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计划2050年世界杯夺冠”

海外网    01-14 10:26

13日,日本队1∶0战胜阿曼队,亚洲杯提前一轮小组出线。曾四次获得亚洲杯冠军的日本男足,本届亚洲杯依然是夺冠大热,不过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遗憾止步16强,让时任主帅西野朗遗憾至今。借着来华参加活动之际,《环球时报》记者12日采访了西野朗,听其复盘世界杯上的惨痛回忆,并讲述日本足球的雄心,“2030年跻身世界杯八强,2050年在日本举行的世界杯上夺冠!”

“我们计划2050年世界杯夺冠”

俄罗斯世界杯的伤心事

俄罗斯世界杯开始两个月前,西野朗被日本足协任命为新一任日本男足国家队主教练。在世界杯八强争夺战中,日本队原本2∶0领先,最后30分钟惨遭比利时队反超,最终2∶3惜败。西野朗嘴上说着“不愿回忆这场比赛”,但从他的回答中可以看出,他已在心里无数次复盘。西野朗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称,这场比赛不能怪队员,是他自己战术选择失误。当时眼看比赛就要结束,日本队占据优势,西野朗鼓励队员“保持状态”,谁知这一决断直接将日本队拒之八强门外。对此西野朗至今痛苦万分:“我应该一直保持攻击思维,明确要求队员拼死将比分扩大到3∶0。”输球后,平时很爱聊天的日本队员们回到更衣室里沉默不语,西野朗招呼大家“快洗澡换衣服,一会儿回酒店吃饭”。队员们这才回过神来,当晚大家一起喝了平时不太喝的烈性酒。

“教练是孤独的,面对从未料想到的局面,我必须独自做出判断。”西野朗将败因归结于“经验不足”,他带队征战世界杯还是头一遭。去年7月底,西野朗从日本男足主帅位置上卸任回家,他其实对此早有心理准备:“接手时我对日本队和球员都很熟悉,而且是我亲自告诉森保一,踢完世界杯将由他接任日本国家队主教练。因此,任命和卸任对我来说都不突兀,更没有传说中我因为突然‘失业’而失望这件事。”

“日本队员使出500%的劲儿”

今年64岁的西野朗始终保持着运动员时代的体重。西野朗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绝大多数日本球员过着“清教徒般的日子”,“挑战面前无年龄”,不乏四五十岁的职业球员活跃在一线。

近些年来,日本在乒乓球羽毛球等项目上接连涌现出世界顶尖选手,这让日本足协感到“危机重重”。为避免小孩选择其他运动项目,日本足协还在日本国内加大力度推广和普及足球。西野朗毫不掩饰日本的足球野心:2030年跻身世界杯八强,2050年在日本举行的世界杯上夺冠!为实现这一目标,西野朗透露,日本足协在足球普及、强化以及培养教练员等各个方面开展密集工作。

日本足球哲学是什么?针对《环球时报》记者这一提问,西野朗表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他说,赛场上的日本队全员使出500%的劲儿,上上下下拧成一股绳并肩作战。他们个人水平没那么高,但每个人都非常清楚,想赢就必须团结。西野朗眼中的日本队和其他欧洲强队间没有明显差距,“日本队在向大家传递一个信息:只要战术好,注重团队合作,小国一样可以成功”。

来中国执教?“有兴趣”

谈及正在进行的亚洲杯,西野朗说,现任日本男足主帅森保一吸取和继承了他的经验教训,并且在日本队训练中融入自身特色,现在队员都调整到最佳状态。日本的国民和球迷非常期待日本队的表现,没有负面声音。作为局外人,他不认为主帅森保一会有太大压力。西野朗倒是希望中国队主帅里皮能“多点儿压力”,他此次来华还想弄清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足球这么多年没长进?

西野朗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日韩球队这些年来非常努力,在亚洲发挥牵引作用。中国作为大国强国,更应该发挥这种作用,让其他国家以超过中国为目标才是最理想的模式。未来是否有可能来中国执教?面对《环球时报》记者的提问,西野朗表示“有兴趣”,但尚未收到中国方面邀约。如果有的话,他会综合自身能否适应当地生活、俱乐部执教理念等因素,做出选择。

西野朗和执教过杭州绿城的日本国家队前主帅冈田武史有过私下交流。当时冈田意味深长地告诉他,“在中国执教很难哦”。西野朗曾以私人身份来中国考察足球俱乐部,他发现这里的条条框框比较多,很多在日本不是问题的问题在中国却难以解决。他反问《环球时报》记者,“你能想象俱乐部老板在主教练旁边指挥比赛吗?这太不可思议了!”

中国队距离世界杯还有多远?西野朗在回答《环球时报》记者提问时,分享了上世纪90年代初期他赴美参加足球普及工作的一段经历:“当时在足球学校里穿着球衣现身的学员数量不足10%,后来随着世界杯在美国举行,美国的足球水平也大幅提升。如果中国能完善体系构建,距离成长为足球强国也不会远。”最后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你会问这个问题证明你们对中国队有关心,有期待。至于这头睡狮何时觉醒,我们拭目以待。”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