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子林:世界杯史记之中国列传

西子林    06-05 10:13
西子林:世界杯史记之中国列传

图转

足球源自华夏,世人不疑。纪元前三世纪,有《蹴鞠新书》载:“蹴鞠者,传言黄帝所作,或曰起战国时。”鞠者球也;蹴者,以脚踢也。

阿维兰热,FIFA(国际足联)前长老。当一九八五,足球世少赛启幕京城时,阿翁郑重致词曰:足球源于贵国,已历数千年也。现长老布拉特亦曾有言:足球,源于中国,因战事而西传。

虽然,西子林细究之,蹴鞠与现代足球,即如算盘子与电脑,实非一码子事也。

故中国足球不因悠久而辉煌。世界杯之旅亦不因发源而顺畅。入围绝无仅有,其余时刻,每每在外围打转也。

中国叩奥运足球门自一九三六始。时有亚洲球王李惠堂颠沛闯柏林,两球负英伦。

中国叩世界杯预赛门则自一九五七起。戴麟经、约瑟夫(匈)统兵。与印尼小组三战,0-2、4-3、0-0,不敌。此后五届不赴会。

一九八一,苏帅永舜携(容)志行(古)广明(黄)向东(陈)熙荣(陈)金刚(沈)祥福(蔡)金标(李)富胜等一干猛将卷土来。亚大区小组赛轻取朝日及港澳兄弟,决赛血战科威特(3-0、0-1)沙特(4-2、2-0)新西兰(0-0、0-1),一只脚踏向西班牙。未料沙特0-5败于新西兰。中、新同分,不得已再战。本已马放南山,无奈重整旗鼓,再鼓而衰,三鼓而竭,1-2告负,国人掩面。

一九八五,五·一九不敌香港队,小组不出线。作家理由撰《倾斜的足球场》文,记球迷之乱。八四亚洲杯亚军队功臣曾雪麟下野。

一九八九,高丰文携八八闯奥运之余勇,小组赛挑落伊朗泰国孟加拉,狮城六强会战,取沙特朝鲜,负阿联酋韩国卡塔尔。负阿、卡之役,均于最后时刻失守。两遭黑色三分钟,只差一步到罗马

一九九三兵败伊尔比德。失手也门(0-1),小组不出线。

一九九七秋,十强赛两负伊朗(2-4、1-4),一平沙特(1-0、1-1),一负卡塔尔(2-3、1-1)。国人曾作歌云:盲人瞎马,计算有误。虎头蛇尾,蛮攻蛮守。破罐破摔,悬崖撒手。大帅苦脸,今夕可悟?希望犹存时,已做盖棺算。乍喜复乍惊,金州泪飞舞。

当主帅戚氏(务生)方寸大乱时,有以易帅谏足协者。不听。

二○○一,有米卢自东欧来,接英人霍顿手。扬扬洒洒,嘻嘻哈哈,苦尽甘来,苍龙出头。而大喜过望,神魂倒颠,庆功酒冽,英雄束手。广告则来者不拒,岂顾训练;媒体则有求必应,只需付酬。神思恍惚间东征高丽,遇兔八哥(土耳其巴西哥斯达黎加),三战皆败,身中九弹,报愧含羞,打道回府。

二○○五,哈(恩)家军不敌科威特,小组不出线。哈恩者,亦有呼阿里汉,于荷、德沉寂N年余,足协舍特氏(特鲁西埃)而“轻金”延请者也。特鲁西埃,国际一流名帅。曾率东瀛军取亚洲冠,世界杯入十六强。知华夏欲选帅,特氏自请曰:我,固可胜任者也。官员睥睨之,狂人也。且思价必高。乃不许。哈恩辞,复立土帅朱氏敷衍。

西子林曰:当断不断,每受其乱。断而失据,乱上加乱。观今日之绿茵,竟是谁家之天下。中国足球固非巴阿德意,众旅仰视,亦断不应是亚洲军中鱼腩,任人作践。以我国土之广,良才之众,基础之不弱,便十强战、八强战尚需一搏,何至动辄小组不出线也。

足球者,运动之王。世界杯之诱,无可拒者。而球迷所忧经○五一折,不知何时元气可复。西子林昨日曾遇卜者。卜者云:二○九八,中国复入世界杯决赛圈。再八年,入八强。再十六年,捧世界杯。时足球进入战国时代,球员天下为家,中国有钱,遂尽买大腕,组超级明星队。如巴乔六世、罗纳尔多七世、贝利十一世尽入华夏,天下遂无敌手。

(写于2006-03-11。作者西子林,本名刘清原,襄阳日报社高级编辑,网络体育评论员)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