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官方小说翻译选段:风暴前夕

NGA玩家社区    05-18 10:59

本文作者:kzballarat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翻译选段:风暴前夕

窝头之前放出了一些早先我们没有看到的小说预览,粗略浏览后自己挑选一些内容翻译了一下。

选段比较碎,有些是总结有些是原文,有点混乱,但大体能看懂。另外我关注的是加利亚-米奈希尔的事情。

这次我认为的最大亮点就是 荒芜议会/凄凉议会 以及对被遗忘者平民的描写,相当有趣。但另一方面,部分群友对安度因得角色塑造非常不满。

具体为什么大家见仁见智吧。

注1:刚才看回复里有人说“是不是翻译错了,法奥怎么可能是被遗忘者。”然而很遗憾,原文里写的是: the Forsaken archbishop。

7.3燃烧王座后。暴风城纪念仪式。安度因。

“派出你最精锐的部下,肖尔。有必要的话就从其他任务里调配人手。我们必须搞清楚这是什么。我等会儿就召集顾问开会。”安度因张开手,用肖尔的手帕把这颗不知名但又无比强大的物质小心地包裹起来。他把手帕塞到口袋里。那种美妙的感觉减弱了,仍然能感觉到。

安度因本就打算去拜访暴风城的盟友,去感谢并帮住他们从战争的废墟中恢复。

现在他的行程被大大加速了。

奥格瑞玛。胜利游行。希尔瓦纳斯。

那个渴求和平的孩子王安度因失去了他的父亲,这对他打击很大。传言说他找回了萨拉迈恩并用钢铁般的冰冷意志和圣光战斗。希尔瓦纳斯对此表示怀疑。她很难想象那个敏感的孩子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她尊敬瓦里安,甚至欣赏他。军团的威胁是如此可怕,她甚至愿意放弃如食物和水滋养生前自己那样滋养着现在的她的仇恨。

但狼王已经离去,年轻的雄狮还只是一只幼崽,而且人类经受了惨痛的损失。他们很虚弱。

脆弱。就像是猎物。

而希尔瓦纳斯是一位猎手。

部落坚韧,强大,历经战火。它的成员会比联盟的种族更快恢复。他们能在更短时间内完成她提出的一切。补给,愈伤,修养生息,他们就会渴求鲜血,而希尔瓦纳斯则会用部落最古老的敌人——暴风城人类的鲜血——来满足他们的饥渴。

奥格瑞玛。希尔瓦纳斯。纳萨诺斯。

就算人类死了变成被遗忘者又有多坏呢?他们再不会生病,不会失去自己的挚爱,不需要睡觉,还能像活人一样继续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一切都将合而为一。

如果人类能明白生命的可怕和随之而来的痛苦,西瓦纳斯认为,他们肯定会愿意选择成为被遗忘者的。

贝恩,萨鲁法尔,洛瑟玛,加里维克斯,这些人肯定认为西瓦纳斯对制造亡灵抱有兴趣,他们能成为人民的领袖自然不是白痴。但他们也会和人类战斗,夺取他们纯白的王城,以及茂盛的森林和肥沃的田野为自己所用。只要西瓦纳斯为他们带来这样实际而又极具象征意义的胜利,他们自然就不会对制造亡灵多加口舌。

再也没有人类英雄能团结联盟抵御外敌了。安度因洛萨被奥格瑞姆毁灭之锤杀死了,莱恩和瓦里安也已离去。继承他们名字的只有安度因乌瑞恩,而他什么也不是。

“我们意见仍然相同,对吧?”她对纳萨诺斯说到。“暴风城必须陷落,战争的牺牲者将会成为被遗忘者。”

“如您所愿,我的女王,”纳萨诺斯说道,“但我认为您要考量的并非本人的意见。您和其他几位领袖谈过了吗?他们也许会有不同意见。我觉得人们从没见过代价如此惨痛,以及如此受人珍视的和平。他们也许不希望很快开战。”

“当我们的敌人尚存,和平就不能算是胜利。“当虚弱的猎物还未被猎杀,当被遗忘者的延续无法得到保障时,就不算胜利。”

暴风城。吉恩。安度因。

吉恩盯着眼前没吃完的晚餐。"当我失去儿子时," 他轻声说道,声音绷紧了 "我失去了自己的一片灵魂。我不单单爱着利亚姆。我欣赏他,尊敬他。他本可以称为一位出色的国王。"

安度因安静地听着。

"当他陨落——当那个没有感情的亡灵女妖用本应杀死我的箭矢射杀他时——有好多东西随他而去。我以为自己永远不能从他的死里恢复过来。我也的确... 没有完全恢复。但我还有妻子,米娅。我还有我的女儿,苔丝,她和她哥哥一样强壮又聪慧。"

安度因没有插话。吉恩还从没有如此对他敞开心扉过。现在吉尔尼斯的国王抬起他蓝色的双眼。它们在烛光的映照下闪闪发光,他沙哑的声音伴随着情感流淌而出。

"我把过去抛在脑后。但利亚姆的离去在我心中留下一个空洞。我试着用自己对西尔瓦娜丝风行者的仇恨去填补。"

幽暗城。荒芜议会 / 凄凉议会 (the Desolation Council)

议会组织结构:(暂译)

Prime Governor = 总督。Vellcinda(维尔辛达,被遗忘者女性)

Governors = 总管(多人)

Ministers = 大臣(多人)

Listeners = 民意官(多人)

维尔辛达和荒芜议会的任务是在西瓦纳斯不在幽暗城的情况下管理洛丹伦,相当尽忠职守。

维尔辛达曾对纳萨诺斯说:请你和黑暗女王谈谈,说服她回来几次。哪怕几个小时也好,我们要举办纪念活动,纪念那些为对抗军团牺牲的人。

纳萨诺斯:我会转达你的消息。然而希尔瓦纳斯还是没有回来。

维尔辛达生前是一个仆人,苏醒以后也继续做着服侍他人的事情。她帮助后来苏醒的人认识“新生”的自己。后来她厌倦了就开始学习解刨学等等,转而负责帮其他人装配损坏的身体部件。

一个铁匠说:我知道黑暗女王为了我们的存续十分努力。但也许我们不应该继续存在呢?万一我们就应该逐渐凋零最后消逝呢?

维尔辛达:天啦,作为一个铁匠你也够哲学的了。

铁匠:八成是你给我换的新手臂让我变聪明了吧?

这里面提到被遗忘者的血肉是不会因为吃东西而愈合的

暴风城。安度因。

安度因接见了一个老实巴交的旅店老板:弗德里克。后者对国王的好客和友善表示震惊

随后又因为国王的话更加震惊。

安度因告诉他有些被遗忘者为了这个世界做出了一定的牺牲。不是所有,但一些。而且他们也不都是那么黑暗。弗德里克的第一反应是:这不可能...

“让我问你个问题,”国王说道。 “假如,在机缘巧合下,你的兄弟弗兰迪斯还和我们在一起。一个被遗忘者。假如他仍然有着自己的意志,还是那个你认识的好人,你的兄弟,你想和他见面吗?”

“在你回答我之前请记住,他也许是你的兄弟——但他同样是一个被遗忘者。他不是活人。他可能已经腐烂,骨头已经外露。他可能曾经作为天灾的一员犯下可怕的罪行,而他也侍奉过女妖之王。你还想见见你的这位 ‘兄弟’吗?”

这简直太可怕了,要和它见面——是什么东西?更重要的是,和谁见面?和一个怪物?还是他的兄弟?

弗德里克考量半天,做出了回答:

“是的,陛下。我想和他见面。假如他和你说的一样——曾经挺身与邪恶对抗——那么他就还是我的兄弟。”

阿拉希高地。大团聚 "the Gathering"。

最初,安度因,加利亚以及希瓦纳斯是合作的。

希瓦纳斯提供了一些名单,前两人写信他们的活人亲属,邀请他们来和死人见面。

安度因亲笔书信:如果你选择不来也不会有任何惩罚。这不是命令而是邀请。是一个与你所爱之人再见面的机会。只不过他们和你记忆中相差甚远

安度因派出的信使必须得到答复才会离开。然而想当然的,拒绝多余同意

所有同意参加大团聚的活人都必须经过审查,以确保他们的意愿是与家人团聚而不是复仇。

城中已经开始产生一些议论。卫兵接到命令在爆发暴力事件前打断这些争论。不是所有人都对这项活动持乐观态度。格雷迈恩对此明显很不高兴。还有人坚持认为他们的爱人哪怕死也比成为亡灵这样的怪物要好得多。

安度因与女妖之王的通信出乎意料的顺利。双方对许多需要解决的事项进行商讨并达成共识。尽管不是所有人对此表示乐观,但基本上敲定了大团聚的会面地点,成员,流程以及种种细节事项。

有一天,吉恩直接发难了。“你怎么能如此简单就和背叛你父亲的东西合作?她手上的沾染的鲜血比海里的水还要多!”

阿拉希高地。索拉丁之墙和激流堡之间的空旷地带。

大家在阿拉希的草地上聊得还不错,有不少家庭真的团聚了。

安度因知道加利亚在,但加利亚用罩袍隐去了自己的面容,对其他人来说她只是一个“牧师”。

她在人群中行走,谈话,祝福他人。正当一切顺利的时候,几个被遗忘者走上来请加利亚祝福她们。然后说小声说了一句话。

“我们需要你。时候到了。”

加利亚一开始很诧异,对方紧跟着说:“你会明白的。准备好。”

她突然发现有小部分被遗忘者和自己的家人,看似漫不经心地在一边走一边谈话,但他们正在慢慢从会面的中间地带走向激流堡

这时候,加利亚突然想起了虚光神殿里纳鲁萨拉的话,于是她下了决心。

她找到Elsie,(一个被遗忘者) 对她说:请你帮助我。

阿拉希高地。希尔瓦纳斯。安度因。加利亚。

此时希瓦纳斯开始觉得不对劲。她看到一个牧师和维尔辛达说了什么。紧跟着她明白了:她的被遗忘者在叛逃。

纳萨诺斯:"的确有几个在接近激流堡,但也许他们只是在无意的漫步而已。"

"那就让我搞清楚吧。" 她举起号角,吹响三次悠长的号声。"让我们看看谁在收到召唤时回来,谁会背叛,逃走。"

就在这时,一个被遗忘者牧师气急败坏的坐着瘟疫蝙蝠回来报告:加利亚米奈希尔在人群中。

希瓦纳斯觉得自己小看安度因了。竟然能把一个本来应该死掉的米奈希尔带到这里来,还要鼓动她的人加入联盟。

西瓦纳斯又吹响三次急促的号角,更多被遗忘者开始撤退。

Elsie也下令被遗忘者返回索拉丁之墙。

法奥,维伦,图拉扬等人都在。

在双方都开始撤退的时候,还有一些人留在原地不知所措。

法奥在招呼自己人返回激流堡,但加利亚还没走,还在跟对方争论什么。

这时候黑暗游侠上场了,Elsie当场被射死。

这下子还在场中犹豫的人们都开始跑。被遗忘者返回高墙,人类回到激流堡

安度因惊呆了。希尔瓦纳斯的黑暗游侠没有杀人类,他们正在杀死被遗忘者。

随后他跳上一只狮鹫,并下令:除非黑暗游侠攻击我们,否则不许攻击对方。

加利亚也傻了。她眼看着周围的被遗忘者被一个个射死。

紧跟着她清醒过来。

她是加利亚-米奈希尔,洛丹伦王座的继承人。这些生前是她的人民,死后也是。现在她要做的只有一件事,保护其余的被遗忘者,带他们安全撤回激流堡。

“快回到激流堡!”加利亚喊道。“快跑!”

阿拉希高地。希尔瓦纳斯。纳萨诺斯。

"我的女王,您这是在干什么!"

"这是我必须做的事情。他们是叛徒。"

"可他们正在返回的路上啊。"

"的确,但有多少人是出于恐惧才回来的?有多少人在我要求撤退以前对叛逃充满希望?不,纳萨诺斯,我可不想冒这样的风险。只有那些一开始就返回的荒芜议会成员才是我信任的人。他们心中已经破败,充满苦涩。他们是真正的荒芜。至于其他人,我可不允许那种感性和希望不断生根发芽。它们就和疾病一样会蔓延开来。我必须斩草除根"

“游戏玩够了,我要亲自出手解决那个篡位者。被遗忘者会返回属于他们自己的家园。和我在一起。”

她对纳萨诺斯露出一个冷酷的微笑。

“荒芜议会的其中一个愿望是自己不要一遍又一遍地重生。所以我今天赐给他们两个礼物。与他们的挚爱团聚,然后永远死去。”

“现在,”她抓起弓箭,跳上蝙蝠,“我要让加利亚米奈希尔加入已故皇室成员的名单。”

阿拉希高地。安度因。

安度因从未向象现在这般向圣光祈求。这些人——人类与被遗忘者——除了抛弃往日的仇恨与恐惧什么也没做。他们满怀爱意与信任来到这里。

他们信任我。

信任我能做出正确的,好的,善良的选择。

尽管他催促狮鹫全力飞行,一种恶心而不断加剧的恐惧吞没了他——他来不及了。

就在前方,奥斯里克-斯特朗和他的朋友托马斯一起奔跑着。年轻的国王召唤圣光,但就在他能释放法术保护那个被遗忘者前,一只箭矢越过他的耳朵,刺入托马斯的骷髅胸腔。它射穿了托马斯,带着非人般的精准撕裂了他的脊柱

安度因看向四周。菲莉娅和他的父亲帕奎尔在一起,她用自己的手臂保护着父亲,仿佛她才是父母,他的父亲是她的孩子。但黑暗游侠的利箭与她们本人一样无情。他们箭无虚发,帕奎尔在奔跑途中颤抖了一下,跌倒在地。菲莉娅跪倒在地上,她怀里抱着那具正在凋零的尸体,哭声仿佛要把安度因撕成碎片。

安度因没能救下他们。连费尔斯通家那些迈开长腿拼命跑向激流堡的男孩们也不行。其中一个人用手臂护着惊恐的老艾玛, 试着用他自己的身躯遮挡箭矢,却不知是他们自己正处于危险中,而不是他们的母亲。(老艾玛,费尔斯通家的老妈妈,居住在暴风城)

三支箭呼啸而出。三支箭命中目标。三具尸体倒在地上,他们的母亲跌倒在地,哭喊着他们的名字。

其他还深处旷野上的被遗忘者距离太远了。安度因知道自己救不了他们。但他可以救艾玛。

他让狮鹫落地,来到艾玛身边。他扶起正在抽泣的老人,呼唤圣光的帮助。

——她失去了所有亲人。现在,拜托,赐予她希望和治愈。她的孩子们希望她活下去。

艾玛的眼睑颤动了一下,她睁开眼睛盯着安度因,老泪纵横。“他们都死了。”她说。

“我知道,”安度因说道。“现在你必须替他们所有人活下去,他们已经不在了。”

安度因用自己的狮鹫送走了老艾玛,发现自己的牧师没有收到攻击。他先是很庆幸,随后突然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他拼命跑向加利亚-米奈希尔。

阿拉希高地。安度因。加利亚。

加利亚身边围绕着一圈淡黄色的光环,那是圣光的庇护。但能维持多久很难说。

安度因在路上与西瓦纳斯面对面了。 女妖之王骑着瘟疫蝠飞到他身边,两人四目相对,随后希瓦纳斯催动蝙蝠,向加利亚飞去。

他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一个绝佳的目标。那就这样吧。如果希瓦纳斯想挑起战争,那就来吧。

但就算他正缩短与加利亚的距离,还是远远不够快。他身边的一切似乎如玻璃般破碎开来,那些充满希望,理想与欢乐的碎片亮出闪烁的锋利的光芒。

刚才还保护着洛丹伦正统女王的光环逐渐暗淡下来,跟着它们消退了

他眼看着身处几码之外的加利亚,自己马上就能救下她了。此时希瓦纳斯风行者弯弓搭箭,缓慢地,近乎懒散地,享受着这一刻。跟着,黑箭破空而出。

紫罗兰色的的烟雾包裹着黑箭,尖啸着飞向目标。一瞬间,加利亚身边的时间仿佛变慢了。她的罩袍落下,金色的长发在空中飘舞。黑箭精准地射穿了她的心脏。她向前一冲,猛然扑倒在地,双手插腰,让她最后的时刻显得笨拙又粗俗。

安度因呼唤圣光,但他太远了,太慢了,而且没有得到回应。

加利亚米奈希尔,洛丹伦王座的继承人,死了。

虚光神殿(牧师大厅)。安度因。加利亚。

法奥和安度因联手施法,通过圣光复活了加利亚。

她不是无脑的行尸,也不是被遗忘者。他由人类与被遗忘者共同使用的圣光复活。

“这是你的计划吗?利用我的大团聚作为重登王座的机会?”

“并不是。来,我们聊聊吧。”

"自从我遇到了大主教法奥,我就相信总有一天,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可以让被遗忘者们明白,虽然我不是她们的一员,我也能视他们为我自己的人民,并做一个好国王。我的哥哥想消灭他们,但我想帮助他们。"

“所以说,当你听说了大团聚后,你就想参与进来。”

“是的。我想和那些不是牧师的被遗忘者见面。我想亲眼看看他们和家人团聚时的样子。但我当时只有这一个打算。我发誓。”

“我相信你。”安度因交叠双手,用锐利的目光盯着加利亚。“是什么让你改变想法了?”

“帕奎尔-芬特拉斯来到我身边,他说——他说他们需要我。他们说时候到了。一开始我也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但随后我发现他们是要从被遗忘者叛逃。我当时有两个选择:要么帮助他们,暴露我的身份,保护他们的安全;要么抛弃他们,任他们被杀死。”她看向一边。“但我还是害死了他们。”

“你几乎挑起了一场战争,”安度因说道,他的声音显得有些冷酷“你也许要为成百上千人的死负责。你明白吗?”

“我懂。没人教过我如何统治,安度因,因为没人期望我去统治。我从没正式学习过政治和策略。所以当我在那里时...”

“你选择跟从内心的感觉走,我理解。但统治者不总是能享有这份奢侈。”

“不。我还没准备好去统治。但我希望服务洛丹伦的人民。他们是我的人民,而现在我和她们一样了。这感觉... 是对的。我会学习的。我也会跟大主教学习如何当一个... 这个。身为亡灵但拥抱圣光。”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