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破庙中顿悟天书的张良

王者荣耀官网    06-05 21:39

  已经好几天没有吃到食物了。  大雪连续下了一个月。  在中原大地上,即便在曾经的末世乱象中,雪也从来没有像这样不曾停歇。  破庙里,乞丐们依偎成一团,用相互之间的体温取暖。饶是如此,连续一个星期没吃到像样的食物,大家的身体都没有太多的热量散发出来了。  “小花,你旁边那家伙,看看,还有没有气了!”一个在里面的老乞丐,提醒外围的小乞丐。  那个叫小花的小乞丐试了试旁边人的鼻息,过了一会儿,淡定而又吃力的把这个已经饿死的人扔到一边去了——死人是不会产生热量的,这一点,大家是很清楚的!  “嗯,大家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最里面的老乞丐看着这一切发生,又发问道。  “老大,已经很久了,我都记不清几天了!”小花抬眼看着老乞丐,明眸之中满是渴望,就希望老乞丐能有什么好主意,让大家吃上一些东西!  “小三,小五,去吧!”老乞丐没有搭理小花,闭上眼,说了这么几个字出来。  小三、小五是另外两名壮年乞丐,他们也没有问太多,默默的、颤颤巍巍的从乞丐堆里走了出去,架起刚刚被小花推出去的死人,到了破庙的外面。  小花好像明白了什么,但却又好像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极力忍住,默默抱住自己的膝盖,想要将这一幕忘记。  “大雪连日不曾歇。”  “今日红雪飘神庙。”  “魔种一心嗜血时”  “人肉尚嫌胃口小!”  从破庙外,悠悠忽忽传来了这么一连串不着调的话音,昏昏欲睡的群丐中间,老乞丐率先站起来了,对着破庙门口小声说道:“是谁家公子,到我群丐之地出言不逊?”  此话声音虽低,却将破庙门口的积雪都吹出尺余。

在破庙中顿悟天书的张良

  “小子张良,路过贵宝地,借宿一宿,别无他意。”风雪之中,逐渐显现出一个英俊小哥,身披孔雀羽蓑衣,下着华服,头戴青巾,面容恬淡,好似方才与老乞丐出现纠葛的不是他一样。  “既来之,则安之,为何扰我群丐内部事宜?”老乞丐显然不会轻饶他,早已经支使手下之人三五合围,将这文弱贵族公子哥团团围定。  “我本韩国人士,取道贵宝地前往长安城,不曾想刚刚看到一幕不该看见的惨剧,遂出言而已!”这小子居然依然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深陷险地,或者说,他早已经了解到这群乞丐的实力,故而大言不惭。  “既然看见了,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老乞丐目光如炬,俨然不像是好几天没吃饭的老人家,“大家一起上,把这小子宰了,咱们今天再加餐一顿!”  群丐都是赤手空拳,年龄最小,身材最弱小的小花在人群之外,看不到里面的公子哥,却只是觉得,刚刚亮相的一刹那,已经让自己从刚刚的情绪中解脱出来一样,全身都充满了热量,像是要飞起来一般。  “看来你们守在这破庙也不是没道理的,我看路边雪地里有六七堆雪堆,想必下面全都是像我这样的过路人尸体吧?!”张良也振作起精神,今天他并不是路过,而是接到消息,专程来这个破庙,清除这帮人间渣滓!据可靠消息,这伙乞丐虽然其貌不扬,但个个都是练家子,杀人越货更是不咋眼。  “可惜,他们今天遇到的是我!”张良在心中这么说,手上的功夫却没有停下,一手结印,另一手微张,也在酝酿一记强力法术。  “兄弟们,大家快跑啊!”老乞丐见势不妙,立即打了个招呼,自己竟率先跑出了破庙,消失在暴雪之中。  破庙里的群丐们看老大跑了,自然也不会恋战,一溜烟全都跑个干干净净,只剩下那个叫阿花的尚还在破庙中。  然而,张良的结印手势依然没有停下来,他双眼微闭,又似乎微微张开,眉头稍稍皱起,整个人就这么站在那里,仿佛一尊雕塑。  旁边的小花一开始还以为他傻掉了,再仔细看,他的手印好像在慢慢转动,虽然速度不算快,自己却怎么都看不清,完全记不得他的上一步动作到底是什么!对了,自己本来就不擅长记忆,连姓甚名谁都忘了,小花这个名字,也是老乞丐胡乱起的,那自己到底是谁?!  小花也懵了,愣在那里,伴随着这玄而又玄的结印手势,再看一眼这英俊小哥,忽然觉得此人好生熟悉!  雪花静静飘落。  手印依旧在郁结。  小花的大脑中却犹如火山爆发一般,前尘往事,一幕幕全都浮现,“是了,他就是小时候隔壁的小良哥!”  此时,张良也终于“苏醒”,他仿若看到了阿花的心事,看到了阿花的前尘旧事,“阿花,我们回去结婚吧!”

电竞 王者荣耀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