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德打到深夜11点未完赛,因为伊斯内尔就是大满贯长盘决胜的bug

新闻晨报体育    07-14 08:48
纳德打到深夜11点未完赛,因为伊斯内尔就是大满贯长盘决胜的bug

还记得这张图吗?

2010年6月22日-24日,伊斯内尔和马胡特在温网第一轮,竟然贡献出一场人类网球历史上耗时最长的一场马拉松大战:6:4、3:6、6:7、7:6、70:68,整场比赛总局数183,耗时11小时5分钟,决胜盘超过8小时。赛后,温网组委会将这块牌子钉上墙留作纪念。

纳德打到深夜11点未完赛,因为伊斯内尔就是大满贯长盘决胜的bug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小巨人”名扬天下,尤其在大满贯赛场,看到他就想起被长盘决胜支配的恐惧。说来也有意思了,在那场比赛之前,伊斯内尔除了2008年法网经历过一次五盘大战,从未打过长盘决胜。

但在那以后,不仅2012年法网再遇马胡特、再打了一次16:18的长盘决胜,他也成了大满贯的长盘专家,职业生涯一共打了9次长盘决胜。还有6次五盘大战,这其中竟然还包括2011年首轮挑战世界第一纳达尔,只不过决胜盘4:6憾负而已,把纳达尔吓得不轻。最辛苦的2012年,他的四大满贯都以五盘大战结束,其中澳网还是先10:8赢了一个长盘决胜,下一场五盘大战出局。

纳德打到深夜11点未完赛,因为伊斯内尔就是大满贯长盘决胜的bug

而温网,也是伊斯内尔最擅长的场地,尤其最近4年,年年五盘。

2011年 第二轮 决胜盘70:68胜马胡特

2012年 第一轮 决胜盘5:7负法拉

2015年 第三轮 决胜盘10:12负西里奇

2016年 第三轮 决胜盘17:19负特松加

2017年 第二轮 决胜盘3:6负塞拉

看到没?伊斯内尔就是大满贯长盘决胜赛事的bug。本来这个赛制再不人性,因为难得出现,并不值得在意;但现在,伊斯内尔频频使用到该赛制,就不得不让人引起重视。至少今天的媒体中心,都在探讨其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

纳德打到深夜11点未完赛,因为伊斯内尔就是大满贯长盘决胜的bug

穆雷山上,外场观众从中午坐到半夜,倒是值回票价。

纳德打到深夜11点未完赛,因为伊斯内尔就是大满贯长盘决胜的bug

安德森也是靠发球起家,上一轮刚把费德勒都翻盘了,跟伊斯内尔一个路子。在温网男单半决赛前,博彩公司都给安德森和i伊斯内尔开出完全50对50的胜率。世界第8对世界第10,2米03对2米08,32岁对33岁,“重炮”对“小巨人”,这两个人碰在一起,比赛就应该是盘盘抢七、五盘大战、长盘决胜……

纳德打到深夜11点未完赛,因为伊斯内尔就是大满贯长盘决胜的bug

果然!实战跟剧本演得几乎完全一样!!!有点儿出人意料的是,安德森在第四盘靠多一次破发,将这一盘在抢七前结束。最终五盘比分7:6(8:6)、6:7(5:7)、6:7(9:11)6:4、26:24,整场比赛安德森比伊斯内尔少发4个ACE,多赢26分。6小时36分的比赛时长,也破了温网中央球场49年来的耗时最长比赛记录。

纳德打到深夜11点未完赛,因为伊斯内尔就是大满贯长盘决胜的bug

“在这种状况下打球,对我们双方来说都是非常困难的。”安德森赛后说,他的声音都哑了。“最终你感觉这就该是平局,但必须有一个晋级。伊斯内尔是个特别好的人,我真的能体会他的心情,这完全是一场消耗战,奋斗那么久,比赛却又突然结束了。还是要祝贺他在整个温网都表现得那么棒,半决赛是个值得纪念的进步,我知道他会很快强势回归。”

纳德打到深夜11点未完赛,因为伊斯内尔就是大满贯长盘决胜的bug

当安德森在决胜盘完成破发,温网看台掌声如雷。虽然温网加盖顶棚之后,有了灯光,有了夜场的条件,但23点的宵禁令比赛必须在今天结束前完成。而安德森vs伊斯内尔之后,还有一场史诗级的对决:7年后重回温网男单半决赛的纳达尔,和重新归来的德约。早在第五盘前半段,就有观众坐不住了:“行了吧,我们要看德约和纳达尔。”

纳德打到深夜11点未完赛,因为伊斯内尔就是大满贯长盘决胜的bug

更多的段子手兴奋地来观战:“请预测,伊斯内尔和安德森,谁能出现在周日的比赛场上?两人一块儿。”“估计世界杯结束了,这俩还在打。”媒体工作间有前辈喊:“请注意,最后一班媒体班车是11点15分。”……

纳德打到深夜11点未完赛,因为伊斯内尔就是大满贯长盘决胜的bug

场面上,安德森明显更占优势,他比伊斯内尔拥有更多武器。但伊斯内尔真的是斗士,第3局他就向安德森的发球局发起冲击,这一局打了14分钟,安德森保发成功。比赛中,伊斯内尔的ACE屡次帮助他在发球局反败为胜,他也两次在被破发情况下立即反破成功。

纳德打到深夜11点未完赛,因为伊斯内尔就是大满贯长盘决胜的bug

但最终,决胜盘25个发球局没送一个破发机会的安德森,获得了胜利。此时已是伦敦当地时间7点46分,两人是下午1点走进的球场。安德森成了南非英雄,1921年以来,他是第一个打进温网男单决赛的南非人。“我爸以前说,’让我们练练左手’,但我可不知道我的职业生涯会登上这个舞台。”这也是他一年来第二次打进大满贯决赛了,去年美网他输给了纳达尔。

纳德打到深夜11点未完赛,因为伊斯内尔就是大满贯长盘决胜的bug

走到网前,安德森和伊斯内尔彼此拥抱,惺惺相惜。“这场比赛之后,真的应该考虑改变大满贯赛长盘决胜的赛制了。”著名的“长盘先生”这样说。的确,大师系列赛取消了长盘决胜,美网也改决胜盘抢七了。长盘决胜对于电视转播、对于赛程控制都有诸多不利,球员也叫苦不迭。

安德森也笑道:“至关重要的一点是恢复身体。打决赛很难,我希望大满贯能改变赛制。但我进了决赛了,我必须恢复过来,尽可能地保证活力。我经历了漫长的过程才完成的这场比赛,但打进温网决赛真的是美梦成真。”

纳德打到深夜11点未完赛,因为伊斯内尔就是大满贯长盘决胜的bug
纳德打到深夜11点未完赛,因为伊斯内尔就是大满贯长盘决胜的bug

也是因为这场比赛“延误”,纳达尔和德约科维奇的第二场男单半决赛,直到伦敦当地时间晚上8点09分才开始。在那之前,组委会还花了20分钟关闭顶篷,打开所有照明,温网今年第一次成为“室内草地大满贯”。

纳达尔则遇“室内”就疲软,第一盘4:4后遭遇关键破发,4:6告负;第二盘终于依靠多破一局扳平,第三盘接连拿到3个盘点,全部打丢;德约则把握住了第二个盘点,抢七11:9险胜。此时已到深夜11点,伦敦规定11点宵禁,因此比赛将在周六当地时间下午1点继续进行,而小威和科贝尔的女单决赛则可能延后。

为保持比赛环境一致,纳达尔和德约的男单半决赛补赛,将继续关闭顶篷。

网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