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盗窃案延伸出的探讨:Mod作者与商业之间的隔阂

游侠网    03-13 18:59

SKSE,常玩《上古卷轴5》MOD的玩家不会对这个脚本工具感到陌生,这起事件的起因,就来自于该工具开发者的一篇檄文。

extrwi——SKSE的主要开发者,在美国贴吧上敲了一整面愤懑的文字,称他们的劳动成果被别人盗取,并且这帮小偷还光明正大的拿着偷来的东西卖钱。此文一出,立即引来一发声讨浪潮。

被控诉的Skyrim Toghter(以下简称ST)同样是一个在Mod玩家中较为知名的扩展项目,意在打造《上古卷轴5》的线上多人模式。SKSE的开发者发现,这个看起来极其宏大的项目是依靠SKSE工具驱动的,但他们并未得到SKSE的许可。更关键的是,他们让这个项目成为事实上的付费产品,进行商业化运营。

关于商用问题,ST欲抗辩,但extrwi认为他们是在玩文字游戏。名义上,ST宣称自己是免费项目,“将在正式上线时对所有玩家免费开放”。但实际情况是,只要你在Patreon上参与一定额度的众筹,便可以提前玩到测试版本,换句话说,起码现在这个阶段,这是一个付费就能玩的项目。而ST的开发者通过众筹,攫取了3.5万美元/月的赞助金。(※Patreon的众筹形式类似于月租,赞助者选择额度后每月定时扣款。)

ST盗窃案延伸出的探讨:Mod作者与商业之间的隔阂

被挖掘出的盗窃罪证

事实看起来非常明确了,ST窃取了SKSE的产品,并拿着这些东西卖钱。让SKSE担心的还有可能因此引发的法律风险。Mod这一行,大家多是凭兴趣爱好做“义务劳动”,厂商不会干涉,也没必要干涉。可如果在这种微妙的平衡中加入经济因素的筹码,将其变为一桩商业买卖,那就另当别论了。

SKSE未卜先知的忧虑不是没道理,本来这事和他们没关系,就算有纠纷也是ST跟B社之间,但现在ST却通过盗用的方式把他们强行拉上车,让两者成为事实上的“一丘之貉”。谁都不知道B社对这样一款产品会采取什么措施,退一步说,即便B社没有追责,那也相当于在SKSE的招牌上画下一个污点,而声誉是这帮人最在乎的东西。

也许意识到负面影响在逐渐扩大,ST坐不住了,觉得有必要做出声明和澄清。于是负责人max在他们自己的贴吧中发布了一封澄清信,就与SKSE的纠纷、众筹款项说明以及和B社的关系三个方面做出了解释。

声明中首先承认了未经许可使用SKSE产品的事实,这一点看起来没有争议,他们的说法是这样的:

“我们确实用了SKSE的代码,意识到这样做有问题后,我们开始尝试与SKSE沟通以获得许可,但没有收到回应,所以我们决定不再用,陆续将它们删除和替换,只是截至目前仍有一部分没删干净,毕竟这不像删除一个文件夹那么简单。我们会在接下来彻底清除。”

关于最具争议的付费权益部分,ST给出以下回应:

“如果你不想参与测试,或者认为这个项目还不值得你提供赞助,那直接等待成品发布就可以了。测试不是成品,它只是用来Debug的过程,就像之前说的,最终成品会是免费的。我们团队有10个人,包括我在内已经为这个项目工作长达8年之久,这些赞助金对于我们这些人和付出的精力来说是杯水车薪。”

最后max还澄清了法律风险问题,他表示团队曾与B社沟通过、解释了不开源以及发布众筹的原因,按他的说法,只要最终上线时的版本是免费的,B社就会承诺为他们开绿灯。

ST盗窃案延伸出的探讨:Mod作者与商业之间的隔阂

争议聚焦的ST

这份声明虽然针对争议的几个焦点都作出了回应,然其中几处措辞明显缺乏说服力,尤其是关于付费权益的部分,ST很有自知之明的打了一手太极。但仔细琢磨下来,这套说辞似乎又无懈可击,它没有跳出条规的圈圈,只是打破了大家一直以来心照不宣的“义务劳动”原则。从狭义上看,这是一起SKSE与ST之间的纠纷,但围绕着Mod与商业化之间的关系,则引发了两种思维模式的交锋。

ModPicker的作者之一awrfyu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这件事的争议焦点已经不在于几行代码,而在于ST所采用的商业化运营模式。无论是Modpicker还是SKSE,大多数Mod作者从未将自己的产品贴上价格标签,这几乎是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而作为替代的“回报”则是源于目标社群的认同感;相反ST的开发者不太一样,他们以现金赞助形式换取测试资格和其他权益,这等于是在变相售卖一件商品,而这与Mod主张分享的属性不无冲突。

简单点说,他们坏了规矩。

另一位开发者Ali-Ryan就ST封闭开发的形式表达了疑惑,他表示制作Mod本身就是在修改别人的游戏,没有理由不开源。而这种商业化运营模式也有些不妥,如果想获得赞助,通常的做法是在介绍中贴上自己的Paypal账户,被动接受用户的无条件赞助,而不是用赞助换取权益。相反ST现在的行径十分糟糕,而且很可能招致厂商的法律制裁。

由于ST此后未再直接回应,所以关于他们是否真的和B社打过招呼这一点无从查证。不过在舆论中,你也可以看到一些人表达了对ST的支持——不是指盗窃产品,这一点没得洗,而是关于付费换取权益这种形式。你可以看到,起码从玩家角度来看,一些人并不认为这是不合理的。如果它做的东西好,我愿意为它付钱,这有什么不对呢?在玩家视角中,只有玩家和作者两个载体,并不会受到厂商和所谓规则的影响。我只是玩个游戏而已,你让我玩到我想玩的,我就愿意掏钱。

ST的贴吧里就有这样一位狂热的支持者,他心仪这个项目很久了,对他来说,每月拿出一点零花钱就能换来早点体验到这个模式,获得与开发组的人员接触、互动和提出建议的权力,这简直再合适不过。有需就有求,从这一点上来看,设置收费权益和对金钱收益的追求并不是ST的原罪。

ST盗窃案延伸出的探讨:Mod作者与商业之间的隔阂

截至目前,ST失去了三分之一的赞助额和支持者,“封闭测试”也关闭了

其实纵观事态炎上时,我心中早已冒起一团疑惑,为什么以SKSE和Modpicker为代表的这些作者愿意做义务劳动?难道他们就真得视金钱为粪土、完全不求回报?鲁迅说过,凡事都要从辩证的角度去看,就这件事,当你翻开辩证的另一面,发现它也许大约还是落在了钱上。

没人跟钱作对,这一点连SKSE自己也无法否认,关于用Mod赚钱这样的观点,他们也曾主动谈及过。如果制作Mod真的是一个发家致富的途径,既能满足欲望和荣耀、又能填补经济缺口,那么没人能拒绝这样的美差。可事实并非如此,在这两种追求之间,耸立着一脉难以逾越的山峰。

这其中的一座“主峰”就是稳定可期的收入。对于一个普通打工者来说,稳定是维持生活质量的前提。偶尔赚上一笔和定期持续收入之间不难选择。SKSE和大多数从事Mod制作的同行一样,对这种消磨业余时间的爱好该如何用持续性的现金回报去衡量没有概念。

而在被缺乏稳定性说服之前,当事人可能会想到一个更为现实的问题。凭耳濡目染的经验,大家心里都清楚,哪怕培养了一批拥趸,哪怕真的有人愿意提供赞助,它的额度也不会太大,至少和自己本职工作的投入回报比差之甚远。说白了就是你想挣也挣不了几个钱。

就算你真的抑制不住想要用Mod赚钱的冲动,也需要权衡职业规范和可能由此引发的风险。SKSE提到他们接触过的大多数Mod作者是具有稳定工作的一般劳动者,在游戏公司供职的也不在少数。如果这种事实上的兼职行为被发现,有可能招致不必要的麻烦。与其冒风险期待既不稳定也不可观的收入,还不如干脆放弃,换个好名声,这可能是很多Mod作者对待这件事的态度。

这番表态不可谓不坦诚,但看到这时我心里突然泛起一丝奇怪的味道。倒回文章开头重新梳理关于这场纠纷的线索,我发现这样一个神奇的现象:ST,这场战争中被集火的那个盗窃者,他们已经迈过了标注着“稳定可期收入”的山巅,打破了mod作者不会有稳定收益的刻板印象。他们的众筹金额高达3.5万美元/月,虽然他们自己卖乖说不算什么,可这钱真要拍在桌面上,谁也无法忽视它的厚度。

而提供这种稳定性保障的功臣,自然是Patreon这类提供月租制形式的众筹平台。此前Mod作者没有类似可以依靠的公开的受捐渠道,被称为Mod大本营的Nexus也是近年才推出打赏系统,但那也是微不足道的一次性施舍。Patreon这类月租制平台的出现,使得众筹金额有了持续性的保障,创作者的长期收入更为可观。其实这对赞助者来说是一个付费陷阱,就像我们在订阅各种服务时,连续包月一定比单月付款便宜,因为你总是在不知不觉中为冗余额度付款。就像偶尔在回家路上扔给街头艺人的一两个硬币,你不会在乎多少,因为那分量不足以在乎,可这正是受赞助者所想要的那种稳定可期的形式。

最后,排除所有经济因素外,拦住mod作者与商业化模式建立联系的最高大的一道门槛是法律,这也是所有准备“以身试法”的Mod作者最为顾忌的一点。首先我们可以明确一个概念,那就是无论收费与否,制作和发布Mod本身都是侵权行为,这些创作实际上基于并依附于原产品的知识产权,就像我们最常见的字幕组,他们同样游走在灰色地带。但厂商的态度往往是矛盾的,这些行为违法,却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产品延长了寿命、扩大了影响力,在理性层面上没有追究的必要,比如R星在下架Open IV的风波后就特地发了个声明称不会起诉非商业性Mod。当然,这句话也可以理解为保留起诉商业性Mod的权力,换而言之你别惹我,我这地方只招待志愿者,想发家致富的您拐弯直走。

ST盗窃案延伸出的探讨:Mod作者与商业之间的隔阂

OpenIV加载Mod后无法进入GTAOL

付费换测试资格的ST到底算不算商业性质似乎不难判断,表面上来看它很难逃离侵权的框架,但实际上会不会被起诉是另一回事,毕竟我们很少能找到类似的案例,比较著名的GTA那个堆钱MOD,也是因为影响了实际游戏平衡性才被视为外挂打击。因此你很难判断ST这种打擦边球的项目是否会被叫停或被送上被告席。

从全局视角看,参与争论的另一方也许并不是替ST担心法律风险,也非眼馋ST今天所获得的收益,就像awrfyu说的,他们更担心以此为根源的对Mod圈创作风气的影响。

为什么收费的这一层窗户纸不能捅破,在他看来这不是一个月亮与六便士的问题。商业化模式的引入使得Mod制作从个人爱好变为订单交易,在金钱裹挟下诞生的作品势必会迎合付款者的口味——而非源于作者本身的创造性。付款者根据自己的要求来“催更”,在这种情况下,创作者无法尽情发挥。想法和工具都是创作者自己的,而不是付款者的,优秀创意作品往往不是在甲方的敦促下完成的。对于创作者来说,被鲜花和褒赞围绕的创作环境比订单金额更珍贵,当这个环境中开始出现无数个甲方,那么这个环境就被毁了。

另外一个不能避免的问题是,付费Mod趋势的抬头必然会打击义务mod作者的积极性,这对谁都没好处,久而久之衍变为劣币驱逐良币的过程。而一旦付费Mod形成规模,无论是不是通过类似ST这样打擦边球达成的,也将引起更多厂商的关注,这对于灰色地带来说不是好事。

awrfyu代表了作者群体间的一种主流观点,这种观点可能有点耸人听闻或者说为时过早。但显然持相同观点的同道中人并不在少数,无论玩家还是作者,看起来大家更乐意维持一个排除经济因素的创作环境。

这是以SKSE为代表的作者们关于收费Mod争议的终极诉求,之所以引发如此大的波澜,说到底还是因为圈子还是太小了,每个人都不能独善其身、被这样的争论排除在外,而ST则是一只风暴袭来后才扇动翅膀的蝴蝶,因为他们自己的贪婪偶然间被推上炮台。到今天为止,他们所累积的口碑和财产遭受巨大折损,这也许是他们自己应受的代价,他们马上就会扛过去,但关于收费Mod这个话题的争议才刚刚开始。

那么对于收费Mod,你是如何看待的呢?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