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财政公平,俱乐部有何高招?

内德羽则说    09-16 16:00

前些天,欧足联官网发布了这样一组数据:2011年欧洲718家职业足球俱乐部的累计亏损达到了17亿欧元,但自从实行财政公平法案(以下简称FFP)以来,盈亏总额一路好转最终在2017年实现了6亿欧元的利润。因此,欧足联认为FFP是非常成功的,并且将在未来变得更加严格。

应对财政公平,俱乐部有何高招?

FFP对于欧洲足坛整体经济的促进作用确实是毋庸置疑的,实行三年之后宣告破产的俱乐部就减少了接近四成,六年之后全欧职业俱乐部资产高出负债的金额也已经从19亿欧元上升到了77亿欧元。

但是除了欧洲足坛整体更加量入为出之外,俱乐部们在应对FFP时总结了大量的经验,从而产生了很多能让“账面很好看”的方法,也是总体财务数据迅速扭亏为盈的一大原因。接下来,就让我们来看看俱乐部们都有哪些高招。

应对财政公平,俱乐部有何高招?

尽量签长约

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FFP核心内容的话,那就是:此前三个赛季的累计亏损不能超过3000万欧元。具体内容和解读请参见我四年前写过的《财政公平法案到底是什么?》这里不再累述。

那么,既然核心目标是减少亏损/实现盈利,那么俱乐部应对FFP的方法从根源上也都可以归结为在收入或者支出上做文章。普通的开源节流自然是重头戏,但一些账务处理也可以起到关键的作用。

比如,一向都是俱乐部支出第二多的内容:转会费(最多的肯定是球员工资)。

应对财政公平,俱乐部有何高招?

动辄天文数字的转会费应该如何入账呢?

根据IFRS(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引申内容和欧足联关于FFP的规定,俱乐部可以选择下面两种方式来确认转会费支出。

第一,是记入发生当期的费用。简单来说就是买C罗花了1亿,那么这1亿全都记为2018-19赛季的支出。

第二,是把转会费记入无形资产,然后根据与球员签约年限进行摊销。简单来说就是买C罗花了1亿,而尤文与C罗签约4年,因此从2018-19赛季开始到2021-22赛季,每年平分2500万欧元记入支出。

会计处理方法虽然可以自由选择,但不能随便变更(分期付款只涉及现金流量,和损益表以及FFP没有直接关系)。因此俱乐部选定了其中之一就基本上必须坚持到底,不可能出现这次转会记入费用但下次转会进行摊销这样的违规操作。为了让转会费尽量摊薄,给每年的财务核算和编制预算留下更多的空间,几乎所有职业足球俱乐部都选择了第二种。

应对财政公平,俱乐部有何高招?

(图)拿财报披露最厚道的尤文举例,签下伊瓜因时以转会费为主的初始成本为9129.6万欧元,签约5年,到了2017年底的一个半赛季摊销了9129.6/5*1.5=2738.9万,剩余6390.7万。布冯当年转会花的5288.4万早就摊销完了,所以剩余需要记入支出的账面净值为零。

既然俱乐部都选择了将转会费记入无形资产进行摊销的会计处理,那么自然会希望有更长的分摊期,从而使得每年的摊销额尽量减少,来获得更多财务层面的自由。因此,自从FFP实行之后,俱乐部和球员的签约年限开始变得越来越长。

以往我们经常能看到球员转会后和新东家先签个三年合约,但如今上千万的转会基本都直接是五年起步。哪怕是曾经多半签个1-2年的30岁以上老将,现在也基本都上升到了三年左右。虽然这和球员运动寿命越来越长也有着一定的关系,但也是俱乐部用来应对FFP的手段之一。

应对财政公平,俱乐部有何高招?

(图)凯帕转会切尔西之后,签下了一份7年长约

顺便一提,根据国际足联关于球员注册的规定,球员与俱乐部的合同最长不能超过5年。但我们常常会看到签约6年甚至10年这样的新闻,基本上都是5年合约加上“到期后俱乐部有权按照原合同续约X年”这样的特殊条款。在这种情况下的转会费,还是会按照5年来摊销。

租借大法好

突破不了国际足联的合约限制,俱乐部们为了增加摊销期又发现新的渠道:租借+买断。

比如,一家前几年财报亏损严重、但未来预计会有所好转的俱乐部正在为了尽量减少当年的赤字绞尽脑汁,转会市场上又有机会签下一个心仪已久的目标,五年摊销期不够用,怎么办?那就搞一个租借2年+到期后无条件必须买断,这样转会费就会变成租借费+买断费,体现在FFP里的分摊期就从5年变成了7年。如此操作,岂不美哉?

只可惜这样的方法只用了不到两年,就被欧足联官方堵了漏。现在,再出现租借+强制买断的操作,在FFP审计里一律视为直接转会。

应对财政公平,俱乐部有何高招?

强制买断不行,俱乐部们又在“有条件买断”上花足了功夫。

比如,AC米兰在夏窗和尤文图斯展开了涉及到多名球员的转会谈判,其中就包括了伊瓜因。根据多家意大利媒体的报道,此前受到FFP处罚、通过上诉才拿回欧战资格的米兰无法提供直接转会或者强制买断的报价,只能尝试租借+非强制买断。但这样的提案,几乎立刻就遭到了球员本人的拒绝。即将年满31周岁的伊瓜因,不希望自己未来的职业生涯充满变数。

应对财政公平,俱乐部有何高招?

结果我们都知道了,伊瓜因最终还是以1800万租借+3400万欧元选择性买断的价格来到了圣西罗。根据罗密欧等不少意大利知名体育记者的爆料,米兰虽然因为FFP的压力无法提供强制性买断,但还是说服了伊瓜因之后一定会激活买断条款把他留下,甚至已经提前跟他签好了正式转会之后的合同。

而米兰说服阿根廷人的方法,说不定还从足球总监莱昂纳多的前东家那里吸取了灵感。

2017年夏天,大巴黎想要“四亿妄为”的野望受到了FFP的阻碍。已经签下了内马尔的情况下,他们既想赶快抢走摩纳哥天才姆巴佩,又不想再次遭到欧足联的处罚,怎么办呢?

应对财政公平,俱乐部有何高招?

机智的大巴黎最终以一年租借+“有条件买断”的方式,抢走了这位所有欧洲豪门都垂涎三尺的顶级新星。而他们在合同里规定的条件是,只要巴黎圣日耳曼2017-18赛季成功在法甲保级,那么他们就必须以1.8亿欧元的价格买断姆巴佩。

是的,你没有看错,不是夺冠是保级。谁都知道这完全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所以摩纳哥和姆巴佩都欣然接受了这一方式。但“大巴黎保级”理论上毕竟不是100%的可能性(你看莱斯特城不是还夺冠了吗),因此买断费在财报里直到2018-19赛季才会开始摊销。

关键这还不是大巴黎在那个夏天最骚的操作,请您接着往下看。

转移成本

上面说的增加合同年限和租借大法虽然能把支出尽量分摊到更多的年份,但并不能改变在FFP里需要计算的总额。那么,更“高级”的方法自然是把支出挪到FFP的核算范围之外。

比如,作为曾经FFP“重点监管对象”的曼城,球员及工作人员的薪水占到俱乐部收入的比例一度超过了100%,也就是说就算他们不买人,也肯定会年年亏损。但在2014年之后,蓝月亮的工资/收入比开始大幅度降低,现在已经基本稳定在了50%左右。

应对财政公平,俱乐部有何高招?

一方面,曼城确实在收入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英超转播权的水涨船高就是主要助力之一。但另一方面,他们也在缩减工资支出方面下足了功夫。除了抛售高薪低能球员、采取低工资+高奖金模式的常规操作之外,还把不少工作人员和管理层的薪水都改成了由城市足球集团来发放。

众所周知,城市足球集团是阿联酋和中国资本共同运营的跨国企业,拥有曼城、纽约城、墨尔本城、横滨水手、赫罗纳等多家俱乐部的股权。城市足球集团的创立不仅体现了曼苏尔在全球布局的长远目标,也给曼城这一核心力量带来了不少方便。包括非竞技相关人员工资、球探网络费用等支出都从俱乐部自己支付变成了让总公司来承担,极大地缓解了曼城通过FFP的压力。

作为另一大石油土豪,卡塔尔人没有为巴黎架构一个全球网络,却使用了更直接也更夸张的方法来转移成本。比如,你想买内马尔?好,国家来掏钱。

应对财政公平,俱乐部有何高招?

我们都知道,内马尔是通过“支付违约金买断合同”的方式从巴萨转投大巴黎的,但这钱是怎么出的呢?

根据西班牙法律和西足协的规定,触发强制违约金的球员在半年之内加盟的新俱乐部,应该为这笔费用买单。但这毕竟是西班牙自己的规定,绝对是管不了法国和卡塔尔人的。于是,骚操作就此上演:卡塔尔政府拿2.22亿欧元交给内马尔作为“2022年世界杯形象大使赞助费”,然后内马尔拿着这笔钱交给巴萨买断了自己的合同,接着作为“自由球员”加盟了大巴黎。

转会费怎么入账?不不,我们这是光明正大的免签啊!压根就没有转会,哪来的什么转会费,又要入个什么账?

应对财政公平,俱乐部有何高招?

这么一搞,简直是秀出了新纪元。

巴萨和西甲联盟接连抓狂,就连拜仁和尤文等欧洲传统豪门的高层都表态绝不能姑息,于是欧足联紧急宣布将对大巴黎是否涉嫌“花式绕过FFP”进行调查。不过,经过了长达10个月的审计之后,欧足联财政公平调查委员会最终还是得出了大巴黎符合FFP规定的结论,2018-19赛季没有对他们做出任何处罚。

有媒体爆料,大巴黎在审计过程中还是承认了内马尔的转会行为,但姆巴佩的租借+买断完全合乎规定,因此他们还是顺利通过了FFP审查。

不管这个说法是真是假,反正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猫鼠游戏,肯定还会继续。

左手挪右手的赞助费

说完了节流,下面来说说开源。

包括赞助费收入、特许产品经营权收入等内容的商业收入已经成为了现代足球俱乐部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甚至在很多豪门俱乐部占到了总收入的半数左右。于是,包括曼城和巴黎在内的“土豪”俱乐部们在最初想办法应付FFP的时候,都想到了“扩大”商业收入。

应对财政公平,俱乐部有何高招?

2011-12赛季时,巴黎圣日耳曼的商业收入还只有4000万欧元,大约是当时商业收入最高的拜仁的22%。到了2014-15赛季,他们的商业收入就达到了接近3亿欧元,超越拜仁和曼联成为了全欧第一。

虽然卡塔尔王室的入主和伊布等大牌球星的加盟明显提高了大巴黎的市场价值,但短短三年时间就有着如此疯狂的增长明显过于疯狂。其实很简单,绝大多数赞助费其实都来自于包括卡塔尔旅游局在内的关联方,这种“左手挪右手”的操作就是为了填补大巴黎疯狂买人带来的账面亏损,从而顺利通过FFP的审查。曼城当年也有类似的行为,但因为身处吸金能力强悍的英超,他们没有像大巴黎这么夸张。

很快,欧足联就针对巴黎和曼城展开了调查,认为这些关联方交易明显超过了公允价值,最后还是向他们开出了罚款、缩减欧冠报名名额的处罚。

但是问题又来了,这个公允价值到底怎样才算公允?

应对财政公平,俱乐部有何高招?

在欧足联以及其他球迷看来,曼城主场冠名为阿提哈德所获得的金额显然不应该比安联给拜仁的赞助费更高,卡塔尔旅游局赞助大巴黎的合同价值肯定也低于皇马的类似代言。但在这两家俱乐部以及他们的球迷看来,由于“自家球队”带来的品牌认知加成以及宣传力度、合作深度的不同,曼城和大巴黎在中东地区的商业价值和在全球范围内的品牌提升效果,完全对得起那些高昂的赞助费用。

时至今日,随着这两家俱乐部球星越来越多、战绩越来越好、知名度越来越响,曼城在英超转播合同的巨额分成之下已经基本实现了收支平衡(当然也别忘了我前面提到的转移成本),大巴黎在内马尔等人加盟后进一步提升了影响力,在商业收入方面也“收敛”了一些,争议的声音自然小了很多。

2016-17赛季,巴黎圣日耳曼的商业收入为2.74亿欧元,比拜仁少了7000万,但比切尔西多出了1亿。公允还是不公允,谁能说得清呢?

应对财政公平,俱乐部有何高招?

卖青训,加回购

说到切尔西,他们曾经是金元足球的开创者,也是从“壕门”慢慢积累成豪门的最成功案例。但在FFP最初开始推行的那段时间,蓝军想要顺利通过审核还是有着一定的难度。于是,斯坦福桥的制服组们开创了一个集眼前通过FFP和未来发展于一身、后来在球迷里闻名遐迩的计划:出租车。

应对财政公平,俱乐部有何高招?

根据FFP的核算标准,为了鼓励长久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和青训投资可以在FFP考核时从支出里去除。基础设施建设,指的就是建球场和训练基地这样的百年营生。青训投资,则包括了18岁以下球员的转会费、青年队球员工资、青训营相关费用等等。

欧足联此举的初衷显然是为了鼓励青训,但豪门俱乐部们很快就发现该条款在财报上还有着潜在的用途。

首先,青训球员在财报里本来就没什么成本。比如尤文的账务处理里,马尔基西奥的初始成本仅为17.5万欧元,对于豪门球队来说这种数字基本就可以忽略不计。而球员出售时确认的当期收入为转会费-账面净值(尚未摊销完的初始成本),也就是说,出售自家培养的青训球员几乎卖了多少钱就可以全数计入当年的收入。

其次,就算是当初收购天才少年时花了不少转会费,但在FFP的规则里反正都可以去掉,在FFP审查里还是卖了多少钱就能算多少收入。

于是,包括切尔西在内的很多豪门俱乐部开始了重金囤青训天才→租出去→打出来留用打不出就卖的循环,大大缓解了通过FFP的压力。举个例子,蓝军2010年就签下了FM妖人门将德拉奇,那个时候他长这个样子。

应对财政公平,俱乐部有何高招?

此后德拉奇在切尔西呆了8年,先后租借去过9家俱乐部,身披蓝军战袍在正式比赛里的出场次数为0。2018年,他终于离开了切尔西正式加盟了丹麦的霍尔森斯联合俱乐部,现在德拉奇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

应对财政公平,俱乐部有何高招?

当然,德拉奇在切尔西的出租车大业里只能算是个失败的案例,毕竟既没有闯出名堂也没能及时换成转会费。因此,对于豪门俱乐部来说,如何提高成功率就成了新的课题。

而他们也很快就找到了答案:回购。

或许细心的球迷已经发现,这些年出售年轻球员加回购条款已经变得越来越频繁,比如皇马当年出售卡瓦哈尔、莫拉塔等人都是典型的案例。

应对财政公平,俱乐部有何高招?

(图)效力于勒沃库森时的卡瓦哈尔

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呢?在竞技层面上,当然是为了防止“未来后悔”。而在经济层面上,既可以在出售青训球员的当年就把转会费全数记为收入,又可以在未来收回时再把回购金额按新合同年限摊销进成本。这样的一举多得,对于应付FFP有着极大的便利,而且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在游戏规则以内。

更不用说,国际足联已经开始加强对租借大军的管控,很有可能在近期出台限制每家俱乐部外租球员上限的强行规定。相信我,出售年轻球员+回购条款的转会,肯定会在接下来几年里变得越来越普遍。

应对财政公平,俱乐部有何高招?

(图)马龙加盟萨索洛,巴萨同样持有回购条款

写在最后

对于FFP,球迷们大多有着不同程度的非议。有些人觉得这就是在针对部分俱乐部,拿真正的“土豪”压根就没有办法;还有的人认为这是旧势力拿来维护自己地位的武器,阻挡了新贵崛起的道路。但我们在看着切尔西、曼城、大巴黎崛起的同时,千万也别忘了利兹联、安郅、马拉加以及更多失败者的倒下。还有当年因为雷波诺列夫离婚赔偿27亿突然掉转航向的摩纳哥,若不是免税天堂的独特优待,姆巴佩等人或许都没有掀起那阵青春风暴的机会。

“过把瘾就死”对于土豪老板来说只是个人选择,但并不是每家俱乐部和当地球迷都能承受得起这样的赌博。愿意长久经营的石油爸爸少之又少,自己追随了大半辈子的主队一时风光之后破产清算,个中滋味只有自己清楚。

应对财政公平,俱乐部有何高招?

不过,现行的FFP确实有着很多的不足,比如上面提到的那些“妙招”,又比如阶级固化已然成为无可辩驳的事实。欧足联想要让游戏规则和整体环境变得更好,肯定不能停下完善的脚步。

根据已经发布的官方公告,FFP规则很快将进行新一轮修改,内容包括:俱乐部必须对外公开完整的财务信息,包括球员薪水和经纪人佣金;欧足联有权在转会窗关闭的第一时间审查俱乐部的收支情况,明确转会或者实质性转会的会计处理(这是被大巴黎搞怕了……),而不像此前只能以三年为一个完整的考核周期;规范和完善和解协议(比如此前和米兰双雄签订的),引导俱乐部真正走上扭亏为盈的道路。

当然,想要砸钱的俱乐部,同样还会继续寻找新的应对方法。斗智斗勇,精彩继续。

曼城 切尔西 英超 世界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