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渐脱离王思聪们的中国电竞,如何“荒野求生”?

猎云网    09-16 10:38
逐渐脱离王思聪们的中国电竞,如何“荒野求生”?

【猎云网上海】9月16日报道(文/钱洛滢)

上月底,中国的英雄联盟玩家和赛事观众们“梦回中学课堂”——他们用手机或是电脑守在某个文字直播间,在这无声的直播中热血澎湃:中国英雄联盟战队经过三日鏖战,最终在亚运会上战胜了宿敌韩国队,获得冠军,创造了历史。

逐渐脱离王思聪们的中国电竞,如何“荒野求生”?

这是电子竞技项目第一次进入亚运会,是为2022年正式成为比赛项目做的预演。虽然只是表演赛,甚至全网都找不到一个视频直播链接,也不计入最后的金牌榜,但中国的夺冠也足以让国人骄傲无比。

近年来,中国电竞在国际赛事上喜事不断,2016年的Ti6上,中国DoTA2战队WINGS夺冠的事迹让不少非DoTA2玩家都有所耳闻,而今年5月,中国英雄联盟战队RNG也在季中赛战胜韩国战队KZ拿到了MSI总冠军,时隔1994天让全华班(所有选手都是中国选手)重回英雄联盟世界级赛事的巅峰。

这一幅幅热血沸腾的画面背后,是中国整个电竞市场的成长发展史,是群众从“对抗”到“接受”再到“享受”的变化过程,这其中,自然是离不开资本的推波助澜。

最初电竞俱乐部依赖“王思聪们”的资金注入,其他产业均处于“开荒”阶段,到16年产业爆发式、野蛮式增长,再到17-18年受资本亲睐,行业逐渐走向成熟,电竞产业如今也算走上了正轨。

根据青山资本近日不完全统计的17-18年电竞行业投资事件表中,我们可以看到短短一年半间事件,电竞行业共发生了36起投资事件,金额将近80亿元人民币,对电竞行业的投资方向也越来越多元化。

逐渐脱离王思聪们的中国电竞,如何“荒野求生”?

电竞直播:腾讯一家独大

说到电竞产业的发展,王思聪是个绕不过去的名字。

8月19日,“王校长”亲自带领着自己的IG战队在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获得首胜,留下了“百分百胜率,出道即巅峰,巅峰就退役”的“神话”,也是他入行七年来第一次实现了自己成为电竞职业选手梦想。

但在10天之后,伴随着中国战队在亚运会上战胜韩国队夺冠新闻的,是王思聪曾经投资的熊猫直播被爆资金链断裂,正在寻求买手接手的消息。

这也基本意味着电竞直播的龙争虎斗进入收尾阶段。

今年3月8日,国内最大游戏直播平台斗鱼宣布新一轮融资,腾讯独家投资6.3亿美元。而在同一天,直播平台虎牙也宣布接受腾讯独家融资约4.6亿美元。至此,直播领域排名一、二位的平台成了“一家人”。

逐渐脱离王思聪们的中国电竞,如何“荒野求生”?

新浪舆情通的数据显示,就今年的电竞直播平台热度上来看,斗鱼、虎牙以绝对的优势占据头部,甩下其他平台一大截。

近一年来,短视频的异军突起,使得各大直播平台的活跃用户数量出现停滞甚至下降,广告商也不再投入,纷纷陷入变现难题。

斗鱼、虎牙两大电竞直播平台无论是主播质量还是人气指数都独占鳌头,收割了头部资源,企鹅电竞则是与各大赛事深度合作而分得一杯羹,剩下的诸如战旗TV、触手TV、龙珠直播都在苦苦挣扎,寻求新的出路。

赛事运营:行业进入收尾阶段

王思聪可能也看出电竞直播大势已去,不愿再把钱投给熊猫直播,而是转投了香蕉计划,想形成一个类似于“迪斯尼”那样的泛娱乐大IP。

香蕉计划的子公司香蕉体育就主要围绕电竞做泛娱乐产业布局,在赛事运营和艺人经纪上下工夫,而香蕉游戏传媒则是电竞内容提供商。

去年一年,香蕉体育和香蕉游戏传媒就分别拿到了A轮和B轮融资,融资金额分别为2亿元和3000万元。

不过,王思聪能在电竞赛事运营圈浪里白条,全靠真金白银砸出来——电竞赛事运营行业也已经进入了收尾阶段。

逐渐脱离王思聪们的中国电竞,如何“荒野求生”?

根据鲸准洞见的数据,电竞赛事运营行业14年开始萌发,15年迎来快速发展,融资次数达16次,行业在16年融资金额和融资笔数到达顶峰,融资总额为12.47亿元,其中英雄体育融资6.4亿元,融资笔数达17次。

到了17年,电竞赛事运营融资总额及笔数双降低。18年至今,仅VSPN、ImbaTV、网竞科技三家获投,平均单笔融资金额创历年最高。

逐渐脱离王思聪们的中国电竞,如何“荒野求生”?

融资轮次上看,18年前A轮及A轮以前融资占比均高于80%,行业较为初级。到了2018年,电竞赛事融资轮次中后期轮次占比明显提升,A轮及A轮以前仅25% ,电竞赛事运营市场也进入存量玩家资源整合、竞争的阶段。

电竞俱乐部:“断奶”富二代,自身盈利难

2017年是中国传统电竞俱乐部(以端游为主)纷纷脱离富二代注资、开始自主融资的一年,而2018年,则是新兴电竞俱乐部(以手游为主)跃上资本舞台的一年。

逐渐脱离王思聪们的中国电竞,如何“荒野求生”?

作为首支公开宣布获得融资,并且以《王者荣耀》为主打项目的俱乐部,GK俱乐部的负责人杨章就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电竞俱乐部一定比传统体育俱乐部赚钱。”

然而,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中国的电竞俱乐部盈利还是很少,仍然需要资本的不断注入。

目前,中国电竞俱乐部要主要有这几个盈利渠道:赛事奖金商业赞助职业选手参与直播、广告代言贩卖俱乐部周边产品选手转会

业内人士指出,等中国电竞俱乐部的商业化更成熟之后,赛事门票和转播权的贩卖也会成为俱乐部的一大“吸金利器”。

来自江苏太仓的LDG负责人潘婕就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商业赞助是LDG俱乐部收入的主要来源,2016~2017年,LGD的年收入介于4000万~5000万之间,潘婕预计还要两年才能达到收支平衡。

据悉,LGD俱乐部一直在利用大数据筛选选手,结合成熟的训练机制,素有电竞圈“黄埔军校”之称,却也因为前期缺乏资金而留不住培养出来的“将军”。资本的注入会使得LDG俱乐部更有底气。

今年刚获得近亿元融资的老牌英雄联盟俱乐部EDG,背靠超竞集团和珠江商贸,财力与资源雄厚,与上游厂商腾讯深度合作,有很强的可持续发展能力,也有很高的知名度和C端认可度。

俱乐部负责人潘逸斌曾对媒体表示:“EDG的《英雄联盟》分部,是所有参加LPL的电竞俱乐部中,少有能实现盈亏平衡的队伍;而我们的《王者荣耀》分部,已经完全实现了盈利。”谈到两者间的差异时,潘逸斌又表示,虽然LPL的关注度很高,但投入数字也非常夸张,EDG在同类俱乐部中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了。

在盈利模式上,EDG和VG等俱乐部都想打造一个围绕俱乐部IP的电竞综合体,选择“电竞+地产”的模式,让电竞与娱乐产业深入嫁接。

电竞教育:要从长计议

除了打造优秀的电竞俱乐部之外,电竞产业在制度制定、人才培养上仍然存在大量缺口,也需要资本的扶持才能让整个产业平衡、健康地发展。

2016年是“电竞教育元年”。2016年9月2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发布的《关于做好2017年高等职业学校拟招生专业申报工作的通知》中,包括了“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在内的13个新一批补增专业。

多家高校纷纷搭上了电竞的快车,2016年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率先开设电子竞技本科专业,上海戏剧学院也与上海久意合作开办电竞解说专业,上海体育学院等高等院校也传出了开设电竞专业的风声。

选择的方向上,从电竞选手的技能培养、播音主持的电竞解说到体育赛事管理,应有尽有。

逐渐脱离王思聪们的中国电竞,如何“荒野求生”?

南广学院电竞专业简介,摘自南广学院招生网站

而南广学院设立本科教育的幕后推手恒一文化成立于2016年,于2017年10月拿到了来自王思聪的小伙伴——秦奋的1亿元投资,并于今年年初发布了电子竞技本科教育的第一套教材,包含《电子竞技概论》、《电子竞技心理学》等。

恒一文化的创始人田云鹏在接受猎云网采访时表示:“电子竞技产业现在急需的是复合型人才,他们既要掌握各项专业技能,又要对电竞游戏项目充分了解,目前人才缺口高达26万。”

除了本科、专科教育,电子竞技相关的短期培训班也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在线教育平台翼欧教育于2017年3月获得新东方的A+轮投资,抢滩电子竞技线上培训;同样是2016年刚成立的超神互动也在2017年宣布获得新加坡华璞毅恒资本3亿元的A轮投资,深度布局电竞教育等领域,旗下有派克维尔电竞学院(与各大学进行的全日制学历合作)、盘古电子竞技俱乐部等多个品牌;获得过亿元融资的还有翡翠教育,其于2017年1月完成了3亿元的C+轮融资;其主要从事IT职业教育,现也同样深耕电子竞技领域的职业培训。

游戏产业内的诸如九城、完美世界、阿里等大公司也纷纷对电竞教育培训投来青眼,进行布局。

但是电子竞技教育培训所产生的问题也随之而来:培训费用过高、师资不过关、培训效果不佳等问题,引发了诸多质疑。

目前市面上存在的电竞培训机构的学费大部分在8000-13000元不等,据一家电竞培训机构老师称,职业选手培训班为期两个月,学费为12800元。而另一家电竞培训机构的青训班学费为7980元,培训时间仅有一个月。

几家母公司知名度不高的电竞培训机构,发现其官网上给出的师资,几乎都是地方赛事的运营、策划或者俱乐部的管理人员,甚至有某些艺考培训的老师。

七煌原初电竞学院是电竞内容制作公司七煌TV孵化的电竞教育培训项目,它的招生方向分为“职业选手”、“电竞行业从业者”两个方向。但电子竞技的职业选手和任何一个竞技体育项目一样需要看一些天赋,能经过短期培训选送俱乐部成为职业选手的人本来就少之又少,七煌原初电竞学院表示,如果无法成为职业选手的学员,就自动转为电竞行业从业者,但据媒体“娱乐资本论”报道,没有俱乐部表示过接受过从七煌原初学院毕业的从业者。

至于本科教育,还要等上四年才会看到结果,南广学院招生办曾表示,电竞专业前几年会包分配,等行业成熟后才会让毕业生自主就业。

电竞数据:涨势如虹

唯一在融资上走上坡路的是电竞数据行业。

整个17-18年,电竞数据都在疯狂拿钱,猎云网记者在it桔子上搜索到,光2018年的电竞数据行业融资事件就高达6起,捞月狗、玩加赛事、PantaQ等电竞玩家耳熟能详的企业赫然在列,而专门从事电竞数据的项目多达15+——赛事的专业化、赛事质量的进步、俱乐部的发展……这些都让数据巨大的价值有机会得以实现。

传统体育行业中,赛事需要为球迷们提供足够且详实的数据,而经理人和俱乐部更是需要比赛和球员、以及高中生的众多数据,以此来获得更多的评价,博彩行业更是需要数据来支撑自己的运营。因此不管是俱乐部还是体育联赛都需要雇佣数据公司进行采集、分析以及专业化的设备。

逐渐脱离王思聪们的中国电竞,如何“荒野求生”?

“数据的应用是多样的,俱乐部、赛事、教育和媒体,每一部分的需求是不一样的。”2016-2018年三年完成三轮融资的浮冬数据创始人殷邦骐表示,随着各大电竞赛事、职业联赛的兴起,俱乐部和战队的需求占据了他们营收的大部分。

2017年12月1日,浮冬数据与QG俱乐部达成战略合作协议,浮冬数据将提供QG俱乐部营销相关数据服务包括粉丝数据分析,舆情分析,赞助商交叉数据分析等。

实际上,电竞数据虽然经历了多年的成长,但仍处在“初级阶段”,有着巨大的成长空间:一是数据构造本身仍有广阔的待开发空间,另外,除了做客观评价之外,它的应用场景也仍需作更多探讨。

中国的电子竞技产业近两年来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垂直细分领域和行业规范开始慢慢形成,但离成熟尚远。

不过,电子竞技这个曾经老师、家长眼中的“洪水猛兽”,如今成为资本亲睐、年轻人喜爱的巨大产业,对于从小约同学翘课翻墙去网吧联机打游戏的万千80、90后来说,真是一大幸事。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