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媒体人:徐晓冬vs田野比赛恶意满满 运营方炒作拙劣

运动汇    01-14 11:14

日前,“格斗狂人”徐晓冬vs田野大战落幕,是焦点对决还是一出闹剧?知名媒体人王志安评价,这场比赛“恶意满满”。

以下内容来自公众号:王局的自留地  王志安

知名媒体人:徐晓冬vs田野比赛恶意满满 运营方炒作拙劣

1月12号下午,我偶然点开徐晓冬的朋友圈,才知道他又要比武了,就在当天晚上。去年他和余昌华师徒比武之后,我采访了他们双方,但节目视频上线后48小时,就被下架了,此后也再没他的消息。这次和他比武的对手名叫田野,比赛地点在廊坊,我看了一下地图,从我们家开车过去并不远,我决定去现场看看。

和徐晓冬联系之后,我查了查田野的背景,还有他和徐晓东之间的纠葛,然后驱车前往廊坊。

田野是东北雪乡人,今年五十三岁,在青岛谋生。他号称自己有“里合腿”功夫,但本人其实是一名焊工,也没什么武术传承,过去一两年一直在网上骂徐晓东,还曾经去徐晓冬拳馆叫过阵,几次三番要比赛。最后两人达成协议,搞一次正规的比赛。

知名媒体人:徐晓冬vs田野比赛恶意满满 运营方炒作拙劣

说心里话,这场比赛的公共价值并不大。因为田野根本代表不了传统武术,他没有受过任何正规的训练,哪怕是传统武术的那种蹲马步之类的训练。但赛事的主办方却将徐晓冬和田野的比赛,渲染成一场“世纪之战”,作为这场赛事的压轴主赛。

知名媒体人:徐晓冬vs田野比赛恶意满满 运营方炒作拙劣

前面十场比赛,出场的虽然都是职业拳手,但这十对儿职业拳手,却为徐晓冬和田野的业余赛事做垫场。

知名媒体人:徐晓冬vs田野比赛恶意满满 运营方炒作拙劣

到了比赛地点,我见到徐晓冬。赛事方很担心徐晓冬几秒钟就把田野KO,不断和徐晓冬交涉,让他收着打,不能用腿,必须撑过第一回合。“格斗世界”购买了这场比赛的播出版权,他们在网上以8.88元的价格收费观看比赛,他们可能希望比赛的时间能稍微长一点儿。徐晓冬有些不耐烦,说合同里没有限制用腿,但他会坚持到第二回合。

不一会儿,田野来到现场,赛事方给他专门准备了一身毛绒绒的大衣,还有一顶座山雕式的帽子。

知名媒体人:徐晓冬vs田野比赛恶意满满 运营方炒作拙劣

让他在休息室门口的场地摆poss亮相。

知名媒体人:徐晓冬vs田野比赛恶意满满 运营方炒作拙劣

在休息室里,我问了他几个问题。

赛前,田野曾经说过,刘 强 东非常支持他和徐晓东比武,如果他赢了,会给他三千万,即便输了,也会给他三百万。

知名媒体人:徐晓冬vs田野比赛恶意满满 运营方炒作拙劣
知名媒体人:徐晓冬vs田野比赛恶意满满 运营方炒作拙劣

我问他,核实过真实性么?

他说,不会有人造假的,除了刘 强 东之外,还有成龙,马云,他们都在一个群里,先后加了他的微信,都很支持他

几个问题问下来,我大致知道了田野的情况。他没什么文化,也缺少见识,不了解综合格斗,也不知道自己的工“功夫”几斤几两,他完全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他还在直播中说,想和一龙打比赛,想和泰森打比赛。

我隐隐觉得,这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爱吹牛,也没什么本事的田野,无意当中可能掉入了一个“陷阱”。

微信里专门加田野为好友的刘 强 东,成龙,显然都是假冒的。这些不约而同出现在田野周边的“名人”,目的是什么呢?

我猜,一方面是戏弄田野,作为赛事炒作的一部分,另一方可能也是为了“促成”田野走上擂台。因为田野对这些信息深信不疑。

事实上,这场比赛之前的媒体运作就充满了争议。

为了让这场比赛更像是综合格斗和传统武术的对决,赛事方在赛前专门安排田野去少林寺,找释延孜训练了半个月。这等手法,更像是真人秀的路数,不像是准备一场严肃的比赛。

1月7号,在赛前发布会的直播中,工作人员突然通知田野,他的母亲去世了,田野当场倒地痛哭。之后,田野紧急赶回家里,但是事后有信息显示,田野的母亲在1月7号当天就火化了。事后有关方面解释,当地有当日火化死者的风俗,但这一点很快被证伪。

这些拙劣的炒作手法,让这场比赛疑窦丛生。

有一点可以感受到,所有组织这场比赛的人,都在等着田野出洋相,甚至专门就希望他出洋相。只有他本人不知道这一点。

那件毛绒绒的大衣,田野也认为略显夸张,并不满意。但既然拿了赛事方的出场费,他就得配合对方,按照对方的要求来做。

知名媒体人:徐晓冬vs田野比赛恶意满满 运营方炒作拙劣

我在现场询问不少人田野的出场费,没有问到具体的数字,但大概是几万块钱,一部分只要参加比赛就有,另外一部分来自于格斗世界付费直播的收入分成。尽管如此,这个数字也比前面那些职业选手高多了。那些来参加垫场赛的职业选手,多数出场费就是五千块钱,国外选手略高一点,但最多也就一两万人民币。

晚上10点30分,徐晓冬和田野走上擂台。裁判,还是去年徐晓冬和余昌华师徒比武时的著名国家级裁判王同庆。

知名媒体人:徐晓冬vs田野比赛恶意满满 运营方炒作拙劣

10点35分,比赛开始。

田野开始进攻,不断用拳击打徐晓冬,和去年与丁皓的比赛一样,徐晓冬根本不反击,也不防守。53岁的田野,他的拳头对格斗教练徐晓冬而言,没有任何威胁。

几十秒之后,徐晓冬一个直勾组合加摆肘,田野的面部就出血了,医生们赶紧上前去处理。就是这个时候,让我体会到赛事方深深的恶意。

格斗比赛的选手,眉弓和鼻子在受到击打时都极易出血,现场的治疗方式就是紧急止血,很少有现场包扎的,因为包扎会影响视线。但现场的两位医务人员,却将田野的面部里三层外三层包的严严实实,眼睛几乎都包在了纱布后面。在全世界任何一场格斗比赛中,你都看不到这种包扎。

知名媒体人:徐晓冬vs田野比赛恶意满满 运营方炒作拙劣

视频中的田野,看起来像个小丑。

知名媒体人:徐晓冬vs田野比赛恶意满满 运营方炒作拙劣

我坐在擂台前的座位里看到这一幕,忽然想起一个故事。

1948年,中国派队参加在英国举办的奥运会,当时中国选手的体育水平很低。组织奥运会比赛的欧洲人忽然起了邪念,临时忽悠一名中国长跑选手参加马拉松比赛。这名中国选手刚刚参加完一万米的比赛,因为没有合适的跑鞋,比赛结束时脚底下都是血泡。这名中国选手不明就里,稀里糊涂就答应参加马拉松比赛。42公里的马拉松,赛前根本没受过任何针对性训练,结果可想而知。这名中国选手跑了一半,就晕倒在赛场。现场那些主办者哈哈大笑,这个结局验证了他们脑海里中国人是“东亚病夫”的印象。

“终极勇士”赛事的主办者,就仿佛当年的那些不怀好意的欧洲人 ,他们利用田野的无知,肆无忌惮释放着自己满满的恶意。

第二回合开场没多久,徐晓冬一个飞膝,将田野KO,比赛在哄笑中结束。

在休息室,我看到田野的大腿全都是淤青,他浑身颤抖,我问他是不是要去医院,他说,不用。

过去两年,徐晓冬的两次比武我都十分关注,《局面》也都做了采访。我当然知道传武缺乏实战能力,而且充斥着各种虚假宣传,他们在麻醉自己的同时也麻醉着国人,徐晓冬打假的意义也正在于此。

但这场比赛,我忽然有些同情田野。一方面田野根本就无法代表传统武术,另一方面,在这场比赛的中,他没有得到一丝一毫的被尊重,严重地工具化了。

赛事方知道这场比赛会受到格斗圈外普通观众的关注,他们无所不用其极,用各种手段炒作。甚至不惜将这场带有些许复仇色彩的业余比赛,夸张成“世纪对决”,但同时,他们又用各种方式羞辱不明就里的田野,因为这样有充分的戏剧冲突,会很“好看”。作为一个正规赛事组织方,这种毫不掩饰的恶作剧心态,让人心生厌恶。

假,虽然令人鄙视,但恶,比假更令人反感。

我当然知道田野是一个喜欢吹牛,生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屌丝,他甚至应该为自己过去不断辱骂徐晓冬付出代价。但是,这一切,都无法和一个正规赛事的组织者,在一场比赛中呈现出来的满满恶意相提并论。

这种恶,让人不寒而栗。

我一直认为,这个世界除了真之外,还有善,更值得坚守。

相关推荐:

以上内容来自公众号:王志安自留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