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男性统治的篮球解说界,女解说员多莉丝·伯克如何安身立命?

懒熊体育    05-06 13:13
在男性统治的篮球解说界,女解说员多莉丝·伯克如何安身立命?

本赛季NBA常规赛的收官之战——密尔沃基雄鹿对费城76人的比赛开打之前,在76人队的主场富国银行中心(Wells Fargo Center),一群记者围在一起讨论着这样一个问题:今晚雄鹿队的“希腊怪兽”扬尼斯·阿德托昆博(Giannis Antetokounmpo)会不会上场比赛。受到脚踝伤势困扰,阿德托昆博在之前的几场比赛中都只能高挂免战牌。

但字母哥的心思似乎并没有全部放在比赛上,他注意到了不远处的一位身穿运动服的女士。

“啊!那不是多莉丝吗!”强忍着激动的心情,字母哥朝那位女士打了声招呼,“嗨!多莉丝。”

这个“多莉丝”指的就是ESPN著名篮球评论员多莉丝·伯克(Doris Burke)。伯克在篮球领域的工作经验长达27年。2017年9月,她成为了首位获得在全美直播的NBA比赛中常任解说嘉宾的工作机会的女性。而这个职位在很多人看来是广播电视界对于女性来说最为艰难的“玻璃天花板”之一。

几十年来,在男性职业体育领域从事报道工作的女性一直面临着极为残酷的职业环境,她们在职场饱受欺凌。CBS电视台的女记者莱斯莉·维泽(Lesley Visser)曾经这样描述她1982年进入华盛顿子弹队(华盛顿奇才的前身)球员更衣室时的情形,一名球员大喊(此处删去脏话):“我的天啊!怎么没人告诉我这还允许娘们进来!”

但是对于伯克来说,处理好与球员间的关系似乎并不是一件难事。许多球员和教练都认为伯克是最优秀的篮球评论员之一。最近做客一个播客节目时,勇士队球星凯文·杜兰特(Kevin Durant)被问道了伯克的事。杜兰特对伯克赞赏有加:“多莉丝是最棒的。”达拉斯小牛队的主教练里克·卡莱尔(Rick Carlisle)这样评价伯克:“她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曾经打过很长时间的职业篮球并且担任过高水平球队的主教练一样,并且她拥有把事情化繁为简的过人天赋。”

在男性统治的篮球解说界,女解说员多莉丝·伯克如何安身立命?

在NBA季候赛的舞台上,很多球星会遭遇状态起伏,但伯克总能够敏锐地发现这些球星的问题所在。比如,对于76人队的超新星本·西蒙斯(Ben Simmons)一直为人诟病的投篮问题,伯克就建议西蒙斯“下赛季开始应该尝试改用右手投篮”。

有时候,看到伯克在NBA场馆中工作就像是看到“水果姐”凯蒂·佩里(Katy Perry)演出一样。伯克的粉丝排着队要跟她合影,场馆工作人员关注着她。甚至有一名小男生被他的两名同伴簇拥着走到伯克跟前,告诉她“我很欣赏你的声音和学识”。

“观众们对我今晚要坐在评论员的位置上一点都不感到惊讶。”伯克说道,她自己也对这件事感到吃惊。

虽然伯克备受同行和粉丝尊敬,但她仍然居安思危。身处这样一个由男性掌控的职业环境中,她还是能够时刻感受到对女性怀疑的目光。随着ESPN与她合同到期之日的逐渐临近,伯克的这种担忧愈发明显。

“我的合同今年10月31日就要到期了,这真的很让我焦虑。”伯克说。

赛前的功课

工作日的早晨,伯克会收到四封来自ESPN的邮件。邮件内容是一些与当天比赛相关的新闻和数据统计资料,帮助她准备晚上的比赛。

但实际上,即便是没有ESPN准备的这些资料,她也早已养成了在比赛前做好详细准备工作的习惯。每天晚上她都会观看两场比赛,仔细研究双方球队的防守策略以及阵容轮换并且做好笔记。

在男性统治的篮球解说界,女解说员多莉丝·伯克如何安身立命?

“看西海岸的比赛时我会睡着。如果有必要,我会在第二天早上看录像。”伯克说。

她对那些比分胶着比赛的最后时刻尤其关注。最后几个回合的攻防录像,她会反复观看,直到她认为自己已经充分消化为止。

当伯克早上去到球队的训练馆观看他们的投篮训练时,她一定有自己想要解决的问题。在雄鹿对阵76人的这场赛季收官战的早晨,伯克来到训练馆的目的就是弄清楚雄鹿队防守本·西蒙斯的策略。伯克找到了雄鹿队的主力教练——27岁的约什·布罗格哈默(Josh Broghamer)。

布罗格哈默对于伯克问出这样的问题感到惊讶。他告诉伯克,雄鹿队想让西蒙斯远离篮筐,使得雄鹿的防守队员能更容易绕过76人提上来进行挡拆的队员。

“你会对你们的防守策略进行多大的变动?”伯克追问道,她指的是球队会不会在比赛尽心中改变防守策略。

“我怎不知道我们改变了策略。”布罗格哈默回答,“不过我们还是得迅速退防然后做好防守。”

你可以看到,在比赛日从事这些工作的是伯克这样一位女性,而不是千篇一律的男性面孔。

当然,伯克同样面临着许多只有她才会遇到的挑战。

午饭之后不久,伯克换上了她上节目的服装,叫了一辆车前往球馆。在下午5点45分的赛前采访之前,她需要留出1个小时以上的化妆时间。但由于一些小的误会,她与她的化妆师花了比平常更长的时间才见到面。下午5点35分,伯克得赶往位于球馆另一侧的球队更衣室进行采访。而她的工作同伴——制片人菲尔·迪恩(Phil Dean)和解说员马克·琼斯(Mark Jones)却正在悠哉游哉。琼斯甚至一小时之后才从酒店出发前往球馆,穿着他精心准备的灰色西服和紫红色领带。

在男性统治的篮球解说界,女解说员多莉丝·伯克如何安身立命?

伯克还得面临一些其他的窘境,比如经过卫生间时她必须提前高声警示:“里面有人吗?”

男人们在对待伯克时总会在某些微妙之处体现出不同。“有教练会在赛前采访时因为爆粗口道歉,可我心想,‘我说脏话更厉害,你们没必要担心我。’”她说。

即使是一些与伯克工作联系非常紧密的同事也会偶尔踏入诸如此类的盲区。

今年2月,奈史密斯篮球名人堂宣布他们将会授予伯克作家和传媒人士的最高荣誉奖项。伯克的同事、篮球评论员麦克·布林(Mike Breen)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特意向伯克发来祝贺短消息,称伯克在篮球传媒领域为广大女性树立了榜样。

不过布林之后向伯克道歉,“我应该把‘女性’这个词去掉,这简直是一个愚蠢的做法。你就是篮球界最优秀的传媒人士。”

从运动员到电视台

2003年,ESPN向伯克征求意见,问她是否想要一份在世界顶尖的男子篮球联赛中的工作机会。

上世纪80年代,伯克曾经是普罗维登斯大学(Providence College)女篮校队的控球后卫,也入选过大东区最佳阵容。1990年,为了成立自己的家庭,伯克放弃了助教工作转而开始担任篮球比赛的解说员。伯克从一名大学女篮比赛电台解说员慢慢爬升,后来得以在电视上解说大学男篮的比赛,甚至偶尔会解说一些男子或女子职业篮球比赛。到上世纪末,伯克已经可以每年担任多场比赛的解说员。

不过ESPN的工作邀请却有一个问题:她需要成为场边记者,负责对比赛球员进行简短的采访。像迪克·维塔勒(Dick Vitale,美国著名篮球评论员)这样的大咖则会在演播室担任解说工作。

在男性统治的篮球解说界,女解说员多莉丝·伯克如何安身立命?

ESPN当时的执行副总裁马克·沙波诺(Mark Shapiro)告诉伯克,这是一份非常严肃的工作而并非儿戏。伯克回忆:“沙波诺跟我说,有一种说法是,场边记者就是展示电视台多元化工作环境的串口。男人应该待在演播室解说比赛,如果广播界有女性的位置,那就是做场边记者。更加固化这种刻板印象的做法是,场边记者必须好看。这太荒谬了,这种固化的思维方式早就应该被摒弃了。”

尽管这是一个在NBA媒体领域崭露头角的绝佳机会,但伯克还是心存犹豫。她一直觉得自己就应该是一名解说员。“唯一的动力,就是我只想做关于篮球的工作。”伯克说。

其他女性解说员也有同样的感受——对女性存在双重标准。对于一名想要成为篮球解说员的男性来说,他们的职业轨迹大致是先从一些不怎么需要露脸的工作做起,然后随着工作经验的累积就能慢慢做上解说员的位置。比如前NBA球员蒂姆·莱格勒(Tim Legler)、马克·杰克逊(Mark Jackson)基本上遵循了这样的职业发展轨迹。另一方面,对于女性解说员来说,通常需要先从场边记者这种“露脸”的工作做起,而且很多女性在场边记者的岗位一干就是好多年。

“我见过太多的女性被定死在场边记者的岗位上。”前田纳西大学女篮球星卡拉·劳森(Kara Lawson)表示。劳森大学毕业之后进入WNBA打球,退役后的她开始担任篮球解说员。

2017年,劳森正式担任NBA华盛顿奇才队的全职解说员。劳森表示自己曾经多次拒绝场边记者的工作邀请。“真正的篮球解说员不会在场边记者的岗位上待很久,我认为我也一样。”劳森说。

如果不得不暂时担任场边记者,伯克也有她自己的应对办法——同时做两到三份工作。她会以场边记者的身份出现在几十场比赛里,又会在另外几十场比赛里担任解说,通常由她担任解说的比赛通常都是在ESPN较低级别的频道中出现的地区性赛事。

2010年开始,伯克已经在篮球解说领域达成了一定的成就:她成为了NBA季后赛乃至总决赛的固定场边记者,同时在ESPN播出的一些高关注度的大学篮球比赛中担任解说员,偶尔还会出任一些NBA常规赛的解说员。

在男性统治的篮球解说界,女解说员多莉丝·伯克如何安身立命?

但这种工作的节奏太过严骏。“那可是三份不同的工作啊。”伯克的女儿萨拉说,“比如说,之前六天关注的一直是NBA,没有机会去看某支球队的比赛,然后就要去解说这支球队了。她就是带着这样的压力在工作的,这样很难不产生焦虑感。”

独身一人的伯克想要知道自己这样的工作状态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她真的想一心专注于解说高水平的篮球赛事——男子职业篮球。

前ESPN资深记者、如今为HBO的“真实体育”及NFL电视台工作的安德列·克雷默(Andrea Kremer)表示,她认为很多广播电视公司的男性高管们的想象力也许存在一些偏差。克雷默回忆起十年前她与ESPN的一名高管讨论新节目“Monday Night Football”的解说员人事安排时的场景。

“当时那名高管表示,我们这次要不走寻常路,安排一名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解说员。”克雷默回忆。然后他向克雷默透露了他心中的人选名单——前奥克兰突袭者队主教练乔·格鲁登(Jon Gruden)。”

“然后我就笑了。我对他说:‘真的?如果你想不走寻常路,我来告诉你应该派谁上。你应该让我或者米歇尔、苏茜或者帕姆中间的一个人上’。”——米歇尔、苏茜和帕姆都是多年的场边女记者。

肯塔基大学的性别与女性研究专家苏珊·博托(Susan Bordo)教授表示,还有一点我们容易忽视的现象是:大概女性在担任所谓“支持性岗位”的时候,她们往往更被看好;但当女性试图从支持性岗位上更进一步的时候,往往会遭受更多的质疑。

“场边记者这个角色,给了人们一种性别角色各安其职的感觉。” 博托教授说道。

在男性统治的篮球解说界,女解说员多莉丝·伯克如何安身立命?

博托教授打了一个比方,如果一名男性政客去世,他的妻子接替他时将更容易在政坛上取得成就。“如果一名女性先被认为是一名忠贞的妻子,那么公众便更容易相信她能够把事情做得更好。”博托教授说。

对于一名担任过多年场边记者的女性,人们便更容易相信她将在解说员的职位上取得成功。

在伯克职业生涯的大部分阶段,她都感觉到人们对她的态度不那么友善:从漠不关心到心存疑虑,甚至有些球迷会直接对他做出一些敌对的行为。比方说,有球迷甚至画了一张她浮肿的双眼的漫画传到网上来讥笑她——然而眼睛浮肿是因为那一天伯克经历了漫长的飞机旅程而导致的。

但直到四五年前,大多数对她的质疑慢慢消散了。“当我走进某个地方的时候,大家对我的态度完全不同了。”伯克说。

2016年,拥有众多粉丝拥趸的NBA 2K在游戏中把伯克从场边记者提升到了解说员的角色。“不得不说,我在游戏里的身形更加逼真了,”伯克说,“他们对此做了微调。”

2016年9月,游戏中的角色转变在现实中上演。ESPN的常任解说员职位出现空缺时,伯克在自己的好友兼同事杰夫·范·甘迪(Jeff Van Gundy)的鼓励下,给ESPN的NBA节目制作总监打了一个电话,表达了她对解说员这个岗位的兴趣。

制片人虽然不能立马给伯克一个答复,但他回答说:“我想今晚我们会给你带来好消息的。”

合同焦虑症

伯克并非NBA中首位女性全职解说员。2015年,福克斯体育东南分区任命斯蒂芬妮·蕾蒂(Stephanie Ready)为地方电视台转播夏洛特黄蜂队比赛时的全职解说员。雷蒂大学时候曾经是女篮校队成员,还担任过男篮的助教,后来在场边记者的岗位上做了很多年。

但两年后,福克斯又将蕾蒂派回去做了场边记者。管理层告诉蕾蒂:“我们对你的解说员的工作很满意,但是你如果待在演播室的话,就没有人帮我们从场边获取球员伤病信息以及其他的消息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既惊讶又失望。”蕾蒂说,“这难道不应该任人唯贤吗?如果你很优秀,那么你就应该留下来继续干或者是得到升迁。”

蕾蒂的事情引起了伯克的注意,当时伯克刚刚取得在ESPN的常任解说员职位。“从长远来看,那时一个艰难的决定。”

职业的不确定性像是一块悬着的石头一直挂在伯克的心上。她与ESPN的合同今年10月底即将到期,目前,ESPN尚未认真地跟她谈合同续约的事情。虽然这种情况在电视转播领域很常见,伯克表示近期有很多事情加剧了她的焦虑感,包括前不久ESPN总裁约翰·斯基珀(John Skipper)辞去了自己总裁的职务(ESPN历来以任用女性而获得良好的口碑,而且ESPN的管理层对伯克的工作表现非常满意)。

在费城76人队的主场等待比赛开始的伯克瞥了一眼手机,得知杜兰特准备与金州勇士队续约的消息。

“合同年哟。”她的制片人迪恩说道。

“我都明白。”伯克回答。

伯克希望在60岁时从电视圈退休,这样她就能有足够的时间陪她未来的孙子孙女,甚至是去执教一支高中篮球队。但她想知道,如果一名60岁以上的女性想继续留在电视圈是否能够如愿。

“随着我年纪的增长,我越来越会去关注那些女性在职场遇到的不公平待遇,或者说区别对待。”伯克说。

她想到了自己的处境,想到自己是否会收到与与同事范·甘迪和杰克逊不同待遇——后两位都是NBA中大名鼎鼎的解说员。

“我必须反复观看每场比赛最后的几个回合并做好笔记,因为我怕在直播中犯错误。”伯克说,“范·甘迪和杰克逊都曾做过NBA的主教练,如果他们做了同样的事,外界会怎么解读呢?”

她的声音略微有点颤抖:“我是真的担心。”

延展阅读:

不想惹麻烦的ESPN临时撤换亚裔解说员,结果麻烦就来了

专访克韩:人工智能必将改变看球体验,希望未来足球解说都失业!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编译自纽约时报,原文作者Noam Scheiber。

杜兰特 勇士 nba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