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专栏】如何捕捉决胜机会

魔法绵羊    09-16 13:25

Hi,大家好。今天和往常不太一样,我想翻译一篇我个人最近看到的非常好的文章和大家分享。如标题所示,这篇文章就是Reid Duke在火球上首发的《How to Smell Blood and Level Up Your Game》。一直关注我们的读者应该也会知道这是我第一次在魔法绵羊公众号上翻译文章,所以这也可以算是一次新的尝试吧。除了对Reid Duke的原文进行翻译之外,我还会在开头和结尾稍微做一些补充,加入一些我的想法,虽说这样做有狗尾续貂之嫌,但希望能够对读者理解原文起到辅助的作用。

在进入正文之前我想说一下我为什么觉得这篇文章好到值得翻译。我自己在玩万智牌的时候,经常会思考比如这盘游戏我为什么赢了或者我为什么输了这样的问题。在很多对局中,我们其实可以找到某一个点,在那个点我们做了一个当时公开信息下的错误决定,比如该踢没踢或者该挡没挡,于是我们输了。但是不幸的是,还有大量的对局我们根本找不到这样一个点。万智牌作为一个不完全信息博弈,其维度过于丰富,结构过于复杂,很多时候我们在对局中其实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在战争迷雾中探索。因此,我一直以来都很注意宏观方面的思考,一直都在试图能找到一套可以指导我更好地穿越战争迷雾的,一定程度脱离游戏微观层面的思考方式,来帮助我做决定。Reid Duke的这篇文章我认为在这个方面具有很不错的启发意义。他其实是在试图告诉我们面对未知的时候,应该从怎样的角度出发去思考。这样的内容来自于万智牌史上最伟大的玩家之一我想绝对应该是值得每一个想认真玩竞技万智牌的人多加揣摩和思考的。

下面是Reid Duke的正文:

在上周的专栏中,我对如何收集信息以及阅读对手手牌谈了谈我的看法,并且还延伸讨论了怎么利用这些信息和阅读,以及这些阅读该怎么影响你的游戏内决策。

【翻译专栏】如何捕捉决胜机会

当我们落后的时候,我们应该打得更激进,而当我们领先的时候,我们则有理由打得更保守。这并不难理解。但很遗憾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的,万智牌对局中大部分场合其实都是介于这两者之间的灰色地带。在这样的灰色地带里,我们该如何考虑一个打法的风险和回报呢?

【翻译专栏】如何捕捉决胜机会

想象一下,你的对手场上有一个晶袖会汲能客这样的中等价值生物。在一个一切都能如你所愿的世界里,你对手的晶袖会汲能客不会活到他的重置步骤。这时你有两个选项,一个是用瓦斯卡的蔑视直接放逐它,而另一个则是出终耀巨龙然后耗竭。这里唯一的问题就是你的对手还有一些手牌和法术力开放。如果你的终耀巨龙被对手直接击杀,那么你将落后大量节奏。这时候你该怎么办呢?

【翻译专栏】如何捕捉决胜机会

有一类玩家在这种场合,会倾向于比较直白的打法,也就是出终耀巨龙。毕竟对手不会什么都有,而这一打法一旦成功强度最高。还有一类玩家(很多经常参加大比赛的玩家可能都属于这一类)则会倾向于保守的打法,也就是使用瓦斯卡的蔑视。今天,我就将试图让你通过理解这两种风格来学会如何在实际对局中做出正确的选择。毕竟,正如郭教练所说,风格只是你技巧上无法克服的困难的总和而已。(最后一句话原文并没有)

一些个人历史

很多年以来,我都是上面说的第二种玩家。在对局中,我一直试图为最坏的可能性计划。我不喜欢冒险,因此我会很努力地避免被某些特定的牌或者组合打爆。我会尽量认为我的对手什么都有,然后试图绕过那些所有可能。

我之所以形成这样的风格并不能说是偶然。我从玩牌开始到第一次去PT花了15年,而这15年中有4、5年我都非常投入地在打MO和实体PTQ。

这也就是说,在我的大部分万智牌对局中,我都比我的对手更认真,更投入,也更有经验。在这种情况下,我很自然地就形成了保守的打法,因为只要对手没通过什么我没想到的事情把我打爆,我一般都能赢。我一般都会努力地去让游戏向长盘对局的方向发展,而最终我会依靠比对手做出更多的更好决定赢得比赛。

最终,我依靠这种风格Q到了PT,然后在PT上的经验完全颠覆了我之前的理解。我的前5次PT全都以一无所有而告终,并且我最开始和火球的队友们练习轮抓时只能取得1-11的成绩。这是为什么呢?我能够稳定地在GP和MO上取得成绩,但却完全打不过PT级别的选手。

问题就是,这种对于PTQ玩家来说很实用的风格,在PT上完全不行。在PT上,我还是一如既往地试图把游戏拖入长盘对局,但是这些对局却经常都以我的失利告终。但是由于我风格的限制,我往往有优势时又不知道怎么终结比赛,从而捡不到自动赢。于是,我输了很多比赛。一言以蔽之,当决胜的机会出现时,我捕捉不到他们。

例子:探寻阿兹坎特

比如说,我在和William Jensen玩控制镜像,假设我和他在这个对局中的技术水平差不多(只有在我的文章和我的梦里这才是真的)。我后手在第二回合我的手牌不错。我有一些咒语和地,有一张反击,还有一个探寻阿兹坎特。

由于我的手牌不错,我估计这盘游戏按部就班地拖入长盘对局,我有55%的概率获胜(虽说已经假设对局水平接近,但毕竟对手是有可能卡地爆地的,而我们的手牌不错因此很大概率套牌能正常运作)。

【翻译专栏】如何捕捉决胜机会

但如果我出探寻阿兹坎特并且结算,那么我获胜的概率就将大幅提高,我估计能提高到75%左右。

【翻译专栏】如何捕捉决胜机会

Jensen这里有2费开放,并且我知道他套牌里有3张切分。如果我出探寻阿兹坎特而他切分,他就将用掉一张很一般的反击换取我一张炸弹级别的威胁,从而让胜率回到50-50左右。

过去的我在这里一定会让过不出探寻阿兹坎特,因为我会想绕开他的切分。其实如果你认为你的套牌构组或者技术水平有足够优势,这么打也不能说没有道理。

但是考虑到双方水平相当的假设,这里很显然我们该出探寻阿兹坎特。的确在一些时候,我们的探寻阿兹坎特会被切分,从而让我们预期的胜率下降。但探寻一旦结算,我们都很有机会能把一个长盘对局变成一盘自动赢,而这种自动赢的机会在镜像这样的均势对局中非常宝贵。

假设说我和Jensen在一起玩1000盘控制镜像,那么预期的结果应该是我们各赢500盘才对。但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每次上文这样的场合下,我都选择让过,而把我的位置换成Jensen时他每次都出探寻阿兹坎特,然后有时候他的探寻会被我切分,而更多的时候则不会。

于是,当我抓到探寻的时候,我们还是会玩一个长盘对局,而我能在这些长盘对局中赢得比一半多一点点。但当Jensen有探寻的时候,我如果有切分就会玩一个一半一半的长盘对局,而我如果没有切分很可能就会被Jensen单张致胜。于是,最终重复1000次的结果一定会是Jensen赢得比我多。所有的长盘对局我们胜率势必会很接近,但那些Jensen顶出来蓝探寻我没有切分的对局,则一点也不会接近。

在这个例子里,我假设了我和Jensen在这个对局中水平相当。我们对于卡牌价值的判断接近,对于后期的操作要点也都理解。但是,我们其实并不能说水平相当,因为我的策略是被占优的。当有机会获得自动赢的时候,我的策略并不能很好地捕捉这种机会。

当我最开始去到PT的时候,我就是在用这种被占优的策略,因此我打不过玩得不错的对手也就不奇怪了。

捕捉决胜的机会

发现上述问题之后,我就开始试图学习怎么更好地捕捉决胜的机会了。捕捉机会意味着发现优势就立刻围绕这个优势进行压制,以期把优势转化成胜势。捕捉机会的过程就像是非洲草原上的猎豹发现有受伤的羚羊就立刻扑上去猛追不放一样。你必须能够识别什么时候你的对手处于弱势,然后利用这弱势试图杀死比赛。

要想有效地捕捉机会,你该考虑下面这四个问题。

第一,对手有你担心的牌的机会有多大?这里我们要学会用概率来思考。我们对对手的手牌有哪些信息?如果他们有我们担心的牌,之前的对局中会不会有某个场合他应该已经用了?如果你担心的是去除,而你场面领先,那么绝大部分时候你的对手都不会有这张去除,否则为何他不早点用呢?所以很多时候,要不你的对手掏了一张,要不他们在执行一个极为复杂的游戏计划,要不你判断出现错误了,要不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我们要记住,用概率来思考意味着没有任何时候我们能100%确定对手有或者没有一张牌。但我们还是需要把所有因素都考虑进去,来形成合理的概率判断。

第二,如果我们冒险成功回报有多大?很多时候我们一旦冒险成功就能直接杀死比赛悬念。你的对手的确可能会有反击咒语,但如果你能在有一定场面时结算毁天灭地,那么这盘游戏就结束了。

第三,如果我们冒险失败,代价有多大?比如你的毁天灭地被对手反击了,这虽然不太妙,但毕竟也只是1换1而已,而场面上很可能还是你领先。但在一些别的情况下可能代价会更大。比如你有致命场攻然后全踢,你的对手有浓雾然后反脚可以踢死你。我们必须考虑风险和回报,而你领先的越多,考虑风险就越重要。

最后,我们如果执行保守打法又会发生什么?你决定不用毁天灭地,这也许只会让你赢得更慢,但也许你的对手就掏到了神愤清掉了你的场面优势。如果你的对手真的下回合用出来了神愤,那你再用毁天灭地都不一定有用了,而你必须背负着这一张没什么用的手牌的累赘试图重新建立场面优势。

就如我前面所暗示的那样,如果你有比较显著的技术或者套牌结构优势,那保守策略很多时候的确会有道理。但随着你的对手水平的提高,这两种优势越来越难真正存在,最大化你每一个胜利的机会就越来越重要。

例子:终耀巨龙

现在让我们回到开头时的例子。你的对手场上有一张晶袖会汲能客,并且有手牌和费用开放。你在考虑是用瓦斯卡的蔑视去除它,还是用终耀巨龙耗竭进攻。

【翻译专栏】如何捕捉决胜机会

首先来看,你的对手有去除的机会有多大?什么样的去除能够瞬间杀死终耀巨龙?为了简化,假设说我们的对手在玩纯黑,然后没有4费开放,于是我们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湮灭了。如果这盘游戏你一直没出过生物,那其实很可能他们手上有这张牌。而如果之前你自己的晶袖会汲能客抓到过牌,那很大概率你的对手就不会有湮灭了。

这里风险和回报是什么?回报显然不错,你可以派出环境内最好的威胁之一,然后基本等于白赚死对手的汲能客。你的对手必须要有解来解终耀巨龙,而即使解了之后还是在和你2换1,并且你还存住了蔑视对付下一个威胁。但风险也不小,如果你的终耀巨龙被瞬间去除掉,那么不仅你最厉害的威胁没有了,你的对手还很可能能靠汲能客多抓一张有可能能决定比赛走向的牌。

如果你选择保守的打法,这盘游戏你赢的概率有多少?有可能你场面领先,也有可能你对抗纯黑有套牌结构上的优势,但这里更让我担心的其实是用掉瓦斯卡的蔑视有可能会让你解不掉对手未来的更厉害的威胁。

所以你到底该用蔑视还是出终耀巨龙?没有更多的信息,这里我其实也给不出答案。但是我希望你能从我们的讨论中学到两点,第一点就是面对这种选择时宏观的思考方式,而第二点则是为什么我们很多时候该去冒比如出终耀巨龙这样的险。

如果我只是担心对手的湮灭,并且我没什么特别具体的原因相信他们手里就有湮灭(比如上文所说的之前一直没出过生物),那么我会出终耀巨龙。

在万智牌对局中,你必须心甘情愿地去冒险。不光你落后的时候需要冒险,在游戏均势,甚至你领先时同样也需要。虽然短期来看你可能会更多地被打爆,但是长期来看,相信我,这样做一定会让你赢得更多对局。

Reid Duke的正文结束。

在我看来,Duke这篇文章其实背后蕴含的道理非常值得我们思考。我们作为凡人玩万智牌这样一个一盘经常需要50分钟的游戏,不可避免地会被选择性记忆所困扰。比如上文Duke所举的例子中,我们出终耀巨龙然后被人湮灭而输掉比赛,我们一定会记住这一盘比赛,并且认为我们打错了。而反过来,假设我们出终耀巨龙耗竭成功赢得了比赛,我们其实不怎么会记住这一盘游戏的。假设我们根本没选择出终耀巨龙,而是选择用蔑视解汲能客,那么无论这盘游戏输赢,我们都不太可能回溯到这个决策点上再来思考打法的对错了。而假设我们真的记住的只是出终耀巨龙被湮灭的对局,那这样的记忆只会鼓励我们在未来的对局中更加保守,于是落入Duke所说的第二类玩家的桎梏当中,在高水平对局中处于劣势。

因此,其实很多时候,哪怕我们花时间去思考这样的对局细节,去复盘,也是不太容易能找到问题的所在的。其实问题的所在可能并不是某一个点,因为这些决策点如Duke所说都应该用概率的眼光来看。你的对手有湮灭并不意味着你打错了,而你的对手没有湮灭也并不意味着你就打对了。某一盘比赛的具体输赢,或者说怎么输怎么赢,是最容易回溯,也最容易讨论的,但恰恰可能是最没有价值的。因为万智牌每一局游戏都不一样,讨论清楚之前的某一个点并不一定能帮助你在下一个点做对决定,更何况讨论清楚所需的时间是你在实际对局中根本不可能有的。

正因为此,我才认为Duke这篇文章价值很大,值得翻译出来推荐给各位读者。因为这篇文章其实一定程度上让我们能够了解到Duke这样级别的玩家是怎么在局间做决策的,或者说是用怎样的思维方式在指导他们在局间做决策的。

另外,Duke的这篇文章起码对我来说还有一个启发。那就是Duke这样的天赋水平竟然玩了15年牌,并且花了4-5年认真投入的时间才能去到PT,到了PT上也是以大量失败开始的。因此对于比如我这样的玩家来说,最近成绩不好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好了,今天的文章就到这里,对于这第一次的翻译内容,不知道各位读者有什么意见和看法?如果有的话欢迎在文章下的评论区和我互动。如果各位读者觉得这样的形式好,我以后可以增加一些翻译类的内容。感谢阅读!

本文原文出自ChannelFireball,由魔法绵羊编译。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