘和无奈。

篮坛最红新人免试读上海交大,乔丹却只能参加

2011年11月7日,姚明大学生涯开始

如果他们能再退役前就能有学习新知识、获取新技能的机会,又能有高校文凭作为基础的保障,也许如今的他们至少能落得个安稳的工作和生活,不至于穷困潦倒。

合法性:为保障退役运动员生活,国家部委多次下发文件

为了最大程度避免上面所讲述的尴尬境地,国家体育总局曾联合多部委下发文件,尽可能去解决优秀运动员的后顾之忧。

早在2002年,国家体育总局就曾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退役运动员就业安置工作的意见》,意见中不仅对退役运动员的安置、社保机制、就业培训等方面采取了错失,还重点强调了鼓励运动员进入高等学校学习。

篮坛最红新人免试读上海交大,乔丹却只能参加

胡金秋的运动健将证

篮坛最红新人免试读上海交大,乔丹却只能参加

沈梓捷的运动健将证

根据官方文件:“获得全国体育比赛前三名、亚洲体育比赛前六名、世界体育比赛前八名和获得球类集体项目运动健将、田径项目运动健将、武术项目武英级和其他项目国际级运动健将称号的运动员,可以免试进入高等学校学习,高等学校还可以通过单独组织入学考试、开办预科班等形式招收运动员入学。”

2013年,胡金秋、赵岩昊因为率队在U16男篮亚青赛夺冠,获得了运动健将称号,上赛季随深圳队打进CBA联赛四强后,沈梓捷同样也获此殊荣。正是借由这个途径,他们才获得了入学高校的资格,免试入学,的确有规可循。

录取,只是运动员们文化课学习的第一步,训练、比赛仍然是他们生活中最主要的组成部分,于是如何切实为运动员传递知识,避免“挂名领证”式的走过场,成了第二个需要解决的课题。

篮坛最红新人免试读上海交大,乔丹却只能参加

姚明与上海交大校徽

为此,国务院办公厅于2010年3月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运动员文化教育和运动员保障工作的指导意见》,其中写道:“接收运动员的高等学校要建立符合运动员教育特点的弹性学制,并利用多种教育手段切实提高运动员教育的质量。鼓励在役运动员通过成人教育、远程教育等方式灵活接受高等教育。”

这样一来,即便常年在外训练、比赛,不能和普通学生一样坐在课堂里学习,免试进入大学的运动员们,也能以另外的方式获得知识、达到课业要求。

与此同时,为了尽可能将运动员自身优势与高等教育相结合,国家体育总局在2014年《关于进一步做好退役运动员就业安置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中提出:“引导运动员选择与体育管理、运动训练、体育教育、体育产业等相关的体育专业,提高体育工作的组织与管理能力。”

篮坛最红新人免试读上海交大,乔丹却只能参加

除胡金秋外,其他篮球项目免试入学运动员就读专业均与体育有关

于是我们在2018年优秀运动员免试入学的名单中看到,除胡金秋选择了上海交大的人力资源管理专业外,赵岩昊、孙铭徽、沈梓捷、白昊天等一众CBA球员大都选择了运动训练专业,这也就意味着,十几年后,他们将有很大几率退役成为篮球教练,继续为中国篮球的发展而耕耘。

横向对比:美国运动员学历问题的解决措施

因为NBA的巨大影响力,总有些球迷会先入为主地把美国的一切看做合理,美国的运动员培养体系同样如此,凡中国与之有所差别者,便不由分说冠以“奇葩”或是“中国特色”的嘲讽。在笔者看来,这大可不必。

经过几十年的运转和磨合,美国篮坛形成了小学-中学-大学-职业的成熟体系,在NBA实施至少打一年大学篮球才能参加选秀的规定之后,更是几乎没人能够逃脱这一体系,放眼整个体坛,就更是如此。

而且,美国高中生球员若想进入大学,必须先过成绩这道坎,高中学业未完成就进入大学?门儿都没有。以乔丹为例,篮球飞人高中四年的学分绩点就达到了3.3。而为了进入NBA,他必须暂时放弃大学学业。不过,美国大学的人性之处在于,他们会为球员保留学籍,假如乔丹职业生涯结束后突然想延续学业,完全可以再回北卡读书。不修够学分就想拿毕业证?同样门儿都没有。

篮坛最红新人免试读上海交大,乔丹却只能参加

"飞人"乔丹的NCAA岁月

根据统计,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美国代表团中,共有超过555名运动员,其中417名运动员是或者将要成为全国大学体育协会(NCAA)成员,因此他们从不必担心缺少受教育的机会,体育之于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只是一种业余时间的爱好和用以塑造完整人格品质的科目。

尽管NCAA近乎完美地解决了体育运动和文化学习之间的矛盾,可这种模式却几乎不可能在中国推行。因为中美截然不同的社会形态和国情,两国在方方面面都很难完全遵循同一套体系。

篮坛最红新人免试读上海交大,乔丹却只能参加

大约1878年,哥伦比亚大学皮划艇运动员

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在高等教育领域的领先地位,我们在短期内完全没有赶上的可能。早在19世纪,美国的校园体育就已经开始发展,根据资料,1893年的一场美国校际橄榄球比赛,就已经能吸引近4万名观众买票入场,而那时的中国,还停留在清末的封建社会,其中差距显而易见。

过去的几十年,中国以让全世界吃惊的速度,从穷困潦倒走向繁荣富强,这条道路是没有前人走过的。邓小平曾说过:“我们现在所干的事业是一项新事业,马克思没有讲过,我们前人没有做过,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也没有干过。所以,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学,我们只能在干中学,在实践中摸索。”

这个道理不只适用于经济发展,体育人才的培养又何尝不是在“摸着石头过河”?只要在不影响资源分配公平性、不侵占普通学生入学名额的前提下,对优秀运动员免试入学的优待,就是值得尝试的。

如果它能让运动员免去后顾之忧、在努力训练为国争光时不必担心未来,如果它能让运动员拥有更长久的一技之长、过上更踏实稳定的退役生活,那么它就是一条好的政策。当然,如果尺寸之功未立的关系户从中浑水摸鱼,以此政策为渠道混学历混文凭,那无疑是对这项政策初衷的亵渎。

作者:张铎

上海 北京 cba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