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球哥:2019年首个《巫师之昆特牌》世界冠军

巫师之昆特牌    03-21 17:57

3月16-17日,在波兰华沙举办的第八届《巫师之昆特牌》公开赛中,中国职业选手“球哥”(wangid1)夺得冠军,获得10500美元的奖金,这也是继Hana后第二位获得该成绩的中国选手。

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了刚刚回国的球哥,让我们一起坐下来聊聊他的昆特故事。

专访球哥:2019年首个《巫师之昆特牌》世界冠军

问:恭喜球哥夺冠!你现在感觉如何,最想说的是什么?

球哥:夺冠后很兴奋,很高兴。同时也非常感谢观看我直播的水友们,所有支持我的观众们,陪我练牌的小伙伴们,还有那个波兰老婆婆(后面会讲到她)。没有你们的支持,就不可能有我今天的成绩。

专访球哥:2019年首个《巫师之昆特牌》世界冠军

问:第一次打入公开赛就夺冠并不常见,往往都是在很紧张的情况下一轮游,球哥你是如何做到整个锦标赛只输2小局就夺冠的?

球哥:其实第一天的比赛,刚坐到对战台后还是有点紧张,但比赛开始后就没那么紧张了。总体来说与在家里打天梯相比,出现了一些小的失误。考虑到对手也会有紧张情绪,我应该比其他人在这方面要好一点。

至于输了两场,赛后复盘认为昆特牌最大魅力就是可以通过减少失误获得胜利。我特别懊悔的一局是半决赛对战Molegion时,帝国打松鼠,本来是优势对局却输了,对我心态也有一定影响。最满意的就是那三局蟹蜘蛛女王的胜利了,因为那是我个人认为最弱的一套牌。

专访球哥:2019年首个《巫师之昆特牌》世界冠军

问:自从2017年初就看到球哥在直播昆特牌,并且成为第一位登顶的中国玩家,然后又登顶职业天梯,再到现在的公开赛冠军,这一路走来有没有哪一场对局或哪一个情景,让你印象最深刻?

球哥:曾经在职业天梯遇到某位高手,记不住名字了,打过公开赛的,我领先他好几十点,最后却输给了他的店店魅惑,当时可是有好几十个敌我单位在场,偏偏魅惑到了最大的那个!

iiiiiiiiii

问:由于做直播,你此前很少参加赛事活动,然而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你是如何快速适应职业天梯的环境的?

球哥:大师赛推出后,我开始时没想着去打比赛,玩的时候很随意,没想着去冲前八。平时直播纯属娱乐娱乐,虽然打得很多,排名没有达到过顶尖级别。决定打比赛是在“回归初心”之前那个赛季和最近两个赛季,才开始冲击职业天梯。之前差一点点,这次很轻松就晋级了,这可能要归功于我平时打得比较多。

此外,我个人是个卡牌类游戏深度爱好者,易上手、精通快,对卡牌类游戏有一定的个人理解。在技术上,我个人比较自信,希望通过世界大赛的舞台跟其它顶尖玩家过过招。

专访球哥:2019年首个《巫师之昆特牌》世界冠军

问:在卡组选择方面,为什么选择这几套牌?尤其是拥有2套店店卡组,这种拥有一些不确定因素的卡组。

球哥:我这次带了蟹蜘蛛女王,店店帝国,店店霍格和布兰王群岛。我的布兰王就没上过场,我也认为布兰王是绝对优势对局,要比奎特强。

这四套卡组是我在去波兰前两天才敲定的,而蟹蜘蛛女王在机场出发前才定下来的。本来还有其他几个候选:艾瑞汀或者是格尼阔拉和林妖大哥流,但害怕比赛中大哥会被针对,经过一定测试,蟹蜘蛛女王相对于艾瑞汀适应性更加强,而艾瑞汀经过测试很怕人人都带的群岛。

我的BAN选策略是BAN掉怪兽,因为我备战比较早,第一个赛季就锁定名额了,当时怪物比较强。所以我所有的套牌不会带杰洛特这类针对大哥的牌,打起来就很丝滑,牌组质量也很高。

北方对阵怪兽优势,害怕帝国和松鼠,因此我决定不带北方。

帝国方面我试过阿达尔谋略,号角莫尔凡,店店莫尔凡,最终选择店店莫尔凡,因为我认为店店在控制力方面和短局点数爆发方面比较强。店店也比较灵活全面,不怕偷鸡卡组,可以去除天气、神器、陷阱。因此我认为店店卡组的发挥反而更加稳定。

松鼠党方面,我也试过纯控制艾斯纳,点数比较小,只能克制引擎阵容。店店霍格就是首选了,对阵除了群岛外的阵营都很强。至于带碎骨陷阱还是撕裂,碎骨构筑点低1点,但可能会被解掉,而撕裂及时生效,配合领袖位移很稳。最终店店霍格也一场没输。

专访球哥:2019年首个《巫师之昆特牌》世界冠军

问:至今玩家们还在议论你在决赛中的那手操作,在第一局先手的情况下,第一小局你灵活运用蟹蜘蛛女王的能力打出1只小蜘蛛,成功卡住了Kolemoen手中的5点赛尔奇克,能否给大家回忆下你当时是如何思考的?

球哥:那场对局对我来说比较劣势,因为白龙很克制我,但好消息是Kolemoen没带艾克这类解大点数的牌。因此我的策略就是在首局逼出对方白龙,即便输了第一局也能接受,劣势只能拼了。然而Kolemoen想平卡赢我,每手都大我,我也每手都反大他6点,拼到最后我就开始算他的牌了。

算牌:首先,我认为这张牌打出后点数不会太高。其次,我排除掉异婴,因为是会先出的牌,然后排除了另一只独角兽,因为此前我没解他场上那只,他没立刻接,去打我场上8点狮鹫,他应该没摸到。因此,还剩下的,符合高价值,点数不够大的牌就是白龙和决斗哥了,这两张牌只有5点,此前我都压他比较狠,他没机会下。

我最后打出毒液领先他5点,我认为打平的话,第二局对方先手,如果出白龙,我解不掉,就很难发挥污水怪效果,因此我又用领袖打出一只蟹蜘蛛压他6点,赌他只有5点在手。

我顺利赢下第一局后,第二局我继续逼牌,他只能下白龙,否则我出污水怪爆发,他可能追不上就被2:0带走了。他出白龙后,我认为此时再出污水怪,他白龙和我的污水怪都差不多15点价值,而我后面已经没有高价值的牌了,因此我就选择不出污水怪,等第三局再战。

第三局调度阶段,水鬼到底留不留是个抉择,留的话可以克制其决斗哥(位移),但对手没摸到的话,我就只有4-5点价值了。对面有更高概率摸得到决斗哥,最后我留了下来。

而最终我只赢3点,只要一个选择失误:开局不出那只蟹蜘蛛,次局不逼白龙,终局不留水鬼,都会输。

iiiiiiiiii

问:通过这次比赛,玩家们对你评价很高,人品方面玩家们称你“谦虚、友善”,技术方面,Freddybabes称你“干净的出牌和精准的读牌能力让人印象深刻”,你如何看待如此高的评价?

球哥:平时直播很嚣张的,什么话都随便说说,娱乐娱乐。但现实里,我不敢不嫌虚友善,他们都是带着兄弟来的,我只有自己一个人。不过说实话,中华民族传统美德还是继承下来了的,你也知道,我平时很低调。

我平时打牌都会在还剩下2-3手时,计算对方的点数,这样我就能判断能否打赢,如何打。半决赛后卡组公开,再加上可看剩余牌库,就算的八九不离十了。

但比赛时,有一两手,我没这么做,打得太快了,能赢的局打平了,后来重赛输了。

读牌是昆特牌独有而其它卡牌游戏都不具备的最大魅力,只要玩家的技术和熟练度足够高。在此,我有个小小的建议,希望在比赛中可以直接公开牌表,让随机性尽量降低一些,更注重考验选手的技术。

iiiiiiiiii

问:从17年接触昆特牌至今,昆特牌中你最喜欢的牌组是哪套?

球哥:最喜欢17年初松鼠党的伏击流,也是我自己组出来的第一套牌,最后也顺利登顶。

有很多牌组一下子就能看出来如何大是最优的,而伏击松鼠很讲究出牌顺序,细节很多,我喜欢这种操作难度很高的牌组。

但我并不无脑追求难度,没有强度的高难度牌组我并不喜欢。我个人打牌更注重胜负,赢不了就不娱乐。

iiiiiiiiii

问:昆特牌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

球哥:我认为昆特牌在同类游戏中的博弈性最高,我个人比较硬核,喜欢在博弈和策略中对抗所带来的快乐。即便昆特牌中的揭示帝国也很随机,但揭示帝国会同时在构筑中带很多相关的配合牌,这让昆特牌的随机性都比较可控,不是随便的随机。

专访球哥:2019年首个《巫师之昆特牌》世界冠军

问:球哥,你只身一人,不懂外文,在波兰是如何进行日常的衣食住行,顺利备战的?这期间,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可以给大家讲讲吗?

球哥:说起来,第一天到波兰还挺难的,只带了卡和手机,没带当地能用的钱,就没法买东西。我又不懂英文。走了很远的路去取钱,以为取不出就走了,后来一个60多岁的老婆婆追了上来,手里握着我刚才取出的400块钱。我太感激她了,如果没她,我可能就饿死了。因为我手机没电了,转了一个小时也没回去,又冷又饿,还找不到回去的路。最后发现房卡上有地址,可以打车回去了。

说实话,饮食方面还是不太习惯。而波兰餐厅22点后都关门了,只有一家卖土耳其烤肉的还在,我和ProNEO就拍了那张吃饼照。

在赛前,大家都在聊天玩手机,就ProNEO一个人拉着他的小伙伴练牌,狂练一个对局,却一把没赢,最后他的对手Tailbot还给他Ban掉了那个领袖。ProNEO一轮游之后,邀请我陪我练牌,我表示自己还得背排表。

专访球哥:2019年首个《巫师之昆特牌》世界冠军

问:作为新科公开赛冠军,你已经获得了下一届挑战赛资格,还有可能晋级最后的世界总决赛,对未来有什么期待?

球哥:对未来的挑战赛,我定下的目标是夺冠。因为我之前没有参加过比赛,积分比较低,挑战赛无法夺冠,就无法参加后面的世界大师赛总决赛。如果错失了总决赛,我就会有一段时间无法比赛,相应的,游戏动力会下降很多。

我知道挑战赛的难度会大很多,挑战赛的对手都是公开赛有能力够夺冠的高手,但我依然有信心冲击冠军。

专访球哥:2019年首个《巫师之昆特牌》世界冠军

vicon

《巫师之昆特牌》首个扩展包“猩红诅咒”宣传片

问:3月28日昆特牌就要上线首个扩展包“猩红诅咒”了,现在正是新卡预览季,对于新版本你有什么期待?

球哥:我对新版本非常的期待,会新加100多张牌,会有新领袖和新的机制。目前只公布了一部分新卡,我还不好评价,但我确信新的昆特牌一定会有更多的花样,策略性更高,深度更深。例如,新关键词“致死”,目前版本需要着重注意大点数去除牌和整排伤害,而“致死”让玩家多了一个考虑层次,需要注意低血量单位。

与此同时,由于昆特牌的大部分卡牌设计都比较保守,价值模型比较固定,排序要求没那么高,而且点数比较容易衡量,不像老昆特牌的孽鬼这种,比较难以衡量和计算他的价值。

其次效果比较简单,大部分都可以轻松理解,大部分都是几打几,几加几的效果,不必担心昆特牌会过难,让大众玩家无法接受的情况发生。

专访球哥:2019年首个《巫师之昆特牌》世界冠军

最后,感谢球哥的采访,让我们更深入的了解了2019年的首位《巫师之昆特牌》世界冠军。希望球哥能在下一届挑战赛中取得满意的成绩!

对本次球哥比赛感兴趣的朋友们,还可以前往bilibili《巫师之昆特牌》官方账号观看比赛的中文解说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