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沃尔科特来说,冷酷无情的现实是:他的潜力从来都没有那么巨大

足坛最前线    03-17 09:50
对沃尔科特来说,冷酷无情的现实是:他的潜力从来都没有那么巨大

在2019年3月16日,埃弗顿边锋西奥-沃尔科特迎来了自己30岁的生日,这让《Fourfourtwo》记者亚历克斯-赫斯开始思考,对于一名职业生涯的发展没有达到预期的球员,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

这里有一些有趣的事实:哈里-贝瑞的年龄要比鲍里斯-贝克尔大,法瑞尔-威廉姆斯比斯科尔斯早出生一年多,保罗-路德比雅各布-里斯-莫格大了整整六个星期。

在这些略显古怪的事实之外,我们还可以加上这样一条:西奥-沃尔科特,英格兰一直以来的潜力象征,与三次欧冠冠军(实际为四次——译者注)、各类奖牌囤积者加雷斯-贝尔年龄相同。

这是一个看起来有些奇怪的事实:沃尔科特所取得的成就远小于贝尔,但是他的职业生涯似乎已经进行了很久。

然而,这两人开始职业生涯的时间大致上是相同的,两人在上学时都是非常有天赋的短跑运动员(沃尔科特百米成绩10.6秒,贝尔11.4秒),他们都是南安普顿的天才,后来都来到了伦敦北部继续他们的职业生涯。

在此后的几年,两人都累积了相似的出场数——贝尔471场,沃尔科特464场。在今年夏天,贝尔也将来到30岁(1989年7月16日出生)。

两个人的相似似乎到此就结束了,因为沃尔科特的职业生涯给人的感觉是始终没能兑现他的天赋,而贝尔,尽管现在他遇到一些麻烦,但是他已经是完全实现了梦想的球星之一。

错误的开始

事实上,他们在南安普顿的时间只有六个月,事后看来,这两名球员的职业生涯发展速度完全不同。在离开南安普顿后的14年中,沃尔科特先是在温格时期优雅的阿森纳效力了12年,随后于2018年1月来到古迪逊公园球场,继续在边路贡献自己的能量,但他的进步始终未能达到预期;贝尔则在北伦敦的另一家俱乐部(热刺)风驰电掣,接下来登陆银河战舰。

对沃尔科特来说,冷酷无情的现实是:他的潜力从来都没有那么巨大

在职业生涯的开始阶段,沃尔科特的起步要快得多,在年仅17岁时就跟随英格兰队前往世界杯的赛场,并在两年后为英格兰队上演帽子戏法。

在那之后的整整18个月,贝尔还处于热刺阵容的边缘,而他的教练——也是让他在南安普顿上演首秀的人——试图将他租借到诺丁汉森林。

沃尔科特是一名非常出色的前锋,不过他的位置从一开始就被人改变了,毫无疑问,这对他来说是非常残酷的,但与英格兰史上那些最优秀的运动员相比,他并不是唯一受到这种待遇的人。

但是这也会让你好奇,对于这样一名职业生涯快要进入末期的球员来说,他的未来会是怎样的,因为他保持着这样一种谜一样的能力——他几乎完全影响不了比赛。

当然,在沃尔科特的职业生涯中,他的运动能力发生了衰退,能给他带来的帮助越来越小。当他为阿森纳踢第一场比赛时,是他的运动能力帮助他做到了这一点。那个时候本-撒切尔和克里斯-摩根仍然能经常参加比赛,詹姆斯-贝蒂、米多和维度卡也是如此。

换句话说,对于英超的运动员来讲,出色的运动能力仍然是一个重要的优势,而综合素质是接下来才要考虑的。

他在阿森纳的前两场比赛都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在边路飞奔,为队友送出助攻。当他突破切尔西的防线,打进他在阿森纳的第一个进球时,他又一次证明了这一切。接下来在萨格勒布为英格兰上演的帽子戏法也证明了他的实力。

不断变化的需求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关于沃尔科特的位置——边锋还是中锋——的永恒争论一直都是有点转移注意力的事,最根本的一点在于,他是一个通过速度超越对手的攻击手,他的没落并不是因为位置的原因,而是因为他的运动能力突然无法支撑他用速度去过人,并且他的其他能力却又没有进步。

对沃尔科特来说,冷酷无情的现实是:他的潜力从来都没有那么巨大

可能在更年轻的时候,沃尔科特能够凭借着他的速度突破那些行动迟缓的防守者,但是在联赛中,当穆里尼奥那支强大的切尔西开始推广单前锋的体系后,前锋需要成为一名全才:既要有运动能力又要能完成终结,能去边路拉开空间,也要能在中路当做桥头堡。

在同一时期,金童欧文的没落以及像劳尔、因扎吉和范尼这样的机会主义大师逐渐淡出,这绝非巧合。

边锋位置也受到了类似的快速变化的影响,不再是4-4-2体系中一对一完成过人后传中的球员,取而代之是能够送出对角线长传,能够与队友聪明的互动,以及沃尔科特所不擅长的——可以随意的从一侧切换到另外一边。

还有一点次要的因素,当沃尔科特来到阿森纳时,正是枪手由盛转衰的开始,他在阿森纳的时期不可避免的经历了俱乐部的经济衰败,这些都构成了他职业生涯的一部分,尽管他偶尔会让人们兴奋,但也许他注定永远无法达到我们早期对他的宏伟预期。

迷途少年

总的来说,我们对他期望才是问题所在。作为一名16岁的球员,沃尔科特当然是非常优秀的。但真正让我们激动的不是沃尔科特本人,而是我们对他的期望:一名非常有前途的年轻球员,温格给了他七位数的合同,在17岁就入选了英格兰队的可怕的攻击手,并声称要接过亨利的衣钵。

可能有一段时间,人们甚至在完全没有亲眼见到过沃尔科特踢球的情况下就对他兴奋不已,我们中的很多人都是这样,甚至包括英格兰的教练团队。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2006年那荒谬的几周是拉开沃尔科特职业生涯的完美序幕,埃里克森(时任英格兰主帅——译者注)选择了这名少年参加世界杯,尽管他从未看过沃尔科特的比赛,但是我们也和埃里克森一样,立刻就陶醉在自己的梦幻中:飞快的速度,年轻而无畏,大胆的去挑战世界上的精英。

但就像《Spinal Tap》中所说的那样:“愚蠢和聪明之间的界线是如此的微妙”。有幻想是好的,但迟早要回归现实。

最终,埃里克森还是看到了沃尔科特的训练,他立刻决定最好的做法就是整个夏天都不要让沃尔科特接近任何一场有意义的比赛。于是,气氛就这样定下来了——激动过后,终归乏味。

与残酷的现实相比,那是一堂为期两周的关于无限想像力的课。在十多年后的今天,也许对沃尔科特来说,冷酷无情的现实是:他的潜力从来都没有那么巨大。

热刺 阿森纳 英超 世界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