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天元棋道一战扬名的弈星

王者荣耀官网    06-05 21:39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这是父亲一直在教导自己的话。  当他还小的时候,以为老天爷是个大坏蛋,喜欢把万事万物当成篱笆外的阿黄玩弄。  等到他稍微大了一点,似乎发现有那么点不对劲。  可他再细想一下,脑壳就像被针刺的一般,浑身不自在——就是这个病,让他在六岁的时候,就滚落山崖,落得半身毛病。  也许正是那一次滚落山崖,才让他结识了现在的老师牡丹方士。  从他对父亲的眼神里,弈星才真正看出父亲曾有的荣光,但,也为时已晚。弈星就要跟随老师的步伐,走出山庄,前往外面的花花世界,为了自己这半条命,也为了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值得尊敬的对手!  这一天,他和牡丹方士一同来到了一处废弃的神庙。

以天元棋道一战扬名的弈星

  此时天色渐暗,再往前走,就要深夜才能找到下一处落脚点了,两人就打算在这不知名的神庙度过一宿,明天再继续向着西方的长安前进。  是夜,月明星稀,神庙的矮墙外,时不时传过来两三声狼嚎,还有巨猿咆哮的声音传来,好似身处深山老林中一般。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打搅神庙中的两人。  “老师,第三十五手是否着手中元更佳?”一个少年稚音传出,他一手执白,一手拿着破烂不堪的棋谱,似乎在询问牡丹方士,又似乎在问自己。  “我始终觉得这步棋很有玄机,此时进军中元,似乎略得胜势,但却又急于求成了一点;但如果此时不鼎力中元,后手比为黑棋所制,彼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似乎,又是一道难题!”牡丹方士看着棋盘上的局势这样判断道。  弈星看着局势,仔细推算了后三十手棋路,却始终觉得负少胜多,但第三十五手着手中元位置,无论输赢,都是大开大合,更符合弈星的一贯风格。  牡丹方士看着这独自摆起谱的少年,但却感觉自己一直在看着那英姿勃发的将军,曾经为帝国立下赫赫武功的将军,曾经单骑出击,逼迫北方异族三万铁骑后退五十里的那位英国公。  当初,他那一次出击,正如同此时的白棋一般,虽前路难料,胜势渺茫,但他那一骑单出,犹如此时棋盘上落子中元的白棋一般,大开大合,令人侧目。  “老师,我明白了!这卷残谱原来是——舍小我成大我!,一枚白子落中元,引黑棋四方围杀;白棋却可以以此为基点,吃掉黑棋突出部分,形成白棋优势局面!对那一颗白棋来说,似乎,这就是父亲一直说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牡丹方士看了一眼棋盘,是啊,这不就是当年英国公曾经做的事情吗?当年单骑出长城,置之死地而后生,把一帮长城以北的边民全部转变成了自己的将士,硬生生打造成一支所向披靡的长城守军,即便到现在,那些异族人也不敢造次!  “嗯,现在已经很有优势了,黑棋只有这么一块突出部,应该不成问题了。”弈星自顾自的看着,并没有理会牡丹方士的神情,“咦!不对!这一块棋竟然还有悬念!”  弈星看着棋盘左下角的局势,感觉到一阵头大,难道这并不是天元残局的破解之道?  “弈星,你看,白棋的优势在中原及南方,如果此时放弃一小部分纷争,巩固优势,虽然丢了先手,却也能保证输势不输棋吧!”牡丹方士若有所思,这局棋吓到这个地步,已经和二十年前的局势太像了,当年要不是女帝搞出了那些龌蹉之事,现在北方的边患哪还有半分?!  “老师,你说的对,这一点我倒是没看出来。”  “老师,残局总算解开了,但是,按照书上最后说,好像这只是天元棋道的第一步,后面还有其他六卷!”弈星看着棋谱最后的小字,疑惑不解。  “为师也早有耳闻,只是没想到这竟然是真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按理说,你现在已经解开了其中的第一重含义。后面再遇到天元残局,你也可以从容应对了!”牡丹方士看着弈星说道。  “那剩下的残局棋谱到哪里去找呢?”  “当然是去稷下学院!老师我就是在听闻老朋友家里有你这么个出色的小子,才从稷下学院过来找你,没想到,在路上你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的学习,真的很了不起!”牡丹方士解释道,他确实是稷下学院的名誉老师,而且,还担负着长安城女帝的围棋侍从,所以才有这么一本天元残卷。  “老师,为什么你从来不肯跟我对弈一局?”  “你的棋力已经远胜老师,而此时如果与你对弈,必然会降低你的天赋灵性,不利于你的后续成长。”牡丹方士看着神庙中残缺的神像说道,“当你到长安以后,就会有出色的棋手磨练你,直到,彻底领悟天元棋道,世间将再无敌手!”  三个月后,与扶桑使者一战,少年声名鹊起。  又三年,以天地为棋盘,万物为棋子,纵横王者大陆,寻求最终的天元棋道。  

电竞 王者荣耀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