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罗地亚足球往事;枪炮、病菌与钢铁

北京时间    07-14 14:00

在昨晚进行的2018俄罗斯世界杯半决赛中,克罗地亚队以2-1的比分逆转英格兰队,创队史记录挺进决赛。

梦回98与法国再度会师,这其中有太多难以名状的感情。20年来来往往,人们只记得苏克捧走了当年的金靴,却不记得那是被战火撕毁的黄金一代。

克罗地亚足球往事;枪炮、病菌与钢铁

克罗地亚足球队成立于1990年,不过在1993年才得到国际足联和欧足联的认可。作为在战火中成立的一支球队,克罗地亚队第一次参加国际大赛是在1996年欧洲杯,四分之一决赛输给了最终的冠军德国队。而在1998年法国世界杯中,克罗地亚则是一路打进世界杯半决赛,1-2憾负法国没能晋级决赛,最后三四名决赛胜出。克罗地亚首次参加世界杯就获得了季军。

那个时候,克罗地亚独立战争刚刚结束,南斯拉夫内战如火如荼。那个时候,如今克罗地亚队内最年轻的卡尔不过刚刚出生,年纪最大的苏巴西奇也不过12岁。

那个时候,许多人都在战争和废墟间流浪,试图找到片瓦容身。

克罗地亚足球往事;枪炮、病菌与钢铁

而莫德里奇已经流浪了许多年。

莫德里奇出生于1985年的萨达尔市,1991年内战开始时,他的父亲加入了克罗地亚军队。与此同时,塞尔维亚人也在掀起革命,他们枪杀了莫德里奇的祖父,并在莫德里奇一家逃离后烧毁了他们的房子。从那时起,莫德里奇成为了难民,随着家人逃亡萨达尔市,在已经成为难民营的克罗瓦雷酒店和伊兹酒店度过了7年时光。

足球成为了莫德里奇童年唯一的乐趣,他在酒店的停车场踢球。在那些动荡不安的岁月里,“魔笛”逐渐长大,懂得了些为人的道理。

克罗地亚足球往事;枪炮、病菌与钢铁

克罗地亚队的其他人也大多是不得不背井离乡去避难:乔尔卢卡离开了家乡戴尔文塔,迁到了相对安全一些的萨格勒布,洛夫伦随家人迁往德国慕尼黑;而科瓦契奇则是出生于奥地利的林茨。

作为前南斯拉夫足球的一部分,克罗地亚98年世界杯季军多少承接了前南足球的一些余荫。被誉为“欧洲巴西队”前南斯拉夫国家队鼎盛时期曾横扫世界足坛,甚至就连号称天才梦工场的荷兰也无法与之相媲美。不过十年内战,百万人流离失所,前南国家队也早已不知所踪,只能从如今的克罗地亚,塞尔维亚身上寻觅些当年星星点点的闪光。

98 年世界杯季军之后,克罗地亚足球便陷入了沉沦。2000年欧洲杯没有晋级。2002年世界杯、2004年欧洲杯和2006年世界杯都是止步小组赛。2008年欧洲杯虽然打进8强,但是最终加时赛输给了土耳其,随后又无缘2010年南非世界杯,2014 年小组赛出局。新世纪以来,克罗地亚在欧洲杯的最好成绩也不过八强而已。

不过如今,以莫德里奇,曼朱基奇为代表的建国后黄金一代终于抓住了青春的尾巴,成功打进了2018俄罗斯世界杯的决赛,这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对前南足球的一种慰藉。

从小就在战争中漂泊流离的这批球员有着不寻常的经历,他们的足球故事在战争和血腥之中起步,并伴随着民族独立淬火而生,也因此更加懂得国家和民族团结的来之不易。他们深知自己在球场上的拼搏和坚持,有着超越竞技体育胜利而更更深入灵魂的意义。

有人说,克罗地亚钢琴家马克思姆编写的《克罗地亚狂想曲》,描述了饱受战火洗礼后,克罗地亚战地灰烬中的残垣断壁,以及夕阳倒映在血泪和尘埃之中的悲惨画面。不过在那些阴暗和病菌滋生的另一面,我们能听到的是人性中的光辉和钢铁般的不屈。

无论如何,人们总会带着伤痕继续坚强的生存下去,在被摧残的废墟上获取新生,重新站起来,并且走下去。

而如今,颠沛流离之后,克罗地亚足球也终于走到了距离大力神杯最近的地方。

世界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