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被遗忘者,病入膏肓

NGA玩家社区    03-17 13:53

“部落已病入膏肓”。这是小牛的,或者说遵循德鲁伊之道的和平牛头人的观点。你不能直面他的眼神说他完全错了,但你也不能因此就离开会议圆桌,宣称女王才是错了。矛盾原本就是永恒存在的,即使两个同样伟大的头脑也可能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

如果你还记得那个雷电交加的雨夜,披着乌鸦羽毛的神秘先知对萨尔说的话,你是一个见证了部落源起的亲历者。

“你,必须团结你的族人,离开这片大陆……。”

部落的初衷是生存,它从建立伊始,就是为存续而奋斗着。生存对一个种群本身而言,是绝对正义,我敢重复一遍,生存对一个种群本身,是绝对正义。

对于旁观者而言就完全不同了。你的视角怎么摆,就决定了你看到的是正义还是邪恶。

绿皮兽人是无可争议的入侵者,但如果你问萨尔?他从小被人类当作奴隶和野兽,他的种族无时无处不遭受着欺压,德拉诺没了,他们永远到不了的故乡没了。艾泽拉斯就是唯一的葬身之地。他该反抗吗?

戴林普劳德摩尔上将,作为军队统率,镇压叛乱是他的天职。一个宣誓终生为国效力的军人,在战争中消灭那些行为残暴的入侵者。他做错了吗?

吉安娜,天纵之才,在那个时代,她的眼界超脱于凡俗的成见,她看到了兽人作为一个种族的生存权利。她难道不应该对父亲的行为提出质疑吗?难道她协助自己的种群消灭了同样有权获得自由生命的另一个种群,她就更高尚吗?

一场冲突中,没有人注定是做出了错误的决定。冲突就是冲突。

兽人从大战的阴影中走出来,失去故乡的他们需要生存。

牛头人在半人马、豺狼人和其他各种内忧外患中步履维艰,他们需要生存。

暗矛巨魔面临的危机不比他们少,生存也是迫在眉睫的诉求。

血精灵,他们的魔瘾臭名昭著,又遭到盟友的背叛,生存同样是他们的第一步。

如今部落掌握了卡利姆多的众多资源,在杜隆塔尔出生的年幼兽人已经提得动战斧,血精灵们逐渐摆脱了邪能烙下的印记,巨魔们在精神谷拥有了安身立命之所,甚至开始接触强大的赞达拉同胞,雷霆崖下……今天也是绿草如茵。

部落的新盟友们也是如此,在部落勇士的帮助下,夜之子开始收获法力果,玛格汉逃离了被狂热的圣光淹没的故土,至高岭牛头人稳住了根基。

但女王自己的人民呢?在风暴峡湾她曾经和部落的勇士交过心。她担忧的是,被遗忘者的种群不能繁衍,难道他们注定消亡?作为种群的领袖,她无从逃避。必然的责任,驱使她与死亡女神谈判,和泰坦禁卫抗争。

一个失去了儿子的父亲,失去了国土的君王,报复了她。精准无情,让这个女妖的复活死者的扭曲计划毁于一旦。你应当责备其中哪一方呢?还是承认,命运本就是如此。

结果是,被遗忘者依旧笼罩在种族灭亡的阴影下。奥格瑞玛的城墙不能阻挡它,大地母亲的生命之力不能治愈它,暗夜井的魔法力量不能转化它。掌管生死的洛阿神灵,甚至另有打算。

部落再繁荣也救不了大酋长的族人。

然而战争仍在继续。战场上他们并不比任何同袍怯懦,他们的死,也不会因为是第二次死,就更加轻松。不论是部落还是联盟,战争对每个种族都是一样的,杀戮和生存捆绑,死亡与希望伴生。

希望?抱歉,被遗忘者没有希望。他们的家园只有墓碑,没有新生儿的啼鸣。他们早就没救了,

他们病入膏肓。

现在生存的抉择落到这个群体的头上了。但他们的困境却时时和种族的名称相映衬:被遗忘者。

当生者讨论着发展,讨论着大地的复苏,生命的存续,他们遗忘了这些“亡灵”。不论是人类还是牛头人,巨魔还是兽人,生者没有义务为死亡留座,毕竟“死亡”是所有词汇中最令人厌恶的之一。为自己的族群优先考虑,何错之有?当生与死不可得兼,生者的世界,才是“我们”的世界。

就如同,当我们杀死数以千计的鱼人,我们不会犹疑。

当我们消灭鬼魂和恶魔,我们不会手软。

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么认为的,谁也不会免责。

“他们”不属于“我们”的世界。

历战的兽人大王可以这么认为,兽人的荣耀和被遗忘者的存续本来就不同,困惑也理所当。

雷霆崖的大酋长可以这么认为,哪怕他为了一个人类而杀死了一船的被遗忘者友军,他相信自己的正义。

复生的海贤可以这么认为,尤其是他不久之前还是一个库尔提拉斯人,他的自由意志赋予他这样的选择。

大海的女儿可以这么认为。纵使当年放过了兽人的她,如今不再放过被遗忘者,这是她的权利。

但女妖之王绝不会这么认为。如果有任何人觉得她理应放弃自己的族人,他一定误会了部落的初衷。

所以别感到大酋长不可理喻。如果你也是一个被遗忘者,你也是一个濒临灭绝的种族的领袖,你会理解的。

也别斥责贝恩,如果你也是一个牛头人,如果你感受到洛丹伦的大地遭受的痛苦,你也会理解的。

如果你永世的家园化为火海,百姓罹难。

如果你繁华的国都横遭入侵,君王驾崩。

命运本就如此。

但我还没说完。

如果屹立万年的世界之树能够在弹指间灰飞烟灭,这一定另有隐情。

如果被遗忘者的自由意志忽然表现得因人而异,毫无根据地肆意扭曲,这一定暗藏阴谋。

忠诚勇敢的兽人先锋竟在大战在即时,丧失斗志。

统领部落的狡诈领袖,发动的都是些无用的计谋。

奇袭成功的统帅脸上看不到喜悦,痛失父王的女儿声音里听不出坚决。

众望所归的大酋长继承者,遭到了亲口否认。

尘封已久的天谴之门旧案,突然被彻底推翻。

这一切不合常理,不合逻辑的连环丑态,这些挑起争端,掀起杀戮的荒诞剧情……。

幕后主使,又是谁?

《魔兽世界》被遗忘者,病入膏肓

————————增补的激进派的分割线——————

其实不吐不快的事情还有很多。从去年泰达希尔被烧的时候就开始憋着了。然而不能转进现实,我们就遮遮掩掩地说一说吧~

编剧所犯的一大核心错误就是:他一直在试图转进现实。nuke警告哦弗洛尔~

魔兽世界是建立在仿中世纪的魔法战争背景下的。他现在却拼命想引导所有人用现代法治的思维去评判里面的角色。

从审判加尔鲁什开始就走偏了。让贝恩做他的辩护律师?行行好吧,加尔鲁什不管怎么说杀死了他的父亲!什么辩护,这是极端的荒诞,无耻的羞辱!部落什么时候需要这样剥夺人性的可笑律法来维持了! 要我说,贝恩这孩子就是打这儿起开始坏掉的……。

炸毁塞拉摩也是为了凸显加尔鲁什战争狂人的设定。一枚炸弹毁灭一座城池,除了核武器没有别的解释。加尔鲁什的罪行里,实际上第一条就是率先使用核武器。有了这一条,他再也洗不清了。那么这种奇幻的大杀器,后面为什么销声匿迹,被粗犷的钢铁之星取而代之?因为它根本不符合魔兽世界的力量体系,它抹黑部落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编剧不会再用它了。

再之后,用焚烧泰达希尔来表明部落屠杀平民。这是古代战争,全民皆兵,每个高过剑柄的男子都是战斗力。屠城当然不是善行,但也绝不是个例。我们可以说希瓦绝对不是慈悲为怀,但也不能因此就说她“罪恶昭彰”。我们最多说她“以千百年后的法治观点来看犯下了罪行”。——但是请别忘了,她还有权请一位辩护律师。就请你吧,玛法里奥?

接下来,用被遗忘者研究瘟疫来佐证他们的邪恶。生化武器,大规模杀伤性,国际社会一致谴责,希瓦邪恶本质的实锤。但这是个魔法世界,这里不适用国际公约。我们倒是回忆一下,究竟是她的瘟疫部队凶猛,还是吉安娜的全城冰环加奥术炮舰强大?或者和泰兰德的黑月之力相比呢?如果不同的技术派系之间存在高尚和丑恶之分,那么恕我直言,这事情就地图炮了。所有的术士、暗牧、恶魔猎手、死亡骑士、刺杀贼……以及所有的虚空精灵!你们来发言吧。正义的圣光、纯净的奥术和美好的生命之力对你们不满呢。

所以你要问我谁最偏激,近来这些剧情的创造者们当之无愧。他们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贴着“人类种族至上”的座位。为什么我们都觉得,海的女儿的心路历程引人入胜,年轻的暴风城国王是一个伟光正的典型,弗林和泰丽雅也有血有肉,而萨鲁法尔扭扭捏捏,贝恩立场怪异,塔兰吉公主如同没有感情的傀儡?为什么好像最近争议老在部落这边,而联盟总是知道什么是对的?

部落失去了公正的对待。如同文明社会踏上每一片新大陆之后,在那些“外族”身上发生的故事一样。你们的情节,只是确保政治正确的一点些缀罢了。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