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无声 篮球有梦

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    05-17 11:14
时光无声 篮球有梦

福建三人制聋人篮球队出征赛场。

福建日报APP-新福建5月16日报道(福建日报记者 肖榕 通讯员 朱丽仙 文/图)16日,福建三人制聋人篮球队正式出发前往天津,参加全国第十届残运会暨第七届特奥会三人制聋人篮球决赛。

在这个无声的赛场上,有着与篮球比赛相同的规则,不同的是,他们需要靠手语、眼神和默契完成交流、协作。裁判的判罚方式也有所改变,做出相应的手势或手持红旗辅助以替代吹口哨。

除了篮球拍击地面和撞击篮圈的声音,除了球鞋摩擦地板的声音,除了队员们大口喘着粗气的身影,你听不到一个队员在说话。

在无声的世界里,篮球就是她们之间交流的语言。

与篮球意外结缘

根据竞赛规程,本次三人制聋人篮球赛要求参赛队员为没有注册过五人制篮球赛的新运动员,代表福建出战的是晋江市特殊教育学校在去年9月刚刚成立的女子篮球队。

“作为群众性比赛项目,三人制聋人篮球首次正式列入全国残疾人运动会比赛项目,球队就是在这样的契机下成立的。”据该校女篮教练葛运雨介绍,队里4位小姑娘,最大的18岁,最小的13岁,“以前都是舞蹈队的,一个个爱‘臭美’,喜欢漂漂亮亮的跳舞。当她们被选上参加篮球训练时,脑子一片空白,对篮球专业知识也是一无所知,可以说是意外与篮球结缘。”

但是,就是这样一群篮球“小白”,经过2个多月的集训,在去年11月举行的全国三人制聋人篮球预赛中杀入前八,冲进了全国决赛。

时光无声 篮球有梦

队员在平常训练中。

谢玉婷、张怡莹、陈芷珊、吴慧儒都是晋江市特教学校在校学生,为了不影响她们的功课,篮球队都是利用课外时间,抓紧训练。一周五天、一天三个多小时,每一次高强度训练下来,女孩们总是筋疲力尽。“她们除了不会说,什么都会做,只要认定一个目标,就会一直非常努力地去完成,并且完成得非常好。”葛运雨自豪地说。

没有言语的默契

沟通是聋人篮球训练存在的最大问题。这种障碍不仅存在于队员与队员之间,也存在队员与教练、裁判之间。训练过程中,手语,眼神、表情、手势就是队员们的沟通方式。

三人制篮球比赛时,教练不能在场,赛场上的一切都要靠队员间的默契配合,主要由队长负责组织攻防。这没有任何捷径可走,只能靠队员们成千上万次地磨合与练习。

时光无声 篮球有梦

教练在训练中布置战术。

对于葛运雨来说,这同样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传切配合、挡拆配合、高位策应等专业技巧,更多的时候都是靠我和陈洪巧教练亲身示范。”任职6年多来,葛运雨说自己学习了不少手语专门用于篮球训练。

简单的训练指令可以借助手语,但在比赛时,聋人球员无法交流,教练也做不了场外指导,存在很大的滞后性。在无声的世界里,哨声没有作用,一旦犯规了,篮球架上的红灯会亮起来,有时运动员没法及时看到,裁判员还得冲到他们的身边用手势告诉他们。

一场精彩的“无声球赛”,是队员、教练员和裁判员之间一场没有言语的默契。

见证心态成长

说起自己的这些00后球员,葛运雨笑称,她们刚入队的时候个个都是“问题少年”,“敏感脆弱,还有点儿不自信”。

谢玉婷长得白白净净,一直是老师们眼中的乖乖女,优秀生,恰恰却是反抗最激烈的一个。“玉婷因为胆子比较小,不喜欢对抗性项目,所以对篮球有抵触情绪,刚训练时态度很消极,有时甚至站着不动,对她稍微严厉一点儿就开始哭,学习效果也不好。后来我跟陈教练就软硬兼施,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葛运雨说道。

时光无声 篮球有梦

队员在平常训练中。

在日常的对抗训练中,葛运雨甚至会故意找上谢玉婷,扛她一下,推她一下,顶她一下。就这样,在你来我往的“对抗”中,玉婷的胆子越来越大了,攻守也越来越主动了。

作为队里年龄最小的一名队员,陈芷珊今年只有13岁,刚入队的时候,显得有点“格格不入”。当队友表现不佳的时候,陈芷珊有时甚至用“手语”就直接吵起来。

“刚开始,芷珊可能不知道什么叫团队。我们教练就会有意引导她,让她明白一个人即使打得再好,也是不可能赢得比赛。要赢得比赛,就要打好配合,需要让队友一起变得更好。”经过8个多月的朝夕相处,芷珊开始慢慢融入团队,是篮球让她懂得什么叫合作。

“与普通的孩子不同,听力障碍的孩子性格往往比较急躁,也缺乏自信。是篮球给了她们信心,见证了她们的成长。”陈洪巧教练欣慰地说,“在去年比赛期间,我们看到更多的是她们的成长,以及她们跟外界的交流,都有很大的进步”。

在赛场内外,她们收获的不仅仅是球技,更重要的是成长。

舞蹈

网站地图