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有酒今朝醉并非李白所作,原作罗隐也是个无比潇洒的勇士

好奇心烹饪师    05-06 20:15

玩过王者荣耀的朋友们都知道有个英雄玩好了神挡杀神,称霸王者峡谷……

然而这个英雄十有九坑,那就是……李白!

游戏里李白有句经典台词“今朝有酒今朝醉”

这句诗确实很像李白说出来的话,但事实是,这句诗的原作并不是李白。

今朝有酒今朝醉并非李白所作,原作罗隐也是个无比潇洒的勇士

原诗是这么写的:

《自遣》

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啥意思呢?意思就是今天能喝酒就赶紧醉了吧,有什么需要发愁的事,明天再说。

很丧很符合我们现在很多人的思想,可以说是非常有共鸣了。

原作者叫罗隐,名字可能大家很陌生,但他曾经还写过“任是无情也动人”这样的句子,曾在《红楼梦》中被用作薛宝钗的花名签。

这样一位如此有才华的诗人为何不那么被人熟知呢?

今天我们就来讲讲这个终生不得志,讽刺文学界的巨头。毛主席亲自提笔:十上不中第

在罗隐的诗歌专著《罗隐集》《甲已集》中,关于“落榜”“科场”不下几十首。毛主席他老人家多次读这首诗并圈阅、批注:十上不中第。现在想来,罗隐是唐时最终没有中举的范进,可怜可叹!所以,他在《偶兴》中写道:逐队随行二十春,曲江池畔避车尘。如今赢得将衰老,闲看人间得意人!一个“闲”字,几多心酸!?苦啊!

今朝有酒今朝醉并非李白所作,原作罗隐也是个无比潇洒的勇士

可能是因为一直考不中举,罗隐的讽刺文学造诣就一天比一天高了。一榻糊涂的泥塘里的光彩和锋芒

罗隐的讽刺散文的成就很高,堪称古代小品文的奇葩(之前的文章说过了,奇葩不是贬义词,没看到的请自己回去翻记录嘻嘻嘻嘻嘻)。

在《馋书》的序言中罗隐自嘲地写道:“我来到京城七年,饥寒交迫,几乎不像一个正常人了。丁亥年的正月,拿过这本书来自己骂自己:‘他人用书得荣誉,你却拿它自取其辱;他人用书取富贵,你却因此得贫困。’所以,我的书不过是自己谗媚自己罢了,就叫谗书吧。”

鲁迅在《小品文的危机》一文中对晚唐小品文在唐代文学史上的地位有非常精辟的见解。他说:“唐末诗风衰落,而小品放了光辉。但罗隐的《谗书》,几乎全部是抗争和愤激之谈;皮日休和陆龟蒙,自以为隐士,别人也称之为隐士,而看他们在《皮子文薮》和《笠泽丛书》中的小品文,并没有忘记天下,正是一榻糊涂的泥塘里的光彩和锋芒。”

讽刺文学大家都懂的,鲁迅先生是近代讽刺文学的名人,罗隐的《馋书》是当年的讽刺文学的巅峰。

今朝有酒今朝醉并非李白所作,原作罗隐也是个无比潇洒的勇士

其中有一篇文章叫《说天鸡》,它写狙公家庭一代不如一代:祖辈能驯猴,父辈只能养天鸡(鸡比别家鸡打鸣打的早,也比别人的鸡勇猛),儿子辈连天鸡也不能畜养(除了好看能吃能喝啥都不会),只能畜养外形美丽而实质无用的鸡。它反映了晚唐统治者以貌取人、埋没真才的政治措施,讽刺了一批无德无才而贪图享受、空有其表的官僚。这则寓言受庄子寓言“斗鸡养到”、《列子》“朝三暮四”的影响是很明显的。视玉帛而取之者,则曰牵于寒饿;视家国而取之者,则曰救彼涂炭。

最后来分享一篇罗隐的散文《英雄之言》

《英雄之言》

物之所以有韬晦者,防乎盗也。故人亦然。

夫盗亦人也,冠屦焉,衣服焉。其所以异者,退逊之心、正廉之节,不常其性耳。

视玉帛而取之者,则曰牵于寒饿;视家国而取之者,则曰救彼涂炭。牵于寒饿者,无得而言矣。救彼涂炭者,则宜以百姓心为心。而西刘则曰:“居宜如是”,楚籍则曰“可取而代”。意彼未必无退逊之心、正廉之节,盖以视其靡曼骄崇,然后生其谋耳。

为英雄者犹若是,况常人乎?是以峻宇逸游,不为人所窥者,鲜也。

译文:物品之所以有隐藏不露的,是为了防备盗贼。所以人也是一样。

盗贼也是人,同样要戴帽穿靴,同样要穿着衣服。他们与常人有所不同的,是安分忍让的心与正直不贪的品格,这种美好的本性不能长久保持不变罢了。

看见财宝就要窃取的,说我这是出于寒冷饥饿;看见国家就要窃取的,说我这是拯救百姓的困苦。出于寒冷饥饿原因的人,不用去多说;拯救百姓困苦的人,应该以百姓的心为心。但是汉高祖刘邦却说:“我的住室应该像秦始皇这样。”楚霸王项羽也说:“秦始皇可以取而代之。”想来他们并不是没有安分忍让的心与正直不贪的品格,可能是因为看到了秦皇的奢华尊贵,然后产生了取而居之与取而代之的想法。像他们这样的英雄尚且如此,何况普通的人呢?因此说高大的宫室与放纵的游乐,却不被人们所羡慕觊觎,那是太少了。

罗隐,以文为镜,尖锐的指出所有社会问题,勇者无敌。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