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运金牌手领衔云南网球俱乐部联赛总决赛

科技前沿资讯    12-07 16:34

中国第一代金花段丽兰,30载热爱仍在继续

吸引了12个州市24支俱乐部,230余网球爱好者的2018“天外天杯”云南网球俱乐部联赛总决赛于12月2日在“安宁温泉国际网球小镇”落下帷幕,2018整个赛季,联赛共有来自全省45支俱乐部的967人参赛,覆盖了40多个网球场馆,全年共进行了465场、13992盘比赛,毫无疑问,这是中国具有重大影响力的业余网球联赛。

亚运金牌手领衔云南网球俱乐部联赛总决赛

(2018“天外天”杯云南网球俱乐部联赛总决赛颁奖典礼)

与前两届不同的是,今年的总决赛增加了大师组的较量,1986年汉城亚运会女子网球团体冠军成员、云南网球名将段丽兰、原中国国家青少年队主教练董云等前专业选手的加盟,为这项云南省影响最为广泛的业余网球赛事增添了不少“传奇”元素。

亚运金牌手领衔云南网球俱乐部联赛总决赛

(段丽兰在温泉半岛国际网球中心参加比赛)

“你看段老师切球的动作多舒展,再看看我们,差距太大了。”大师组女子双打比赛进行的时候,原本在旁边场地为俱乐部队友们加油的选手们,迅速围到了段丽兰比赛的场边,目不转睛盯着”大师“在球场上的表现。

段丽兰每打出一个好球,都会引来一片赞叹声。实际上,这样的赞叹声,一直伴随着她的整个职业生涯。早在李娜闪耀世界网坛前,中国女子网球选手就曾有过高光表现,那是1986年的汉城亚运会,由李心意、濮秀芬以及云南姑娘钟妮、段丽兰组成的中国女子网球队,在亚运会决赛中力克东道主韩国问鼎女子团体金牌。

“她的身上有一种狼性”

关于昆明姑娘段丽兰的网球故事,要从1974年说起。那一年,昆明市咸宁小学的4年级学生段丽兰,代表盘龙区参加了昆明市小学生运动会,并收获女子400米和800米两个第二名。随后,极具运动天赋的她,被刚刚成立云南网球队看中。

亚运金牌手领衔云南网球俱乐部联赛总决赛

进入省队后不久,段丽兰在教练、印尼归国华侨吴美妮的家中看过一张有趣照片,照片中气势磅礴长城吸引了她的注意力。“这是哪里”,段丽兰一脸稚气地问教练。“这是长城”吴美妮说。从那时开始,段丽兰便在心里埋下了一颗小小的种子,“一定要好好打球,争取以后去北京看长城。”她在心里说。

可能就连段丽兰自己也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愿望很快就在3年后实现了,以最美好的方式。1977年美国网球队第一次来自到中国访问,在那之前不久,15岁的段丽兰在上海进行的全国网球比赛青年组的较量中闯进前6,并凭借优异表现入选了国家集训队,她也是首位披上国家队战袍的云南女子网球运动员。

亚运金牌手领衔云南网球俱乐部联赛总决赛

美国威克.布雷顿网球教练团来华培训。(1979年)

全国比赛结束后,国家集训队的选手们移师北京,与美国网球队展开交流,交流活动中重要的一项便是前往万里长城参观。“知道要去长城太感谢了,我当时在上海花10块人民币买过一件白色的满天星毛衣,衣服本来是要送给姐姐的,后来被我穿去了长城。”段丽兰说。

在万里长城上与队友们留下的合影,激励着段丽兰在网球的道路上不断前进。1981年,中国网球协会正式加入国际网球联合会,段丽兰以及李娜曾经的教练余丽乔等选手,成为了国内首批参加国际网联职业巡回赛的运动员,前往罗马尼亚、意大利等国比赛的经历帮助她们快速成长。

亚运金牌手领衔云南网球俱乐部联赛总决赛

“和现在的职业选手不同,我们当时打巡回赛挣的钱都不归自己,唯一的物质奖励便是每次出国都能买一件免税的大件回来。”她说,“但在国外的比赛经历,让我们了解到世界网球的发展水平,也积累了比赛经验。”

亚运金牌手领衔云南网球俱乐部联赛总决赛

段丽兰球员时期的打法与丹麦选手沃兹尼亚奇颇为相似,在球场上以意志品质顽强著称,“我记得1975年我们去成都比赛,段老师在和别人打比赛时挑过120个高球。本来她实力和对方是有差距的,但她咬着牙和对方硬打啊,最后把别人打毛了,赢下了比赛,她身上有一种狼性。”丈夫董云是这么评价段丽兰的。董云曾经是我国著名的网球运动员,教练员时期培养出了杨净竹等多位叱咤中国网坛的优秀选手。董云也参加了2018年云南网球俱乐部联赛总决赛大师组的比赛。

请回答1986

正是在赛场上的狼性,帮助段丽兰在网球领域走向了更高的平台。1982年,段丽兰在印度新德里亚运会,迎来了职业生涯的重要比赛,她也是云南省首位参加亚运会的女运动员。

亚运金牌手领衔云南网球俱乐部联赛总决赛

新德里亚运会的网球比赛是草地,我们那时候不要说没有在草地打过,连草地的网球场都没见过。“段丽兰说。

为了准备亚运会的比赛,当时的国家队主教练顾明华自己想办法,在上海某宾馆找了一块草坪,用带子划线围成网球场的样子,供队员们训练。几次训练之后,中国女网的姑娘们便走上了亚运会赛场。“新德里亚运会比赛时,我们穿的还是回力牌的球鞋,在草地上真的不适应,特别滑。”段丽兰回忆说。新德里亚运会,由段丽兰、余丽乔、王萍、朱晓云组成的中国女网在决赛中输给韩国,屈居女团亚军。

不过,四年后,中国女网的姑娘们在汉城亚运会上报了一箭之仇。

“我们是比赛前两天到的韩国,很遗憾没能参加中国代表团入住亚运村的升旗仪式。当时网球项目的情况比较特殊,像体操、乒乓球等项目的国家队都有自己的训练基地,出国比赛也有队医跟着。网球没有训练基地,打亚运会也只是教练带着李心意、濮秀芬、钟妮和我四个人到的韩国。”她说,“因为不在一起训练,我们和其他项目的运动员也不熟,在亚运村见到李宁、焦志敏、江嘉良、汪嘉伟、郎平等在国内极具代表性的选手时,还是很激动的,他们平时也是我们喜欢的运动员。”

亚运金牌手领衔云南网球俱乐部联赛总决赛

汉城亚运会,中国女网再次在女团决赛中与韩国队狭路相逢,这次她们把胜利留给了自己,以2比1力克韩国,报了四年前的一箭之仇,这也是中国网球选手在亚运会赛场上拿到的首枚金牌。随后,中国姑娘们锦上添花,在女单比赛中再夺一金。

亚运金牌手领衔云南网球俱乐部联赛总决赛

与现在中国代表团在亚运会赛场上独领风骚的情况不一样,1986年亚运会,还处于中国、韩国、日本三国争霸的局面,不被看到的中国女网,拿下的这两枚金牌,在当时起到了关键作用。 “当时中国代表团与东道主韩国在金牌和奖牌榜方面的竞争非常激烈,最后我们是以94枚金牌,领先韩国1枚金牌的优势,位居金牌榜第一。大家都说,这个功劳应该记在中国女子网球队上。”段丽兰说。

虽然没能在决赛中登场,但与共同奋斗多年的队员们一起登上亚运赛场的最高领奖台,看到五星红旗升起,听到《义勇军进行曲》在异国他乡奏响时,滚烫的泪珠在段丽兰的脸上滑落。

亚运金牌手领衔云南网球俱乐部联赛总决赛

“其实升国旗奏国歌的那一刻,我什么也没有想,就只有高兴一种情绪,流下的泪水也是喜悦的。“说起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已是56岁的段丽兰的脸上全是笑意,就好像回到了那年的韩国一样。”站在旁边的印尼选手,看到我满脸的眼泪一下子笑了,不停说’Look段,Look段’,提醒她旁边的队友看我真情流露的模样。”

在亚运村的餐厅里,只要看到有运动员捧着鲜花来就餐,大家就知道他或者她一定是拿到了奖牌。入住亚运村后,段丽兰几乎每天都会听到,中国代表团有选手拿到金牌或者奖牌的消息。在女子网球团体比赛结束的那天,换成了其他运动员向段丽兰投来羡慕和祝贺的目光。

再次回忆起那段历史,段丽兰仍然很激动:“亚运会冠军圆了我们所有人的梦,这个冠军也改变了中国女子网球的命运。”有人把段丽兰、钟妮、李心意、濮秀芬称为中国网坛的第一代金花,虽然她们没有达到李娜或者郑洁/晏紫那样的高度,但却是第一批在国际网坛留下深刻印记的中国选手,她们的故事也一直被大家记得。

亚运金牌手领衔云南网球俱乐部联赛总决赛

(创造了云南网球历史奇迹的段丽兰、钟妮和教练张延信)

亚运金牌手领衔云南网球俱乐部联赛总决赛

(段丽兰和钟妮的双打比赛)

2018“天外天杯”云南网球俱乐部联赛总决赛成绩表

亚运金牌手领衔云南网球俱乐部联赛总决赛

网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