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广球迷的“流浪记”

人民网本地站    07-14 10:17
老广球迷的“流浪记”

发哥(前排左二)等球迷和彭伟国、胡志军、吴坪枫等球星合影。

  莫斯科河沿岸有一排各种风味的餐馆,可以吃饭还可以看球,因此游客和球迷们常常光顾。就在这里,记者偶然遇见了来莫斯科参加传奇球星超级杯的彭伟国等昔日甲A球星。更意外的是,彭伟国他们与几位来自广东的球迷在一起。原来,他们也是偶遇。

  潘总是一家三口前来看球的,刚抵达莫斯科两三天,在餐馆吃饭时碰到了同样讲广东话的发哥。发哥虽然外形与周润发并不像,但他的经历绝对有周润发在影视作品里的“范儿”,他已经辗转了俄罗斯11个办赛城市中的10个。“我这次可以说什么交通工具都用过了,俄罗斯的交通有一个特点,坐飞机都得到莫斯科转机。这可难不倒我们,尤其是我们这些老广,有些城市邻近的,我就租车去,不用去莫斯科转机。”发哥说。

  发哥可以说是“骨灰级”球迷,谈起世界杯到现场看球的经历,他的第一次给了中国男足。2002年,中国男足首次打进世界杯,而举办地韩国与中国不仅非常近,而且没有时差。“我当时还上班呢,想方设法凑足了去韩国的时间,只能看3场中国队的比赛。”发哥说。这一次现场看球的经历让他就此“着魔”,2006年德国世界杯看了9场、2014年巴西世界杯看了10场,2010年南非世界杯缺席——原因是“老婆觉得非洲太危险”。他说:“现场看球的感觉真的完全不同于看电视,你能融入其中。”更重要的是,还能借此机会感受一下举办国的城市特点、民俗文化等。

  绝大多数球迷到世界杯现场看球,都是跟着自己喜爱球队的比赛行程“漂移”,发哥却属于球迷中的“异类”,他是根据举办城市的位置来安排行程。“我是先选好城市,然后再挑选比赛,有些比赛是到了才临时买票。”截至当天,发哥竟然已经现场观看了19场比赛,不要说在中国球迷中罕见,即使是来俄罗斯的全世界球迷范围,他也是排在前列的。

  在俄罗斯的20多天里,发哥可谓“颠沛流离”。他记忆最深的是,那天飞机到克里米亚是凌晨两三时,“这是我早就计划好的行程,去索契看球时顺便逛一下克里米亚。”他说,按照在国内的经验,“我就想在机场找个酒店,但根本没有!”他开玩笑说,自己这么有身份的人不能够在机场椅子上过一夜,“我就想找个人问,好不容易找到问讯处,结果没人。有保安,但不懂英语,但他非常热情,看出我是想找酒店,就带着我出去打车,整整陪我在大半夜站了两个小时,才等到了车。”

  发哥说,来了俄罗斯后改变了很多以前的看法。“叫俄罗斯人战斗民族实际并不准确,他们很有文化内涵,出了那么多艺术家、文学家。这里也不像国内听说的那么乱,警察也很热情。”他说。

  在加里宁格勒,发哥面临的窘迫不再是住宿,而是没有球票。“你们知道怎样才能临时买票吗?”这样的“技能”显然只能通过实践获得,“俄罗斯世界杯有一个特点,就是给本国人预留了大量价格便宜且位置好的球票,因此有个别俄罗斯人买了再卖。”发哥说,寻找卖票人的一个最简单办法是:“那些骑着自行车来的就是,来看比赛是不会骑自行车的。”发哥还说,能否买到球票还得判断球队,“比如阿根廷、巴西这样的球队,球票需求量大,没人肯卖。”

  鲜为人知的是,世界杯期间,只要有球迷护照,去白俄罗斯也是免签的。“我是无意中得知的,所以我的行程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我是直飞明斯克,在那里玩了两天才来莫斯科的。”前些天,中国和白俄罗斯宣布,从今年8月10日起持中国因私护照可免签入境白俄罗斯。

  发哥不但是个旅行达人、超级球迷,还是个文字功底非常好的“球评家”,从其公众号的文章来看,完全是专业的足球解说员水平。他跟记者约定,下届世界杯,“如果你们需要,我可以提供文字素材。”

  ■文/图 特派全媒体记者 白志标、张喆 广州日报莫斯科7月13日电

赛车骑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