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巫师到赛博朋克2077,波兰“蠢驴”CDPR的口碑艺术

游迅网    11-10 14:30

《巫师》系列既出,众人见其中昆特牌甚是有趣,遂荐蠢驴,可出卡牌游戏?

蠢驴允。经年研作,将昆特牌推而广之。

众人又觉昆特牌内无剧情,遂荐蠢驴,可否加角色与任务?

蠢驴允,经年研作,既出王权之陨落,众人喜,然又云... ...

从巫师到赛博朋克2077,波兰“蠢驴”CDPR的口碑艺术

就是这样,这家名为CD PROJEKT RED(简称:CDPR)的波兰公司一次又一次的将玩家惯上天,不仅尽力的满足粉丝们的需求,还几乎就以一种分文不取的态度扩充着游戏的后续内容,甚至到了玩家帮其操心盈利情况的地步,所以今天我们就来聊聊,CDPR背后,到底是一群怎样的人。

创始人Marcin与Michal:一切都从翘课开始

很明显,CDPR背后的老大不可能是一本正经的呆板大叔,无论是巫师系列还是昆特牌,甚至赛博朋克,我们都能从游戏的彩蛋中读到一丝调皮的玩味,而恰是这一丝调皮让我们透过作品读到了Marcin与Michal对于创作与游戏的热爱,那是只有真挚的灵魂才能把简单的热爱升华到如此地步。

从巫师到赛博朋克2077,波兰“蠢驴”CDPR的口碑艺术

谈起Marcin与Michal,那就不得不提到两位创始人的大学生活。Marcin与Michal显然都不是热爱学习的主,在校期间翘课打游戏那是家常便饭,Michal说他希望两人毕业后的未来全部都与游戏有关,所以离校后他们开始做起了进口正版CD光盘游戏的生意。

彼时的波兰与曾经的国内正版市场相差无几,盗版泛滥横行,人们没有任何渠道了解新游戏,更别提为正版付费,更何况波兰当时连光驱设备都没能大范围普及。

从巫师到赛博朋克2077,波兰“蠢驴”CDPR的口碑艺术

Michal开始创业的年代刚巧赶上了全球移动存储硬件的换代期,存储设备的容量从1.4MB的软盘进化到了500MB的光盘,这让游戏行业迎来了更多可能性,也给了Marcin和Michal投身游戏行业的契机。

于是,两人成立了最初的公司,开始做进口游戏生意。由于没有资金支持,波兰本地正版市场又不容乐观,所以每款游戏也仅能进口两三张,等到了周末,Michal再带去电脑集市上卖掉,我们几乎不用思考就知道这有多困难,但一切就是这样开始的。

波兰第一家“游戏完全本地化”公司

Marcin和Michal一边做着进口生意,一边探寻着玩家真正的需求,这在当时是并不被人们所看好的,没有人觉得彼时的波兰拥有正版游戏市场,更没人在乎玩家的感受。而玩家则更不理解发行商,正版那么贵,里面又都是看不懂的英文,我为什么要买?

从巫师到赛博朋克2077,波兰“蠢驴”CDPR的口碑艺术

两人这次认识到了问题的关键,同时这也是解决问题的关键,那就是“游戏本土化”。他们先从小游戏开始,先获得游戏在波兰的版权,然后大幅降价,再一点点翻译游戏内容,并植入到游戏当中,让人们能没有障碍的进行游戏,既解决了语言问题,又间接的打压了盗版市场,因为当时盗版商家并没有太强的本土化能力,降价后的正版游戏也并非不能接受。

让两人第一次撬开波兰正版市场的游戏是《博德之门》,Marcin至今还记得当时所签署的协议是卖掉3000套游戏。尽管协议签了下来,但两人心中依然忐忑不安,他们准备了一个在现在来看都算得上是相当精致的版本,有一本龙与地下城的规则手册和故事,一张博德之门的游戏大地图和一张原声CD,对于普通版的售价来说这已经足够奢华了,接下来等待的就是玩家们的反馈。

从巫师到赛博朋克2077,波兰“蠢驴”CDPR的口碑艺术

结果,这一单的成绩让所有人都难以置信,首发当天,这版《博德之门》竟卖出了1.8万套,并在一年内持续销售了5万套以上,而当时波兰本土的游戏平均销量仅有一两千套而已,这个意外之喜彻底让Marcin和Michal打开了波兰正版游戏的大门。

八年沉淀,巫师的诞生

尽管Marcin和Michal的游戏卖的风生水起,但Marcin还是回忆着说他们并不适合做发行生意,相比之下他们更想以一个玩家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所以整个公司花了8年时间攒了第一笔用来开发游戏的钱,而这笔钱最终变成了我们所熟知的初代《巫师》。

从巫师到赛博朋克2077,波兰“蠢驴”CDPR的口碑艺术

巫师的诞生让两人喜出望外,多年的梦想被实现后,接踵而至的就是迫切想要玩家见识到这款游戏。由于曾经收获8年的发行经验,如今他们手中也有了不错的渠道资源,两人背起行囊将这款作品带给欧洲各大发行商看,然而两周后却只收获了两封象征性的邮件,两人认识到开发游戏并没有那么简单。

从巫师到赛博朋克2077,波兰“蠢驴”CDPR的口碑艺术

好在Marcin与Michal当时与BioWare关系密切,也就是前文博德之门的开发商,同时也是质量效应与龙腾世纪的发开公司。BioWare得知两人的窘境后立刻施以援手,共享了许多经验与技术帮助初代《巫师》更加成熟,在这样的基础下,两人又花了四年时间来打磨《巫师》,并学习如何开发游戏。

就这样,他们一边靠发行游戏来赚钱,然后将赚到的钱全部投入到游戏开发中,Marcin把那段时期称之为血泪史,但在我们来看,这段血泪史也确实让两人和整个团队成长了起来。

做自己的粉丝,不忘初心

Marcin与Michal对待作品的态度一如当初两个毛头小子对待其他游戏一样热情,他们从未扭曲自己的内心而让利益只配了创作,所以三部巫师一如既往的惊艳。当昆特牌被玩家们所喜爱时,他们义无反顾的推出里独立版,同样精心设计与打磨,在笔者看来,他们还是当初那两个年轻人,心中抱有梦想,双腿也从未停止前进的步伐。

从巫师到赛博朋克2077,波兰“蠢驴”CDPR的口碑艺术

而就是这样的信念让整个CDPR以一种近乎纯服务性质的态度运营着一部部作品的后续内容,他们始终坚信,让作品物超所值,玩家才会花钱购买正版游戏。而国内的正版市场一如曾经的波兰,CDPR更懂中国,也更懂中国玩家,所以玩家们对他抱有热情和尊敬,即便是一声“波兰蠢驴”的笑骂,心中也还是在担心着如此运营下去CDPR的盈利是否还会充足,是否还能看到下一部CDPR的作品。

写在最后

与其说这是CDPR的运营,还不如说这正是Marcin与Michal所坚信的口碑营销,不同的是同样是“口碑营销”四个字,CDPR注重的是“口碑”,而大多数公司所关注的只有后面的“营销”。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