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界的奥斯卡”TGA,真的已经变味了吗?

游迅网    12-09 08:41

如果在国内提起TGA,你会最先想到什么?

是某个游戏竞技平台(Tencent Games Arena)和旗下的大奖赛吗?很遗憾,这些都不是,而且你在国内任何一家百科网站上都搜索不到它的相关信息。

“游戏界的奥斯卡”TGA,真的已经变味了吗?

它是一场属于游戏圈的年度狂欢,每年无数媒体和玩家都翘首以盼,哪几款游戏能成为新时代游戏业创作发展的领头羊。因其影响力巨大,被称作“游戏界的奥斯卡”,它就是我们今天的主角:TGA(The game Awards)。

一个游戏爱好者的梦想

The Game Awards颁奖典礼,是由索尼、微软、任天堂以及维尔福赞助的新活动。该典礼首次举办的时间为2014年,取代了以往的VGA以及VGX。旗下设置了三十多个奖项,每一个在现在的游戏圈都极有分量。

然而这个奖项的成长史却是一番曲折,这还得从它的创始人杰夫·基斯利说起。

“游戏界的奥斯卡”TGA,真的已经变味了吗?

杰夫出生在加拿大的多伦多,他的父亲当时在电视台从事幕后工作,因此让小杰夫从小就有很多机会接触到电视台立的工作。

15岁那年,小杰夫有幸跟随父亲来到多伦多TBS电视台参加了“Cybermania”颁奖典礼。这是当时一个专为游戏和游戏开发者设立的颁奖典礼。小杰夫跟在父亲身后见习,充分了解了整个典礼的流程。

“游戏界的奥斯卡”TGA,真的已经变味了吗?

从那个年代开始,游戏评选就是为了用来游戏导购,增加游戏销量。但是小杰夫却不那么想,他也是个游戏迷,他和其他千千万万的玩家一样,把游戏制作人当作自己的偶像。他觉得应该把这些幕后工作者请到舞台上,让他们在闪光灯下接受那份应得的掌声和荣誉。

为了向这个理想进发,杰夫开始认证锻炼自己的写作和主持能力。在大学毕业后,他加入了自己喜爱的游戏媒体行业。通过自身的努力拼搏和知识吸收,杰夫很快成为了游戏圈的一线主持人,这让他觉得自己终于有能力给自己喜爱的游戏颁奖了。

“游戏界的奥斯卡”TGA,真的已经变味了吗?

2003年,杰夫加入了Spika电视台,成为了“Spike Video Game Awards”的固定主持人,而这个VGA正是现在TGA的前身。

零距离的“游戏界奥斯卡”

然而随着VGA的规模和影响逐步扩大,Spika电视台为了更多流量,请来了很多和游戏无关的歌星影星造势(和“中国漫威事件”一样)。加上节目广告越来越多,让玩家们觉得杰夫和VGA都变得功利了,加上那段事件游戏媒体人因为丑闻风评非常差,VGA的人气也跌倒了谷底。

“游戏界的奥斯卡”TGA,真的已经变味了吗?

2013年,VGA被Spika电视台更名为VGX,希望能让观众忘掉之前那个一泡污的VGA。结果颁奖典礼换汤不换药,商业化更加严重。被连累到声名狼藉的杰夫决定与Spika电视台决裂。他出走单干,重新拉来赞助和团队,准备亲自主持一个真正属于游戏玩家的颁奖大会,它就是现在的TGA。

“游戏界的奥斯卡”TGA,真的已经变味了吗?

第一届TGA的举办一波三折,杰夫自掏腰包投资了100万美元,才让颁奖典礼在2014年年底成功举办。出乎绝大多数人的意料,这档颁奖典礼反响热烈,尤其受到到玩家们的喜爱。在TGA上,玩家能看到自己喜爱的制作人,因为自己喜爱的作品得奖而激动欢呼;而游戏制作人的辛苦也没有白费,他们终于能够在一个万众瞩目的舞台和其他作品一决高下。

“游戏界的奥斯卡”TGA,真的已经变味了吗?

2014年TGA现场

当然一切不会那么完美,赞助很快成为了TGA的二律背反:非游戏厂商赞助也许会让颁奖典礼更加公平,但是也会让TGA成为第二个VGA;而如果让游戏厂商赞助,他们从中谋取的权力也让很多人很不愉快。

在第二届TGA上,《合金装备》系列的制作人小岛秀夫,就和他所属的厂商科乐美因为矛盾纠纷,被后者禁止参加TGA。当杰夫在典礼上宣布这件事情的时候,场下遗憾的观众一片嘘声。也让玩家们开始关注起那些被一心牟利的厂商欺凌的制作人们。

“游戏界的奥斯卡”TGA,真的已经变味了吗?

小岛秀夫和科乐美的恩怨在当年被媒体大书特书

制作人们也没有忽略TGA的影响力,他们在典礼上与玩家互诉衷肠,大吐苦水。2017年TGA上,《逃出生天》的制作人约瑟夫·法瑞斯上台后就不按照正常套路出牌,把自己的发行商EA骂了个遍,引得台下观众掌声连连,险些让作为主持人的杰夫下不了台。

“游戏界的奥斯卡”TGA,真的已经变味了吗?

也因为这件事,让TGA的话题热度再上一个台阶,这不知道是让杰夫哭还是笑。

TGA正在变得不权威吗?

但约瑟夫的一席言论也开始让大家开始思考,TGA近年来商业气氛愈加浓厚,是否在为一些“无良”厂商背书,洗刷清白?这个“游戏界奥斯卡”是否正在变味?

实际上,TGA的评选只是由全球40+的著名媒体和制作人来进行抉择,与众所周知的由6000多名权威人士投票和繁杂评审规则下的奥斯卡金像奖相比,这根本不在一个数量级上。即使如此,奥斯卡的评选也时常具有争议。

“游戏界的奥斯卡”TGA,真的已经变味了吗?

加上后来发生的一些事件,也让TGA显得不那么权威。2016年《守望先锋》摘得年度游戏桂冠,却因为综合素质达不到3A标准引发了欧美主流玩家的不满。

“游戏界的奥斯卡”TGA,真的已经变味了吗?

2017年《绝地求生:大逃杀》的完成度和优化远远不及其他游戏,仅因为1800万套的销量就入围年度游戏,这让不少玩家质疑奖项的评判标准。

“游戏界的奥斯卡”TGA,真的已经变味了吗?

对此杰夫也有自己的苦衷:“问题在于现在我们玩的很多游戏都是未完成的,现在已发售游戏到底应该怎么定义,还是一个需要探讨的问题。”为了在厂商和玩家之间两边讨好,杰夫今年设置了更多新奖项,总共达到了31个。

杰夫认为,TGA应该有一套自己的评选规则,而不是真的成为奥斯卡的模仿者。他和团队会参考一年中游戏圈最重要的事,然后反观奖项能否描绘出今年游戏界的全貌,如此来衡量TGA的规则是否合理。

“游戏界的奥斯卡”TGA,真的已经变味了吗?

杰夫也有自己的野心,他想把TGA变成第二个E3游戏大展。他希望能够在TGA上展示一些重量级的独家内容,吸引更多的玩家前来观看,而不是依靠圈外的明星和广告。失败过一次的他明白,只有这些才会让真正让TGA变味。

总结

TGA的初衷达到了:它给了玩家和制作人一个零距离的交流机会,杰夫终于实现了自己儿时的夙愿。现在的他正背负着骂名,一如曾经与Spika决裂的那一刻。然而这次他没有放弃TGA,而是从中努力周旋。

杰夫做错了吗?就像前文所说,游戏评选的初衷就是为了卖游戏。也许游戏厂商的暗中把控让TGA正在“变味”,它不再是一个纯粹的颁奖典礼,却也带给了玩家更多的欢乐,这何尝不是协商后最好的结果?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