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都说:世界排坛只有一个郎平

新民网    10-14 10:00
他们都说:世界排坛只有一个郎平

图说:女排世锦赛6强主教练,从左到右:郎平(中国)、马赞蒂(意大利)、中田久美(日本)、莫里森(荷兰)、特尔基奇(塞尔维亚)、基拉里(美国) 网络图

  名古屋迎来世锦赛最好的6支球队,6名教练排排坐,只有两位是女性,她们来自亚洲——中国的郎平和日本的中田久美。现场的提问环节,问题只抛给她们。作为女性教练,您觉得优势在哪里?

  中田久美说:“我也是女运动员出生,作为女教练,我更了解运动员的心理和生理状况,沟通起来能从女性的角度去理解她们。”郎平微微一笑,“我的答案和她一样。”翻译还没来得及翻译,最年轻的荷兰教练莫里斯“哈哈哈”大笑,最年长的塞尔维亚名帅特兹奇则有话要说。

  世界排坛只有一个郎平。语气中透露出的,不乏羡慕和嫉妒。

中田久美爱哭

  郎平作为女教练,多年来独孤求败。里约奥运会之后,她球员时代的老对手中田久美加入了她的行列,成为日本历史上第一位女教练。

  当年郎平贵为世界第一主攻,中田久美是世界级二传。然而,在以家庭主妇为多的日本,中田久美的上任,曾一度引来质疑。

他们都说:世界排坛只有一个郎平

图说:中田久美为没有带领团队在国际大赛中取得佳绩而着急 网络图

  中田久美爱哭,就像乒乓名将福原爱,日本队每输一次,中田久美就哭一次。尽管她昨天告诉记者,作为女教练,可以更了解球员的心理,但事实上,她率领日本队以来,“压力山大”。中田久美率领的日本队,还没有在国际大赛中取得特别好的成绩。“明明我都教给你们了,为什么做不到?我常常想这样说,但是我说不出口。”亚运会后十分挣扎且又非常苦恼的中田久美,非常希望能和她具有同样立场的女性主帅交流,倾诉自己带队的困惑。

  显然,郎平比她淡定得多,曾经也有人问过她相似的问题,她说,“我都基本没考虑性别这事儿了。”

莫里森资历太浅

  荷兰队主教练莫里森对郎平简单的回答,报以大笑,他知道,郎平大致是赞同中田久美的说法。

  相比较郎平,莫里森的资历还太浅。年仅38岁的他,去年接手荷兰队,这是他职业生涯第一次带女排国家队。“荷兰队还没拿过世界冠军,所以我想挑战一下。”

他们都说:世界排坛只有一个郎平

图说:莫里森同郎平一起征战2008年北京奥运会 网络图

  自古德蒂卸任后,荷兰排协在主教练位置的人选方面颇伤脑筋。让莫里森接掌帅印,是一种尝试。第一次率队参加世锦赛,莫里森坦言,“我觉得这是我参加过的最难的一次大赛。世锦赛赛程很长,谁都有机会进入最后六强,这和奥运会是不同的。眼前这六支队伍,代表当今女子排坛最强实力,谁能登顶,我觉得都有机会。”

  如何带好女排,莫里森自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说起来,莫里森同郎平也是老交情,他曾是美国男排助理教练,同郎平一起征战2008年北京奥运会。“在科罗拉多集训时,我目睹郎平的执教风格,她是一名伟大的教练。”

特兹奇心有不甘

  塞尔维亚主教练特兹奇心有不甘。发布会结束后,他冲着本报记者神秘一笑,“呵呵,女教练,这个问题,我得回答。”

“男教练可以打、可以骂,女教练可以吗?”他说。“你看看俄罗斯81岁的前教练卡尔波利,劈头盖脑地骂、甚至掌掴球员,俄罗斯队还是登顶世界第一了。我认为,他是女排历史上最伟大的教练。”记者问,“那你也打球员?”他笑道,“我是开玩笑的,我当然不会打球员,时代在进步,现在的球员和以前不同了。”但是咆哮、怒骂,在所难免。

  在他看来,男教练斥责女球员,天经地义。但女教练骂女球员,就会让球员产生抵触心态。

  塞尔维亚队有心理咨询师吗?“我就是心理咨询师。”特兹奇说。“16年来,我回家的次数不超过100天!我带完俱乐部,就带国家队,你难以想象我对女排的付出。”

他们都说:世界排坛只有一个郎平

图说:特兹奇(左一)羡慕中国对女排的高度关注 网络图

  特兹奇无愧于塞尔维亚功勋教练称号。自2002年执教前南斯拉夫女排,迄今已有16年。“我们的国家越变越小,如今的塞尔维亚只有600万人口,但集体项目中只有女排,在世界三大赛都拿过奖牌了。”

  然而,他羡慕郎平和中国女排。“女排在我们国家关注度不高,就三大赛结束后,大家庆祝下。其他时间,没什么人关心。”不像中国女排,传递的女排精神,令国人倍感自豪。

  既当爹、又当妈,特兹奇的团队,清一色男性,不像郎平的身边,还有好搭档赖亚文。当了16年教练,特兹奇还没有带领塞尔维亚拿过金牌。郎平的过人之处,他是学不来的。(新民晚报特派记者陶邢莹 名古屋今日电)

排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