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位公开出柜运动员自述:我的生活自己左右

懒熊体育    05-18 09:24

导语:早前在报道世界同性恋运动会时,该活动联合会的志愿者邱华告诉懒熊体育,有一位中国运动员要出柜,他将会参加今年世同会比赛。后来在邱华的帮忙下,最终推动了故事的主角许景森接受了懒熊体育的专访。

中国首位公开出柜运动员自述:我的生活自己左右

以下为懒熊体育根据对许景森的多次采访整理而成。

这段时间,我心底有两个声音在博弈:出柜,不出。

我没有挣扎,也不害怕,但这件事的确是需要考虑一下,我无法想象出柜之后会发生什么。但我不会因为未知的可能性而退缩,那不是我的性格。

最后,我认为利大于弊。我想尝试一下,好奇的心态更多一点,想冒险,想探索,好的坏的,究竟会怎样。

对了,今年8月份,我将去巴黎参加世界同性恋运动会(Gay Games),很多人问我你为什么要去?因为我是Gay,我爱运动,我还是一名职业运动员。

我叫许景森。2016年8月,冲浪成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中国开始筹建冲浪国家队。2017年3月,我入选国家队,并且担任队长一职。12月底,因个人原因我主动离开了国家队。

我现在还是世界同性恋运动会的全球形象大使,除了宣传这项有着36年历史的赛事,我还报名了三个项目:50米自由泳、100米自由泳和男子篮球

在中国的运动员群体中,我想这可能是第一次有人公开表明自己的同性恋身份。

中国首位公开出柜运动员自述:我的生活自己左右

许景森载着冲浪板“南征北战”

可怕的是不敢走出去

我生于1989年,老家广东省开平市。老家那边的传统体育项目是划龙舟,亲戚中就有当舵手的,还有划手,逢龙舟比赛,全家出动,为此我很小就学会了游泳,水性很好。

其实从小我就是一个矛盾体,上学的时候我喜欢上篮球和街舞,也一直在学水粉画和国画。曾经我想当一名设计师,但最终北上青岛一所大学,学习酒店与旅游管理。

我爱青岛,从小亲水的经历让我对海洋着迷,所以选择了一座有海的城市。现在我也定居在了青岛。

在青岛读大学的那4年,倍感孤独。南方人初来乍到,水土不服,朋友很少,因为爱好不同,和同学们也玩不到一起。只要课余空闲,我就去打工做兼职。有一次偶然机会,在篮球场上认识了一位迪卡侬工作人员,由此,我进迪卡侬做起了卖场导购。

那时是2010年前后,迪卡侬中国卖场里还没有细分的冲浪产品,但有最初级的趴板。我自己买了一个,去了青岛的石老人浴场,自得其乐。

我对冲浪运动最基本的印象——碧海蓝天,阳光沙滩,冲浪选手脚踩冲浪板,在波涛翻滚之间恣意游走,自由洒脱,画面很美。但在现实中,当我想从趴板上站起来,却是一次次地摔下去。

不过也是因为摔得越狠,反而越能激发我的斗志和兴趣。

我上网搜索教材,买冲浪板,在青岛的海里练习。这些都不过瘾,那年春节我都没回家,而是去了国内的冲浪圣地海南万宁日月湾,拜冲浪圈里的前辈为师。此后接连几年的冬天,我都前往海南学习。

后来大学即将毕业,现实问题来了,是找工作,还是继续所热爱的冲浪?

我拿不定主意,情绪低落,和父母一起召开家庭会议。父母在这方面比较开明,让我先不工作,专心练冲浪。

我辗转海南、青岛、香港和钱塘江等地去参加冲浪比赛,起初难出成绩,慢慢才找到感觉。在2016年11月的冲浪海南公开赛上,我夺得国内男子短板最佳,一个月后又拿到了万宁杯冲浪邀请赛男子短板的季军。

2017年3月,冲浪国家队正式成立,我被招入。两个月后随队赴法国参加了2017年比亚里茨世界冲浪锦标赛。

中国首位公开出柜运动员自述:我的生活自己左右

国家队参加2017法国冲浪世锦赛,S字母下墨镜者为许景森

由于冲浪在国内起步晚,底子薄,国家队这次的成绩不理想。但是吧,成绩差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走出去,要去见识和学习,迈出第一步至关重要。

你太直了,怎么可能?

2014年的除夕夜,吃过年夜饭后,我和高中时最要好的几个同学聚在一家茶馆,天南海北地聊天叙旧。对他们来说可能很意外,我突然站起身来,提高嗓门,煞是严肃地说:“各位,我要告诉大家一件事情。”

好友中有男有女,都停止了交流。

“我是Gay,”我说。

大家顿时愣住了,身边的空气也仿佛凝固。

“真的假的?”有朋友问我。

我再次确认。

“你开玩笑呢吧?”好友们纷纷表达看法,“不可思议”,“不像”,“你太直了,怎么可能?”……

交流过后,大家并没有过于异样的反应,继续喝茶聊天。

因为信任,才敢和他们坦诚以待,现在他们仍是我最好的朋友。

小时候,我会对一些成功男性有一种崇拜感,渴望被保护,得到照顾。到高中上网多起来后,看了一些综艺、美剧和娱乐节目等,接触到了“同志”这个信息,我就意识到自己的与众不同了。

有一点就可以说明,我这个人比较潮,外表也酷酷的,上学时不少女孩追我,但都被我拒绝了,她们感觉我很奇怪,也问过我,“你不会是Gay吧?”我不理睬她们的。

当我确定是同志后,没有恐慌,有的是惊讶和好奇,我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不好的存在。

但至今我也没对父母说,因为两代人之间会对这个问题有很大的误解,我的生活是我自己的。往后他们不会知道的,我也不会向他们解释,一辈子都不会。我向他俩表达过,我不结婚。

在冲浪圈,有人知道了我是同志,有的队友也知道。但无论是一起训练还是比赛,我并没有因为同志身份而受到过排挤或歧视,自身也没啥压力,如果有压力,那就是如何提高冲浪成绩。

这或许和冲浪在中国是小众运动有关吧,起步没几年,关注的人少。

像传统那些大的运动,我知道的是,2013年4月,NBA球员杰森·科林斯登上了美国《体育画报》,他是北美四大职业体育联盟中第一位公开宣布出柜的球员。

中国首位公开出柜运动员自述:我的生活自己左右

科林斯通过《体育画报》公开了自己同性恋身份,后来也是在《体育画报》上正式宣布退役

《体育画报》以科林斯为封面的这期杂志标题叫《The Gay Athlete(同志运动员》。科林斯说,我非常幸运可以做真实的自己。

他那时呼吁对同性恋球员多些理解和支持,说在NFL、NHL、MLB中仍然有同性恋球员,他们是存在的,每个项目都有这样的群体。如果公开身份可能被队友孤立,可能被小报记者炒作,隐藏身份并不是我们的本意。

科林斯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包括NBA前总裁大卫·斯特恩和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

命中注定要参加的比赛

世界同性恋运动会没有冲浪项目,但这不影响我加入其中。我想这是命中注定要参加的比赛。

2014年秋天,网上有新闻说北京有一个叫“流逝”的人前往美国克利夫兰,参加了第九届世界同性恋运动会,还夺得了一枚蛙泳银牌。

我第一次知道世界上有这么一个运动会,什么时候我也能去比一比呢?

因为世界同性恋运动会也是四年一届,我觉得2018年巴黎的时候可以试试。

那时考虑的一是资金,参加世界同性恋运动会的人除了极少数被官方资助的之外都是自掏腰包,包括报名费和机票、食宿等。二就是我的运动员身份,尤其是后来加入国家队。

但后来我发现了,体制内的国家队不太适合我,我是自己练出来的,我更想要个人发展。所以年底我主动退了出来。

我的理解是,我们这些人是新一代的运动员,是第三代吧。

第一代源于彻底地举国体制,体制内培养、发展;第二代由国家培养,半路跳出来谋求个人的职业化发展;第三代则是自己练习,自行筹措资金训练比赛,找赞助商或经纪公司,职业化发展。

我身边有很多第三代运动员,他们攀岩、滑板、搞轮滑。

但是,我至今也非常感谢国家队,很荣幸有机会亲身进去经历了。

后来为了参加世界同性恋运动会了,我通过赛事中国区的微信公众号“Paris巴黎”联系上了邱华。他是世界同性恋运动会联合会(Federation of Gay Games,简称FGG)的志愿者,常年旅居法国,正好今年的Gay Games在巴黎举办,他就负责起大中华区的信息传播与运动员招募工作。

我跟他说想去参加比赛,并且希望得到资助。邱华告诉我,很抱歉,已经错过了申请资助的时间段。

但聊得久了,我们两个人成为了朋友。我也跟邱华说明了自己的运动经历和性取向。最后邱华觉得,作为职业运动员的许景森如果能参与其中,意义重大,以正面的、运动阳光的形象展示LGBT群体,能够唤起并且激励更多的人。

邱华回去和FGG沟通协商出了一套方案,最终,我成为世界同性恋运动会的全球形象大使,这样也可以拿到资助。

中国首位公开出柜运动员自述:我的生活自己左右

许景森在训练中,可惜世同会无冲浪

世界同性恋运动会全球形象大使的职责有很多,包括说展示巴黎2018年世界同性恋运动会的官方标志,像手链、徽标和徽章等,通过社交媒体发布赛事消息,利用媒介推介赛事,并参加赛事期间的会议、文化艺术活动和论坛等。

最初得知邱华的资助方案后,我当然很高兴,也有些犹豫,因为应允就意味着出柜。我让邱华给点时间考虑,想了几天后,依然拿不定主意。一位多年的好友为我宽心,“这个事情没有你想得那么复杂,不要给自己扣太多的帽子。”

说服自己花了一段时间。那我就去做吧。

最终,美国一个腰旗橄榄球联盟给了我1500美元的资助,世界同性恋运动会解决了250欧元的报名费,住宿方面则由巴黎当地的志愿者解决。

其他的比赛是我职业中的比赛,而世同会是我人生中的比赛。 去参加世同会,我要展示积极健康阳光的一面,激励一些人,希望他们看到我的行动后能变得勇敢。我没有把出柜这件事情看得那么重,我是去参加世同会,顺便出柜。

我希望自己能成为榜样,我是个爷们儿,我爱运动,爱时尚,是一名冲浪运动员,同性恋不是有些人想的那样。

平时看到LGBT群体中有的人受到欺负、排挤甚至虐待,我也会伤心。这个社会需要更多正能量的人出现,同性恋的存在不是坏事,别悲观,要勇敢做自己。任何事物任何人都有他存在的意义,你不支持不接受,但请不要排挤他。

中国首位公开出柜运动员自述:我的生活自己左右

许景森想要过心中向往的生活

2017年初有一家极限运动公司签约了我。我的经纪公司也是我的赞助商,他们会给我提供赞助金,支持我比赛,我也拍广告,比赛时拿奖金,主要是这三块儿。我为阿迪达斯、迪卡侬和路虎拍过广告。

在青岛等地,我有冲浪的教学和培训工作,例如冲浪初学公开课、进阶公开赛、赛前指导和赛后经验分享课等等。

最近我刚刚结束了2018赛季亚洲冲浪巡回赛一站的比赛,留下来在巴厘岛继续训练。在这边租的房子,物价和国内差不多,各方面的生活饮食都比较适应了,每天都会下海训练。

我还没到29岁。在外人看来,他们会羡慕我的生活状态,看起来美好,但他们并不知道我在背后到底做了什么。有时,我觉得自己有点自私,因为我并没有像一般人那样养家糊口,孝敬父母,也没有选择大众的生活模式,我自己想要什么就做什么了,怎么开心就怎么过了。

事情都是对等的。如果我像常人那样考虑过多,买房、买车、贷款啊之类,我就没办法得到我现在的生活了。在传统文化里,别人眼里我可能是个坏孩子,但在新时代,我想通过努力,成为榜样,我的生活我自己左右。

延展阅读:

规模已超奥运会?世界同性恋运动会如何在争议中前行

体育没有歧视,阿迪达斯赞助2017世界同性恋运动会

极限运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