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望深渊从不退缩的成吉思汗

王者荣耀官网    06-05 21:39

  “娘,下雪了!”  “嗯。”  塞北苦寒之地,雪季连绵七八个月份。在这顶小帐篷里,一个刚刚五岁的小娃娃,正是玩耍的年纪,却对这场大雪没有任何兴趣——是啊,任谁从出生到现在,几乎每天都在大雪中度过,也不会觉得稀罕。  更何况,家里的兽皮帐篷,现在已经破了好几个大洞了,虽然已经暂时用干草堵上,却也经不起几次暴雪袭击,就要重新修缮一番。  娃儿的娘也忧心忡忡的看着帐篷,就担心下一刻帐篷的漏洞被雪压塌了。  “娘,爹他们出去打猎什么时候才回来?”  “快了,等你再睡一觉,就有香喷喷的野猪肉吃了!”娃儿他娘这么回答娃儿,可就连她自己也不能确定,铁木真他们这一次出去到底能不能杀到“野猪”。  帐篷顶上的积雪开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娃儿他娘在隐约的火光中,看着睡得还是很安详的娃儿,过去添了几块兽粪,火焰更旺了一些。  突然,一阵狂风从帐篷门中透了出来,娃儿他娘刚要感慨今天这么大的风雪时,却看到了那个探头进来的人,呆住了。

凝望深渊从不退缩的成吉思汗

  “铁木真,你们终于回来了!”娃儿他娘呆呆的站在那里,似乎就怕这是一场梦,一旦触碰就变成了泡影。  “嗯,娃儿呢?睡了?”铁木真压低了声音,抱着娃儿他娘问着。  “睡了。”  “嗯,包袱里有处理好的野猪腿,拿出来架在火上烤吧!”铁木真指着地上的包袱说,“还有,里面还有一包茶叶,放进罐子里煮一煮吧!”  铁木真这个小部落里的几个青壮年男人,一起组队出去打猎,依稀记得月圆之夜出发的他们,已经过了十来天了,部落里只剩下女人和小孩,还有几个老头子。  “这次你们出去的时间好像还短了一些,附近又有野猪出没了吗?”  “并没有”铁木真专心致志的看着眼前的火焰,兽粪中散发出的火焰呈现出蓝紫色的光辉,映衬着铁木真的脸也发出奇异的光泽,“猎杀的路上遇到了一群奇怪的人。”  帐篷里又恢复了寂静。  过了一会儿,铁木真又丢进去几个干兽粪,火焰小了一些。  “那几个人看到我们二话没说,就开始动手,阿黄和老帖第一下就被这群人攻击致死。”铁木真的肩膀有点颤动,仿佛当时的惨状就在眼前。  “我和老花当时因为身上带着东西,走在后面,看到前面的状况,当即冲了上去,直到近前,我们才看清这群人,他们长了两张嘴,其中一张嘴上满是鲜血,还有四只眼睛,闪烁着异样的渴望。”  “他们是什么人?怎么会长得这么奇怪?”  “我也不知道,只记得曾经听族中的长老说过,但凡出现四只眼及以上的,都是深渊中的生物。可是,当时那种情况,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对着一个最瘦小的生物,就插进去一整根箭矢。”铁木真这么说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右手掌心,“当它的鲜血逐渐浸透我的手心时,透过细微的伤口,开始逐渐与我的鲜血融合!”  “啊?!”娃儿他娘看着火光前面的这个男人,第一次感觉,他居然是这么神秘而又陌生。  “嗯,我自己都没想到,然后,我就一拳,把它给撕开了。”  “啊!”娃儿他娘不敢想象,自己的男人居然因此而变得如此强大!  “后来,剩下的四个还是五个深渊生物,也一一被我撕碎,那一刻,我真的感觉无限强大,只是阿黄和老帖却再也不能活过来了!”铁木真看着火焰上的野猪腿,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族人在这些异族人的眼里,可能就和这条野猪腿一样,虽然有力量,却是十足的美味。  “所以,我已经想好了,周边七八个部落,五十年前还都是一个大部落;再往上数七八十年,半个草原都是同一个家族繁衍下来的兄弟,我要联合、征讨这些部落,整合到一起,建立起一支强大的军队,成为草原的主宰。到时候,即便是这些深渊生物,也不敢造次!”铁木真抓起野猪腿,撕下一大块肉,大口咀嚼。  十年后,一个统一的黄金家族部落挺立于草原之上,成为草原三大部族之一。  十五年后,一个统一的草原王朝诞生。  又两年后,花剌子模被灭,魔种威风不再。  再一年,某深渊生物暴露据点,铁木真率部众灭杀,三万铁骑陨落,深渊生物再不踏入伺草原一步。  

电竞 王者荣耀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