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采大力神丨中国志愿者点亮世界杯……

半岛客户端    07-12 13:17

文/图 半岛客户端特派记者 邢成博

“除了国足没去世界杯,中国其他元素都去了!”这句白岩松的调侃看似是句玩笑话,实际上也的确如此。就拿世界杯半决赛来讲,仅仅这一场比赛,中国就有马云、张近东、胡海泉、谢霆锋等多位名人到场,场边的赞助商和中国球迷更是不可或缺的元素。比较特别的是,记者在本届世界杯上还遇见了几位来自中国的志愿者,他们经历了重重选拔才站到了世界杯舞台上,和偶像那么近却又不可触碰,一天至少需要站6个小时,而且还没有任何的报酬。也正是这些志愿者用默默无闻的工作,点亮了这个世界杯。

博采大力神丨中国志愿者点亮世界杯……

李保宏>>> 每天站八小时一场球也没看

在莫斯科斯巴达克体育场外,有一群带着大手套为球迷指路的志愿者,其中有一张华人面孔,她永远面带微笑,含蓄而又不失礼貌,为说汉语、英语和俄语的球迷提供帮助。她的名字叫李保宏,是一名在莫斯科上学的留学生。

莫斯科的两座球场斯巴达克和卢日基尼几乎是世界杯上座率最高的两座球场,每一次有比赛都会有7万多球迷进场,李保宏忙得不亦乐乎,直到观众进场完毕比赛开始,她才有时间和记者聊聊天。“我这个工作岗位叫做最后一公里,一般我都会站在靠近地铁口的地方,因为世界杯交通管制,大多数球迷都是坐地铁来看球的,他们出来之后从哪里进场,哪个门在什么地方,指路就是我的工作。”李保宏说,看上去这个工作没什么技术含量,但是事实上很费时间,“因为世界杯观众可以提前三个小时入场,所以一般晚上九点的比赛,六点钟开始入场,我们五点就得就位。在整个球迷陆陆续续进场过程中,我们都要给他们提供帮助,等进场结束往往还有球迷迟到的,我们也要负责把他们指引过去,差不多比赛开始30分钟后才能坐一会,考虑到还有观众提前退场,大约比赛进行到70分钟或者80分钟我们又得开始工作,直到比赛结束观众全部退场,最后一个人离开,我们才下班。五点钟来,比赛结束半夜十一点,再等退场结束就将近次日凌晨一点了。比赛有时候有加时赛甚至是点球大战,最长的一次工作,我从下午五点一直站到第二天凌晨三点!10个小时!”李保宏说,回到住处自己真是累得一句话都不想说倒头就睡。

对于李保宏,辛苦一点不算什么,最难熬的是自己明知和偶像C罗就隔着一道体育场大门,但因为志愿工作她不能进场去亲眼看看偶像的比赛,甚至也没法在电视机前正式看一场比赛。“不过还是很感动的,我帮助过的一位球迷知道我喜欢C罗,特地拍了很多C罗的比赛图片给我看,我知道我的偶像曾经离我很近,我觉得很幸福了。在世界杯当志愿者最大的感慨就是看到那么多中国球迷,其中有几位穿着国足唯一一次出线时的白色球衣,背后写着几个字——国足,等你出线,我当时看到快泪奔了。我多希望有一天能站在有中国队参赛的世界杯上,当一回志愿者!”李保宏说。

博采大力神丨中国志愿者点亮世界杯……

王龙>>> 带阿扎尔等巨星做“尿检”

本届世界杯志愿者服务工作三年前就开始进行,一共有176870人提交了申请,仅有1192人被录用。在1192人当中,中国过来的志愿者只有30人,这比高考还难上好几倍,而王龙就是其中之一。

在来到俄罗斯当志愿者之前,王龙从事俄语翻译工作,他在很多国家留下过足迹,精通德语、俄语、英语。尽管之前没有做过大赛志愿者,但想要亲自见证一次世界杯,他还是报名并且顺利通过了。因为语言水平过硬,形象也不错,他被安排在加里宁格勒从事球员药检工作。“被录取后我很早就从新疆出发,先去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转了一圈,然后在俄罗斯境内转了大半圈,世界杯开赛前到达了加里宁格勒。因为我是从俄罗斯境外过来的志愿者,所以俄罗斯这边提供住宿,有比赛的日子提供一顿饭,其余时间餐饮问题自己解决。从国内出发到现在,我大概自费花了5万块钱。”王龙告诉记者说,在加里宁格勒他一共参与了三场比赛——克罗地亚对阵尼日利亚,西班牙对阵摩洛哥以及英格兰和比利时的比赛,值得一提的是这六支球队中三支进了四强。

和其他志愿者被分配到清洁、指引等岗位不同,王龙的药检岗位算是志愿者中的“香饽饽”,因为这个志愿岗位不仅可以看球,而且还能在赛后和球星接触。“因为药检工作有保密协议,具体工作流程我们不能向外界透露,我只能说这份工作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和球星接触。克罗地亚那场我负责带两个替补球员的药检,没什么名气,但是人很好。西班牙那场我带科斯塔药检,英格兰比利时那场我带阿扎尔药检。对科斯塔和阿扎尔印象比较深吧,毕竟他们两个算是国际知名大牌球员了。但是接触下来觉得他们没有什么大牌球星的架子,都比较平易近人。平时在电视里看到这些球星,觉得好厉害,但走在你身边就和普通人一样。”王龙说。

加里宁格勒的全部小组赛结束后,王龙也开始继续环游俄罗斯,记者在圣彼得堡遇到了他,听到了他的故事。听说记者来自青岛,他也竖起大拇指:“我很喜欢那座城市,对青岛印象很好。”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结束了志愿者工作,记者没有办法实际拍到王龙的工作照片,只能拿一张他自己提供的背影照来结束采访工作。本报圣彼得堡7月11日电

编辑:朱浩

c罗 西甲 世界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