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结2018赛季新政里的转会市场,中超俱乐部转会呈现四大特征

中超体育    07-14 09:41

2018赛季夏窗昨天今天凌晨0点正式落下帷幕。回顾整个2018赛季的转会,中超转会热潮大不如前,为了规避调节费,中超俱乐部和足协斗勇斗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俱乐部对于足协的新政可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家的斗法比一部电视剧还好看,中超俱乐部在新政的转会形态呈现出以下几大特点。

总结2018赛季新政里的转会市场,中超俱乐部转会呈现四大特征

第一,回归季。在新政里,中超俱乐部为了降低引援的风险,用生不如用熟,纷纷把注意力放在往日的中超外援下手。而且曾经的中超外援对于中过有相当的了解,谈判的难度也会降低。所以夏窗刮起一股回归风,外援方面,保利尼奥回归广州恒大,登巴巴回归上海申花,前中超金靴里亚斯科斯回归中超大连一方,北京人和冲超金靴马西卡回归人和,伊沃回归河南建业,隆冬回归石家庄。内援秦升和晋鹏翔回归家乡球队大连一方,王上源回归河南建业。这是中超俱乐部在调节费新政里尽可能减少引援的风险,用生不如用熟的心态,避免出现水货再次频繁更换。这样的回归有利有弊,毕竟回归的外援也有一定年纪,有的状态下滑,有的经历过大伤,有的缺少休息,所谓的风险其实一点也不少。

总结2018赛季新政里的转会市场,中超俱乐部转会呈现四大特征

第二,置换球员方式。为了规避调节费,中超俱乐部可谓搅尽脑汁对抗足协,足协也为了弥补新政的空缺避免俱乐部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行为,出台几条补充细则。但是你有张良计我有过梁梯,中超俱乐部还是想出各种各样办法尽可能规避不必要的调节费,中超俱乐部有钱不代表不可以人傻,置换方式可以说其中最常用的办法。而这样的置换,邓涵文和刘建,姜志鹏和丁海峰算得上是经典的例子,而苏宁国米左手换右手的内部消化。埃德尔加盟苏宁,而拉米雷斯则是闹情绪离开加盟欧洲,国米则是一个好的去处,其实成行这同样是一种置换的方式。

总结2018赛季新政里的转会市场,中超俱乐部转会呈现四大特征

第三种就是租借加买断尽可能规避调节费。对于中超俱乐部来说,他们有钱也舍得花钱,但商人本色的投资人同样注重利益,可以50块买到的东西,投资者不想交双倍的调节费来损害自己的利益,甚至尽可能拖延时间来盼望足协的朝令夕改。所以,2018赛季中超转会租借加买断成为一种潮流。前有天津权健的莫德斯特,现有广州恒大塔利斯卡和保利尼奥,山东鲁能的格德斯。能拖就拖是一个侥幸心理,但到了不交不行,中超俱乐部也不差钱。

总结2018赛季新政里的转会市场,中超俱乐部转会呈现四大特征

第四,自由身加盟。 对于规避调节费是对于土豪俱乐部来说,对于中小俱乐部依然小本经营。所以第四个特点就是自由身或者调节费以内的引援规避调节费,国安巴坎布转会曾想过买断合同自由身加盟,被足协的新增条款堵死。而很多俱乐部则是瞄准转会市场的自由身球员,就像重庆斯威的费尔南迪尼奥,塞巴和阿吉雷都是自由身球员加盟。在新政里,中超俱乐部的转会政策的效果就像房地产的调控政策一样多余,有钱该买房的依然买房,影响甚小,没钱买不起房的一如既往的买不起。而中超俱乐部有钱一如既往砸钱,就像广州恒大,北京国安,大连一方等等。没钱的追求自由身和小本经营,引援瞄准小众联赛淘宝。

总结2018赛季新政里的转会市场,中超俱乐部转会呈现四大特征

总体来说,新政里俱乐部和足协斗的不可开交,但从新政的目的是为了俱乐部不高价引援和控制俱乐部运营成本的角度来说,新政的目的是失败的。俱乐部该砸钱还是砸钱,只是变的花样砸甚至直接调节费也砸,因为俱乐部增加战斗力引强援必不可少,用调节费控制引援是相当不合理的方法。而且双倍调节费没有杜绝高价外援,反而增加俱乐部的财政负担,足协新政的初衷和目的跟实际的效果大相径庭,新政一定程度可以说是失败的。

广州恒大 北京国安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