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荷兰青年国脚追梦哈佛 他立志成为神经外科医生

ECHOFOOTBALL    04-14 16:37

有些孩子梦想成为足球明星,还有些孩子则立志成为外科医生。很少有人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最近,荷兰门将沃特·德隆克斯(Wouter Dronkers)成为了不走寻常路的那一个。

前荷兰青年国脚追梦哈佛 他立志成为神经外科医生

德隆克斯是前荷兰U-20国脚,曾效力于史蒂夫·麦克拉伦执教的特温特,还曾效力过前曼联门将范德高执教的维特斯。但最近他离开荷甲,加盟波士顿城市FC,这支球队所处的级别是NPSL(国家超级联赛),隶属于美国第四级别。只有这样,德隆克斯才能在踢球的同时,继续追求神经外科医生的职业生涯。

此前德隆克斯在特温特攻读心理学学位,后来则成为鹿特丹伊拉斯姆斯大学的医学生。去年冬天,他收到了两封录取信,一封来自著名的哈佛医学院,另一封则来自波士顿儿童医院。

“在我5岁时,由于父亲的工作变动,我们全家从荷兰搬到加勒比海小岛库拉索,因此我们经常去波士顿和纽约度假,并参观了很多名牌大学。我记得,只有8岁的我从那时起就梦想着能在那里学习。”德隆克斯回忆到。

10岁时,他随全家回到了荷兰,谁曾想到,这个毫无足球梦的孩子在6个月之后进入了特温特青训营,16岁那年,他首次入选了荷兰青年队,同年他与特温特签下了第一份职业合同。

前荷兰青年国脚追梦哈佛 他立志成为神经外科医生

不言自明,他所感兴趣的医学、心理学、天体物理学和人工智能,并不是更衣室的热门话题。“我总是被叫做‘医生’或‘教授’……”或者“聪明先生”,他告诉BBC。

“这很好,这也是一种尊重。”不过,他的同学们并不总是信服。“人们总是把我看作一个能获得一切的金童,但他们看不到我辛苦的付出、清晨的训练、深夜的学习,以及一切的牺牲。”

“我每周工作超过100个小时,每天早上6点起床。如果有训练,我会开车去阿纳姆,训练结束后回家学习直至入睡。工作强度很大,但必须如此,因为我要在去美国前拿下学士学位。”

“外界对足球运动员有偏见,认为我们傲慢自大,被物质宠坏,对旁人不感兴趣。所以当我去医学院时,别人都心想:‘噢,这里有个傲慢的足球运动员’。但在他们真正了解我之后,这种观点就不复存在了。”

前荷兰青年国脚追梦哈佛 他立志成为神经外科医生

尽管大多数球员的梦想建立在绿茵场上,德隆克斯正努力实现一个截然不同的目标。

“当我第一次打开别人的头骨…”这听起来可能有些奇怪,但在脑部手术中,这是一项里程碑式的成就。

他的终极抱负是走出世界。“我最大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宇航员,”他说。“或许这个梦想还很遥远,但并不飘渺,这是我的真实想法。”

究竟是什么让一个有前途的年轻球员投身于学术生活?一方面是沮丧,因为一线队的机会十分有限,无论是在特温特还是维特斯, 德隆克斯的一直都是球队的替补门将。

“我在欧联杯进入过替补名单,但我从未真正上过场,这让我很困扰。我越是困扰,我就越想花时间在图书馆证明自己。”

“当我坐在板凳上,我就会不由自主地赶到焦虑,过不了多久,我就厌倦了解释自己没有出场的原因,这很让我受伤。”

前荷兰青年国脚追梦哈佛 他立志成为神经外科医生

“如果我踢的是前锋,或许可以在最后10-15分钟上场,但是作为门将你没有这样的机会,除非主力门将遭遇红牌或伤病。因此我需要别的刺激。”

在采访中,他多次提到南非企业家和发明家埃隆·马斯克,他的兴趣广泛,包括电动汽车、私人太空飞行、超高速磁悬浮列车旅行,甚至还计划在火星上开拓殖民地。

“我非常欣赏埃隆·马斯克,他追求很多东西,努力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同时也在寻找新机会,甚至不是在地球上,就像他的SpaceX项目。”

前荷兰青年国脚追梦哈佛 他立志成为神经外科医生

另一位让德隆克斯心生敬佩的是麦克拉伦,他曾在2009-10赛季率领特温特赢得队史第一座,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座荷甲冠军。“他是一个不错的家伙,”德隆克斯说。“他从不在意来自英国的看法,他只关注眼前的工作。”

“他很快振作了起来,取得了一些非凡的成就,但我认为他配得上更多褒奖。”

这些对于德隆克斯已是往事,他的生活已不仅仅关乎于足球。“作为职业球员,我们有很多问题,我们关心的是新车,薪水,或者耐克的新鞋。当我听到了这些故事后回到医学院,你看到医院里的病人,那些生病的孩子,这真的伤透了我的心。”

“这让我脚踏实地,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这是非常宝贵的一课,我真希望更多球员能看到这些。”

前荷兰青年国脚追梦哈佛 他立志成为神经外科医生

nba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