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赛季,多特蒙德在欧冠的表现更像是一位回光返照的老人

球后    03-13 15:06

1997年夺冠之后,希斯菲尔德没有像俱乐部高层那样被胜利忘乎所以。攘外必先安内,他开始着手如何在国内赛场方面对拜仁进行全面反扑来获得欧冠席位(卫冕实在太难了),但高层却认为新赛季的工作重心应该放在欧冠卫冕上。球员自己也很矛盾,他们不知道该听谁的指挥,他们只是听说希帅和俱乐部闹了矛盾,情况还没有到无法控制的边缘。直到赛季中途俱乐部以联赛战绩不佳为由让瑞士人下课,球员们才吐露了自己内心最真实的声音。萨默尔对此表示,“联赛成绩起伏不定不是他一个人的错,难道他们忘了是谁将俱乐部抬上G14的桂冠吗?愤怒,我当时的情绪就是这样。”只可惜为时已晚,歇业后的他已经出现在了拜仁的猎头名单,而俱乐部也无视了所有的反抗。

那个赛季,多特蒙德在欧冠的表现更像是一位回光返照的老人

而那个赛季,多特蒙德在欧冠的表现也更像是一位回光返照的老人,虽进四强,却难言成功。小组赛首轮球队4-1大胜布拉格斯巴达克。(罗西基的母队)第二轮又1-0客场惊险击败加拉塔萨雷,查普伊萨特绝杀了土耳其人。两战帕尔马,双方互有胜负,无伤大雅。(主场2-0,客场0-1)而小组赛最后两轮希帅也给了许多年轻球员上场机会,球队也都取得了胜利。1/4决赛德国内战,在德甲厮杀得难舍难分的多特和拜仁终于相遇,经历过沉闷而又漫长的180分钟后两队握手言和。加时赛第18分钟查普伊萨特再次完成绝杀,全场沸腾。“或许卫冕魔咒是真的,或许是假的……但胜利从未如此残酷,艰难。或许就是这场失利,拜仁才会崛起,才会有1999。”当时的媒体称这是一次德国人的胜利,不仅仅是一家俱乐部的光荣。但国内赛场的天平已经倾斜,除了之后偶有闪光的勒沃库森,斯图加特和沙尔克。更多的德甲俱乐部只能成为欧冠联赛的匆匆过客,谁又能真正代表德国?我想功过是非自有定论。

那个赛季,多特蒙德在欧冠的表现更像是一位回光返照的老人

半决赛面对强大的皇家马德里,黄黑军团首回合客场0-2告负。莫伦特斯和卡雷姆布的进球击垮了赖因哈特和罗伊特领衔的多特后防,随之而毁灭的还有希斯菲尔德那岌岌可危的帅位。4月15日,在与皇马苦战90分钟互交白卷之后,德国人的位置随即被意大利名帅斯拉里所取代。

那个赛季,多特蒙德在欧冠的表现更像是一位回光返照的老人

97年的欧冠冠军是萨默尔职业生涯所取得的最后一个荣誉。他在退役从教以后渐渐变得有心无力,最终还是步了希帅在多特的后尘,让人不得不惊叹命运的巧合。每次谈及那个令人激动的时代浮现在他眼前的总是模糊的转播画面,黑糊糊的啤酒和嘈杂的鲁尔区。这就是那个年代的德甲,那个年代的多特蒙德,人们在日落西山的氛围中陶醉而忘乎所以,就像没有彷屋春道的铃南。“2002年德甲夺冠后我问过凯尔,问他想不想在下赛季的欧冠联赛上大展宏图?他羞涩地回答‘是的,先生。’无论何时,这都是一个满意的答案……”

多特蒙德 世界杯 德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