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双绝杀"功臣曾是石油工人,大心脏?他说:我只是无可失去

网易体育    09-16 11:06

  网易体育9月16日报道:

  想必大家都知道,在5局3胜制的系列赛中,0-2落后意味着什么。想必大家也知道,在比赛还剩十几秒乃至几秒时的落后或打平是何等窒息。每逢这时,人们都会期待救世主的到来,如果扮演救世主的不是乔丹科比、勒布朗这类的人物,而是他们身边的史蒂夫-科尔、德里克-费舍尔、雷-阿伦,那这段往事便更堪玩味,也更加历久弥新——人们总是喜欢能给予自己更多共鸣的“普通人”逆袭的故事,从来如此。

  详情请猛戳链接↓:

  

  9月14日的NBL赛场上,数千球迷有幸见证了救世主降临的景象——剑锋指处,强敌束手。安徽文一队的郭顺杰,这名“也就那样吧”的球员一战封神,复制了12年前科比“双绝杀”太阳的奇迹。他先是在常规时间结束时命中一记压哨三分将比赛拖进加时,又在加时赛中命中抛投绝杀,帮助球队逃出生天,将比赛成功打回湖南队主场。

  观众们的鼓噪声呐喊声几乎将顶棚掀翻,一位易友在跟帖中如此评价:“球迷差点把大肠给喊出来。”嗯,话糙理不糙。另一位在现场目睹了这一切的球迷告诉网易体育,“还剩十几秒时我们落后三分,那时就开始期待三分球。球进之后,脑子一片空白,只想呐喊,全场沸腾,超激动。”

安徽

  “0-2落后压力肯定是比较大,昨天(指9月14日)的比赛,我们最多落后18分,但是,我从来没想过这场会输,从来没有,信念还是比较坚定的。投进(追平三分)以后,一直到最后都没有放弃。”郭顺杰说,“我没有什么可失去的,再差的情况我都经历过。”

  正是因为经历过最低的低谷,所以他才在攀上高峰之前无所畏惧。一个球员的低谷莫过于无球可打?并不是,一个球员的最低的低谷应该是眼睁睁看着自己与梦想渐行渐远。5年前,石油工人郭顺杰曾经目送梦想远去,5年后,职业球员郭顺杰成为救世主。

安徽

  1990年,郭顺杰和自己的双胞胎弟弟郭玉杰出生于河南济源的一个农村家庭,父母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高一下学期,立志学球的郭顺杰听朋友说北京有个王非篮球训练营教得不错,便说服父母,带着弟弟,揣着家里给凑的学费踏上了北去的漫漫征途。兄弟俩一年6万的学费,对这个农村家庭来说压力不小。“家里都是务农的,也没有人懂,但凭着一腔热血我还是想闯一闯。”郭顺杰说。

  郭顺杰初中有过代表校队出战的经历,但从未接受过正规、系统的篮球训练,身体天赋又一般,他很清楚自己不可能达到同为王非篮球训练营学员的丁彦雨航、睢冉那样的高度。他一向对自身有着精准的定位和认识,在篮球之路上不驰于空想,也不随便自怨自艾。

  在训练营呆了两年之后,他进入华东交通大学并代表该校出战CUBA,奈何球队整体实力偏弱,甚至连决赛圈都进不去,郭顺杰便没能掀起多大的风浪。2012年大学毕业之后,郭顺杰赶上了数年不遇的好机会,作为特殊人才被胜利油田(位于山东东营)引进,穿上橘黄色工装,成了一名石油工人。当时的胜利油田,还是普通人眼中的“财神单位”,收入高而且旱涝保收、福利丰厚,在父母和乡亲们眼中,郭顺杰无疑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安徽

  个中苦楚只有他自己知道。“刚到工作岗位,我什么都不会,只能干苦力活,”郭顺杰说,“有一次我负责搬钢管,一直从下午五点搬到了半夜十二点,然后还要负责看守。”的确,一线石油工人远不如外界想象的那般光鲜,餐风饮露,弄得满身油腻不说,还要承受身体上的疲累感。在东营特有的盐碱地上,他把石油工人的苦尝遍了。“山当书桌月当灯,盖着蓝天铺着地。”这句唱词体现出的孤寂感,大概就是他那段生活的真实写照。

  比工作上的劳累更让他沮丧的是,他打球的机会寥寥无几。队里的人岁数多数比他大得多,且有家庭要照顾,成建制训练的机会也寥若星辰,为了保持状态,郭顺杰只能独自去馆里加练。他承认,如果再在油田呆下去,他迟早得废。所以,当机会到来时,不甘心朝九晚五过着平庸生活的郭顺杰拂袖而去,在前山东科技大学校队队长周雨的介绍下,加盟了北京顺义一家房地产公司打野球。

安徽

  这个决定,家里人当然不能理解。但郭顺杰知道,打球才是他的志趣所在,与篮球相比,看似稳定体面的国企工作又算得了什么呢?何况,打野球的收入比他做油田工人时高得多。“在北京的那两年是我篮球生涯的转折点。”郭顺杰说。那两年,他习惯了角色、位置、环境的变化,也像一只变色龙一样,适应着周遭的变化。

  “刚去的时候打球也不行,队友和教练给我的支持特别大,”郭顺杰回忆,“当时马上要打比赛,队里主力后卫周雨就受伤了,没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皮打。没想到就打出来了。”

安徽

  当时,他们队的教练是曾经效力过北京男篮的张涛,给了郭顺杰足够的信任和上场时间,这一点从没有因为后者“不得分”“技能包不够用”而改变。

  野球是关乎生存的游戏,因此更加惨烈,“一个萝卜一个坑,谁也不想轻易让出那个地盘。”

  他们没有体能师,没有专业的设备,主要的训练科目只有两个:跑步和投篮,“基本都是比较实用的,虽然动作看着不标准。”

  刻苦的训练加上海量的比赛,郭顺杰的球技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与职业篮球的距离也在悄然拉近。

  2015年,他迎来了篮球生涯的又一个转机——到浙江广厦队试训。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自己能踏进职业篮球的大门,“我什么身体条件我自己清楚。”郭顺杰说,在广厦跟队训练数天之后,李春江又将他介绍到了刚成军不久的安徽文一。大龄新秀郭顺杰终于在25岁这一年,真正成为了一名职业球员,这个梦,他从进入CUBA之后就再也没做过。

安徽

  征战三年,郭顺杰被球迷称赞为“手感来了挡不住的投手”,但他表示,刚来安徽时,情况并不是这样。“那时我并不是一个投手,刚来主要负责防守与突破,但教练比较信任我,他总会跟我说‘你投啊’,我这才发现现在的打法更合适我。这种球场上的适应能力跟我打野球的经历有关,各种环境都遇到过,而且我本身也没太多想法,没那么多心理包袱,自我感觉心理素质还是可以的。”

  他砍分能力卓然,在大小外援的“夹缝”中,仍能时常砍下30+的高分。更关键的是,他有一颗大心脏,2015年NBL半决赛,郭顺杰就曾在客场揭幕战中三分绝杀贵州。

安徽

  从石油工人到NBL赛场上扶大厦之将倾的救世主,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幸运,CUBA、各青年队每年从篮球圈消失的人数以百计。但是试想,如果没有他当年的壮士断腕之举,他恐怕已经是走下坡路的胜利油田不得不甩掉的包袱,也可能是一个啤酒肚初见规模的普通奶爸。所以你看,机会总是垂青那些懂得坚持的人。

  “我这人就是心态还蛮好的,没有太多的心理压力,毕竟我是从最差的境况下过来的。”最差能有多差?打起包裹回家转?而郭顺杰,比这更差的都经历过了。

  采访:赵环宇

  作者:赵环宇、赵不传

nba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