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夺冠促经济增长?足球还是重振法国经济的良药吗?

欧洲时报    07-14 10:00

【欧洲时报记者靖树报道】持“足球是经济发展强心针”观点者认为,若法国队真能在15日的世界杯决赛中夺冠,那么真正的大赢家不是球队,而是法国经济。相反,认为“拿了冠军也没什么用”的“败兴者”则声称,冠军头衔带来的收益非常有限:毕竟,如今法国面临的经济形势与98年的增长势头不可同日而语,况且法国还不是这届世界杯的主办国。

世界杯夺冠促经济增长?足球还是重振法国经济的良药吗?

持“足球是经济发展强心针”观点者认为,若法国队真能在15日的世界杯决赛中夺冠,那么真正的大赢家不是球队,而是法国经济。图为法国球迷。(图片来源:中新社)

正方:“信心”能促经济增长?

很显然,这届法国政府对国家队的“冠军效应”有颇多期待。以经济及财政部长勒梅尔(Bruno Le Maire)为例,这位部长11日公开放话称,法国队夺冠为全国上下带来的“信心”必对本国经济有正面影响:

“经济增长同信心密切相关。经济中有一些非理性因素,而这些因素与社会整体的信心、欲求和激情有关联。世界杯正可以给大家带来此类‘正能量‘”。

话虽如此,这种自信心态到底能持续多久?会在哪些方面促进经济发展呢?对此,部长谨慎地没有给出具体估值,而是依然保持原先的增长预测——2018年GDP增速为2%。

赢者通吃?

说到这里,还不得不提荷兰银行ABN Amro在2006年进行的一项知名研究:该银行声称,除少数例外情况外,冠军国第二年的平均GDP增幅为0.7%,而败者GDP增速则会减少0.3%。

报告还如此总结道:“一个能吸引全球注意力的国家能更轻松地与他国建立贸易和投资关系,而足球可以充当催化剂的角色”。然而,这个报告曾被部分学者批评“有点玄乎”,原因是其结论纯粹依托于数字,并没有进一步发掘经济发展的深层背景。

同样,法国-比利时的半决赛刚结束,裕利安宜保险集团(Euler Hermes)首席经济师苏布朗(Ludovic Subran)就在推特上写道:“根据我们的计算,如果法国在周日的决赛中取胜,那么它将为法国经济带来0.2%额外消费量,即0.1%经济增长率。那么,国内生产总值[即GDP]增长率将从+1.8%增加到+1.9%”。0.1%增长率是什么概念?大约20亿欧元。

这位保险公司经济师还坚信,在此背景下,更“乐观”的法国家庭会更愿意“冒险”,做出先前不愿考虑的投资和消费行为。

世界杯夺冠促经济增长?足球还是重振法国经济的良药吗?

当地时间7月10日,2018俄罗斯世界杯首场半决赛在圣彼得堡举行。最终,凭借乌姆蒂蒂的进球,法国队1-0淘汰比利时队,成功晋级世界杯决赛。(图片来源:中新社)

“振兴法国经济”

不仅如此,法国电视一台的报道还显示,球星的民众影响力远超总统。此外,英国《卫报》不仅认为前往俄罗斯观战决赛的法国总统马克龙正利用“足球外交”争取政治资本、期望世界杯的胜利有助于解决法国国内问题,还称1998年法国夺取的大力神杯挽救了深陷困境的前总统希拉克。事实上,在法国对战乌拉圭前,马克龙还邀请了巴黎郊区足球俱乐部的小球员们前往爱丽舍宫,以示对他们的支持。

不过,法国国家队真能承担起“振兴法国经济”的重任吗?法国国内的种族歧视、阶级分化乃至意识形态的分裂能否因足球而有所缓和?事实上,在蓝衣军团夺冠的1998年,GDP增速从91-97年1.4%的年平均增速突然升至3.8%,在夺冠后的一个季度,增幅更是史无前例地超过了6%。不仅如此,世界杯后几年的GDP增速继续保持了这一良好势头:1999年为3.3%,2000年为4.1%。

然而,据《世界报》报道,这一增长和在本国举行世界杯并夺冠的直接联系并不大:当时,法国购买力全面提升、失业率下降、汽车市场复苏。更重要的是,互联网革命在全球范围内展开,手机和计算机市场蓬勃发展。与此同时,在此数年间原油价格仅为10-20美元,而国际地缘政治局势总体也较为稳定。换句话说,法国于1998-2000年的经济增长显然不能算作球员们的功劳。

现实:小幅拉动法国经济

那么,目前法国媒体又报道了哪些经济增长迹象呢?目前,如下几个行业销售额的增长与世界杯有关:电器、餐饮业、博彩、电视媒体(转播、广告收入)、服饰(国家队球服)。

例如,法国国家统计与经济研究所(INSEE)发布的数据显示,世界杯似乎在法国掀起了买电视机的狂潮:今年5-6月,法国人的家电支出上涨了1.2%,其中主要是电视机...法国电视6月份销售额的确增速喜人:不仅比去年同期高出64%,且在世界杯开幕的6月份第二周更一度增长了140%。然而,不愿提供销售数据的知名家电商Darty和Fnac并不太领情,而是表示销售额增长“主要归功于技术发展带来的高清大尺寸屏幕,以及商家强有力的促销活动”。

反方:“夺冠压根没什么用”

法国经济研究观察中心COE-Rexecode所长Denis Ferrand对“信心论”就持非常怀疑的态度:“[世界杯夺冠的]经济影响几乎为零,因为家庭信心与消费之间几乎没什么关系“。他希望人们能保持理性:推动经济增长的是购买力,但后者今年“可能只会提高0.6%”。所长还不忘提醒道,“别忘了,2017年法国贸易逆差可是又进一步扩大了哦”。

同样,法国经济研究所(OFCE)研究员、经济分析和预测部副主任Mathieu Plane将“世界杯效应”称作“乐观泡沫”,原因在于餐饮媒体博彩与家电(“而且还不是法国制造的!”)营业额上升的现象,并不足以推动经济发展。因此,这些所谓的积极影响对行业发展来说,既不持久、也不关键。

根据法国体育法律和经济研究中心(CDES)的数据,2016年在法国举行的欧洲杯为它带来的收益并不高——12亿欧元。不仅如此,CDES强调法国人只不过是转变了支出内容:“我们只观察到赛事对个别行业的积极影响”。换句话说,法国人只是在短期内将通常用于A的预算来购买B,但整体购买力并未升级。今日高额消费的行为很快会被往后的节制所弥补。

由此看来,在全民激昂的赛事中取得的胜利难被看作持续推动增长的强心针:就经济(减缓收入不平等、增强社会保障)发展而言,体育比赛似乎只能充当“锦上添花”或安慰剂等角色。相反,它对法国的贡献更多来自其社会价值。这让人不禁想起,因政绩不佳而放弃连任竞选的前总统奥朗德说过一句“风凉话”:“我们希望1998年世界杯的胜利能改变法国社会,但它并没有变。政治家们去改变它才最重要。”

世界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