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时间雕刻的模样

新华社    01-14 15:44

  新华社昆明1月14日电

  新华社记者岳冉冉 褚怡 杨牧源

  冬日15:20,昆明海埂体育训练基地冷风无迹,冬樱花树上爬满暖阳,孙杨快步走进游泳馆。每天15:30的水中训练课,他总会提前到达。

  孙杨随教练朱志根在高原已经快1个月了,他每天的生活规律且单调:上午和下午两堂训练课,中午和晚上做康复治疗,雷打不动。

孙杨,时间雕刻的模样

例行的热身训练和拉伸

  下午的阳光透过落地大玻璃填满了整个泳池,水面泛着晃眼的光。做完拉伸和热身,“大白杨”和队友们下水。每条泳道至少被3名运动员占据,他们相隔数米出发,舒展双臂,双腿用力,身后溅起一串串浪花。

  队员在水里游,手握两个计时器的朱志根在岸边跟着走。除了孙杨,朱指导还得关注其他弟子。外教丹尼斯在岸边的白板上记录着训练进程,不时“咆哮”着跑起来,用丰富而夸张的肢体动作给队员做示范。

孙杨,时间雕刻的模样

  游泳馆里气温逐渐上升,岸边的人开始流汗。水中的孙杨,看不到汗水,只是在完成每组计划后,在出发点喘着气。

  当看到摄影记者俯身贴地进行水下拍摄时,体贴的孙杨向丹尼斯借来了GoPro水下延长杆。这是两个半小时的训练课中,他与记者的唯一交流。

  训练接近尾声,技术专家告诉孙杨:“还剩10个50(米)”。孙杨却说:“不对,还有12个50(米)。”对于训练量的执行,孙杨追求百分百精确,少100米都不行。

孙杨,时间雕刻的模样

  夕阳西下,游泳馆亮起灯。18时,训练结束,孙杨上岸做放松和冰敷。其他队员渐渐离场,馆里只剩下孙杨团队。治疗结束时已经19时,孙杨过来表示歉意:“老师们久等了。”

  人造光源把孙杨的脸庞照成了金色,他的头发愈发显黄。“别误会,我从来不染发,都是常年泡在泳池消毒水里漂黄的。”孙杨笑着说。

孙杨,时间雕刻的模样

雕刻细节、全神贯注

  对于每天枯燥单调的训练,孙杨早已习以为常。他认为既然把时间花在了其中,那就把各方面做到最好。“上高原就是来雕刻细节的,我想让自己更专注。”

  一直以来,孙杨对训练都有自己的态度和要求,即便一身伤。“运动员想轻轻松松没有伤痛夺冠,几乎不可能。”下水前撕掉满身膏药,理疗完再贴回去,对他来说就是家常便饭,“伤病的疼痛(让人)在水里是很难受的,因为你要每天游8000米,还得保证质量。”

  孙杨把2019年比喻成“小考”,他对7月在韩国光州世锦赛上卫冕充满信心。“今年的重点是把身体保护好,我不会把压力放很重,以现在的状态练下去、跟着教练走下去,会让大家在东京奥运会上眼前一亮的。”

孙杨,时间雕刻的模样

每一次划臂、每一个转身都是态度、勇气和坚持

  作为参加过三届奥运会的老将和中国游泳队队长,他说最想传递给年轻队员的是 “态度”“勇气”“坚持”的力量。“在训练中,你的态度、你的专注,最终会在赛场呈现一个结果,好的结果需要时间去雕刻。”

  孙杨为每年都能实现一个小目标而高兴。他说这主要跟“放下”和“不躺在过去”有关,哪怕坐拥100多块金牌。“把荣誉看太重,会陷进去,只有把荣誉转化成责任和担当,你才能有所成就、实现突破。”

孙杨,时间雕刻的模样

  孙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

  孙杨说,2020年东京奥运会将是自己参加的最后一届奥运会,他很感恩背后一群人的支持,这让他能义无反顾、勇往直前。采访中,孙杨特别感谢了朱志根与丹尼斯以及国家体育总局、中国游泳协会、浙江省体育局、上海体育学院的领导及老师。

  “大家都在为我的训练、学业、生活全力以赴做保障,为明年的‘大考’做冲刺。我希望用好的精神面貌和状态回报大家。”孙杨说。

孙杨,时间雕刻的模样

  孙杨与新华社记者合影

  19:30,孙杨收拾好采访坐的椅子、关上灯,最后一个走出游泳馆。那个爱抹眼泪的少年,正在时光雕琢中日臻成熟。

  海埂基地的路灯把孙杨的影子拉得很长。晚饭后,还有两个小时的康复治疗在等着他。

  视频:杨牧源

  图片:杨宗友

  编辑:周欣

  签发:徐征

  版权归新华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水上运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