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热销登顶到团队解散,“玩家时代”下的国产独立游戏春风远矣

话娱    03-16 23:08
从热销登顶到团队解散,“玩家时代”下的国产独立游戏春风远矣

许多玩家大概还记得十多年前,第一次玩《仙剑奇侠传》时的心情。

林月如说着“我们三人要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开。”却最终死在巨石之下,这个情节如今想起来心口依旧隐隐作痛。

从热销登顶到团队解散,“玩家时代”下的国产独立游戏春风远矣

红玫瑰,还是白玫瑰?这始终是一个无解的问题。

就像国产独立游戏《隐形守护者》中抛出的选项:敌方命你杀死恩师,作为卧底的你是扣动扳机,还是暴露身份?组织回应迫在眉睫,是留在车上营救受困的红颜知已,还是情报为重下车为先?

选不了,任何一个选项都是煎熬。

从热销登顶到团队解散,“玩家时代”下的国产独立游戏春风远矣

无论如何,这个以抗战年代为背景的“创新性互动影像”游戏已经扣动了无数人的心弦。

《隐形守护者》改变自“橙光游戏”的经典之作《潜伏之赤途》,在发布之前就已具备一定的知名度。所以,当其初版在Steam平台上首发时,用了不到一天时间就拿下了热销榜第三,随后反超《绝地求生》登顶榜首,好评率一度超过92%,随之销售规模也一路向着光明疾驰。在没有推广预算的情况之下,这已经是令许多国产游戏歆羡的成绩。

从热销登顶到团队解散,“玩家时代”下的国产独立游戏春风远矣

“国产之光”,人人都在谈论。

不过,这款游戏的命运似乎跟它故事的结局一样捉摸不定。可以笃定的是,团队在该游戏的终章与观众见面前,一定选错了一枚“选项”。

01

“只求创新、不求回报”

“互动游戏”的创新与改良

“互动影像作品”是什么?

2018年年底,热门英剧《黑镜》推出带有“元小说”影子的圣诞特别篇《黑镜:潘达斯奈基》,游戏中的交互概念被制作方渗入到影像中,从而演变成一种“破次元壁”式的观影体验。观影过程中,你是观众,也是玩家,同时也是掌控男主命运的上帝。

从热销登顶到团队解散,“玩家时代”下的国产独立游戏春风远矣

它的玩法机制是,观众只要登陆Netflix平台观看这部作品,在画面出现选项提示时,点击鼠标为主人公做出选择,就能触发近十多条剧情分支并导向多种结局。尽管内地观众无法登陆Netflix平台亲自试玩,《黑镜:潘达斯奈基》还是依靠B站各大UP主的勤奋搬运在网络上闯出了相当高的知名度。

几天后,中国内地也推出了自己“互动剧”。在悬疑网剧《古董局中局》的宣传档口,出品方推出了一款迷你“互动剧”《古董局中局之佛头起源》,为正剧导流。《佛头起源》在手机端以H5形式呈现,支线少,剧情简单,潘老师那句“兄弟,Are you OK?”的破壁梗突破了虚拟与现实的界限,令人印象深刻。该剧在手机端传播极迅速,使“互动剧”的概念迅速出圈,为更多人所知。

从热销登顶到团队解散,“玩家时代”下的国产独立游戏春风远矣

不过,《古董局中局之佛头起源》终究只是一款带有实验性质的衍生产品,机制简单,在一次性娱乐体验之后便被观众抛到了脑后,结束了它短暂的使命。

或许是互联网时代的“红色敞篷车”效应,很快,《隐形守护者》来了,作为一款真正的真人互动游戏。

《隐形守护者》在玩法上依旧采取“互动”游戏的一般模式,让玩家替主人公作出选择,引导向不同的支线与结局。但在画面与剧情上,《隐形守护者》采取了一种更为复杂、精巧的方式。

《隐形守护者》并未以“视频”形式呈现,而是用一种“PPT图片”加后期配音的播放模式。演员在一张照片中展现出最丰沛的情绪以便照相机的抓捕,接着后期为图片加上快速动态处理以增强画面表现力。在这种模式下,既可以重复使用同一张照片,也可以只用一段文字交代剧情进程。为了保证视觉感染力,部分打斗场景依旧选择以“动态视频”方式呈现。

从热销登顶到团队解散,“玩家时代”下的国产独立游戏春风远矣

因为后期调整空间大,《隐形守护者》主演阵容几乎全部启用新人演员,因此比起需要靠演技撑起的传统“互动剧”,《隐形守护者》在演员成本上的支出相对来说会低不少。

当然,该游戏最为人称道的还是剧情设定与沉浸感。在《古董局中局之佛头起源》中,“根据口诀点选砖块”、“连击蓄力”等选项发挥的更多是一种“工具”的作用;而《隐形守护者》选项则会产生“蝴蝶效应”般的连锁反应,第2章出现的选项或许会对第4、第5章产生深远影响,需要玩家慎重选择。

从热销登顶到团队解散,“玩家时代”下的国产独立游戏春风远矣

与知名国产独立游戏《WILL:美好世界》相似,《隐形守护者》遵循的是一种非线性叙事方式,游玩过程中会解锁许多支线与特殊剧情,因此需要观众投入更多的精力。

在《隐形守护者》的开页,制作方注明了“本故事纯属虚构,包含少量血腥画面,建议17岁以上用户观看体验”一行小字。

从热销登顶到团队解散,“玩家时代”下的国产独立游戏春风远矣

这份自觉也让不少玩家颇具好感,除了纷纷为主人公肖途几位红颜知己的命运表示惋惜,同时也冒着爆肝的风险熬夜守着电脑,苦等后续章节的更新。

然而,这份口碑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就在3月5日,游戏发布终章之后,形式便急转直下。

02

口碑触礁、团队解散

游戏进入“玩家时代”

从众口铄金到千夫所指,只需一夜。

原因是,游戏两个发布平台,Wegame和Steam,在终章更新上出现了5个小时的时差:Wegame版本已经更新完终章并可以正常运作,但Steam版本因未知原因无法正常游玩。除此之外,Wegame平台的“独家彩蛋”之说,也引起了广大玩家的不满。

“明明初版在Steam预先发售,价格还比Wegame高2块,凭什么差别对待?”玩家的反应十分激动,一度让《隐形守护者》在Steam上的好评率降到了冰点。

工作室为此紧急发布“道歉三连”,解释是因为上传时服务器出现问题才导致当前状况的发生,而“独家彩蛋”也是Wegame团队对用户以及制作组的感谢寄语,与游戏内容无关。除了对当天的故障作出解释,游戏导演也隐隐透露,工作室会在游戏终章发布之后解散。

从热销登顶到团队解散,“玩家时代”下的国产独立游戏春风远矣
从热销登顶到团队解散,“玩家时代”下的国产独立游戏春风远矣

道歉函发布后,不少网友选择理解,毕竟游戏的品质摆在那里。国产独立游戏创作环境艰难,有情怀没钱,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偶尔出现一款品质优秀的独立游戏,在无宣传成本的情况下达到如此高度,已实属不易。大家都不愿意看着它就此被钉上耻辱柱,或者像《WILL:美好世界》的开发团队“任意门”一样,以解散收场。

从热销登顶到团队解散,“玩家时代”下的国产独立游戏春风远矣

但更多玩家还是倾向于认为这是一场“市场经济主义竞争”。“既然得了鹅厂的补贴,那也别遑论独善其身。”经历过此次炸服事件的资深玩家小谭,觉得这是一场资本之战。

尽管游戏后续口碑有所上升,但Steam的总体用户评测仍然从最开始的“多半好评”降至“褒贬不一”。

从热销登顶到团队解散,“玩家时代”下的国产独立游戏春风远矣

一款游戏的口碑到底在多大程度上决定一个游戏的命运?

众所周知,Steam游戏平台是目前全球性的综合数字发行平台,在该平台上,玩家可以购买、下载、上传、展示游戏,也可以在社区内进行游戏的讨论,查看游戏的更新,相当于一个虚拟的游戏社区,为不同玩家提供了一个聚集交流的平台。

最早以社区形态出现的互联网社交媒体,一般是一个同好聚集交流的场所。大家围在一起讨论一款经典的游戏、一部小众的电影或者一位当红的明星,比如最早时期的贴吧、豆瓣。

渐渐地,互联网的发展伴随着后消费时代的到来,群众的选择空间越来越大,单就Steam平台来说就有成千上万款游戏可供玩家选择。这时,测评系统对于玩家来说就非常重要,因此社区用户的评价对一款作品所产生的影响也越来越大。

一位业界人士对【话语】透露:“最早的时候,发行商渠道推动的作用更大,玩家只要有的看有的玩就很满足。但现在不一样了,游戏种类太多了,消费者更在意口碑和评分。”

无独有偶,就在2017年3月,一款名叫《尼尔:机械纪元》的游戏登陆Steam,两周之后销量突破百万,在Steam上收获了上千好评。但好景不长,随着该游戏在4月下旬于Steam中国区上架,短短几个小时,便多了一千多条差评,总体评价从最初的“多半好评”变成了“褒贬不一”。原因是这款游戏的发行商宣布该游戏不支持中文,同时将游戏的售价从199元直接调至412元。此做法激怒了国内大量玩家,纷纷用差评的方式反击。

从热销登顶到团队解散,“玩家时代”下的国产独立游戏春风远矣

如果说因为发行商的“差别性对待”理应承受这样的后果,那么电影圈的一件事则更能体现出用户话语权的地位。

去年年底,由青年导演毕赣执导的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公布档期,宣传方用“跨年一吻”的标语吸引了许多年轻观众,宣传期结束,电影预售票房已突破两亿。而就在电影上映次日,看过电影的网友觉得实际影片于宣传极为不符,纷纷给出一星差评,导致豆瓣评分从7.8下滑到6.5,相应的电影票房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跳水,这使得导演毕赣几乎被随之而来的差评反噬。

一种情绪在社群中的发酵力量无疑是更大的。我们可以看到,诸如此类的“差评事件”反映出的是社区中权利结构的转移,发行商或宣传方“话语权至上”的原则已经被一个群体打破,这个群体便是消费者。

“发行商现在也很强调口碑,之前我们有一款游戏测试后评分下降,让他们非常蛋疼。”一位从事独立游戏策划的友人对此谈道。

根据数据监测,2016年Steam拥有超过2亿名用户,中国区用户约1150万,数量排名全球第三;2017年,Steam中国区消费者注册数量已经达到3000万左右,占Steam总用户的10.92%;到了2018年,根据Gamelook发布的《Steam 2018分析报告》,Steam全球注册用户数达到5.14亿,中国区注册用户达到5900万,占总比例的11%。

2016年~2018年间,Steam全球注册用户数年均复合增长率为54%,而中国注册用户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14%,几乎两倍于全球。中国玩家是一个数目巨大的群体,比起大规模投入资金宣传,发行商无疑更信赖“自来水”带来的正向效果。

从热销登顶到团队解散,“玩家时代”下的国产独立游戏春风远矣

叫好又叫座的《太吾绘卷》不是没有寻求过发行商的帮助,然而发行商为其算了一笔账,哪怕销量是以最乐观的预计来计算,也是赚不到钱的。《太吾绘卷》终究还是幸运的,依靠B站UP主的直播与团队分享的小故事,迅速产生了话题热度,让广大吃瓜群众自发为其传播。

燎原的星火并非偶然,诸如《艾希》、《WILL:美好世界》、《迷失岛》等优秀独立游戏,无不是通过自身够硬的品质吸引了大量玩家,从而实现了破圈,当然,《隐形守护者》最开始也是。

从热销登顶到团队解散,“玩家时代”下的国产独立游戏春风远矣

国游戏行业并非像发达国家一样已经拥有一套较完善的社会保障机制,许多独立游戏制作团队通常也都是在日常工作之余抽出空余时间制作游戏,纯粹是一场“为爱发电”。殚精竭虑,还没有保障,自然意味着没有试错的可能。

那些口口声声说着“中国人不配拥有好游戏”的玩家,其实也不希望国产独立游戏在当今环境尚未明朗的情况下变得如此草木皆兵,只是希望市场不要再凭着自我喜好将一件凝聚着心血的作品玩弄于鼓掌之间,从而辜负了大众的信任。

《隐形守护者》工作室的解散是否和此次“差评事件”有着直接的关系,尚不得而知。但正如游戏中不时会出现第三个选项,这个世界并非非黑即白,在国产独立游戏的春天尚未到来之际,如果玩家能给予更多的宽容,或许就多了一种可能。

作者/刀疤弟弟

责编/金宇

(END)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