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时间可以倒带,我想回到19岁再来一次”

踩姑娘的蘑菇    07-14 00:27
“如果时间可以倒带,我想回到19岁再来一次”

2008年,天津泰达十岁,他们获得了当赛季的联赛殿军,也取得了2009年的亚冠联赛资格——那次亚冠之旅,泰达获得2胜2平2负的成绩,尽管没能突围,却已是当年中国四家俱乐部中最好的成绩——那一年,曹阳27。

10年之间,天津泰达经历了亚冠考验,夺得过足协杯冠军,也在保级的泥潭里苦苦挣扎过,而作为队长的曹阳,也从不经事的少年,曲曲折折成为了如今天津泰达的旗帜性人物。

2018年,泰达二十岁,曹阳37。他说,如果时间能够倒带,他想回到2000年刚到球队报到时,做回那个曾经的少年,18年的陪伴,他还想再来一次。

“如果时间可以倒带,我想回到19岁再来一次”

加盟泰达18个年头,用曹阳的话来讲,就是小二十年。每个赛季的每一天,他仿佛那些穿梭在楼宇间的上班族一样,每天准时准点上下班,在偌大的中国足坛,或许以后很难再找到这样职业生涯只效力一支球队的球员了。

翻看曹阳刚入泰达时的照片,2000年他才19岁,白白净净的脸上写满了羞涩,如今,他已经成为了泰达历史上效力球队最久的球员。在这里,他成为了一个丈夫,成为了一名父亲,拿过足协杯冠军也打过亚冠,还在保级泥潭里挣扎过,不经意间眼角已经悄悄爬上了皱纹。

他像一位老干部,在同一个工作单位,每天按时上下班,周而复始,一不小心18年就过去了。这几年,曹阳早已经习惯被人称作为“老队员”,也被问过无数次“打算踢到什么时候退役、退役之后要做什么”的问题。

“其实我觉得挺踏实的,我在泰达的这个小二十年,经历的队员、教练、老总,还有身边的工作人员,真的来来去去太多太多,可能唯一不变的,就是我一直在这儿。”

“如果时间可以倒带,我想回到19岁再来一次”

“说我老吧,我也不老,但是经历了这么多,可以说是岁月的洗礼吧。”曹阳感慨年轻的时候不懂事儿,也经历了好多挫折,“不管是帮助我的,还是骂过我的,我都很感激。”

37岁这一年,曹阳依旧承担着天津泰达的后防重任。很多人担忧他的体能跟不上,更何况泰达近两年来的后防问题一直让人堪忧。曹阳对自己的情况非常了解,也能理解外界的心理。他如今的心态即是,在成绩好的情况下,心态会很平稳,如果成绩不好,也不会急躁。

“大多数情况下会比较淡定了,毕竟经历的比赛太多了,作为我这个年龄的球员,我会尽自己百分之百的能量来帮助队伍。我不可能再像二十五六岁这种反复奔跑,但我会利用我的经验比如在补位上的优势来帮助队伍。”

2015赛季,曹阳没有在联赛中报名,上个赛季初他便受伤,伤愈复出的时候球队正遭遇连续不胜,他的自信也受到了打击,那个时候对他来说,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吃力”。直到上赛季后半段,球队开始赢球,信心一点点积累起来的时候,他才觉得自己还行,没有那么吃力了。

施蒂利克也非常尊重这名泰达的“老干部”。“作为我这个年龄来讲,他也会更多地关心我的身体状态、伤病情况。他会更多考虑到我的年龄,训练量适当做出一些调整。”曹阳告诉我们。

还能踢球对于曹阳来说是一件值得感恩的事情,岁月洗礼下,他的脸上写满了从容。当记者提起在泰达的18年,或者说他的整个职业生涯是否圆满,他毫不犹豫,“当然不圆满,我连一次中超冠军都没有拿过,现在看来,这个梦实现起来可能有些遥不可及,但是谁知道呢,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人的一生守护一座城市很容易,作为职业球员,却很难在自己的整个职业生涯只效力于自己城市的球队,尤其是在金元时代的中国足球的大背景之下。上赛季最后一轮比赛,曹阳迎接了自己职业生涯征战顶级联赛350场的纪录。属于他的纪录,也是天津足球的纪录。

在天津,从媒体到球迷,都把这个人当成了如今天津足球旗帜性的人物,当然,一直行事低调的曹阳自己并不这么觉得。

“如果时间可以倒带,我想回到19岁再来一次”

“我其实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过什么旗帜,什么标杆。可能我在这个队时间长了,有感情,大家对我也比较认可。我很感谢大家对我的评价,我还是想踏踏实实把每一步都做好,每一次训练,每一场比赛都尽力完成,不辜负球迷。”他说自己耿耿于怀的是前两三年球队的成绩不好,给球迷心里添了堵。

从去年开始,随着天津权健的崛起,天津历史上有了第一次中超德比,津门也在时隔6年之后再次有球队出现在亚冠赛场。从一支球队到两支球队,曹阳觉得这并不意味着泰达受到了冲击。

“球市很好,天津球迷非常多,天津懂球的球迷也非常多,可以这么说,天津喜欢看球的人非常多。以前天津只有一支球队,就是我们天津泰达。而现在,天津有两支球队了,球迷在一周之内至少可以看到两场精彩的比赛。”他反倒觉得这对天津球迷来说是件好事。

“我一直觉得,天津的球迷喜欢的是天津的球队,不管是权健还是泰达,现在权健的球迷可能多点,可能是因为我们之前的成绩不太好,但是我还是觉得我们天津球迷是非常可爱的。”在曹阳心中,“不管是权健球迷还是泰达球迷,都是支持天津的。”

“如果时间可以倒带,我想回到19岁再来一次”

当然,在经历之前艰难保级的时候,球队也背负着很大的压力,球迷会发表自己的看法,对于作为一队之长的曹阳来说,首先是要把球踢好,然后把好的坏的评价都正面去看待。

在他眼中,权健和泰达不只是竞争关系,同样也能相互促进,“我们也希望权健在后面取得好的成绩。如果他们能够在亚冠取得好成绩,我想不单单是权健俱乐部的荣耀,同样也是天津足球的荣耀,更是中国足球的荣耀。”

泰达决定在这个赛季换个活法,在俱乐部成立二十年之际,曹阳说,这是要争一口气,不能像前两年那样让球迷糟心。虽然年年都在说换活法,却始终没有“好好活着”,而这一次,他们是来真的了。

“就好像我们在和国安比赛之前,国安刚刚赢了北京人和,拿到了三连胜,我们去之前所有人都看衰我们。加上他们开场就进了一个球,但是我们没有放弃,最后扳平了比分,而且创造出了很多机会,最后我们甚至有可能取得那场比赛的胜利。”京津德比,在天津老将心目中,分量依旧。

“如果时间可以倒带,我想回到19岁再来一次”

曹阳认为那场平局给了球队很大动力:“大家通过这场比赛找到了自信,后面的便踢的也比较顺,甚至在落后的情况下我们也能上演逆转。客场对上海上港的比赛,我们很顽强,坚持到了最后。”

尽管今年泰达低调地对外公布赛季目标就是保级,但在队内,他们还是想取得更好的成绩,目标就是打到8-10名的样子。“我们不想再像前几年那样保级了,希望能够尽快拿到保级分数的情况下,取得更好的成绩。”

“你要说踢亚冠或者争冠,确实很困难,我们起点很低,前两三年都是在保级,所以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心态比较好。要说我们泰达队想要去争冠,那肯定很多人都会觉得我们是在痴人说梦,我们目前就是想要去争取球队最好的成绩。”37岁的曹阳,还想往前再走一些,多迈一步是一步。

说到时间,真是一个奇怪的东西,有着压迫、不赦免任何人的腐蚀力量,但能够耐受这些而留存下来的形与色,才算得上是真正的美丽。泰达的20年,曹阳的18年,也想带给所有人这样的“美丽”。

曹阳对自己的要求一直非常严格,“我知道在队里有很多人都在关注着我,我平时的训练,我的生活还有我在比赛中的表现,基于这一点,我清楚意识到,平时自己应该去做什么不能够去做什么。我希望我能起到作为一个队长的一个好的带头作用。”

年轻球员从刚刚到队时还对不上训练和比赛节奏,到后边差距逐渐缩小,这是曹阳最欣慰的,“像高嘉润、杨帆、杨万顺,小毛,包括接下来的谢维军,都是非常有特点的年轻队员。他们都非常努力。我相信给他们更多的出场时间,假以时日,他们能够更多地帮助到这个队。”

从整体上看,天津泰达比此前的路走得顺利了一些,球队延续了上赛季下半年的打法,虽然走了部分球员,但整体框架并没有发生大的变化,曹阳说:“今年能够为队伍做出贡献的队员,惠家康啊,买提江这些,包括赵宏略,白岳峰都是我们队里的骨干和核心。再加上我们的外援米克尔,阿奇姆彭等等,每一天都在为球队去奉献。”

骨干球员重新找到了巅峰时期的感觉,年轻球员也正在茁壮成长,曹阳仿佛在队友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初的影子。在他刚进队的时候,天津队有三十个队员,大概二十多个都是天津人,现在队中天津人已经很少了。

“其实我感觉时间过得很快,真的,就是弹指一挥间,这样一个小二十年就过去了。尤其年轻时候当时自己的心气,不像现在这样成熟,那个时候高兴的点多一些,一点点事情就可以开心很久。只要训练好了,比赛好了就行了,也不会考虑太多。”

“随着时间的打磨,经历得多了,我始终觉得自己挺值的,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遇到这么多好的领导,教练对我的器重。不管是遇到的挫折也好,还是喜悦也罢,我很开心自己能够踢到现在,也很珍惜作为职业球员的每一天。”曹阳告诉我们:“很多话都在心里,不太好表达。”

“如果时间可以倒带,我想回到19岁再来一次”

如果现在问曹阳,如今他脑子里想得最多的是什么,他会告诉你,他想回到自己刚加盟泰达时的样子。“我恨不得回到2000年刚进队我才19岁的时候,真想再来一遍。我不怕再遇到什么挫折,可能重新来一遍还会是那个懵懂少年。”

曹阳说:“其实人都是这样,很多东西都可以去实现,但是时间这个东西,真是一去不复返。”

上海上港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