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偷菜到养蛙,中国白领的10年孤独

人民网app    07-14 13:27

从《恋与制作人》到《跳一跳》,又从《头脑王者》到《旅行青蛙》。

  每一个游戏都上过热搜、火爆朋友圈,其实我们玩的游戏,暴露了你的某种情感缺失或过剩。

  这些年“全民皆狂”的小游戏,它们成为爆款背后真正的原因是什么?而玩游戏的时候,到底在玩什么?

  互动感:我有爱,你有菜吗?

  2008年秋天,在上海徐家汇的一幢办公楼里,3个80后正在商量换一个大点的办公室,因为他们开发的游戏正在网络上以令人咋舌的速度蹿红,活跃玩家已达到1600万,是当红网游《魔兽世界》的3倍。

  这款游戏不仅打开了中国的网页游戏市场,还改变了中国白领们的作息——它就是《开心农场》,也就是“偷菜”。

  “偷菜”不费脑力、老少皆宜,重点是能够增强人与人之间的互动。

  有的情侣还在冷战,想和好但实在脸皮薄,于是通过替对方浇水默默体现关怀;

  有的人和父母沟通很少,却在偷菜的“斗争”中,互相达成了一种关心的默契。

从偷菜到养蛙,中国白领的10年孤独

  过去,人们与网络的互动大部分是单向的,只能依托门户网站来接收信息,互联网还仅仅只是做到把报纸网页化。

  而“偷菜游戏”完美契合了弱社交的特征,我甚至搞不清这个菜园子主人,究竟是我前任还是小学同学,但是并不妨碍我每天凌晨4点起床偷他的菜。

  后来偷菜游戏还是没落了,因为总有更新鲜的东西,在召唤着我们到另一个世界去达成我们的互动。

  新鲜感:游戏居然还能这么玩儿

  2009年12月,《愤怒的小鸟》上线发售。不到两年的时间,下载数量就突破了5亿次。

  为什么《愤怒的小鸟》会那么牛?

  这时候时间轴就很重要了,这款游戏诞生在2009年,正是iPhone风行全球之际,而《愤怒的小鸟》的野心,就是要在当时的硬件限制下,把触屏的游戏体验做到极致。从此人们发现,原来游戏还可以这么玩儿。

  下一个类似的盛况发生在2016年,任天堂在App Store上线,增强现实类游戏《Pokémon Go》一经推出,白领们又疯了:炎炎夏日不上班出去“捉怪”,甚至还引发了不少交通事故。

  这类玩家追求的新鲜感,建立在全新的操作手法上,而这类创新往往和时代的变革、或企业的颠覆性创新有关,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成就感:没有人能在我的世界里打败我

  我们玩游戏是为了什么?放松?休闲?不,是为了变成更好的自己。

  我们也许会发现,一位同事有怪癖,每周在《跳一跳》上不玩到300分誓不罢休。但她并不是一个人,微信小程序游戏《跳一跳》上线仅3天,玩家破4亿,而日活跃用户达1.7亿。

  这个游戏的某些细节设置也很值得玩味,每次玩耍,只要到达某个分数,系统就会自动提醒你已超越票圈的某某,而腾讯副总裁“微信之父”张小龙本人还强烈代言,动不动就晒成绩约战。

从偷菜到养蛙,中国白领的10年孤独

  追逐成就感的玩家,推崇的是游戏内的竞技感。

  就像早年一次次在《扫雷》中刷新最快时间,到《开心消消乐》不断超越QQ好友,再到痴迷于《头脑王者》这样的烧脑游戏,“证明自己”成了玩家的核心诉求。

  不过,不是所有人都有这种学霸心态,对更多的人来说,玩像《跳一跳》这样的游戏,也许只是想让某个人在排名里看到我的名字,跟我说说话。毕竟,是人都会孤独。

  孤独感:没想到我会对一只青蛙牵肠挂肚

  什么东西可以瞬间装满一个房间?答案是:孤独。

  《中国90后青年调查报告》中说,为了抵抗这种宅到深处的孤独感,79.9%的90后选择用网络游戏来获得慰藉和羁绊。

  所以那群小时候玩电子宠物的人,长大后又对瑞星小狮子念念不忘,然后他们在虚拟养成游戏里,养了4个男人和一只青蛙。

从偷菜到养蛙,中国白领的10年孤独

  一推出就连续两周霸占App Store中国区排行榜第一名的《旅行青蛙》,它爆红的背后,既是对现实生活孤独、疏离感的自我投射,也有与电子宠物之间彼此陪伴的自我慰藉。

  它满足并释放了玩家们的母性与需要陪伴的孤独感,而在朋友圈的分享,又可以满足自身的社交需求。

  因此尽管它看起来没什么玩点,却能一击而中人们内心的柔软。

  所以说,孤独真的是一门大生意,谁击中了年轻人的孤独感,谁就能火。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